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9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翌日一早,乔梓五更起床,辰时上朝,原本迷迷糊糊的睡意被早起的寒风一刮,荡然无存。

    头一次跟着上朝,乔梓兴奋得很,虽然不能左顾右盼,但一双眸子滴溜溜地乱转,打量着这个大晋权力的最高所在。

    宣政殿威严肃穆,文武大臣们肃然而立,随着马德的一声唱喏,大臣们躬身行礼,紧接着便是上秉政务。

    乔梓看了一会儿,瞧见了底下不少熟人,领头的一排就有那个白胡子的郑太师,他旁边都是几个年过花甲的老臣,看起来神情严肃而稳重;容昱墨则在后面几排,一身绯色官袍把他整个人都衬得温润如玉,在一群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中分外醒目。

    眼光一转,乔梓瞧见了站在最前排右边的萧承澜,今日他穿了一身紫色蟒袍,更显矜贵出尘。

    看到乔梓,萧承澜的眼中掠过一丝讶色,旋即便嘴角轻挑,冲着她眨了眨眼。

    乔梓的脸上一红,立刻避开了那道暧昧的目光,转眼偷偷瞧向龙椅上的萧翊时,那侧脸轮廓深邃刚毅,表情沉肃,虽然貌美不及萧承澜,那夺人的气势比起他来却不遑多让。

    还没等她品味完毕,大殿上的气氛却骤然一变,有人出列侃侃而言,她的耳朵抓住了零星几句,觉出几分不对来,这些大臣好像来势不善啊!

    “陛下,此事事关重大,先帝迄今为止,只有小寿王殿下一孙,如今重伤在身,请恕臣直言,陛下此去春猎实在过于鲁莽。”

    萧翊时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底下的好几名大臣按捺不住,窃窃私语了起来。

    一名武将愤然出列道:“陛下,臣是个粗人,说话直了点,虎毒不食子,陛下若不能善待,又何苦这样欲盖弥彰,早早赐酒一杯,和李太妃一样去了就是了。”

    底下一片哗然,有人跳出来斥道:“王莽达你疯了,如此对陛下不敬,这是要造反不成!”

    那王莽达冷笑一声:“造什么反?陛下的北甲军在呢,谁敢造反!我只是心里难受发发牢骚,陛下要是听得不痛快,直接把我拖下去砍了吧!”

    “反了反了,此人妖言惑众,陛下,将他拿下以儆效尤!”那个中年人气得浑身哆嗦。

    “先帝哪……先帝你走得太早了……”有人哭了起来,乔梓哆嗦了一下,是那个总爱哭先帝的郑太师。

    “陛下来了,先帝不走得早不行啊。”有人阴阳怪气地插了一句。

    一旁又有好几个人按捺不住了:“陛下,坊间传闻沸沸扬扬,臣等一直不愿相信那些流言蜚语,只求陛下解释几句,让臣等心安。”

    一时之间,大殿上好像炸了锅似的,“嗡嗡”之声不绝于耳。

    乔梓慌了起来,捏住拳头下意识地朝着萧翊时那里靠了靠。她小声地咳嗽了两声,又挤眉弄眼了几下想要提醒他赶紧行动,可因为太过紧张,脸颊上的肌肉都抽搐了起来,显得甚是滑稽。

    萧翊时瞟了她一眼,心里不免泛上一层暖意,不管这小太监到底是谁,此时的担心却不是假的。他收回目光,神情淡然地看向下面的朝臣:“众位爱卿想要朕什么解释?”

    底下忽然便安静了下来。

    萧翊时的目光一一掠过,那目光冷肃犀利,不论那王莽达也好,还是那些质疑的人也罢,都呐呐地不出声了。

    “朕知道,你们想问的就是先帝到底是怎么死的,寿王到底是怎么死的,你们还希望李太妃是朕杀的,更希望萧秉那小儿是朕动的手脚,为的是斩草除根,只是老天有眼功败垂成了而已,对吗?”

    萧翊时的语气森然,最后两个字一字一顿,更显气势。

    朝臣们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萧翊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旁边一直一言不发的容昱墨轻笑了起来,那笑声清朗,在大殿中回荡。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陛下心存仁善,才一直三缄其口,却没想到,被世人如此误解,世人误解也就罢了,”容昱墨冷笑了一声,“在座各位身居高位,理应忠君报国,某些人却整日里以阴暗之心妄加揣测,如此用心,难免让奸人得偿所愿。”

    刚才质问萧翊时的那人脸色有点泛红:“容大人,此言差矣,忠孝仁义礼智信,乃是国之根本,为人臣子,若是一味拍马奉承,那不成了谀臣弄臣了吗?我等只求一个明白而已。”

    乔梓听得血往上涌,这些言官谏臣,晋武帝荒唐误国的时候去了哪里?有本事倒是像容靖宇一样死谏啊,那会儿躲在后面,现在倒是一口一个忠孝仁义,真是好笑。

    她捏紧了拳头,冲动地想要跳下去帮容昱墨一起舌战群臣,几乎就在同时,萧翊时几不可闻地轻咳了一声,好像在示意她稍安勿躁。

    容昱墨澹然从容,不疾不徐地驳斥着那些大臣的围攻,他的声音清朗动听,措辞引据论点,既不咄咄逼人,也不软弱无力,比起诸葛亮舌战群儒毫不逊色,乔梓听得津津有味,看向容昱墨的眼中多了几分敬佩。

    不妙的是,一到了那两个关键的问题,容昱墨却只能避之不谈,迂回了事,与之对辩的大臣揪着这个不肯放,非要他说说陛下为何要三缄其口。

    旁边萧翊时的几员心腹武将满脸愤愤之色,他们不善言辩,却难以忍受这样的侮辱,眼看着就要到爆发的临界点了,萧翊时却依然漠然坐在龙椅上,一语不发。

    “好了!不要再争了!”位于首排的一名老臣疾言厉色地道。

    “鲁国公,你乃三朝元老,为何不出来说句话?先帝去时,身旁只有陛下一人,寿王当时身在何处?皇室血脉,同室操戈,难道你要眼睁睁地看着寿王剩下的唯一血脉也步了后尘吗?”

    那鲁国公神色惨然,看向旁边的同僚:“程太傅,这事看来是瞒不下去了,你我不能愧对陛下,更不能愧对先帝和大晋臣民。”

    那程太傅也脸色发白,和鲁国公对揖致礼:“一切听凭国公安排。”

    “鲁国公,不必勉强,”萧翊时冷冷地开了口,“既然朕答应了你和太傅,便不会反悔,这些流言蜚语,朕受得起,谁要是不愿意留在此处,尽管开口,若是有人想要以此包藏祸心,先来问问朕手中剑答不答应。”

    “陛下一言九鼎,臣五体投地。然臣不能昧着良心让陛下再受委屈,”鲁国公跪下磕了一个响头,沉声道,“诸位臣公,先帝驾崩,乃寿王下毒谋害,当晚更是逼宫谋反,我和太傅被寿王幽禁在宫中,幸得陛下所救,陛下大义,为保全大晋和先帝颜面,守口如瓶,陛下救驾有功,这一国之君,当之无愧。”

    此语一出,满殿哗然,刚才几个咄咄逼人的大臣一脸震惊。

    “我不信,鲁国公,你会不会也被蒙骗了?”那王莽达大声道,“当时若先帝跟前只有陛下一人,黑的说成白的都行,难道天底下会有如此凑巧之事,北甲军一夕之间南下围城?陛下,恕臣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先帝属意的储君,那会儿就算有小殿下的份,也没你的份。”

    小殿下就是虞太妃的幼子,旁边的虞国舅正事不关己地看热闹,一听此话唬得跳了起来:“王莽达你不要满嘴胡言,扯到小殿下做什么!”

    程太傅也跪了下来:“王将军休要胡言,陛下俯仰无愧,先帝的内侍杨公公冒死前来向我和鲁国公通风报信,带来了先帝的手谕,只可惜被寿王洞悉后惨遭毒手,万幸那份手谕还在鲁国公手中。”

    杨公公是先帝身旁伺候了近三十年的内侍,他持有先帝手谕,无可厚非。

    朝臣们全都面面相觑,惊愕得几乎说不出话来,要知道,寿王可是出了名的孝子,除了进献美女和宝物之外,每日两次问安雷打不动,两父子看起来和乐融融,就连喜好也差不多,若是说寿王成了和先帝一样荒淫好色之君还有可能,可他居然会犯下这谋逆弑父之举。却是任谁也没有想到!

    萧翊时走下台阶,亲自将两位老臣扶起:“两位大人何必自责,大家都是为了大晋的江山,皇兄犯下大错,朕这个做皇弟的未能劝阻,心里也甚是难过。今日既然话已说破,那就说个痛快,诸君还有何疑问,不妨一一道来。”

    他的目光从群臣身上一一扫过,那目光犀利,看得群臣纷纷低头跪倒请罪。

    鲁国公也豁出去了,派人快马将家中密锁的手谕取来给众人传阅,的确,那手谕上的字虽然匆匆而就,确实是先帝亲笔,上书“寿王谋逆,朕危矣,救驾!”

    一场疾风暴雨被萧翊时化于无形,那炮仗一样的王莽达也哑了炮了,一下子便扑倒在萧翊时跟前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愧疚地道:“是臣误会陛下了,坊间谣言,果然不能信,请陛下赐罪。”

    这王莽达是兵部的一员老将,倒不算是寿王一党,寿王和李家一党已经拔除得差不多了,今日大殿上能在大殿上掀起这样的波澜,即在萧翊时意料之中,也在他的意料之外。

    萧翊时哂然一笑道:“王将军何出此言,王将军的性子,和我们北甲军的几位将军差不多,朕看着甚是亲切,比那些包藏祸心,背后捅刀子的小人强了太多。”

    王莽达感激涕零:“谢陛下恩典,臣汗颜。”

    萧翊时环顾四周,骤然沉下脸来,语声冷肃萧杀:“诸位爱卿,寿王和先帝一案,已经真相大白,今日诸位之言,朕一概抛诸脑后,不会再放在心上,但是,”

    他顿了顿,眼神森然:“若是今后还有人胆敢再提,那就是对朕不敬,对先帝不敬,对在座的各位不敬,朕一概不会姑息,斩之立决。”

    群臣齐声应“是”。

    萧翊时回过头来,忽然冲着龙椅旁的乔梓挤了一下眼。

    乔梓正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沉浸在他那俾睨天下、运筹帷幄的气势中,这一眼仿佛电流一般,瞬间便击中了她的心口,满朝的文武大臣仿佛在这一刻淡去了,她的眼中只剩下了这个傲然而立的皇帝陛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