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0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萧翊时下意识地便伸出手去,想确定一下是不是自己眼花了,乔梓却一个侧身躲过了,笑嘻嘻地道:“你这个……坏蛋……是不是也想断……断一个袖子……”

    萧翊时愣了一下,勃然大怒:“谁还想和你断袖?”

    乔梓歪着脑袋想了想:“那个神仙啊……变态的神仙……”

    萧翊时脑中微转猜测道:“是皇叔?”

    “我说你们俩是一伙的吧……”乔梓抓了抓衣领,警惕地双手护在胸前:“我才不会上他的当呢!”

    萧翊时咬了咬牙:“他有没有对你动手动脚的?”

    乔梓嘿嘿一笑,抬手捏住了他的下巴,调戏着往上抬了抬:“这样……算不算?”

    萧翊时呆住了,一股热意骤然朝上涌来,仿佛鬼使神差般地,他俯下身来,含住了那张娇艳欲滴的红唇,唇瓣柔软,带着一股果子酒的清甜,令人不由得沉溺其中,他细细地吸吮着,忍不住想要索取更多。

    乔梓浑身发软,脑袋愈发昏沉了。那股男性的气息瞬间便席卷了她的意识,几乎下意识地抓住了萧翊时的肩膀,踮起脚尖本能地回应了起来。

    身体中仿佛有热流涌过,一阵腹痛急剧地袭来,又瞬间远去。

    乔梓瞪大了眼睛,所有的醉意在这一瞬间惊醒,用力地一推,踉跄地后退了两步,一屁股跌坐在了床上。

    怀中一空,萧翊时怅然若失,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定定地看着眼前惊惶的人,勉强压抑着体内几乎无法自控的躁动。

    “怎么了?你在怕什么?”他放柔了声音,一步步地朝着乔梓走去。

    乔梓的眼神发直,开始推搡起他来,嘴里惶急地嘟囔着:“小石子你快走,不然陛下要砍你的脑袋!”

    萧翊时不忍用力,被她推得连连后退,心里却甜得快滴出蜜来:“你醉得连人都不认识了吗?小石子不就是朕吗?”

    乔梓的手上一缓,喃喃地道:“骗人……”

    她的唇□□人,双颊绯红,居然带了几分魅色,雌雄莫辨。

    萧翊时呆了呆,几乎屏住了呼吸,他的脑中挣扎着数个念头,即盼望乔梓是名女子,却又不敢相信乔梓会是个女子,真相就在咫尺,他却一下子惶惑了。

    乔梓嘿嘿一笑,冲着他眨了眨眼,萧翊时的心神一荡,身上却被重重一推,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跌出了门外。

    “你别想装陛下骗人……你是岳王殿下!我才不和你断袖呢!你再进来我就……就打死你!”门“砰”的一下被甩上了,“哐啷”一声,乔梓在里面上了门栓。

    萧翊时哭笑不得:“你开门,我不是萧承澜。”

    乔梓趴在门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你们都是坏人……就算我不是个真的男人你们也不能这样欺负我……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

    一阵心疼泛上心头,萧翊时觉得自己太过心急了。乔梓孤身一人潜入宫中,身上背负着无法告人的隐秘,心里的惶恐和害怕可想而知,他既然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机灵狡黠的小太监,又何必急在一时,假以时日,以心换心,终有一日,能换来乔梓对他的坦诚以待。

    站在门前思忖了片刻,听到里面好像没了声息,他悄声走到窗户前戳破了窗户纸往里一看,乔梓已经仰天躺在床上睡着了,许是冷了,被子被她整条盖在了身上,倒是不会着凉了。

    他定定地看了半晌,不知为何,心里莫名便闪过一丝暖意,正想离开呢,脚边忽然传来了一阵低低的喷气声,他低头一看,居然是他在阳安山猎来的那只雪兔。

    “你干什么?想保护你的主人吗?”萧翊时半蹲了下来,随手捡了一根木棍拨弄着它。

    雪兔往后缩了缩,呲着牙警惕地看着他。那两颗大板牙看起来甚是可爱,有那么几分乔梓的味道。

    萧翊时伸手在它的耳朵上摸了两下:“就这么喜欢兔子?怪不得小名会叫兔兔。”

    雪兔很是享受这抚摸,发出了呜呜声。

    “兔兔……小石子……”萧翊时又念了两遍,只觉得齿颊留香,真恨不得再噙着那唇瓣,耳鬓厮磨间各自情意绵绵地叫着彼此的昵称。

    脚步声渐行渐远,夜色静谧,所有的喧嚣都已经落下了帷幕,而躺在床上的乔梓却动了动。

    她的身子维持着那个姿势很是僵硬,腹中的坠痛感忽隐忽现,大腿根更是隐隐有液体流下的迹象。

    不早不晚,她的月信在这个时候来了。

    可能是颠沛流离兼之忧思多虑的缘故,她已经十七了,月信却一直未来,这让她几乎以为这具身体是不是先天失调。不过,也幸好是这样,才让她在宫里没有什么生理上的负担,只需要每日出门前束好胸便可。

    看来,这是老天爷给的一个警告,她再也不能在宫中待下去了,及早脱身才是上策。

    等确定萧翊时已经走了,乔梓这才起了身匆匆把自己收拾了一下。重新躺在床上,刚才那一吻在脑海里反复掠过,她轻抚着自己的嘴唇,努力将心头的悸动抛诸脑后。

    “小乔子,你可算是亲过九五之尊的人了,这样的这世上只怕都没几个,值了。”她拍了拍脸,咧开嘴笑了。

    当晚,她做了一宿的春梦,梦里她穿着一身月白色的襦裙,飘然若仙,四周花瓣纷纷而落,萧翊时衣衫轻解,露出了小腹上的六块腹肌,含情脉脉地将她拥入怀中……

    一连几日,乔梓都托辞说是宿醉头痛,躲在东合室里没有出门,不知道为什么,萧翊时也一直没出现,这让她如释重负又怅然若失。

    那晚的亲吻,是个意外还是个玩笑?

    萧翊时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小太监,那不成了颠倒阴阳、有违伦常的昏君了?

    更何况,她不是太监,她是个实打实的女人,萧翊时就算是喜欢她,那喜欢的到底是身为太监的小乔子还是身为女子的乔梓呢?

    想着想着,她自己也被绕糊涂了,索性还是眼不见心不烦。

    只是眼看着牡丹花会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近,乔梓终于避无可避,这天晌午终于硬着头皮到了正殿,一入殿门,她一眼就看见了值守的萧锴。

    一见到她,萧锴的脸色越发阴沉,乔梓有些稀奇了,明明前几天萧锴对她还露了笑脸了,怎么今日又不待见她了?

    “萧大人,那花串你心上人喜欢吗?”她热情地打招呼道。

    “风流成性之人才会借花献佛,”萧锴从口中挤出几个字来,“她不理我了。”

    乔梓唬了一跳:“不会吧?你……你说这花串是哪里来的?”

    “不是你送给我的吗?”萧锴恨恨地道,“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乔梓叫苦不迭:“你就不会说是你亲自去街上挑的吗?你这个榆木疙瘩!”

    两个人正拌着嘴,马德朝外张望了两眼,冲着她喊:“小乔子,还杵在那里做什么,进来。”

    屋子里有三四名大臣在,除了乔梓熟识的容昱墨,一个是兵部的尚书,一个是程太傅,另一个礼部的官员,不知为何气氛有些凝重。

    她驾轻就熟地上去,一边续茶一边听了片刻,大概明白了最近边境有些不太平,邻国大梁不知道听了谁的挑唆,在边境加大了军力,和北军起了几次摩擦。而同在北地的伯纳族头领最近也有些可疑,一边向大晋派遣了进京面圣受封的使团,一边暗中和大梁接触,不知道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大家分析了利弊之后,萧翊时便下了决断,不一会儿,除了容昱墨,其余的大臣都相继告退。

    萧翊时瞥了她一眼,眼神带着些冷意,没有说话,倒是容昱墨冲着她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了一份奏折呈了上去:“李振已经招供,是寿王收买了平南王府的一名账房和偏将,将所谓的谋反罪证暗中投入王府,又伪造了书信往来,先帝被蒙蔽后便下了圣旨定罪。”

    乔梓的脑中“嗡嗡”作响,腿一颤,一下子撞在了旁边的花架上,花架摇晃了几下,差点砸了下来。

    “你怎么了?”萧翊时眼疾手快,一个箭步扶住了花盆。

    “没……没什么……”乔梓强笑道。

    容昱墨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小乔子这是听到忠臣沉冤得雪,心里高兴的,对吗?”

    “对……”乔梓吸了吸鼻子,眼眶一阵发热,几乎就要掉下泪来,“平南王是忠臣,奴才打心眼里为他高兴……”

    萧翊时的目光冷冷地在他们俩身上来回打转:“你们俩有什么事情是朕不知道的?”

    “没有!”乔梓急急地道。

    容昱墨哼了一声:“小乔子,你这么快和我撇清关系,我听着有点伤心,陛下,这次为平南王平反,臣要向你讨个恩典,恳请陛下应允。”

    “想向朕要小乔子?”萧翊时阴沉着脸道。

    “陛下真是目光如炬。”容昱墨颇有些意外。

    “你和小乔子一见如故,很是投缘,所以想请朕割爱,带他回府对不对?”萧翊时简直都能背下来这套说辞了,“连上你,这是第三个了,不如朕将她切成几份,大家一起分了带回府去如何?”

    容昱墨哭笑不得:“陛下说笑了。”

    萧翊时不欲在这个话题上多说,话锋一转,正色道:“李振的供词,朕也已经看了,萧铭也送了一封密函过来,寿王诬陷平南王固然可恨,可这幕后主使之人翻云覆雨之手更是不容小觑,萧铭隐藏在寿王府中,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寿王的暗室,从中搜到了一封告密信,说是平南王和朕有勾结,我们两人联手,意欲图谋寿王的储君之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