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8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雕弓写明月,

    骏马疑流电。

    为首的萧翊时一骑绝尘,策马扬鞭,而那匹黑马长鬃飞扬,四蹄飞腾,俊美得仿如天神一般。

    乔梓的心口又不听话地怦怦乱跳了起来。

    萧翊时一勒缰绳,在亭子前站定了,里面等候的人都迎了上来,乐呵呵地恭维着,什么“陛下英姿勃发,不愧是北地之鹰”,“陛下满载而归,今晚大伙儿都有口福了”云云。

    乔梓终于活过来了,奋勇挤到跟前,点着马背上挂着的猎物不时发出惊叹声。

    萧翊时很是享受这崇拜的眼神,他跳下马来,随从的侍卫们过来把猎物一一放在了地上。

    “过来。”

    乔梓乐不颠颠地走到他身旁,不甘落后地拍起马屁:“陛下真是真龙下凡,所向披靡,凡间的猎物只有乖乖束手就擒的份儿。”

    萧翊时没有说话,只是从怀里掏出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来,乔梓一瞧,差点没蹦了起来:“兔子!雪兔!”

    那雪兔被闷在怀里,支棱着一双浅黑色的耳尖,看起来有些傻愣愣的,乔梓接过来抱在怀里,抚摸着那柔软的兔毛,心花怒放。

    “晚上烤了兔肉吃。”萧翊时板着脸道。

    乔梓护着兔子一闪身,警惕地道:“陛下,这兔子还太小了,请恩准奴才替陛下将养一阵,肥了再烤也不迟。”

    “准了。”萧翊时强压着嘴角的弧度,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威严一点。

    他环顾四周道:“怎么,皇叔还没回来吗?”

    “禀陛下,岳王殿下就在后头,应该马上就到。”

    还没等侍卫的话说完,马蹄声又响了起来,有人从林子里惊慌失措地跑了出来:“陛下,陛下大事不好,小寿王殿下他……他从马上摔下来了!”

    萧秉从马上摔下,幸得身旁的侍卫乃是萧锴所派暗中护卫的高手,经他奋力一救,萧秉性命尚存,只是左臂被矮枝贯穿,左腿骨折,抬出来时还是昏迷不醒中。

    寿王府上的那匹小马驹已被侍卫击毙,从马掌中搜出了一枚细如毫毛的金针,那金针藏得隐蔽,行走中渐渐嵌入马蹄,以至于小马驹负痛将萧秉颠下。

    马僮被发现时已经上吊死在了树丛中,到底是谁主谋,死无对证。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大家再也没有兴致继续围猎,当日下午,萧翊时便下令回宫。

    回程时,萧翊川陪着萧秉一直呆在马车里,乔梓奉萧翊时之命带了一些壮骨滋补的药物前去探望,太医已经进来瞧过了,手上和腿上都上了板子,人还在昏睡中,不时地说着胡话。

    “别杀我……皇叔……别杀我……”

    萧翊川坐在旁边,脸色惨白,呼吸声中带着异音,乔梓担心他犯病,连连劝慰:“王爷,小孩子的筋骨恢复得快,过几月又是活蹦乱跳的,你也不要太过担心,小心自己的身子。”

    “要是我……不让他去就好了……”萧翊川困难地挤出几个字来,“为什么……连一个十岁稚儿都不放过……”

    这事太过蹊跷,所有证据的确对萧翊时十分不利。乔梓的脸色也渐渐发白:“王爷,你在想什么?难道你也怀疑陛下吗?”

    萧翊川沉默良久,长叹一声:“我只恨我这副残破的身子,不能远走天涯,再也不用见到这骨肉相残的血腥。”

    “不可能,”乔梓斩钉截铁地道,“陛下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一定是有人要故意陷害陛下。”

    “那会是谁?现在放眼大晋,还有谁能与他匹敌,能称之为他的对手?”萧翊川反驳道。

    乔梓心乱如麻,她想起了那突兀出现的唐庭礼,又想起了那个几乎无所不能的神秘恩人,她想说却又不能说,末了只好颓然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陛下不是这种人。”

    她的语气真挚,萧翊川愣了片刻,惨白的脸上终于有了几分血色:“你……真的如此认为……但愿皇兄不要辜负你我……”

    他陡然振作了一下精神道:“但愿皇兄早日抓住真凶,替秉儿报仇,如此才能还他清白,要不然,就算你我相信,也难逃世人唾骂。”

    乔梓又劝慰了他几句,说了几句笑话,萧翊川总算脸色舒畅了些,也会开起玩笑来了:“小乔子,你我也算是投缘,不如你就到我安王府来吧,我给你封个大总管做做,虽然不及皇兄那里的大总管威风,但胜在清闲。”

    乔梓心中一动:“王爷不是在拿奴才开心吧?奴才可要当真了。”

    “比真金还真,”萧翊川学着她的口吻道,“只要皇兄肯放人,本王那里,随你来去自如。”

    从马车上下来,乔梓紧绷的心总算稍稍放松了些,去安王府这是最后一条退路,如果是萧翊时要把她送人,这样也不算是她违背约定。

    一溜儿小跑追上了萧翊时的马车,乔梓从窗口往里一瞧,她和萧翊川在那里忧心忡忡,而萧翊时却十分悠闲自得,手里捧着书,偶尔还逗弄一下那只被关入笼子的雪兔,仿佛浑然未把此事放在心上。

    快到城门口时,萧承澜过来拜别,他这阵子因为养病一直住在城外别庄。

    马德掀开了帘子,萧翊时的声音从里面淡漠地传了出来:“皇叔自便,只是皇叔既然这身子已经大好,就不要闲云野鹤了,还请多来助朕一臂之力。”

    萧承澜躬身道:“是,臣谨遵圣喻。”

    萧翊时的马车往城里行去,乔梓正要跟上去,只听见萧承澜在身后叫了她一声。

    乔梓停下脚步,诧异地问:“岳王殿下有何吩咐?”

    萧承澜缓步走到了她的身旁,高大的身形刚好将乔梓的身子挡在了车队视线之外,他的凤眼轻挑,笑如轻风拂面:“小乔子,本王与你一见如故,要就此分别,甚是不舍。”

    两个人几乎脸对着脸,那俊朗的五官在乔梓面前放大,她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呐呐地道:“王爷……你长得真是好看……”

    “是吗?”萧承澜嘴角的笑意更深了,“本王原本还想让你看看射杀猎物时的英姿,可惜让那小子扰了兴致。”

    他的手抬了起来,在她束发的发冠上轻抚了片刻,凝视着乔梓的眼中仿佛又是一片情意绵绵。

    乔梓顿时从晕陶陶的感觉中清醒了过来,脑子里一阵发懵,这王爷是什么意思?她怎么有种良家妇女被人调戏的感觉?

    “这里太素净了,陛下也太过小气,贴身亲随也不赏点上得了台面的东西,”萧承澜嘴角掠过一丝嘲讽,从怀里掏出了一根发簪,那发簪是玉质的,通体莹白匀润,不是凡品。“算是本王赏你了。”

    乔梓正要推拒,萧承澜不由分说将发簪塞入她的手中,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甚至觉得萧承澜在她手心轻捏了一下。

    “嘘,别让陛下瞧见了,就当做是你我之间的小秘密吧。”萧承澜笑得甚是暧昧,一转身,那宽袍广袖带来一阵轻风,一派风流蕴藉地远去了。

    乔梓在原地呆了半晌,终于回过味来,难道这岳王殿下是个断袖,看上她这个小太监了不成!

    乔梓纠结了一路,回到四通殿,她犹豫再三,终于忍痛将那根发簪呈给了萧翊时,又一五一十地把和萧承澜的对话和萧翊时说了一遍,不过把那些暧昧的小动作都略去了。

    萧翊时面无表情地听着,良久才道:“萧承澜说起话来是不是比朕有趣多了?”

    乔梓有点摸不透圣上的心思:“陛下那叫言简意赅,比他有气势多了。”

    萧翊时轻哼了一声:“朕知道,这厮最会装模作样,那日洛阳花会,他和我们三个齐名,明里一派淡泊名利的世外高人模样,暗里却拉拢过昱墨和青衣好几回。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对你示好,不知道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你还是小心为上。”

    “陛下放心,奴才对陛下忠心耿耿,他再来示好都不能撼动奴才分毫,更何况奴才有陛下的真龙之气护着,不怕他。”乔梓大义凛然。

    萧翊时这回却不为所动,只是淡淡地道:“是吗?朕怎么瞧见你总是看他?莫不是也为他的风姿倾倒?”

    乔梓面上一红,呐呐地道:“奴才……奴才只是多看了几眼而已,下次奴才一定眼观鼻鼻观心,不为他的美色所诱。”

    萧翊时拿起发簪,在手中把玩了片刻,忽然递到了乔梓面前。

    乔梓大喜,面上推拒着道:“奴才不要,留给陛下冲入国库,也能替大晋百姓做点好事。”

    萧翊时笑了笑:“朕让你拿着就拿着,皇叔的眼光向来不错,这发簪很适合男子佩戴,插上让朕瞧瞧。”

    乔梓顺水推舟接了过来,喜滋滋地抚摸了两下:“谢陛下恩典,奴才收着就行了,戴着要是坏了……”

    “啪”的一声,发簪断了,半边“叮当”一声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乔梓目瞪口呆。

    萧翊时啧啧两声:“皇叔也太过小气了,弄了这么一个残品来糊弄你,扫了吧。”

    乔梓的心都在滴血,明明这发簪看起来挺名贵的,怎么说碎就碎了!难道她就这么没有财命吗?

    她默不作声地把这些碎末子扫干净了,有气无力地正要告退,萧翊时悠悠地道:“行了,朕那里有好的,随你挑一个。”

    乔梓打起了精神赔笑道:“奴才不敢,陛下不必破费了。”

    萧翊时面无表情地道:“怎么,你敢收皇叔的,却不敢收朕的吗?”

    这话怎么听起来有股酸味呢?乔梓莫名其妙,只好磕头谢恩,萧翊时这才满意了:“明儿拾掇得精神点,随朕上早朝。”

    乔梓愕然瞪大了眼睛,上早朝向来就是马德随侍,她去做什么?

    像是看出了她心中疑惑,萧翊时莫测高深地笑了笑:“让你看场好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