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1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通殿里的人最近都觉得阴风阵阵,说话压低喉咙,走路踮起脚尖,生怕触犯了萧翊时某个不知名的逆鳞。

    陛下的心情不是普通得差,扫过来的眼风都是阴冷的,就连当红的小乔子都难逃叱责。

    马德语重心长地提点乔梓:“你长点心,陛下是君,更是你我的衣食父母,你别老是给陛下心里添堵,往小了去,这是挖坑把你自己埋了,往大了去,那是危害社稷江山的,你就是大晋的罪人。”

    乔梓哭笑不得:“马公公,奴才真的对陛下忠心耿耿,我可以指天为誓!”

    马德打量着她,神情渐渐古怪了起来,他历经三朝,宫里宫外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都略知一二,以萧翊时自小的脾性,对乔梓如此宠爱实在是让人意外,他心里早就略略猜到了些萧翊时的心思。

    “小乔子啊小乔子,你要是……不是太监就好了,”他感慨着道,“其实吧人这一辈子也就这样,有人真心对你好不容易,尤其是我们这种……半残的,别的什么伦理纲常,那都是狗屁不通的玩意。”

    乔梓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马德继续教训道:“小乔子,陛下从前在宫里的日子过得很苦,对人戒心重,可他对你是一等一的好,你这是走了狗屎运了,要好好珍惜啊。”

    乔梓怔了怔,情绪一下子就低落了下来,好半天才道:“马公公,我怕我福薄,当不起陛下的这份宠爱。”

    马德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不正好吗?明天去菩萨跟前好好拜拜,让他老人家多赐你些福缘,总而言之,你要用心伺候陛下,陛下好了才有咱们的好,别的事情,你我操心都没用,自有老天安排。”

    乔梓把马德的话琢磨了半天,悟出了一个道理来,车到山前必有路,今日有酒今朝醉。

    翌日,萧翊时下了朝便换了便服,一路轻车简从往城郊而去。

    正值春暖花开之时,路上随处可见踏青游览的人三五成群,笑语晏晏。只是一路上萧翊时都沉着脸坐在马车里,简直辜负了这春光。

    他不高兴,底下的人都不敢出声,乔梓终于闷不住了,腆着脸主动凑过去在萧翊时跟前说了几个笑话,还唱了一首她从木槿那里学来的山歌,总算把这尊菩萨哄得稍稍开怀了起来。

    马车行了约莫不到一个时辰便到了洛安寺,早就有僧人列队恭候在山门口,领头的僧人已过了不惑之年,身披红黄色袈裟,那眉眼并不出众,眼神却分外沉稳睿智,正是洛安寺的主持慧净禅师。

    萧翊时年少时曾和慧净禅师有一面之缘,似懂非懂地和他说过几句话,受过提点,此次前来,虽然是例行的皇室祈福,但也带着还愿的心思。

    慧净禅师正要带僧人下跪迎驾,萧翊时却提前托起他的双臂:“大师,我不愿人多眼杂,今日微服而来,就不需要繁文缛节了,叫我萧施主便可。”

    慧净禅师也不客气,宣了一声佛号道:“萧施主里面请。”

    皇家寺庙果然气派非凡,飞檐翘角,梁柱涂金。穿过正殿旁的小径便入了后庙禅房,和正殿一比,此处幽径竹林,显得素净了许多。

    入了禅房净了手,奉上茶,慧净禅师和萧翊时对坐在榻上闲聊,这两个人聊的都是社稷民生、人生哲理,说一句藏半句,有时候还打着机锋,乔梓陪在旁边听得无趣,不免开始神游天外。

    身上被人戳了一下,她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脆生生地应道:“奴才在!”

    萧翊时轻咳了一声,无奈地道:“你想什么呢?该续茶水了。”

    “奴才只是被……寺里的气势惊呆了!”乔梓亡羊补牢,提起茶壶替慧净禅师续茶,“而且这里的禅师都是真正在修佛的,怪不得香火鼎盛,和那些骗钱的假和尚真的天壤之别。”

    慧净禅师笑道:“小公公此话怎讲?”

    “你瞧,这禅房里的摆设如此简陋,只有一张床榻和几张桌椅,还有,刚才僧人们虽然都穿着僧袍,可风一吹过,里面露出来的衣角都打着布丁,大师,你里面的衣袖也磨破了,想必那些香火都捐助穷人去了吧?”乔梓连蒙带猜。

    慧净禅师颇感意外地看着她:“难得小公公有心留意这些细节。”

    “多话,”萧翊时瞪了她一眼,“好好儿做你的事。”

    “是。”乔梓又替他把茶水续满了,垂手站在了他的身后。

    慧净禅师却盯着她,好像在思索一个难解的谜团,乔梓被他看得有点发憷,不由自主地往萧翊时身旁靠了靠。

    “小公公的面相,甚是奇特。”慧净禅师闭上了眼睛沉思了起来。

    萧翊时来了兴致:“哦?禅师倒是说来听听。”

    慧净禅师睁开眼来:“请恕老衲直言,小公公这面相看起来好似短命之相……”

    萧翊时的心口骤然一紧,失声道:“大师此话怎讲?”

    “难道是请什么高僧破解过了?”慧净禅师的眉心紧皱,“更让老衲不解的是,小公公这面相破了死劫后必然贵不可言,这……到底会贵在何处?”

    “自然是贵在陛下的恩宠喽。”乔梓顺口接了一句,心说这和尚倒是有点本事,这具身体早在四五年前就换主了,的确算是短命之相。

    慧净禅师心头也有些惊疑不定,他看出来的贵可和乔梓口中相差甚远,不过此人身为太监,男女之相不明,这命格只怕有些不准。他点头道:“小公公说的有些道理。”

    萧翊时却有些不安:“大师,这短命之相莫不是说他最近有什么大祸临头?可有何破解之法?”

    “陛下不必担忧,小公公已经过了那个命劫,今后就算有什么大难,也会逢凶化吉。”慧净禅师含笑道。

    萧翊时想了想道:“既然来了洛安寺,还要有劳大师为我诵经祈福。”

    “陛下乃大晋和皇室的福祉所在,老衲不敢有失,陛下请。”

    慧净和萧翊时都站了起来。

    皇室祈福是件私密而神圣的事情,仪式甚是繁杂,除了沐浴焚香外,更有寺内的八十八名僧人诵经,乔梓和闲杂人等都无法入内。

    乔梓和随行的几个人被安顿在禅室里,里面没什么好玩的,只有佛经和木鱼,她甚是无聊,便在寺庙里散起步来。

    今日萧翊时前来洛安寺并没有大张旗鼓,出城前才派人快马加鞭地通知了洛安寺,寺庙内只是临时谢绝了香客入内,并没有封寺,偶尔也能瞧见几个长住的香客。

    乔梓一路漫步,不一会儿就到了后庙,有个小沙弥正在扫地,后门敞开着,一条小径弯弯曲曲,通往了后山。

    “那是什么地方?”乔梓好奇地指了指远处的房子。

    小沙弥双掌合十恭谨地道:“那是洛安寺的尼姑庵,有师太在里面修行。”

    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一闪而过,还没等她抓住,从墙角边传过来一个急促而惊喜的声音:“小乔子,我在这里!”

    -

    萧翊时先在大雄宝殿里和一众僧人听经礼佛,又在慧净禅师的引领下入了凌云塔开光祈福,一来一去将近两个时辰才算功德圆满。

    回到禅室时已经日头西斜,萧翊时一眼就看到了趴在窗口的乔梓,她双手托腮看着窗外水池的莲花,双眼茫然无神,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蔫蔫的。

    这家伙没有自己找乐子玩耍,这让萧翊时有些意外,他轻咳了一声,乔梓立刻惊醒,一溜儿小跑到了他身旁,小声埋怨道:“陛下,你总算回来了,奴才都快睡着了。”

    那声音带着几分软软的撒娇,萧翊时的心顿时软得好像一汪春水,连语调都不由自主地放缓了:“若是无聊,那用了素斋就回城吧,经过市集的时候去逛一逛,买些好玩的回宫。”

    乔梓眨了眨眼:“不用不用,这里也挺好玩的,只是奴才一个人甚是没趣。”

    萧翊时心里愈发柔软了,不自觉地便抬起手来轻捋了一下她鬓边凌乱的发丝:“那等会朕和你一起在附近逛逛。”

    指尖擦着脸颊而过,温热滑腻的触感一闪而逝,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乔梓骤然后退了两步,慌乱四顾朝外走去:“咦,人呢?素斋在哪里用?陛下一定饿了吧?奴才去看看……”

    萧翊时的手指僵在原地,那指尖的轻颤顺着四肢到了心口,化成一道无力抗拒的悸动。

    “小乔子,”他低低地叫了一声,语声喑哑而氤氲,“过来。”

    乔梓的后背都僵住了,一动都不敢动,深怕一回头就被萧翊时看到自己绯红的脸颊。

    黄昏的阳光从窗口透了进来,地上的阴影越来越近,几乎将她的重合。一阵窸窣声传来,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围了上来,将一块木制的佛牌系在了她的脖子上。

    脸上的热度越来越高,乔梓的脑中一片空白。

    “慧净禅师刚才的话,朕有点担心,这块佛牌是庙中的法物,和朕一起诵经祈福,不仅有法力加持,更有朕的祥瑞之气,定能护佑你一生平安。”

    萧翊时将佛牌扣好,满意地端详了两眼,正想把它塞入乔梓的衣领,乔梓终于回过神来,急急得将佛牌抢入手中:“陛下厚恩,奴才惶恐,必将肝脑涂地以报皇恩。”

    萧翊时不悦地道:“要你肝脑涂地做什么,以后不许乱说。”

    “是。”乔梓趁机把佛牌塞入衣领按住了胸口,紧张得几乎停止了呼吸,“陛下赶紧传膳吧,奴才想见识见识这天下第一的素斋。”

    素斋的确精致美味,菜名也一个个清雅秀气,什么竹林三君子,什么常相思,用的都是洛安寺周边的山野小菜,鲜味逼人,做出来的排骨、肉串几能乱真,令人惊叹。

    每上一道菜萧翊时都让乔梓先尝几口,美其名曰“试菜”,乔梓吃得不亦乐乎,最好吃的是一道“翡翠凝霜”,上面是雪白的山药泥,下面是一层碧绿的青豆泥,色泽动人,一勺入口,爽口清甜的感觉布满舌尖,简直和红豆沙羹不分上下。

    乔梓一时没忍住多舀了几勺,看到慧净禅师略带惊愕的眼神,这才讪讪地放下了调羹赞道:“人间美味,世间少有。”

    这一顿素斋用得宾主尽欢,时间也稍长了些,等一切收拾停当,眼看着太阳就要落山了。乔梓见萧翊时没有起身的打算,不免着急了起来,提醒道:“陛下,咱们去后庙走走吧,我看到那里有一片竹林,别有风味。”

    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只是萧翊时此时却没有心思欣赏这洛安寺的美景,他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念头。半醉那晚乔梓温热柔软的唇瓣被他强压入心底,却被刚才那一触彻底扰乱了心绪。

    这样牵肠挂肚的,难道真的是喜欢上他了吗?

    他是个太监,万万不可。

    若是喜欢了,太监又怎样?

    秽乱宫廷、颠倒阴阳,史官口诛笔伐、皇家血脉无存。

    父皇倒是喜欢女子,可结果换来的还不是白骨累累、骨肉相残?

    那好,就算你喜欢他了,他喜欢你吗?难道你也要学你父皇强取豪夺?

    他自然会喜欢我。

    ……

    脑中两个小人在打架,打得萧翊时头昏脑涨。

    “陛下,往这边走,”乔梓浑然不觉,只是殷勤地在前面引路,“好香啊,瞧这栀子花含苞待放,真像一个美人。”

    萧翊时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不远处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声如珠玉,动人心弦。

    萧翊时回过神来,诧异地看向竹林,竹叶簌簌,流泉飞瀑前依稀可以看到一名女尼正在抚琴。

    他往前走了两步笑道:“小乔子,这倒是稀奇了,这里居然……”

    琴声戛然而止,那女尼站了起来,一片竹海中容色清丽无双,眸光盈盈,朝着他缓缓下拜:“陛下,圆秀重见天颜,此生无憾了。”

    萧翊时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原本跟在他身旁的乔梓忽然不见了。

    仿佛一盆冷水兜头而下,萧翊时忽然明白了,乔梓根本不是想和他一起欣赏这洛安寺的美景,她这是为前主人拉郎配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