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095 一人心

095 一人心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安言的面色一僵,苏三说的是这个意思?想到自己想的,安言顿时面色红了起来。这个误会闹大了,她赶忙整了整面色,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般。

    “好吧,我答应你了。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吧?”

    “嗯。”

    苏三眼眸一亮,心中欢喜,终于是暗中解决了一个隐患。否则的话,以后每日每夜的都要担心小女人会不会和其他的男人有接触了。通过这个事情,苏三也发现了这个方法挺好用的。也许,以后遇到小女人不答应的事情,他就这样……

    于是,几年以后,安言看着大街上站着不肯走的翻版的一大一小的两个男的时候,那种无语望天的心情,简直不是用言语就能够表达清楚的。

    苏三高兴了,走到安言身边,理所当然的牵起安言的手,霸道的宣告着他的主权。

    安言有些囧,这是古代,这般也未免太过招摇了。她暗中抽了抽手,想要将手抽出来,却是越抽,苏三握得越紧。最终,安言抵不过,只能放弃了,老老实实的被苏三牵着了。

    即使进了赵府的大厅,苏三也是牵着安言的手。而且在这个时候,苏三抓得尤其紧,这可是关键时候。一定要让赵礼那个纨绔看看,以此好绝了他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赵礼摇着折扇,心情颇好的走进大厅。这几天,赵家因为安言的几张设计纸张,说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而赵礼因为这个,在赵家的脚跟站得更加稳了。原来,在赵府老爷生病的时候,赵府大少爷和二少爷斗得颇为厉害。如今,赵礼却是因为安言的帮助,在赵家完全站住了脚跟,少家主的位置稳稳妥妥的。因此,赵礼以为安言就是他的福星,他心中自私的想要将安言留在身边。

    他的心一直蠢蠢欲动着,但却是因为苏三而暂时冷却了一些。那个男人,身手相当好,对付起来有些麻烦,还需要仔细筹谋一番。

    赵礼心中一边暗暗谋划着,一边缓步来到大厅。

    第一眼就看到了牵着手,站在大厅中央的两个人。

    男的高大冷漠,女的清丽婉约,两人看着登对非常。赵礼的目光在那相互牵着的手上扫过,眼中不自觉的闪过一抹暗芒。那个男人,这是在向他示威吗?好,很好,他成功了,成功的激起了他的愤怒和嫉妒。

    虽然心中愤怒,但是赵礼好歹也算是商场上混过的,面上的神色尚算温和。但是苏三还是感觉到了,凭着男人的直觉,他眼中顿时寒芒闪烁。若不是怕惊了小女人,他真相一刀过去结果了那男人。那赵礼眼中的觊觎和欲望,让他尤其愤怒。

    “难怪我觉得今天心情特别好,原来竟然是苏夫人会光临寒舍啊。”

    赵礼心中对苏三有膈应,这回说话都直觉忽略苏三了。苏三丝毫没在意,目光微微垂落,落在他和安言交握的手上。而安言则是眉头一挑,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这个赵礼,不安好心。

    “赵礼公子真是折煞我们夫妻了,若是赵礼公子这般客气的话,那我们夫妻以后真的不敢再踏进赵府了。”

    安言却是一口一个我们夫妻,听得赵礼心里越发烦闷。而苏三则是心花怒放,眉眼都微微扬了扬。不用仔细去看,就已经能够分辨出苏三的面上是带着笑意的。

    “大少爷我们此次来,是有事想要和大少爷商量的。”

    听着安言口中的大少爷,赵礼眸光一闪,手指微微蜷缩。安言的刻意疏离,他感觉到了,心头很是不喜。

    “哦?说来听听。”

    不用说,赵礼也大概猜到了。在吴家的商铺门口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他身为赵府的大少爷,未来的赵府家主,怎么可能会什么都不知道呢。

    “今天我们路过吴家的商铺,和他们发生了一点冲突。这种事情,自然是不好拿到大少爷这里来说的。却是因为其中吴凯的一些言语牵扯到了大少爷,所以我们才想着过来和大少爷说下,让大少爷有个准备。”

    听到这话,赵礼倒是来了兴趣。以前,他和吴凯也算是熟识,因为两家在生意上有些往来。后来因为他父亲重病,而吴家又有了改良的竹叶青,一时间风头无两。那时,两人的关系略微紧张,也有了些小过节。尤其是在吴凯去青城的时候,那更是嚣张无比。如今,吴凯落魄了,他又不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他都本少爷什么了?”

    赵礼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姿势慵懒,眼中有淡淡的讽刺。

    “他说他和青城阮家小姐熟识,如今赵家这般对他,到时可别后悔。”

    赵礼握着扇子的手微微收紧,发出奇怪的声音,让安言的眉目轻轻飞扬了几分。

    “他竟然这么说啊。”

    “好一个吴家,好一个吴凯,打的可真是好算盘。”

    吴凯坐在那里,大手一松一紧的,心中却是思绪翻涌。说起青城阮家,他确实有些忌惮,那阮家如今的风头正盛。那阮家少爷和李家二少爷交好,乃是人人所知。如今,阮家少爷更是娶了唐家小姐,阮家在青城几乎可以说是说一不二了。要是,吴凯真的和阮家有个什么牵扯的话,那他们赵家也是吃罪不起的。赵礼一时间眉目暗沉,眼中冷光闪烁,犹疑不定。

    安言将赵礼的神色都收入眼底,她知道此刻赵礼定然是在犹豫。

    “这次吴凯去青城半月,却是什么消息也没带回,这实在是不像他平日的作风。”

    安言状似无疑的轻轻说着,落入赵礼耳中,却是让他豁然开朗。对啊,要是真的和阮家有什么关系的话,那吴凯岂会不说,早该弄得整个新竹县都知道了才是。而如今看吴凯的样子,那定然是和阮家小姐的事情没成了。也是,以阮家如今的权势,阮家小姐又岂会看上一个吴凯呢?

    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赵礼越发觉得有理。顿时觉得,那吴凯是狐假虎威,在做最后的挣扎。看来,还是力度不够啊,得再加点力,让那吴凯再没有翻身的余地才是。

    “如今吴家的生意一落千丈,就担心他会不会狗急跳墙,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大少爷还是让县衙那边关注一下,以免闹出什么事情来。”

    安言看着赵礼一副心动的模样,就知道他打算尽快弄死吴家,吞并吴家了。

    “嗯,这个我自有打算。你们还有其它的事情吗?”

    赵礼心中有了想法,就着急去找姑姑商量。

    “没事了,大少爷忙吧,我们夫妻这就告退了。”

    赵礼这回可没有心思送人,而是挥了挥手,让两人离开了。

    安言被苏三牵着,两人静静的走在路上。安言还在想着那些事情,如今赵礼去找县令夫人,肯定会双管齐下的。这边,赵礼在商场上压制吴家。那边,县衙方面则是快速的罗织着吴家的罪名。这次,也让吴凯尝尝利益被夺,被冤入狱的感受。

    想到入狱,就不由得想起了舅舅。想起了那个慈爱的舅舅,那个在她最为彷徨的时候,给了她无限关怀和支持的舅舅。只是,这么好的舅舅,却是再也不会回来了。想到这些,她的手指就是忍不住轻轻颤抖。

    握着她手的苏三,自然是立刻就察觉到了这微妙的变化了。他侧头看去,就看到光影之中,她湿润的双眸。那种忍着眼泪的倔强,那种静默的悲伤,让苏三感到心中一疼。他转身,将她拥入怀中,让她的脑袋靠着自己的胸口。

    “不要难过,我会心疼的。”

    那低低沉沉的声音,落入安言耳中,瞬间化为一缕春风,吹散了几许阴霾。

    “嗯。”

    安言嘴角弯着,眼眸亮如星子,手顺其自然的抱着苏三的腰。

    清清河边,杨柳树下,两人静静相拥。风吹过,让两人的发丝相互缠绕,仿佛是彼此的命运,深深的缠绕着,诉说着永不分离的情话。

    转眼之间,中秋节就到了。

    这次的中秋节对于白家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乃是走过悲痛的第一个节日。因此,安言很是重视,将做饭的活包揽下来,亲自做了一大桌子的佳肴来。

    夜晚,明月当空,白家众人则是坐在院子里吃饭。

    安言面上带着欣慰的笑容,看着白家的人,一个一个的看着。

    胖丫再不是刚来时的那般怯弱瘦小了,如今面色红润,整个人也是胖了一些。虽然依然不能坐到人如其名,但是也已经算是云润可爱了。现在的胖丫,再不会如她刚来的那段时间一般,怯弱的不怎么会说话。如今的胖丫爱跟着她学习识字认药材,也爱到处疯玩,像一个正常的孩子那般,有着天真和童心。

    青哥也长大了,如今在人的搀扶下,都能够走几步路了。看着青哥的成长,安言心中也莫名的有种满足感。

    秀娘的眼角眉梢依然娴静内敛,那双眼眸经过那么多事情的沉淀,如今更显从容。曾经,秀娘那般绝望的模样似乎已经TTTT模糊远去了。悲伤的终将被埋在心底,在上面堆积的会是那些欢乐的回忆。一辈子那么长,还是要朝前看的,日子总是会越过越好的。

    白安曾经是那般沉默寡言的一个人,如今面上时而也会带着温和的神色。那场磨难,带走了他的孤傲和理想,但是也为他留下了隐忍和平和。看淡一切名利,容身于最平凡的生活当中。发现,原来幸福不一定要大富大贵,只要心安即可。

    在安言看着白安的时候,白安也是抬头对着她笑了。笑容中有释然,更有感激。

    是的,感激,安言依然记得当她第一次和白平夫妻一起去书院看白安的时候,白安眼中有的是对她的戒备和怀疑。而如今,她终于是凭着真心实意,走到了这一步。人心都是肉长的,只要真心相待,终究是会有柔软的一天的。

    安言带着笑的目光掠过白安,落在了柳氏和白平身上。这两个人以前都是大大咧咧的性子,都像是没长大的孩子,怀着最善的心去度量别人。当那场叵测的人心险恶降临的时候,悲痛使他们成长。让他们知道,人世间不仅有好人,更是有恶人的。

    对于他们的变化,她不知道是好是坏,无从评判。但是,若是她有足够能力保护他们一辈子的话,那么她是希望永远也不要让两人看到那些人心险恶的。终究,那种感悟,本身就是一种伤害。人之初,性本善,似乎太过美好,美好到存在于梦中。

    安言的眼中有种酸涩涌过,敛下眼中的无奈,目光投注在了王氏身上。对这个舅母,她心中依然满是愧疚。她能做的,只是尽自己的努力,为舅舅和白安报仇,让白家的人平平安安,过上好日子。对于舅舅,她希望能帮舅舅找回失散的亲人,帮舅舅重振竹叶青的名声。甚至,有一天能够帮助舅舅回南郡白家讨回公道。一切的一切,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显得有些艰难和遥远。但是这些,她从来不敢忘记,也不会忘记。她时时刻刻都在努力着,努力的让自己离目标更进一步。

    而老天爷终于还是仁慈着的吧,所以让卫力遭到报应了,而吴凯也快了,下一个就该是县令了。

    掩下心中翻滚的思绪,安言看向白氏。这个伟大的母亲,她用母爱包容着这个身体的一切缺点,也用宽容接受着她这个陌生的灵魂。看着白氏渐渐展露的欢颜,安言感到极为安慰。她希望白氏不要再惦记着唐山了,那个男人无论曾经是多么好的夫君和父亲。但是,终究那个男人还是负了她们母女,让她们母女面临着人性的残忍和生活的苦痛。只这些,安言就难以原谅那个男人。

    她微微垂下目光,那些往事如风吹过,带起一丝丝涟漪。

    却是在这个时候,猛然感觉到手上传来一阵力道。低头看去,就看到苏三的大手包着自己的小手。古铜色的大手,完全的包容了自己白嫩的小手。明明是那般突兀的组合,却是有着难言的和谐。

    曾经,她孤军奋战,以后她有了身边的男人,再不用一个人劳心劳力了。有肩膀可以依靠,真好。她回握了苏三的手,轻轻侧头,在苏三耳边悄悄说道:“苏三,有你真好,我们一辈子都要在一起。”

    月美,人更美。

    苏三的一颗心几乎要化开来。那一句话,胜过所有,深深的镌刻在了苏三的心中,成为了永远也无法消散的生命印记。是的,那是他苏三一辈子铭记的话语。

    中秋的关系,大家心情都很好,王氏和白氏也是满面笑容。

    王氏看着眼前的小辈们,眼中淡淡的落寞之后就是欣慰,“你们要是有什么计划就去吧,你们去了,我们姑嫂两个也好安静说话呢。”

    王氏看着一对一对的年轻夫妻,想着中秋佳节,小夫妻的肯定有些甜蜜的活动。她也不是一个迂腐的人,因此就笑眯眯的让大家各自安排去了。

    听到这话,众人相互看了一眼,就各自去了。

    安言和苏三两人坐在田埂上,仰头看天上的月亮。

    “苏三,你家在哪里啊?”

    明亮的月色下,安言眼睛很亮,侧头认真的看着苏三。看着他充满线条感的面容,看着他深邃冷漠的眼眸,只觉得无一处不好。这难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以前,明明觉得他那张面容,面无表情,像是板砖一样。如今,却是从那板状一般的面容中,看到了独特的味道。

    苏三听到这话,面色肉缓了一些,似乎是想到了家里的人。

    “我的家在南郡,那是一个很繁荣很热闹的地方。”

    “南郡啊……”

    安言喃喃道,苏三出身果然不凡。她早就知道苏三一身气度不凡,定然不是普通人家。

    “那里有我的家,家中有我的母亲,有我的两个兄长。”

    说起了自己的家,苏三就将自己的家庭成员介绍了一遍。觉得这些不只是自己的亲人,也是安言的亲人,也应该让她知道一下。

    安言听了,却是好奇的问道:“你的两个兄长娶妻了吗?”

    听到这话,苏三的面色黑了黑,道:“他们两个成亲多年,我大哥的孙子现在应该会走路了。”

    “……”

    看来这不是遗传问题,而是苏三个人问题……

    “你年纪这么大,你母亲都不会催促你吗?”

    要是以后她的儿子这么大了,还没成亲,她估计得着急上火了。

    “有,母亲总是找各种理由让我回家相亲。上次我就是回家去了,见了母亲,给她吃了颗定心丸,她就笑眯眯的放我出来了。”

    “什么定心丸?”

    安言疑惑的问道,抬眼就看到苏三一双眼眸亮得惊人,就那般投注在她的身上。

    “我和母亲说我已经有了意中人,很快就会带着她回去的。”

    安言面色一红,微微垂了脑袋,这是要见家长的节奏吗?

    “我母亲人很好的,她肯定会喜欢你的。”

    苏三真相了,苏老太太真的相当喜欢安言,尤其是看着这个媳妇将自己木头一般的儿子调教得像个正常男人以后,那更是对安言百般满意。不只是苏老太太,整个苏府都是对安言崇拜不已,感激不尽。感激安言,将这个冷面神给融化了。

    “我没有准备好,见你母亲的事情……”

    安言略微踌躇的对着苏三说着,心中对于苏三的家人有些紧张。

    “没事,这个不着急。”

    苏三却是一点也不着急,见母亲以及苏家人的事情真的是一点也不着急。他现在着急的是,如何早日洞房花烛,早日有小苏三。他真的需要在而立之前,有个孩子才是。否则的话,以后的孩子,会不会算是老来子啊……

    “……”

    竟然不着急,看苏三生辰那天一副急色的样子,还以为他会着急的拉她见父母。没有想到,这原来是一个不着急的主。

    “我想着要报复县令,所以需要收集县令的罪证。你说,若是就拿我舅舅和二表哥的冤屈来上告,可是有胜算?”

    县令当日草菅人命,这个仇,安言永远都记得。

    “足够了,张骏如今送信去青城。到时候,青城城主应该会亲自来一趟。我和青城城主关系不错,宛如兄弟一般,到时候和他说一说,那新竹县县令以及白水县县令都不会逃过罪责的。”

    “不会让你为难吗?”

    “不会。”

    为你做任何事情,我都觉得如此甜蜜,甘之如饴,又怎么会为难呢?我会为难,也是为难你不理我不睬我罢了。

    安言觉得心里很踏实,曾经想着不想要纠缠太多,一直都是一个人想办法,然后再去执行。如今,决定和苏三好好过之后,将负担说出来,果然是轻松很多。

    “这边的事情解决了之后,有什么打算?”

    苏三将安言揉入怀中,大手温柔的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安言的头发。那种软软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

    听到这话,安言一愣,她似乎没有认真想过呢。报仇完之后,是要晶莹白家的竹叶青呢,还是去寻找两个舅爷呢。当年白家一门三兄弟一起来到这里,却是因为叛徒而分道扬镳。事情发生在青城,她想去青城看看。也想知道,为何曾经深爱妻子和女儿的唐山,为何突然做出抛夫弃女的行径来。

    “这边的事情解决了,我想去青城,想带着大家去青城。”

    “青城!”

    苏三念着这两个字,脑中瞬间闪过的是阮玉卿的名字。那个和唐锦绣有牵扯的人,让他觉得不舒服。不过,这既然是小女人想要的,那么他还是会陪伴在她的身边的。

    “嗯,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无论将来遇到什么,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

    也许是话语太过美好,安言抬眼去看,看着那双素来冷漠的眼眸之中,此刻却是溢满温柔。

    他说,会一直陪着她的,这对于她来说,已然足够。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