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0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从那日从金殿回来,乔梓便觉得自己得了病,一种名叫痴心妄想的病。

    一见到萧翊时便心跳加速,一靠近他身旁便想入非非,一离开他左右便惦记想念。

    那可是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当做偶像来崇拜固然是好,可若是心存旖念那便是不自量力。

    更何况这厮在金殿的这一手,权谋战术简直玩得炉火纯青,那个幕后的黑手不知道是谁,被他这么一击简直偷鸡蚀把米,应该会暂时偃旗息鼓了。

    她的那点小聪明在萧翊时面前就好比蚍蜉撼树,要是动什么歪脑筋的话只怕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乔梓反复告诫自己,反复想着萧翊时拿剑抵着她脖子时的可怕模样,这才把心头那丝旖念渐渐磨平。

    许是那日早朝在金殿亮了相,在四通殿进出的朝臣们对她都日益客气了起来,见面都叫她一声“乔公公”,害得她一个个地重复,叫她小乔子就好。

    萧翊时也对她愈发好了,从早到晚都让她近身伺候,有好吃的好玩的都为她备上一份,就连御膳房的人都知道了,每日除了陛下的膳食,必定要为小乔子公公准备一份红豆沙羹。

    乔梓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萧翊时对她越好,她的心里便越是愧疚。

    那晚在行宫和唐庭礼偶遇后,乔梓又在后宫中碰到了他两次,一次在四通殿,唐庭礼面见马德汇报内侍府琐事,一次陪同萧翊时御花园散步,唐庭礼和几个内侍也同时迎面而来。

    无一例外,那道阴森的目光如影随形,令人胆寒。

    每个月一次的消息传递是入宫前就定好的,以前她能自欺欺人,反正她还是个小人物,也没什么有用的消息,可现在她是圣前炙手可热的红人,若是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传递出去,会有谁信?

    眼看着月初又要到了,乔梓几乎夜夜都做噩梦,不是梦见那个恩人一刀砍了乔楠的脑袋,就是梦见萧翊时一剑戳穿了她的胸口。

    幸好现在她在御前走红,马德给她单独配了个小屋子,要不然只怕她说起梦话来把自己的秘密都一五一十地交代了。

    痛定思痛,乔梓终于动起了脑筋,琢磨着想要换个职位,要是能远离萧翊时,那她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用那些无伤大雅的琐事平平安安熬过这五年,也不用每日背负着背叛萧翊时的枷锁。

    这日正好,容昱墨进宫觐见,给萧翊时带来了伯纳族统领敬献的一些礼物,因为路途遥远,伯纳族人没有算好时间,原本过年就要到的东西被北地的大雪封住,现在才到京师。

    萧翊时和容昱墨追忆往昔,看起来心情甚好。

    乔梓趁机凑了过去搭话道:“这条腰带好漂亮,是用什么做的?”

    容昱墨暧昧地笑了:“这腰带可不简单,是塔琪儿公主亲手缝制,一针一线可都是满满的心意啊。”

    萧翊时随手把腰带往他身上一丢:“既然如此,赏你了。”

    容昱墨把腰带推了回去,调侃道:“臣可不敢,塔琪儿公主要是知道了,冲到京城给臣一鞭子,臣可就以身殉国了。”

    萧翊时把腰带随手放在了旁边,对乔梓道:“喜欢什么?挑几件去玩玩。”

    乔梓喜滋滋地挑了一把镶着宝石的匕首,又拿了一盒人参,塞入怀里后,她看萧翊时的心情不错,便试探着问:“陛下,奴才这几日身子不太利索,能否请陛下恩准……”

    “什么地方不舒服?”萧翊时皱起了眉头,仔细地瞧着她。

    乔梓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这里一到这个时候就容易打喷嚏流鼻涕,奴才怕惊了圣驾,更怕把不干净的东西带进陛下的吃食里去,不如奴才这阵子就去别的地方当差,陛下以为如何?”

    好像为了应景似的,乔梓的鼻子发痒,她揉了好一会儿还是没忍住,捂着脸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萧翊时略带不快地道:“你想去哪里当差?”

    乔梓已经谋划过好几日了,立刻接口道:“奴才听说珍品阁很是清闲,离这里的花花草草也远,不如就去那里?”

    珍品阁也就是藏宝阁,在皇宫的东北角,和四通殿相距甚远。

    “不必,朕用惯你了,旁的人来笨手笨脚的,实在不行就歇息两日,”萧翊时关切地道,“你这样很难受吗?朕传何太医过来。”

    乔梓连连摆手,她可怕了何太医了,万一再给他一把脉把出个女儿身来就糟了:“真不用,何太医是圣手,替我看这种小毛病太浪费了,我还是暂时先离开一阵就好……”

    萧翊时渐渐沉下脸来,她讪讪地住了嘴,不吭声了。

    “除了会耍滑偷懒你还会做什么?”萧翊时斥道,“什么花草让你打喷嚏的,全部拔了,再有什么头痛脑热的,直接告诉朕,何太医是朕在北地的知交,和他没什么好客气的。”

    乔梓不敢再说,只好退到门外,绞尽脑汁开始想下一个借口。

    故意打碎个宝贝惹萧翊时生气把她发配了?

    还是装成笨手笨脚惹萧翊时讨厌?

    或者直接说在四通殿里呆腻了想换个地方?

    ……

    “你想什么呢?”容昱墨一出门便看到她在那里唉声叹气,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挠头,表情生动,让人看了就心生欢悦。

    “容大人,”乔梓愁眉苦脸地道,“替奴才想个法子吧,奴才真不能呆在陛下身旁,哪天要是冒犯了陛下,我这脑袋可只有一个啊。”

    容昱墨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眼中掠过几分怅惘:“她要是活着,也该有你这样的年纪,只是你和她……的性情有天壤之别。”

    乔梓脑中警钟大作,佯作生气道:“容大人,你总是拿我当你的故人,再这样我可真要生气了。”

    “不,是故交之女,她不像你这么跳脱机灵,很是乖巧听话,小时候一直喜欢跟在我的身后叫我哥哥,”容昱墨的嘴角漾起了一丝微笑,“要是她还在,一定会喜欢你的。”

    能不喜欢吗?她都和我合二为一了。

    乔梓在心里暗自腹诽了一声,笑嘻嘻地道:“容大人这么念着她,那要么这样吧,奴才斗胆让容大人多看两眼以慰思念,不过看也不能白看,不如看一次收一两银子,好歹也算是犒劳一下我的辛苦费。”

    这话听着有点无耻,容昱墨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你这小子,那给我先站好了不许乱动,让我这一两银子不能白花了。”

    乔梓摇晃着脑袋把脸往他跟前一凑:“看看看,不给我银子我去陛下那里告御状!”

    一股浅香从鼻翼掠过,那肌肤细腻白皙,仿如上好的瓷器,两颗小兔牙分外俏皮可爱……

    即熟悉又陌生。

    即甜美又诱人。

    容昱墨骤然屏住了呼吸,只觉得心头仿佛有什么一掠而过,痒痒的,想挠又挠不到,只能任凭那感觉在身体里流窜。

    乔梓一个人自娱自乐了片刻,见容昱墨呆怔在那里一言不发,不免有些悻然:“好了好了,不给就不给了,我和你开个玩笑罢了。”

    容昱墨猝然清醒,再也不敢去看乔梓,丢下一句“有事”就不见了踪影。

    乔梓纳闷得直挠头,容昱墨平日里不是挺喜欢开玩笑的吗?怎么这次莫名就生气了……

    晌午过后,何太医便来了,原本要替乔梓把脉,把乔梓唬得连连推拒,何太医听她讲过症状后便明白了,说是明日替她调配些药水来清洗鼻子,一连用上十日便会好转。

    装病的伎俩再也不敢用了,乔梓只好在萧翊时耳边旁敲侧击,说是很羡慕虞太妃宫里的陈公公之类的,又说自己喜欢新鲜,一件事情做久了就没什么意思了。

    说了两次,便是傻瓜也明白了。

    萧翊时冷笑了一声道:“如此说来,你这是腻了四通殿的差事,想去别处图个新鲜,对吗?”

    乔梓呐呐地道:“也不全是,奴才打心眼里想伺候陛下,可是……”

    “可是虞太妃那里有那个小宫女在,你更想和她一起,对吗?”

    话一出口,萧翊时自己也呆了,这酸溜溜的口气,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吗?

    乔梓傻眼了:“不是,陛下,和木槿没关系……不对,我和木槿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不不不……我们俩是好姐妹……错了错了好兄妹……”

    萧翊时铁青着脸,把手里的茶盅往桌上一摔:“你明白就好,别以为朕对你好你就能上天了,以后离那个小宫女远着点,省得有人说三道四,到时候连朕也救不了你!”

    乔梓不敢吭声了,默默地上前收拾起茶具来。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萧翊时有点后悔,生硬地道:“明日朕要去洛安寺祈福,你要是在四通殿里无趣,不妨跟着朕一起去,正好踏青游春。”

    洛安寺,这名字有点耳熟。

    “洛安寺是皇家寺庙,我们萧家子弟有好几个曾在那里出家修佛,”萧翊时顿了顿又道,“最妙的是那里的素斋,名扬天下,和鼎丰楼的并称双绝,想不想吃?”

    他的语声诱惑,乔梓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这要是放在从前,别说去吃素斋了,就是能外出踏青,她也早就蹦起来了,可现在……她收敛了那份蠢蠢欲动,小心翼翼地道:“陛下,奴才不喜欢吃素的,更何况奴才笨手笨脚的,怕菩萨看了不喜欢,不如让马公公和小何子他们陪着陛下去吧?”

    萧翊时盯了她好一会儿,半晌才冷冷地道:“朕点谁去,还用得着你教吗?明日收拾得干净点,巳末出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