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7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青山绿水间,一页扁舟缓缓而过。

    正值盛夏,烈日当空,然而此间江风轻拂,水光粼粼,一眼望去,群山连绵一片碧意,把那暑气化成了一片清凉。

    “哎呦喽,天上飞的是什么?鸟儿还是云朵?

    哎呦喽,水里飘的是什么?鱼儿还是花瓣?

    姑娘呦,你的眼睛花了呦,那是你的情哥哥……”

    一阵清脆嘹亮的歌声响起,一群水鸟从江水中掠过,片片涟漪在河面上形成了一道道好看的花纹。

    “哗”的一声,有人从水中探出头来,只见他约莫十□□岁,肌肤健硕,一张略显黝黑的脸上露出了一排雪白的牙齿:“小梓,你唱得真好听。”

    岸边坐着一名少女,身穿一身湖蓝色的罗裙,梳着双平髻,一朵粉色的木槿花插在左侧,看起来分外俏皮可爱;她光着脚丫子,一边唱着山歌一边拨弄着清澈的河水,正是几个月前逃出皇宫的乔梓。

    “你怎么在这里?”乔梓一边问一边羡慕地看着水中的少年,“虎子,你的水性可真好,不像我,是个旱鸭子。”

    那罗虎哥一听,立刻卖弄地翻身跃入水中,溅起一片水花,片刻之后又重新出现在她的面前,手里握着一尾还在翻跳的鲜鱼,得意地道:“你要学吗?我可以教你。”

    “我怕水……不过,我不怕鱼!”乔梓从地上一跃而起,嘿嘿一笑,“来,我们烤鱼吃!”

    两个人在岸边用树枝和石块垒好了架子,点着了火,一个人烤,一个人捉,不到片刻便飘起了香味。

    乔梓咽着口水琢磨了起来:“得在鱼上切个口子,撒点盐巴,罗虎哥,要不你辛苦点回家拿一点,我可不敢回去,要是被家里那两个婆子抓住了,又得被他们念叨一整天……”

    宽厚的手掌出现在她眼前,上面放着一个陶瓷罐。

    “你已经带来了?哎呀虎子你可真是我肚子里——”她的声音戛然而止,一缩脖子,正色道,“萧二哥你来啦,正好,我请你吃鱼。”

    萧锴坐在她身旁,自然而然地接过了她手中的树枝,顺应着乔梓撒盐的动作翻动起来。“别到处乱跑,小心为上。”

    “我们都躲到这山沟沟里来了,还能有什么危险,放心,我福大命大,出不了大事。”乔梓吹嘘着。

    “小心行得万年船。”萧锴皱着眉头道,“你为什么一直都不肯告诉我仇家是谁?我摸过去偷偷宰了他就是。”

    “他太厉害了,能上天能入地,手下千万兵马,心狠手辣,你过去还不够他一个手指头捻的,”乔梓一边啃鱼一边夸夸其谈,“你要是见了他,一定不能硬拼,保护我和木槿逃了才是上策,明白吗?”

    萧锴显然不信,只不过他对从前的事情都不太记得了,只是模模糊糊地有点印象,好像他在一次追杀中受了伤,一路逃难到了这里,唯一印在脑中的就是,曾经有人对他耳提面命,一定要拼尽全力保护好眼前这个名叫乔梓的人,万万不能让她受到半点损伤。

    罗虎又捞来两条鱼,一身湿漉漉地从水里窜了上来,小心翼翼地坐在了两个人的对面。乔梓他们刚搬到这南岙村时,他仗着人高马大想给她们来个下马威,结果被萧锴一下就卸了胳膊,从此以后见了萧锴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

    “萧大哥你怎么也来了,”他赔笑道,“你教的拳脚我都会了,要不要练给你瞧瞧?”

    看着他□□的上身,萧锴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回家了,木槿做了好吃的。”

    “萧二哥你别成天板着脸,这样会没姑娘喜欢你的,”乔梓不甘心地道,“我今天想去坐船游河……哎呀……你别拉我……好好好,我跟你回去还不行吗!罗虎,把烤鱼兜起来……”

    她一路絮叨着,被萧锴拽着往村里走去。

    萧锴沉默地听着,好一会儿忽然喃喃自语道:“你这话我好像哪里听到过。”

    “什么话?”

    “学人板着脸没有姑娘喜欢……”萧锴沉思了起来。

    乔梓心里一慌:“好了好了你别想了,小心又头痛了,本来就傻了,再折腾病了我可不替你花银子了。”

    萧锴瞪了她一眼:“守财奴。”

    “我不守财奴你们哪来的银子用?我都当了这么多宝贝了。”一提起这个乔梓便一阵心疼。

    那日她策马狂奔了一路,到了一座小镇后原本打算弃马逃走,可萧锴在她的马车上撞到了头昏迷不醒,醒来的时候什么都不记得了,身上的伤势越发严重,她左右权衡后,终究还是没忍心丢下萧锴不管,带着他一边医治一边上了路。

    也幸好她带了萧锴,这一路上省下了许多麻烦,萧锴病好了以后一直没有恢复记忆,她说什么就信什么,对她几乎言听计从,再加上他武艺高强,经验丰富,一般的宵小之徒都不敢近身,对如何隐藏行踪更是驾轻就熟,顺利地逃脱了京城来的搜索,有惊无险地到了木槿所在的南中府丹梁镇。

    在被萧承澜和成青救下的那段时间里,她早就谋划着要带乔楠逃跑了,这让这次的逃亡事半而功倍,木槿早在两个月前就到了,已经按照她的吩咐置办了一座小小的庭院。

    只是一路逃来,她随身的银子已经花得差不多了,木槿也只能做做绣工的差使,萧锴去扛大包做镖师倒是能赚点,可让这个堂堂的一等御前带刀侍卫做这种勾当,她害怕萧锴有朝一日恢复记忆了以后揍死她。

    无奈之下,她只好开始当从前得来的宝贝了,幸好这丹梁镇里识货的居然有那么几个,容昱墨的那副半残的字画被她装裱得像模像样,在她的吹嘘之下居然当出了一个好价钱,她得了银子左思右想害怕泄露行踪,索性又卖了宅院到了这座南岙村,悠闲自在地过起了半隐居的生活。

    南岙村距南中府城行车约莫一个时辰,里面住了几十户人家,这里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位于大梁、大晋、夷族的交界处,村民们打猎捕鱼,民风淳朴,没过几日乔梓便和他们熟了,一口一个张大爷罗大婶的,混得如鱼得水。

    一进院门,乔梓便嚷嚷了起来:“木槿,今儿个吃什么?吃完了我们去坐木船游河去,让萧二哥在船上架个架子,咱们一边晃悠一边烤鱼吃。”

    木槿一掀帘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的眉眼长开了些,笑容很是甜美,和原来在宫中那个胆小卑微的小宫女判若两人。

    “谁让你成天漫山遍野地跑,萧二哥这也是担心你。”她顺手替乔梓掸着身上的灰,“我磨了你爱吃的红豆沙,不过不许现在吃,你一吃起来就不爱吃饭,到时候又要肚子疼。”

    “木槿真是个管家婆,”乔梓笑嘻嘻地拧了一下她的脸蛋,“要是我真是个男的,一定把你娶回家当老婆。”

    木槿的脸腾地红了,抬起小拳头来就往她身上捶:“你还说!骗我那么久!”

    那会儿刚知道乔梓是名女子时,木槿哭得那个伤心啊,整一个晚上眼中都肿成了一条缝。不过,第二天她就想明白了,依然和以前一样粘着乔梓寸步不离,缝衣裙、绣帕子,什么事都替她照料得无微不至。

    乔梓受了两下小粉拳,乐呵呵地抱住她香了一口:“你不是说女的也要跟着我吗?那索性咱们两个就拜了天地吧,请萧二哥做个见证。”

    “不许你们两个胡闹,快来用膳。”萧锴受不了了,自顾自地进了客堂。

    木槿的手艺很不错,家常小菜很是入味,乔梓吃得很是香甜,用完膳后,她正一小勺一小勺地享受红豆沙呢,有人敲门进了院门,正是罗虎的母亲罗大婶。

    罗大婶拎了好几串自家晒的辣椒来,旁敲侧击地寒暄了几句,便热情地拽着乔梓道:“我说小梓啊,你家二哥这都二十好几了吧?这成天身旁没个人知冷知热的怎么行,你们两个做妹妹的也该帮衬帮衬了。”

    乔梓顿时明白了过来,忍住笑道:“罗大婶这是替谁说媒来了吗?”

    “你可猜对了,我那二侄女今年才十八,长得就不用我说了吧,咱们南岙村里数这个,”罗大婶说着翘了翘大拇指,“你家二哥年纪也不小了,是该给你娶个嫂子了。”

    萧锴的脸都绿了,刚想断然拒绝,乔梓瞪了他一眼,拽着罗大婶便到了门外。

    “罗大婶你有所不知,”她吸了吸鼻子,一脸的难过,“我二哥有心上人。”

    罗大婶愣了一下:“那她人呢?”

    “她为了替我二哥治病,卖身进了一个富贵人家做丫鬟,说好了三年以后赎身回来,把我二哥治好了再成亲,罗大婶,我一想到她就心里难受,都怪我们没本事,还要害得她这样……”乔梓说得像模像样的,还红了眼眶。

    罗大婶唏嘘了几声,放弃了给萧锴做媒的念头,转而拽着乔梓的手:“闺女,你也该打算打算自己的事情了,你没心上人吧?你看我们家小虎怎么样?”

    乔梓吓了一跳:“不不不,罗大婶,我不能成亲的。”

    “为什么?”

    “我……身子不好,只怕是……没法……”乔梓含糊着道。

    罗大婶缓过神来,一脸的惋惜:“闺女啊,这可不是小事,找大夫看过没有?听婶子的,赶紧治,能治好。”

    乔梓应了两声,总算把罗大婶送走了,回到门口,那两人正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异口同声地问:“你什么意思?”

    乔梓挠了挠头,嘿嘿一笑:“骗骗她的,要不然她天天来说,还不得把我们烦死。”

    那两人松了一口气,萧锴皱着眉头又问:“那我以前真的有心上人吗?”

    他的眼神困惑而专注,仿佛想要从她那里得到一个答案。乔梓愣了一下,情绪显然低落了下来,推开他朝着自己的卧房走去,闷声道:“我要去睡一会儿,累了。”

    木槿哎哎叫了两声:“不是说去坐船游河烤鱼吗……”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两个人面面相觑,木槿壮起胆瞪了萧锴一眼:“都怪你!成天问小梓以前的事情,她都生气了!”

    乔梓没有生气,只是无来由地有些难过。

    说到底,萧锴其实是被她害的,不仅在鬼门关上兜了一圈,还失去了从前的记忆,不知道他的那个心上人有没有和他心心相印,如果是的话,萧锴生死不明,那人不知道该有多伤心。

    宫里的那段日子恍若隔世,却总是在不经意间浮上心头。

    萧翊川的病不知道好点了没有?

    容昱墨不知道恢复写字作画了没有?

    何太医还整日在研制他的药丸和药方吗?

    马公公会不会骂她一声“小兔崽子”?

    还有……

    她躺在床上,从怀里摸出了一块玉佩,玉佩温润,她轻轻地摩挲着上面的那个“信”字,心里一阵酸涩。

    迷迷糊糊地,她看到了萧翊时。

    一身黑色锦袍冷肃俊逸,一双黑眸和从前一样幽深冷冽。

    “陛下!”她惊喜地叫道,“你来看我吗?”

    颈上一凉,剑刃架在了脖子上。

    “你骗了我还想逃?拿命来!”

    “拿命来!”一阵惊雷般的声音响起,仿佛有千军万马朝着她杀来。

    乔梓惊呼了一声,立刻醒了过来,浑身上下冷汗涔涔,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

    只是奇怪的是,梦醒了,怎么这耳边的嘈杂声依然还在?

    她凝神听了片刻,心口顿时紧缩:这南岙村向来安静,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小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醋并收藏一级大内总管奋斗秘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