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060 思维距离有点远

060 思维距离有点远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睡地上,我是男人,怎么能让一个女子睡地上。”

    听到这话,安言倒是不意外,苏三性子素来有些孤傲,还有些大男子主义。但是,她这次是真心的,遂想要解释来着。只是,话还没出口,就看到苏三动作利落的从柜子里面拿出一床薄被,快速的铺在地上。而人呢,则是以更快的速度躺好,只是却是背对着安言的,一副拒绝交谈的样子。

    看到苏三这一系列快速的动作,安言只觉得有些好笑,也有些暖心。

    她目光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出去洗漱一番,回来就直接合衣躺下了。

    微弱的油灯已经被吹灭,但是房间里面却并不显得昏暗。只因为那过于明亮的月色,如水的月光静静洒落,带来了一室的光辉。

    安言侧着身子,如水一般的眼眸有些痴痴的看着外面的月色。

    就快要中秋了呢,本该是人月两团圆的时候。只是,如今白家真的算是团圆吗?

    想着那来不及见上最后一面的慈爱舅舅,想着那个躺在床上遍体鳞伤的白安,想着那日益沉稳的白平。

    那些人儿,原本是那么的鲜活快乐,恣意的潇洒。而如今,却是落到这般田地。

    一直以来,她没有时间去想太多,因为在白家人哀莫大于心死的时刻,她更需要坚强,需要冷静。

    但是,当夜深人静之时,她还是会想起那些缘由来。

    终究,是和她有关的吧。

    初来时,她小心翼翼,生怕被人发现是穿越的,所以她安静,她隐忍。

    而后来呢,后来她只是想要回报白家。对啊,她只想着要回报,却是没有细想可能的后果。

    所以,如今走到了这一步,她终究是有责任的。

    愧疚,瞬间仿佛潮水一般,席卷了她的全身,席卷了她的每一个感官。窒息,全身好像都被密密麻麻的包围着一般。眼睛酸酸瑟瑟的,伸手一摸脸颊,果然一片冰凉的湿润。

    她突然自嘲一笑,不知道是笑自己的多愁善感,还是笑在这个古代社会她的诸多无奈,和深深的无能为力。

    “要哭,就哭大声一点。那样子,算个什么事?”

    安静的夜里,突然传来一个沉闷的男声。

    苏三的本意只是想安慰安言,让她难过的话就哭出来,哭出来就没事了。

    可惜,从来没有和姑娘相处过的他,好好的话从他口里出来,总是要变一些味道的。就好像此刻,明明是安慰人的话语,此刻听着到像是嫌弃不耐的样子。

    安言本来觉得心中很难受的,旁边却是突然传来这么一个声音,那个瞬间,她就感觉像那声音刺耳得好像是破锣嗓子一般。

    于是,安言伸手抹了抹眼角的眼泪,眼中的哀伤敛去,缓缓的坐起了身子。

    躺在地上的苏三一直有竖起耳朵,暗中注意着安言的动静。

    听动静,她好像是坐了起来。这是听进了他的话,然后准备坐着大哭一场?就像是刚才醒来的时候,那自己要不要主动一点过去在床边坐好,好让她依靠。

    苏三纠结了,这样的话,会不会显得太急不可耐了?

    自己毕竟是男人,要有男人的沉稳,不能像一个小女人一般一下子就迎上去。

    于是,苏三就忍住心中淡淡的悸动,预备等着安言哭泣一会之后,再过去,好好的展现展现属于他男人的宽大胸襟。

    只是,意料之中的低泣或是大哭声没有响起,反而是平稳错落有致的脚步声传来。

    听那脚步声,她这是在向着自己走过来。

    苏三顿时激动了,这是过来求安慰的吗?

    小小的激动过后,属于他苏三的固执思想就开始作乱了。身为女子,就该矜持一些,行事说话都该小心谨慎,知书达理才是。要是这般主动热情,委实有些不符合妇德了。苏三这般想着,心中的小小悸动就被压下去了。他此刻心里想的是,待会要如何劝诫安言慎言慎行了。

    不得不说,初初陷入爱河的苏三,既有着属于小伙子的悸动,又有着他独有的大男子主义和固执的各种思想。

    脚步声在他的旁边停下,恰好停在耳边不远处。

    他转过头来,一双尚带着迷惑的黑眸,就对上了那双过于清亮的宁静眼眸。

    波光潋滟,就算是那抹皎洁的月光也不及丝毫。

    安言素雅的眼眸此刻好像磁石一般,对着苏三有种难言的吸引力。

    苏三看得认真,却是陡然发现一股凉意袭来。只见那双素雅的眼眸,陡然凌厉,其中夹杂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威严。突然,他有种她丝毫不逊于他的错觉。

    肿么可能,他承认她很优秀,身上拥有着无数的美好。但是,要让他承认她的能力和本事不逊于他的话,那还是很有难度的。

    自古以来,男主外,女主内,乃是传统。

    前些日子的话,是他没有在,所以也算是委屈她了。现在,他回来了,自然会担起所有的责任的。而她也不用在抛头露面了。想起,她曾经一个人女扮男装,独自去往南郡,他就觉得心里有些闷。

    这实在是,成何体统!

    苏三张口,正准备要和安言说话的时候,却看到安言转身就离开了。独留下苏三微微张口,有些回不过神来的站在那里。

    这是?怎么了?

    苏三莫名其妙,

    苏三莫名其妙,那种搞不清状况的烦躁让他忍不住伸手挠了挠脑袋。

    这边,苏三莫名烦躁,一夜难好眠。

    而那边,安言回到床上,此刻却是背对着苏三的方向躺着。

    她嘴角微微勾着,心情顿时开朗了很多。

    她刚才原本很难过,只是听到苏三那不合时宜的话,注意力顿时被转移了。她本来是想用眼神威慑一些苏三的,让他以后老实点。可惜,效果差了些,两人好像是打了个平手。

    即使如此,她还是被愉悦到了。

    她看惯了生死,更是见过形形色色的人,所以眼中沉淀的是生活的阅历和看多生死的冷静。

    而苏三的眼神,却是带着看破生死的冷漠和孤傲。

    两人各有经历,眼神却又是如此相似。她们同样的执着,又同样的骄傲。

    夜色仿佛一层轻薄的软纱,轻轻的拂过安言和苏三的心头,造就了一种难得的温馨和宁静。

    次日,天光大亮,苏三猛然睁眼。一双黑眸凌厉如刀锋,嘴角抿得紧紧的,他侧头看去,却是看到空荡荡的床铺和整理好的被子,顿时有些懊恼的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他素来警觉性很高的,这是怎么了,都这个时候了才醒过来。而且,连有人起身直到离开,他都毫无所觉。说来睡去,都怪昨天晚上没睡好,他为什么为一夜难眠呢?难道,是自己真的老了,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的眼神给威慑到了?

    这般想着,苏三顿时觉得心中有些烦躁。

    他起身,先是在井边打水梳洗好,然后来到前院,却是没有看到那抹熟悉的碧绿身影。

    前院里,秀娘正抱着青哥晒太阳,画面宁静祥和。

    苏三四周看了看,发现今日的白家竟然显得格外的安静,遂走到秀娘身边。

    秀娘听到脚步声,转头看他。

    “她去哪里了?”

    苏三看着秀娘,嘴角抿了一下,然后声音如常一般硬邦邦的问着。

    “啊?”

    秀娘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倒是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想起来,却是忍俊不禁道:“锦绣和大哥一家去村里的郎中家换药材去了。”

    听到这个答案,苏三脑中才忆起了好像是有怎么一回事情。白家的事情,他也是后面听白平说的。

    他心情沉重于白家的不公悲惨遭遇,心疼于安言和白家众人的坚强。当时,他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要独身赶往绿竹县,想要亲手教训一下那些个恶人一番。只是,当看到床上躺着的女子的时候,他又强忍下了心中的冲动。

    他想,她该是一个很骄傲的人吧。这种感觉来得真切,来得强烈,让他心里就觉得她就是一个外表柔弱,内心却是坚强骄傲异常的人。她定然是希望,那些恶人是她和白家人亲手解决的吧。

    虽然,他自己心里一直觉得他也是属于白家的一份子。但是,在这样的时刻,他还是有些退却了。毕竟,在白家发生那么多事情的时候,他没有陪伴在她的身边和白家的身边。既然当初没有在,现在再去教训那些恶人,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不够资格了。

    而他心中,同时的也是有一种期待的,期待的看着这个柔弱的小女子和白家这个充满温暖的大家庭,究竟能够爆发出怎样的力量来。

    这一次,他会一直陪在她和他们的身边,看着他们一步一步走出阴霾,看着他们用自己的双手造就属于他们的辉煌。

    苏三低头看着秀娘,看着她依然憔悴的面容,只是那双曾经枯寂无光的眼睛,此时却是亮起了生命的烛光。

    白家人身上,总是具备一种独特的气质,那种顽强的生命力让人惊叹。

    他的眸光微缓,然后就转身去了后院。

    那次的错过,他会用后面的很多很多岁月来一点一点慢慢填埋。

    他走到墙角边,拿起放在那里的斧头,动作有些笨拙的开始劈柴。

    以前在白家的时候,他一般就是偶尔去山上打猎,改善一下白家的伙食,或是帮着去镇里卖竹叶青。而像这些琐碎的事情,他却是没有做过的。

    虽然从来没有做过,但是此刻,他却是做得如此认真,而且眉目之上竟然还有着淡淡的满足。

    另一边,安言和白平一家三口已经从村中的郑郎中那里换了一些需要的药材,此时正往白家的方向走。

    一边走,安言一边低声的和白平交谈着。

    “大表哥,和章家合作鞭笋的事情,你暗中盯紧一些。暂时先不要卖出去,我再考虑一下该如何卖。”

    说到这个,安言心中就会浮现出竹叶青的惨剧来。所谓怀璧其罪,这样的错误她不能再犯第二次,即使是一点点的风险,她也要小心规避。

    听到这话,白平心中一敛,面上的神色也是认真了几分。白家曾经发生的事情,他毕生难忘。

    几人回到白家,安言就进了厨房去处理药草了。而白平则是找了一个有些损坏的农具去章家了,一切都显得平淡如水。

    安言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上午,到晌午的时候熬好了一碗浓稠的药汁。

    “秀娘……”

    安言手里端着药汁,轻轻的对着窗户外面叫了一声。

    安言的话语才落下,秀娘就已经抱着青哥进来了。她看着安言手上端着的药碗,眸光一亮,声音都有些不稳的道:“这是道:“这是给夫君的药汁吗?”

    “是的。”

    安言一边说着话,一边端着药汁在前面走着,秀娘整个人都有些轻颤的在后面跟着。

    不一会来到了白安的房间,秀娘上前一步,推开了房门。

    两人进入房间,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白安安静的坐在床上看书的模样。

    安静的白安,少了平日的严肃,认真的神色给他的容貌平添了几分书卷气,整个人显得安静娟秀,有种疏落的雅致。

    安言看着这样的白安,步子一顿,心中刹那之间浮上的念头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是不能考科举了……

    秀娘倒是没有想那么多,而是快走几步,来到白安身边,轻声而欢快的道:“夫君,锦绣表妹给你熬了药汁,你很快就会好的。”

    白安刚才沉浸在书海之中,没有发现房间里面多了两个人,此刻听到秀娘的话语,讶然抬头。

    “有劳表妹了。”

    白安面目缓和,没有了平日的不苟言笑和严肃,这样平和的白安是她从未见过的。

    她将药汁递到白安手上,目光之中依然是忍不住闪过一抹遗憾。

    白安的身体,她那天看过,好好调理,再配上做一些复健的话,最快两个月就可以完全恢复,要是进展不是很快的话,三个多月应该也差不多了。

    而现在是夏末,赶得及的话,其实是赶得上秋闱的。即使赶不上秋闱,那春闱肯定是来得及的。

    只是,白安身上留有案底,永远失去了科考的资格。安言袖子下的手轻轻一握,有些无力和苍凉。

    这个时候,白安已经喝完了药汁。那般苦涩的药汁,喝在白安的口中,他却是连舌头都不皱一下。这样的男子,坚韧而内敛。

    安言看着秀娘和白安的身影,微微笑着说道:“二表哥只要好好服药,两个月应该就能康复了。不过在这期间,二表哥还要配合我做一些复健。”

    听到陌生的词语,秀娘和白安同时抬头看向安言。安言来到两人身边,却是蹲下身子,伸手握起白安的手,转头柔声对秀娘说道:“二表哥这样经常躺在床上,身上肯定会有些僵硬,手脚血脉也会有些不同,因此需要经常做一些按摩,好活络血脉。秀娘,你看着我的动作,以后白天的时候,每隔两个时辰就给二表哥这般揉捏。”

    一边说着,安言手上一边动了起来。她动得很慢,尽量让秀娘看清她的动作。按摩好了白安的双手之后,安言就退后两步,掀开被角,给白安的双腿也进行了按摩。这一套按摩坐下来,安言也觉得手臂有些酸软了,但是面上的神色却依然是温软的。

    “秀娘你也不用紧张,前面几天我都会过来,要是你的手法有不对的话,我会提出来的。”

    安言看着身边秀娘一副紧张的模样,忙笑着安慰。

    秀娘眸光微微晃动,嘴唇抖了抖,想要说些感谢的话语。但是却是觉得此刻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最终只是将所有的感激和动容都深深埋在了心底。

    从白安的房间里出来,安言先是去看了看白氏,发现白氏气色不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进房间,他就看到了此时正坐在桌边的苏三。

    苏三此时满面严肃,一个人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安言此时也没有时间去管他想些什么了,她在苏三对面坐下,单手托腮,脑中开始思索着鞭笋销售的事情了。

    现在就担心会被人觊觎,得想个办法,避免这种被人觊觎加害的危险。

    只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脑袋好像打结了一般,半天都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

    “想什么?”

    苏三原本坐在房间里,也是在想着类似的问题的。只是,他也是想不出一个头绪来。等到安言进来之后,他就将注意力都放在对方身上了,更没有心思去想问题了。

    只是,看着对面的小女人一副抓耳挠腮的烦恼样子,才出声,本意是想要帮忙的。

    只是,配着他那硬邦邦的声线,怎么听怎么觉得有种奇怪的违和感。

    安言抬眼,狐疑的打量了他几眼,然后说道:“我想我们白家和章家合作卖鞭笋的事情,你也是知道了。我现在就是担心,白家曾经的悲剧会再次重演。”

    苏三轻轻的点了点头,心中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原来他们两个刚才思索的是同一个问题……

    这算不算是平常张骏军师很喜欢说的,那什么心有灵犀一点通……

    苏三心中小小的开怀了一下,然后就面色严肃的说道:“的确。”

    说完这两个字之后,很久都没有下文……

    安言那个郁闷呀,刚才看他一本正紧的说什么的确,还以为后面会来一个好主意。谁知道,却是一片沉默……

    她咬牙,想要怒斥,脑中却是突然灵光一闪,就这么突然的想到了一个画面。

    她想到了,法不责众。

    要是这个鞭笋懂的人很多的话,那么就不再是秘密,也就不会被人觊觎了。

    她可以将鞭笋以及鞭笋的秘方卖给新竹县中很多家酒楼,卖它个十家,那么这个鞭笋也就失去了其独一无二,也就没有人会花心思来抢夺了。

    当初竹叶青的秘方,就是因为他们捏得太紧了,而且其中又隐藏着巨大的利润,所以引起了他人的觊觎。

    但

    但是如今就不同了,很多人都有了,其中的利润就很少了,也就没有人愿意大费周章的去抢夺了。

    对,就这么办。

    虽然利润少一些,但是胜在保险。反正她们白家现在也不是想着要一朝翻身,她们想要的一直都是徐徐图之,稳稳的来。

    想法落定,安言顿时眉目舒展,宁静的眼眸之中闪烁着细碎的星光,有种自信飞扬的神采。她站起身来,转头笑着对苏三说道:“谢谢你带给我灵感。”

    说完话,转身就跑出了房间。

    而此时呆在房间里面的苏三,第一个想到的是她对他说谢谢,而且是巧笑嫣然的对着他说。

    只是,第二个想到的就是,身为女子就应该一举一动都娴静端庄,怎么能够那般如男子一般奔跑?

    苏三心里想着,真的需要找一个时间和她好好谈一谈了。

    而这边,安言自然是半点不知道苏三心中的想法。她现在是满脸喜悦的跑去找白平了,她心中很有把握,这次的鞭笋一定会很成功的。

    果然,当白平得知安言的计划之后,也是赞不绝口。两个人又接着将一些细节商量清楚了,一切都敲定之后,也已经是日落西山的时候了。

    接下来的都要看章家的了,白家的人一边平平淡淡的生活着,一边静静的等待着章家的佳信。

    白安的身体经过安言的精心调养也慢慢的好了起来,整个人也精神了起来。因为这个,白家人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了。而在这样颇为愉悦的时刻,章家那边也是传来了好消息。这次将鞭笋和秘方卖给了新竹县里十二家酒楼,共赚了一百多两银子。

    这些银子在乡下人眼中无疑是一笔巨款,而在新竹县那些商户巨贾眼里,简直什么都不算。而鞭笋的秘方也已经不再是秘方,这些银钱他们又看不上眼,自然这次新竹县中再无商户对章家感兴趣。章铁匠夫妻带着一百多两银子回了绿竹村。白平则是找了一天,拿着一把破了的长弓去了章家。

    等到再次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夜色渐浓了。

    白家人关好了大门,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坐在大堂里,等待着白平说去章家的事情。

    白平站起身,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将其打开,就看到里面整整六个银光闪闪的元宝。

    “这里是六十两银子整。”

    “这么多,章家人厚道啊。”

    王氏眸光落在那些银子上,嘴角牵出一抹笑容,眼中满是暖意。

    终究,天无绝人之路,而世上也还是有着好人的。

    “这下可是好了,小叔的药材可是有着落了。秀娘你这下可是放心了,小叔很快就会好了。而我们白家其他人一定会平平安安的,生活也会越来越好的。”

    柳氏说着说着,眼泪就忍不住落了下来。她赶忙的给擦了,然后努力的笑着。

    秀娘此时也是红了眼眶,却是因为感动的,在危难的时刻,大家不离不弃,相互搀扶着,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喜乐的生活,终究还是会到来的。

    安言心口被堵得满满的,嘴角里面有些苦涩,有种强烈的情感充斥着整个心头。不论多么艰难,他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了。那些往事,那些艰难,那些仇恨,那些悲伤,她们相互搀扶着,互相微笑着,一起走到了今天。她微微仰头,让将要掉下的眼泪落了回去。

    苏三看着房内的每一个人,素来铁血冰冷的他,此刻也是忍不住软了心肠。悲惨的人值得人同情,而坚强的人却是值得人敬畏。白家的人悲惨过,也坚强过,如今终于是要开始收获幸福了。虽然路程还很漫长,但是那曙光却是早就已经闪烁在每个人的心头了。

    “这次一共是赚得一百二十两银子,制成的鞭笋和鞭笋秘方总共卖给了十二家酒楼,每家十两银子。章子按照当初约定好的,一定要给我们一般的银两,却是多一份也不要。”白平简单的将去章家取钱的事情说了一遍,白家其他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中还是记住了章家的重情重义和守信诺。

    安言满眼暖色,嘴角微微弯着。她此刻却是学会了一个道理,所谓吃亏是福。

    以一个很低的价钱卖给那些酒楼,看着好像是吃亏了,但却是另一种福气,规避危险的福气。钱不是一下子就能够赚完的,要学会适度,否则的话就很可能会招来横祸了。

    白平坐了下来,面上出现了犹豫之色,转头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安言。

    安言微微抬眼,笑着问道:“怎么了,大表哥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可不要把我当外人哦。”

    听到这话,白平傻笑着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略微尴尬了一番之后,白平却是说道:“回来的时候,看到春娘的脸色很差,问章子的时候,他却是满面愁苦,只是连连叹气。我是想起锦绣表妹医术不凡,所以在想表妹是不是……”

    “是不是可以过去看看?”

    安言替白平将没有问出口的话说出来,白平一听连连点头。

    周围的人此刻也是将目光放在安言的身上,有些游移不定的。

    毕竟,安言是女子,要是传出会医术的话,以后可能会招来一些麻烦的。而且安言又是有夫之妇了,想起有夫之妇,大家的目光就不自觉的落在了苏三的身上了。

    苏三接受到大家的目光,立刻自动代入刻自动代入了丈夫的角色了。他沉吟了一番之后,缓缓的对着安言说道:“你会医术的事情还是不宜外出的,但是章家和我们白家的关系非同一般。你就接着去探望春娘的机会,好好给她看一看吧。但是,却是切不可让别人知道你会医术。到时候开给春娘的药,你就说是祖传的就好了。”

    苏三觉得自己这番话语下来,已经是很为小女人着想了。想着,她该会很感激自己吧。

    只可惜,安言听到这句话,心中却是连连翻白眼了。

    会医术很丢人吗?给苏三说的,像是有见不得人的样子。

    安言压下心中的愤然,却是转头对着苏三笑道:“就按照夫君说的。”

    苏三一愣,那如花一般的容颜,就那般对着他柔柔一笑,玉软花柔,迷了他一双冷眸。

    周围的白家人,看到苏三和安言夫妻两人感情甚笃的目光,顿时一个个喜笑颜开,相视而笑。

    在他们看来,苏三真的是一个不错的男人,要是两人能够好好的生活在一起,也是一桩好姻缘。

    安言此刻面上也是带着笑容的,看着一副乖巧的样子,但是若是仔细看的话,那嘴角的弧度却是有种冷若刀锋的错觉。

    白家诸人散去,安言和苏三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房间。

    苏三今天心情很好,因为安言的懂事,遂想着晚上两个人可以好好谈一谈,他想要将自己心中媳妇的标准告诉给安言。怀着这样美好的愿望,苏三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后,他就有些愣了,他转过头去,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不是很暗啊。今天天色还早啊,怎么小女人今天这么早就睡了。

    而且,还是背对着自己的姿势,苏三突然就觉得小女人这个举动有种不待见自己的感觉。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应该是自己想多了。自己今天什么也没有干,两人也没有发生什么争执。最后,苏三心里想着,小女人也许是白天忙累了,所以先睡了。

    这么一想,他就安心了,放心的也跟在躺好准备睡觉了。

    一闭上眼睛,他就想起了她顺从乖巧的面容,那带着浅浅的笑容,温暖了他的整个心扉。

    而此时床上躺着的背对着苏三的安言,却是银牙暗咬,心中暗骂古板难,在心中对着苏三一阵碎碎骂,万般怨念中慢慢进入了梦乡。

    梦中,场景一样,只是少了旁观的白家人,安言顿时觉得全身的血液都燃烧起来了。

    梦中,她起身,怒瞪苏三,怒斥道:“有什么好不外传的?我就是要传,不仅要传,到时候我还要在外面开一家医馆。到时候,我就可以济世救人了,我的医名也会传遍南郡。”

    苏三愕然,睁大一双眼眸,满眼都是不可置信。

    安言开心了,继续说道:“怎么了,你是不是不敢相信啊?也是,就你这古人,脑袋的迂腐思想,是无法理解我心中的理想的。果然是,孺子,不可教也。”

    清晨,安言带着笑容醒来,睁开眼睛,只觉得心情愉悦,神清气爽。只记得昨天做了一个美梦,但是具体的什么美梦,却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她起身的时候,发现苏三已经不在了,走出房间的时候,就看到苏三正在井边洗漱。顿时,她有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感觉。眉眼之间,梭梭的就朝着苏三秒了好几抹刀锋。

    苏三纳闷,这是张骏经常说的那什么眉目传情吗?

    这般想着,苏三也学着安言,对着她那边来了好几眼。

    看着苏三那冷飕飕的,带着一种诡异的暗黑的眼神,安言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颤。这家伙,一大早起来就一副不太正常的样子,那眼睛都跟抽筋了一样……

    安言不忍直视,转接转开了脑袋。

    于是,知道早饭过后,安言都没有再看苏三一眼。

    苏三很奇怪,昨天明明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不理自己了。

    这种时候,苏三的想象力又发挥作用了。他想到了早上的眉目传情,然后就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很合理的解释了。

    她这是害羞了,所以不敢看自己了……

    不得不说,安言和苏三的思维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真的太大了……

    吃过早饭,安言就准备出门去章家看望春娘了。

    只是此刻,安言却是站在门口不懂,眼神疑惑外加郁闷的看着站在她旁边的苏三。

    “我要去看望春娘。”

    “陪你去。”

    苏三薄唇一吐,利索的给了答案。

    一起去?安言觉得苏三为什么会回来,为什么会回来呢?

    他回来简直就是和她作对的,不论是思维,做事,还是说话,她都觉得和她犯冲。

    她忍了又忍,方才低声说道:“我自己可以去,你在家里劈柴吧。”

    她昨天听秀娘说苏三劈柴劈得很勤奋,既然这样,他就继续在家里安静的劈柴吧。

    “没柴劈。”

    安言一听,直觉不信,转身就小跑进了后院,一看,果然所有的柴都劈好了,正利落整齐的摆在墙角。

    此时白平正在后院里整理菜地,看到安言来,就笑着说道:“真是谢谢表妹夫了,把家里的柴都劈好了。而且,表妹夫的刀工真好,你看所有的柴都是一刀切的,而且刀口整齐。”

    安言听了,不说话了,转身默默的走回了大门口。

    此时,苏三依然在门口站着,一看到她来,就把忍了很多天的话说出来了。

    “女子一言一行,都应当小心而行。如你刚才那般小跑,风风火火的,实在是不成体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