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4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晚上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一闭上眼睛就是一片血光,乔梓好像看到了乔楠在哭泣,在叫喊,在挣扎,而她却只能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无能为力。

    那截断指的骨节旁有一条泛白的伤疤,那是两个人在逃难时,乔楠替挡了追兵一刀留下的,乔楠身为平南王府的嫡子,自幼习武从文,虽然年纪比乔梓小,却一直口口声声要保护姐姐,他说到做到,就算身处危境,也把她这个姐姐挡在身后,把父王和平南王府的荣誉摆在他的生死之前。

    可现在……他的食指断了……他说不定再也不能拿剑……再也不能成为像父王一样顶天立地的将门豪杰了……

    乔梓喉咙里赫赫作响,想哭却哭不出来。她不敢闭眼,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一直浑浑噩噩地到了天亮。

    这次送来的是断指,下一次送来的会是什么?

    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便是把所有的真相向萧翊时和盘托出,萧翊时设下圈套把那些反贼一网打尽,乔楠十有□□没命,她和萧翊时能活;另一条则是她狠下心把萧翊时骗入那人的圈套,乔楠和她能活,萧翊时没命。

    或许,从一开始遇见萧翊时,就注定了他们是势不两立的两个人。

    她臆想中的两全其美只不过是她的一场美梦,而现在梦醒了,该是她做决断的时候了。

    一过卯时,乔梓便从床上起来了,天刚蒙蒙亮,她打了一桶井水,冰冷的井水刺激着她的神经,她打着哆嗦把整张脸浸在水中,这才觉得稍稍清醒了一些。

    沿着后罩房的墙根,她悄无声息地往四通殿的后殿而去,后殿有一大块平整过的场地,萧翊时每日晨起都会在那里练上一会儿剑。

    还没到后殿呢,乔梓便听到了一阵轻叱,探头往里一瞧,只见一阵剑光飞舞,萧翊时身着白色短袍仿如游龙,手中青锋剑寒意逼人,时而飘忽,时而凝练,时而急促,剑随人意,人如剑芒,让旁观者不由自主地沉醉于他的剑势之中……

    “啪”的一声,那把青锋剑激射而至,还没等乔梓回过神来,便没入了她身后的树干中。

    乔梓的双腿一哆嗦,一头撞在了那剑柄上,忍不住捂着脑袋“哎呦”了一声,半坐在了地上。

    “萧锴,谁在这里扰了朕的兴致?”萧翊时冷冷地道,“罚两个月月例。”

    萧锴把手中的外袍一展,披在了萧翊时的身上,幸灾乐祸地道:“陛下,是乔梓,属下这就去知会马公公。”

    乔梓怔怔地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眼眶里已经堆满了眼泪,一滴滴地掉了下来。

    萧翊时大步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中略带嫌弃之色:“怎么,两个月的月例就哭成这样?”

    乔梓狼狈地抹了一下眼睛,背过脸哽咽着道:“不,不是。奴才……只是好几日没瞧见陛下了,心里挂念陛下,陛下别理我就好。”

    萧翊时心中一荡,旋即便把那份旖念抛诸脑后,淡淡地道:“谁又欺负你了?还是又在东合室呆腻了?”

    乔梓愈发难过了,在萧翊时的心里,她就是这样一个过河拆桥、见风使舵的小人物,若他知道她还是个背信弃义、两面三刀的仇家,他该用怎样鄙夷的眼光看她?

    她站了起来,迎视着萧翊时的目光,小声道:“陛下,奴才好好的,大伙都对我很好,陛下政务繁忙,要注意身体,若是得空多去东合室里歇歇,我没别的本事,就能说几个笑话让陛下解解乏。奴才告退了。”

    她后退了两步,急匆匆地便消失在小径的尽头。

    “陛下,你看他这次来又有什么图谋?”萧锴有些兴奋,他一直警惕着乔梓会不会有什么诡计,却被她莫名坚持从萧翊时身旁离开弄得一头雾水,今日一看到乔梓又凑回来了,他不由得恍然大悟,想必这便是欲擒故纵的戏码。

    “就算有什么图谋,难道朕还会怕了不成?”萧翊时漫不经心地道,“更何况,朕也对他有所图谋,就看谁谋得过谁了。”

    “必然是陛下谋得过他。”萧锴斩钉截铁地道,只是话一说完,他便心里纳了闷了,陛下九五之尊,天下尽在掌控,这乔梓有什么东西要让萧翊时图谋的?

    一整天,萧翊时的心情都还算不错,今春春闱已开,这是他继位后第一次选拔人才,意义重大,朝中各部因为先帝的懒政、劣政而尸位素餐,积重难返,不动动刀子是不能有新气象了,而这些考生中的佼佼者将是大晋朝堂的新希望。

    治理恒河的方案在工部的实地勘探后已经报了上来,即将开始动工,容昱墨采纳了当时乔梓的意见,动员当地富豪一起筹措了银两。这是萧翊时继位后第一件为民的大工程,每年夏季恒河都会下暴雨发洪灾,两岸的百姓苦不堪言,若是能在雨季到来前略见成效,那将是名垂青青史的大功一件。

    而最让人高兴的是他一直耿耿于怀的平南王谋反一案,在容昱墨和萧铭的暗中努力下终于有了消息,寿王一党最后的一员得力干将、李太妃的弟弟李振在中原落网,正在往京城押解的途中,据萧铭快马加鞭递过来的密信,当年是因为寿王收到了告密,说平南王和萧翊时有勾结,并面圣上书极力反对裁撤北军,便暗中搜罗编织了罪名将平南王治罪。

    虽然当年牡丹花会时一见钟情的女子可能不是平南王府的小郡主,但自年少时,萧翊时便对平南王神交已久,如能平反,也算是了了他一桩心愿吧。

    当然,最让人愉悦的是早上练剑时看到的那人。欲擒故纵的确是兵法中的上上策,离了他便该知道他的好了吧?看起来那个小家伙对他也并非无情,那就算不得他强取豪夺了吧?

    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了午膳,他原本想着用完午膳便去东合室坐坐,却又怕太过急躁,便铺开了纸笔准备磨磨自己的心性:和乔梓相处久了,怎么好像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提笔凝神,眼前却闪过那张笑脸,萧翊时嘴角微翘,落笔写下了“乔梓”二字,左看右看,只觉得这两个字分外好看,唤之口颊留香。

    “陛下,那个田……姑娘过来探望……”马德站在门口神情尴尬地道。

    田蕴秀被接进宫里有阵日子了,萧翊时一直没有想好该如何安顿,以至于底下的人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她来做什么?”他略带不悦地道。

    马德的额头起了一层薄汗:“田姑娘说好几日没见到陛下了,挂心陛下的龙体,便炖了一碗莲子百合羹送过来。”

    “不必了,”萧翊时淡漠地道,“让她回去吧,朕的膳食自有御膳房操持。”

    马德应了一声刚要后退,萧翊时一眼瞥见了书柜上的那张兔子面具,无来由地心头一阵发闷,脱口道:“算了,来都来了,就让她进来吧。”

    田蕴秀莲步轻迈,拎着一个食盒袅袅娜娜地进了内室。她的头发只长出来了少许,桃盈早就替她备好了一个假髻,今日特意挽了一个朝云近香髻,一身藕荷色襦裙,臂弯一条香云纱,容色艳丽,眉目含情,不愧为京城三美之一。

    她将食盒中的莲子羹取了出来,双手捧着递到了萧翊时的跟前,柔声道:“陛下趁热喝了,凉了就不好吃了。”

    “搁在桌上吧,”萧翊时随口道,“这几日在宫里还习惯吗?”

    田蕴秀的眼中露出几许轻愁,嘴角的笑容有些勉强:“能留在陛下身旁便是我的福分了,哪还有什么习不习惯的。”

    萧翊时略带诧异地道:“怎么,难道有人为难你吗?”

    田蕴秀欲言又止,轻叹了一声道:“陛下该知道,我的身份尴尬,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也属常情,恨只恨我自己的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了……”

    萧翊时的眉头皱了起来:“时机未到,你暂且先忍耐一阵,等朕安排。”

    田蕴秀看着他英挺的眉眼,心中的爱意更甚,这大半年的日子来,她全靠着在脑中描摹这眉眼脸庞才撑了过来,如今离夙愿得偿只有一步之遥,她恨不得早日得了封号名正言顺。

    “一切听凭陛下吩咐,”她边说边依偎了过去,娇声道:“陛下这支狼毫是天仁轩的吧?我从前也最是喜欢他家的笔墨。”

    萧翊时顺手揉了揉刚才写的那张纸,丢在了一旁:“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

    田蕴秀眼角的余光瞥见了那纸里的字,眼神一僵,一丝不妙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那乔梓到底和陛下有什么渊源?一个小小的太监如此受宠,居然能让这九五之尊落笔惦念,难道其中有什么隐秘不成……

    她无论如何也不甘心就此回去,嘴角挤出了一丝笑容:“陛下身旁也没有个伺候的,蕴秀初通文墨,不如让蕴秀为陛下磨墨添香……”

    “不必了,还有,以后未经宣召就不要再来四通殿了,朕处理政务时不喜有人打扰,”萧翊时淡淡地道,“有什么急事,让你身旁伺候的人来便是。”

    田蕴秀咬了咬牙,定定地看向萧翊时,眼中渐渐蒙上了一层水意:“我只是……想念陛下……我明白了。”

    萧翊时心中略感不忍,阴差阳错,若是他早些知道田蕴秀有可能是那个少女,他就不会让田蕴秀去出家,也不会把自己的心思缠在了那个小滑头身上了吧?

    他有些心烦意乱,不由自主地放缓了语调:“你安心住下便是,朕会常来看你,其他的,朕自有打算。”

    田蕴秀垂下眼眸,眼中闪过一道厉色,旋即便娇怯怯地跪了下来:“陛下,其实蕴秀此来还有个不情之请,还望陛下成全。”

    “你但说无妨。”

    “陛下知道,乔梓以前是我身旁伺候的,我们二人主仆情深,这次和陛下相见也是蒙他不忘旧主。蕴秀一个人在宫中孤单,若能和他一起斗斗嘴说说笑,想必这日子一定有趣得多,不知陛下能否将他重新赐给蕴秀,蕴秀一定感念陛下的恩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