第22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屋里的人全都呆了了。

    “陛下,”萧翊川的嘴唇轻颤,“她到底是因病不治还是……你不能容她?”

    乔梓直觉要糟,拼命朝萧翊川使眼色让他别说了。

    “大胆!”萧翊时震怒之下拍了一下桌子,上面的笔架震了震倒在了地上。

    郑太师扑倒在地失声痛哭了起来:“太妃,太妃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先帝……臣对不起你啊……臣糊涂啊,早就该劝陛下……陛下啊……早前坊间谣言已经沸沸扬扬……此事一出如何堵住天下悠悠之口……”

    萧翊时的目光阴鸷地扫过郑太师的脸:“朕不觉得有什么悠悠之口要堵,太师年纪大了,难免说些胡话,还是回府好好歇息吧。来人,送太师回府。”

    “陛下!陛下你三思而后行!臣这是为了陛下的清誉!陛下亡羊补牢为时不晚,还请陛下以子之礼为太妃发丧!为太妃请个尊号……”郑太师还想再说,却被萧锴带来的侍卫半拖半拽,直接请出了四通殿,只留下他喋喋不休的声音还嗡嗡地回旋在半空中。

    一旁的萧翊川忽然轻笑了起来,边笑边大步朝外走去。

    “翊川,你去哪里?”萧翊时脱口叫道。

    萧翊川语声轻颤:“不牢皇兄费心,臣弟不用别人拖,自己走就是了。”

    萧翊时满腹怒意顿时化为灰烬,他的声音痛楚:“翊川,你我兄弟相依为命几近二十载,如今你要和我离心吗?”

    萧翊川的脚步顿了顿,却没有回答,转眼便消失在了门外。

    乔梓惊跳了起来:“陛下,我跟去看看,安王殿下可别发病了!”

    萧翊川一路蹒跚着出了四通殿,漫无目的地在后宫中游走,乔梓一路跟在后面暗自忧心。

    她很喜欢这个病弱却温润的王爷,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了她的弟弟乔楠。只是家变后,乔楠便被复仇蒙蔽了心智,再也不复从前的乖巧良善。

    萧翊川初时走得很急,没一会儿便放缓了脚步,走走停停,乔梓跟得脚都有些酸了,不得不上前搭话:“王爷,你这是去哪里?”

    “我看看这后宫,”萧翊川的眼神茫然,“为什么大家一到了这后宫就变了,就连皇兄他……也变了。”

    乔梓有些不服气了:“陛下变了吗?我怎么觉得陛下没做错什么。”

    “是吗?”萧翊川冷笑了一声,“你知道外边的人都在传他什么吗?杀父弑兄,血染龙椅,我们萧家,成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乔梓一凛,顿时说不出话来。

    “如今李太妃一死,这谣言必然越传越烈,皇兄纵然有铁腕手段,也难逃史官悠悠之笔,被天下忠义之士口诛笔伐……”萧翊川喃喃地道。

    “不会的,”乔梓难以想象萧翊时被人指着鼻子骂的场景,斩钉截铁地道,“只要陛下勤政爱民,大晋国富民强,这些事情迟早都会被人抛诸脑后的。”

    萧翊川意外地回头看了她一眼,苦笑了一声:“你不懂。”

    “我的确不懂国家大事,可李太妃又不是陛下杀的,别人指责陛下也就算了,王爷你怎么也不相信陛下呢?”乔梓挠了挠头,“陛下要杀,那日李太妃纵火就该一杯毒酒赐死了,何必把她圈禁,让你们有时间来啰啰嗦嗦地劝他?”

    萧翊川愣了愣神。

    “你是陛下的亲弟弟,你不帮他反倒和别人一起骂他,什么忠义礼孝,有你们兄弟之情重要吗?就算他……”乔梓鬼祟着朝旁边瞧了瞧,这才小声地说了“杀父弑兄”四个字,“他就不是你的亲兄长,你就要反了他不成?”

    萧翊川沉默不语,良久,才轻叹了一声。

    乔梓抹了一把汗,这才算稍稍松了一口气:“王爷快些回去吧,都快过年了,大家高高兴兴地才对,别让那个女人扫了大家的兴,那女人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死了便死了吧。”

    萧翊川却没有往回走,反而继续信步朝前走去,前面就是御花园的内湖,冰雪初融,水声潺潺,中间一座湖心亭仿如美人。

    萧翊川在湖边站住了,示意她过来。“这里美吗?”

    一阵寒风吹过,乔梓缩了缩脖子,却只好硬着头皮说了一句:“美,美极了。”

    萧翊川终于笑了,他的五官原来就生得精致,这一笑犹如冰雪初融,衣袂飘飘之间,人入景中,仿佛一副黑白的泼墨山水,让人忍不住想往他那苍白的脸上添上些色彩。

    乔梓心中一阵疼惜,要是此人身康体健,该是一个怎样的龙章凤姿的少年公子啊!

    “小乔子,怪不得皇兄这么喜欢你。”萧翊川感慨了一声,“他这人很难讨好,身边伺候的人都是跟了他好多年的,像你这样的找不出一个来。”

    乔梓心里暗喜,面上却谦虚道:“王爷过奖了。”

    萧翊川话锋一转,指向那内湖:“这里美则美矣,可你知道,这湖中有多少冤魂吗?我六岁那年,曾被人推入湖中,皇兄为了救我,和大皇兄打了一架,被人砸破了脑袋,差点连命都没了。”

    乔梓在心中暗叫了一声“妈呀”,这生为皇子,还不如在普通人家,真是步步危机。

    “你是不是在心里说我不知好歹?皇兄一路护着我长大,想方设法替我治病续命,我居然还和他作对,帮着外人指责他?”

    乔梓呐呐地道:“这……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要不是为了母嫔当时的遗嘱,要不是大皇兄步步紧逼,要不是我得了这个病不能陪他肆意天涯,皇兄他也不会最终走上这条路,我敬他爱他,就算皇兄身旁只剩下一人,我也不可能叛他,他是我心目中最好最强的兄长。”萧翊川顿了顿,苦笑了一声,“可现在不一样了,他不仅仅是我的兄长,更是这天下之主,身上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要成为一代明君,他不能在以前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以前的罪孽如果罪无可恕,我宁愿以我之身替皇兄一力承受。”

    乔梓不解地道:“王爷,我能明白你对陛下的一片拳拳之心,可如果非有这么一天,我觉得吧,趁着它没有来之前,大家高高兴兴过日子不就行了?何必一直老想着它,弄得现在大家都不快活呢?”

    萧翊川愣住了,好半天才轻吁了一口气:“说得好,小乔子,我真得对你刮目相看。”

    乔梓尴尬地笑笑:“奴才是今朝有酒今朝醉,不像王爷高瞻远瞩,瞩着瞩着就钻了牛角尖了。”

    萧翊川点了点头:“当局者迷。既然李太妃已死,我就定下心来好好教养秉儿,若是能化解他心中的仇怨,世人对皇兄的误解必定可以轻上一分。”

    乔梓傻了:“哎呦王爷,我不是这个意思啊,陛下要知道我和你聊出这个结果,他会打死我的。”

    “是吗?那我试试。”萧翊川嘴角含着轻笑,显然心情愉悦了起来。

    “哎呦王爷,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啊。”

    “小乔子,可惜啊可惜,”萧翊川上下打量着她,“你要是不是个公公就好了。”

    乔梓心里突突一跳,含了含胸:“奴才不是公公,怎么能见得到王爷这样的贵人?”

    “你若是男子,必定可以为大晋建功立业,你若是女子……”

    萧翊川忽然停住了话语,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绯色。

    “我若是女子,王爷难道能收了我吗?”乔梓笑嘻嘻地调戏道,也就是萧翊川面前她敢胡言乱语,这要是换做萧翊时,她必定低眉顺眼不敢吭声了。

    她的眉眼活泼生动,眸中有点点光芒跳动,仿佛这天底下没什么可烦心的事情。

    萧翊川没有说话,背转身大步朝前走去。

    “哎呦王爷,你慢些走,”乔梓在后面追着,“小心你的病,大过年的,你可不能害小的啊……”

    萧翊川的脚下一顿,摸了摸心口,黯然地笑了。

    这一场风波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虽然乔梓没有跟着一起上朝,不过听马德回来隐晦地说起,李太妃之死引来了一众老臣的质问,还唤来了内常侍唐庭礼和贴身伺候李太妃的两名太监当庭查问,就连太医院的人也到了金殿。

    最后盖棺论定李太妃病逝,在郑太师的转圜下,萧翊时勉强同意为李太妃加了个“钦仁和德贵太妃”的谥号,着寿王世子萧秉扶棺送葬。

    萧翊时的心情还不错,特别是乔梓和他说了萧翊川那日的心里话之后,便一直很是开怀,晚膳的时候甚至小酌了一杯,和乔梓聊起了小时候两兄弟的趣事。

    “翊川一出生就跟粉团儿似的,又漂亮又安静,朕还以为他是个女娃。”

    “他特别粘我,只会跟在我身后叫我哥哥。”

    “那次要不是误用了朕的百合清粥,他也不会被害成这样,朕一想起这件事情,就恨不得把李太妃……碎尸万段,她这样死了算是便宜她了。”

    他的眼神阴鸷,手中不自觉地用力,那木筷被他“啪”的拗成了两截。

    乔梓麻溜地替他递上了另一双筷子:“多拗两根,把它当成李太妃就好了。”

    萧翊时笑了:“你的花样可真多。”

    “陛下,拗完了就把她忘了吧,”乔梓正色道,“老惦记着你就不会开心,安王殿下心底仁慈,必然吉人自有天相,大家都开开心心的就好。”

    “说的好,”萧翊时朗声大笑了起来,将筷子一折为二,在碗上敲击了起来。

    他一边敲一边引吭高歌,唱得却是乔梓听不懂的一种语言,那曲调悲壮高亢,他的声音清亮而富有磁性,充满了杀伐果敢的气息。

    乔梓听得入神,忍不住随着节拍在桌上一起拍打应和了起来。

    萧翊时的眼中稍稍有了点醉意,

    “陛下这是什么歌?”

    “这是伯纳族人出征前唱的歌,很得我的心意,大意就是大丈夫马革裹尸,不得胜不还乡。”

    乔梓撇了撇嘴:“那是男人们唱的,要是女人们唱,必定就是不得胜也要还乡,亲人的性命比什么都重要,更何况,有性命才能卧薪尝胆反败为胜。”

    萧翊时愣住了,的确,伯纳族还有一首出征歌,就是妻子唱给丈夫听的,唱的内容和乔梓的*不离十。

    “你这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晃悠着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乔梓肩膀,语声困惑。

    他这一抓,半个人都压在了乔梓身上,乔梓被压得腿一软,差点没把萧翊时出溜了下去。

    幸好她的脚抵住了柱子,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抱住了萧翊时,艰难地抬起头来叫道:“陛下……唔……”

    她的唇瓣擦过萧翊时的脸庞,一时之间,两个人都僵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