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093 只愿沉沦在你湖水一般的眼眸一辈子

093 只愿沉沦在你湖水一般的眼眸一辈子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三,你回……”

    不忍直视!

    安言看到眼前的苏三,瞬间涌上心头的就是这四个字。

    苏三竟然穿白衣!

    这不是最惊悚的,惊悚的是,那飘逸被苏三健壮的体格给撑得鼓鼓的。

    飘逸白衣上的清新绿竹,映衬着苏三古铜色的肌肤,安言怎么看怎么觉得违和,苏三这是没衣服穿了吗?所以找那个叫张骏的兄弟借的衣服吗?

    “苏三,你……”

    你是没衣服穿了吗……

    “好看吗?”

    而苏三听到安言的问话,整个人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一双冷眸中有着小小的激动。

    安言泪,这能好看才怪了!

    “很好看!”

    没办法,今天是那男人的生日,所以她只好硬着头皮夸赞道。原本最为熟悉的笑容,此时却是让安言觉得脸在抽筋。实在是,苏三太让人意外和惊悚了。难道,他一到生日就会比较不一样吗?下次,要是再碰到那个张骏,她一定要好好问问才是。

    “真的?”

    苏三顿时眸光放亮,心内欢喜。他穿着白衣好看,那么等下小女人再喝些酒,醉眼朦胧之下,会不会就此沉沦?苏三想着想着,就觉得身子跟着热了起来。不自然的,他微微垂了眼眸,怕给安言看出什么端倪来。

    “真的。”

    安言硬着头皮应是,然后就微微错开了目光。她担心自己再看着苏三,说不定眼睛会抽筋的。

    “你生辰,我做了几道小菜,过来尝尝吧。”

    “好。”

    苏三轻轻的笑了,这一笑,仿佛铁树花开,刹那之间似乎划破夜空的流星一般。

    安言极少极少看到苏三笑,尤其是此时这般,笑得几乎称得上是璀璨了。那充满线条的英俊面容,那冷冷的眼眸此时却是泛着淡淡的辉光,看得安言心头悸动。似乎,想要一直这样下去,陪伴他度过每一个生辰。

    那般美好的想法漫过,她的目光移动,瞬间所有的美好幻想都破碎了。

    实在是,只看头,苏三今天确实格外帅气。

    看全身,苏三今天晚上格外搞笑。那一身行头,配上那面容气质,实在是太恶搞了。

    她不忍心再荼毒自己的眼睛,忙在桌子边坐下,伸手招呼着苏三过来。

    苏三沉浸在小女人夸赞自己好看的兴奋之中,所以没有注意到安言频频抽搐的眼角。

    苏三看着桌子的小菜,眼眸微微弯着,这种感觉真好,此刻他真心希望今天是生辰该多好。那么,他最想要的生辰礼物,一定就是身边有小女人的陪伴了。他的眸光落在了旁边的三大壶酒水上,心头微微跳动,暗暗祈祷着晚上能够事成。这般想着,落在安言身上的目光忍不住带上了温度。

    安言突然觉得身上有些燥热,抬头看了苏三一眼,就看到苏三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自己,顿时心头升起一股诡异的感觉来。

    “苏三,你没事吧?”

    这男人,不会是没有过过生辰吧?怎么,这般奇怪,种种行为都透露着诡异?

    苏三不是没过过生辰,只是没在今天过过生辰而已……

    “我没事,只是今天太开心了。”

    安言看着苏三的面色恢复如常,刚才那种火热的眼神也是跟着消失了。顿时,安言眨了眨眼睛,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赶紧吃菜吧,等下菜该凉了。”

    为了缓解一下有些凝滞的气氛,安言亲手给苏三夹菜。

    苏三顿时激动了,拿着筷子的手都有些轻微的颤抖了。他将安言夹的菜放入口中,只觉得明明该是带着咸味的小菜,却是在此时显得格外甜蜜。那种淡淡的甜蜜,通过唇齿,缓缓的漫入心头,拂过整个身子。

    “给我倒酒。”

    苏三突然发现好像因为自己说是生辰的缘故,小女人好像比较迁就自己。顿时,他觉得机不可失,一定要将平时不敢做的事情多做几件。否则的话,错过今天的机会,就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了。

    听到苏三的话,安言猛然抬头诧异莫名的看着苏三。怎么觉得此时的苏三,好像一个大老爷一般,竟然敢这样命令她?

    她张口想要说什么,再看到苏三那身违和衣服的时候,还是咽下去了。

    苏三今天生辰,为了过这个生辰,他都像张骏借了衣服穿了。可见,他多么重视今天的生辰。一年也就这么一次,想到苏三的好来,安言就乖乖的伸手开始倒酒了。

    苏三一看,心头瞬间开始冒泡泡了,想着要是天天都过生辰该多好?

    要是这话让苏老太太听到非得气得跳脚不可,让她天天生他,苏老太太铁定不干的。

    安言给两人倒满了一杯酒,然后就将酒杯端起,笑着说道:“苏三祝贺你生辰快乐。”

    “嗯。”

    苏三淡淡应了一声,将酒喝下,却是自己主动伸手又倒了一杯,然后对着安言举起。

    安言眉头轻轻皱着,她的酒量不是很好,不过到底没有拂了苏三的好意,于是又喝了一杯。

    “两杯不太好听,还是再来一杯,凑成三杯吧。”

    安言不知道这是不是古代的什么习俗,遂就勉强再喝了一杯。

    苏三余光看了看安言,发觉她目光依然清明,顿时继续倒酒。

    这次安言却是伸手拦住了苏三给自己倒酒的手,“我不太能喝酒。”

    听到这话,苏三却是抬起眼来,一双黑眸里面孕育着浅浅的星光。那一刹那的抬眸,似乎有着星光漫过她的眼前,让她的手微微一松。

    苏三顺势就给安言倒了酒,安言看着酒都已经倒了,就喝了。

    这一杯下去,安言的面色隐隐的就有些红了,眸光也有了淡淡的迷离。

    看到这个模样的安言,苏三大喜,连忙趁着她伸手扶额的时候,再倒了一杯。

    “我不能喝了,不然该醉了。”

    “这是最后一杯了。”

    苏三却是目光定定的看着安言,安言被那样专注的目光看得心头一软,就乖乖的喝了。

    “这是最后一杯了。”

    “你刚才不是说过前面那一杯是最后一杯吗?”

    “我没说过。”

    “你说过。”

    “你是不是趁着有些醉意,就耍赖。我明明没说,这真的是最后一杯了,乖,喝了吧。”

    “……”

    于是,重复的重复之下,安言整个人晕乎乎的,真的是醉得看不清人了。

    “一个、两个、三个苏三……”

    “呵呵……”

    苏三一时兴奋,欢快的笑声溢出唇角,他笑着走到小女人身边,“来,夫君抱你去床上睡觉。”

    “夫君……”

    安言看着眼前的人影一晃一晃的,遂轻轻的呢喃着跟着重复了一遍。

    那声软软的夫君,叫得苏三的腿几乎都软了。吴侬软语,最是温柔的诱惑。

    他伸手,温柔的将安言抱起,目光始终不离安言酡红的面容。而安言在苏三的怀中,则是有些傻傻的数着,到底是两个还是三个苏三呢?

    此时的安言褪去了平日的温和娴静,反而添了几许的俏皮慵懒,那种魅惑,仿佛一根轻轻的羽毛,在柔柔的挠着苏三的心,让他的心一次有一次的为她颤动着。

    他将她放在床上,然后就对着醉了的安言说道:“娘子,夫君我换下衣服,你不许偷看哦。”

    “乱……乱说……我、我哪里会偷看。”

    苏三的话语才落下,安言立刻就有些含混不清的回答了,一张小脸更是红了。

    苏三没有接话,而是站到房间中央,背对着安言,轻轻的开始脱衣服了。

    而安言的目光却是不受控制的盯着苏三,看着他的大手伸到白衣的扣子上。

    一颗、两颗……

    安言的眼眸微微睁大,脸颊更红了,整个人都很是不自在起来。

    而苏三此时衣服却是才脱了一半,半边衣服倾泻而下,露出那精壮的半边身子来。那古铜色的肌肤在微弱的灯光下,泛着独特的色泽,看得安言一阵迷离。那强劲的肌肉,那种将露未露的迷乱。

    苏三在安言的目光之中缓缓走进,他坐在安言身边,倾身而上,“娘子,夫君解不开,你帮夫君解下吧?”

    此时的苏三,也是紧张的,整个人都有些紧绷着。

    而安言则是呆呆的看着苏三,鬼使神差的伸出纤细的小手,帮苏三脱下了身上的衣服。

    “满意吗?”

    “满意……”

    安言迷迷糊糊的回答着,然后就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宽厚火热的怀抱之中。

    苏三低头看着怀中面色酡红,气息紊乱,眼神迷离的小女人,只觉得全身滚烫,呼吸急促。

    安言微微张了张嘴,还没说出一个字,就被苏三的唇给堵了个正着。

    “呜呜……”

    所有的话语都眼眸在了苏三急切而缠绵的吻中,只有轻轻的呜呜声传出来。

    一切似乎紧张得很顺利,随着衣服的层层褪尽,苏三的呼吸都带上了热度。

    “小女人,做我的妻子,真正的妻子好吗?”

    “嗯……”

    一个淡淡的绵长的声音传出,苏三激动得不能自己,连忙低头看去,TTTT就看到怀中的小女人此时闭着双眼,呼吸渐渐平稳,竟然睡着了……

    苏三看着这一幕一愣,嘴角抽搐得厉害。

    “小女人,什么时候睡不行?怎么能够在关键时刻睡着?”

    苏三很是郁闷,但是即使心头再郁闷,身上再滚烫,他还是伸手将小女人揉进怀中,侧着身子躺下。他火热的目光投向窗户外的明月,让自己身上的火气慢慢降下去。而他怀中的安言,此时却是睡得香甜安稳。

    苏三看着怀中安逸的小女人,只觉得哭笑不得,这真是一种甜蜜的折磨。

    次日,当阳光慢慢照进房间的时候,安言缓缓睁开了眼睛。在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头顶上那原本凝注着的目光立刻收回,而目光的主人也是立刻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来。

    睁开眼睛,慢慢适应了此时的温度后,安言感觉到身子有些僵硬,伸手想要舒展一下麻木的身子,却是猛然感觉碰到了阻碍。一个滚烫的臂膀……

    她惊恐的顺着臂膀一直看上去,就看到了闭着眼睛熟睡的苏三。下一刻,她猛然低头看被子里自己的装束,只见外衣褪去,上身只穿着肚兜,下面只穿着亵裤。而且,只是身体有些麻而已,其它的倒是没有任何不适。

    还好,还好不是那种情况,安言心下稍安。接着,她就开始认真的思考起了昨天的事情来。昨天,好像是自己喝醉了,然后,然后似乎看到了一副泛着光泽的精壮身体。那古铜色的肌肤,那充满线条的身子……

    不会吧,她不会是对苏三下手了吧?

    安言心头一惊,猛然坐起身子,顿时被子话落,她身上红色的绣着鸳鸯戏水的鲜红色肚兜,在空气之中划出一道艳丽的弧线来。

    而苏三这个时候,也是适时的睁开眼睛来。

    “唔……”

    听到响动,安言侧头看去,就看到苏三揉着脑袋跟着坐起身子来。眼中似乎有些刚睡醒的迷蒙,看着安言的目光满是迷惑。

    “娘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

    安言咽了咽口水,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苏三一看这个结果,眸色一亮,然后面上就露出一副为难的神色来,“娘子,既然你也喜欢我可以直接说出来,不必如此的。”

    听到这话,安言凌乱了,她怎么了……

    不过,这话她可不敢问出来,直觉肯定不会好的回答。

    在安言愣神的小小刹那,她就感觉一道阴影划过,然后天旋地转间,她整个人都被压下了。

    苏三竟然敢压她,竟然敢!

    安言猛然抬头看着苏三,就撞进了那黑如宝石的眼眸之中。

    “苏三,你干嘛……”

    “娘子昨天说肖想为夫很久了,所以为夫今天就满足夫人一下。”

    安言听到这话,顿时心头一敛,眸色一动。这话绝对不会是她说的,风格明显不对!

    好你个苏三,这是趁着她喝醉了,想占她便宜呢。

    “我竟然说了这样的话,夫君我喝醉了……”

    心头有了计较,安言面上却是一副紧张慌乱的样子。苏三犹然没有发现自己的错,以为是个好机会,继续正色说道:“娘子,我知道你是喝醉后说的。但是,熟话都说酒后吐真言。原来,娘子心中也是有为夫的,为夫真是高兴。”

    苏三这货原先还小心翼翼的,被张骏一蛊惑,昨天自以为美男计实施成功了。如今得意忘形,想要一步登天,后果就是——

    砰!

    安言飞起一脚,就将依然怀着美好愿望的苏三给踹下了床去。

    “娘子?”

    苏三满面疑惑和不可置信,小女人明明刚才还好好的啊,怎么突然就发难了。

    “娘子什么娘子?你个苏三,看着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原来内里竟然装着个禽兽啊。真是没看出来啊,我看你不仅是人长得壮,就连一颗心也是贼壮的啊。”

    安言一边说,一边利落起身,就在苏三的目光下,淡定自若,优雅自然的穿起衣服来。

    行云流水,仿若天成,本该是让苏三觉得赏心悦目,满心欢喜的画面。此刻,看在眼里,却是泛着丝丝冷意。

    “没,我、我就是……”

    “你就是什么?”

    安言穿好了衣服,缓缓踱步来到苏三面前,面上带着温和的浅笑,似平常那般,温柔婉约。

    “我就是想要早点要个孩子。”

    早日有了孩子,他的心才能够安定下来,才会觉得他的小女人真的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了。

    听到这话,安言却是怒了,再联想起苏三曾经的行为,顿时大怒道:“生孩子?想生孩子,出门左转。”

    听到这话,苏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出门左转,那不是猪圈吗……

    顿时,苏三的面色黑了,他顿时也站起了身子来,不想气势弱于安言。

    “我们本就是夫妻,就算是行周公之礼也是天经地义的。”

    苏三觉得此刻一定要硬气一些,要不然洞房之夜更是遥遥无期。否则以后小女人每每拿出今天的事情来,那他怕就是到了不惑,单身的情况都不会好转的。

    安言直接被苏三的话气乐了,轻轻的笑了开来,那笑容仿佛优昙花开一半,轻缓柔软。她在苏三的周围缓缓踱步,那淡淡的脚步声听在苏三的耳中,却仿佛是踩在他的心头一般。他猛然抬眼看她,心中有些不安,“娘子?”

    安言脑中快速闪过和苏三的种种画面,他曾经背起他的厚重如山,一起看星星的温柔烂漫,他的古怪和幼稚。那些画面,缓缓的在她脑中回旋着,让她的心瞬间不规律的阵阵颤动着。其实,她却是有动过心思的,想要和苏三一起好好的过的。只是,心中一直觉得是时间问题。那么,真的是如此吗?

    还是,她始终跨不过那道坎而已。她是安言,不是唐锦绣。

    也许有一天,唐锦绣会回来,而她安言会离去不是吗?她不属于这里,她属于那遥远的另一片天空。

    她曾说的时间,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多久吧。

    “苏三,我根本不是你的妻子,根本不是唐锦绣。”

    她眸光缓缓流转,其中波涛暗涌,暗淡的光芒仿佛带着漩涡一般静静悬浮。

    苏三整个身子一震,心头慌乱的跳着。他猛然上前一步,将安言紧紧的抱进怀中,急切而坚定的说道:“我早就知道了,可是我认定的妻子却是只有你,只有你这个占据了唐锦绣身体的灵魂罢了。即使你只是抹孤魂野鬼,我也只认定你是我苏三的妻子。”

    那话语坚定而执着,似乎带着某种旋律,静静的流淌在房间当中,好像是最真诚的誓言一般。

    孤魂野鬼,似乎她真的只是个孤魂野鬼罢了。在那个时空,她似乎真的已经死了呢。

    安言的眼泪就这般不可控制的留下来了,心头一直努力的欺骗瞬间被戳破了。初来时彷徨无依,她一直告诉自己,还会回去的。所以,她好好的生活,努力的生活,静静的等待着命运的安排。即使,她也从来不知道那是个怎么样的结果。

    “那么,我们这算是人鬼情为了吗?”

    安言想着想着,突然就觉得这样的情境怎么看怎么有种戏剧化的感觉。

    苏三竟然早就看出来了,这着实让她意外。

    “不管你是什么,你都是我的妻子,都是我喜欢的小女人。”

    苏三抱着安言的手臂紧了紧,话语愈发的坚定了。

    是啊,无论你是什么,都是他苏三认定的女人,认定的妻子。有过彷徨,有过迷惘,但是最后,他却是依然来到了她的身边。只因为,她是他这么多年来,遇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欢喜的女子。如果没有了怀中之人,他不知道自己以后的人生该如何走下去。

    “苏三,我们才相识不久。”

    明明才不过短短数月,他的这些话语,却是如此沉重,似乎带着重量,压得她几乎喘不气来。

    这般深的情,这般厚的意,她害怕自己承受不起。

    “那个重要吗?若是不喜欢,即使相对一辈子,也是惘然。若是心悦彼此,即使只是一瞬间,也已经足够。我知道,你在我心中,早已经胜却人间无数。我将你放在这个位置,好好的珍藏着。你能给我这个机会吗?”

    褪去懵懂,苏三原来也是一个痴情而执着的男人。

    安言垂眸,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心头很乱,只觉得一瞬间,现代的,古代的,各种回忆纷至沓来,搅乱了她的整颗心,让她慌乱不安,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如何答应。

    苏三有些着急,也有些害怕。他素来自信孤傲,在战场上,多少血雨腥风中,他都不曾害怕过,而此时,他却是害怕了。因为怀中的小女人,害怕她哪天就会像一只鸟儿一般,突然飞走了。就如她来时那般,如此的神秘而意外。

    那一天,她那一双素雅宁静的眼眸突然撞过来,让他一颗心就那般深深沦陷了,自此沉沦再沉沦。他爬不出来,也不想爬出来。他只想在有生之年,只愿意沉浸在她那仿佛湖水一般深邃的眼眸之中,就此沉沦一辈子,终生不悔。

    此刻,苏三的眼眸坚定而执着,就那般看着安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