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104 蚀骨缠绵上

104 蚀骨缠绵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三轻轻的揭开披风,看在披风下那张熟悉的容颜,苏三几乎要感动得落下泪来。他紧紧的拥着,生怕安言再消失一般。

    还好,还好,她的小女人还活着。

    原本被披风完全包裹着,安言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情况,整个人都是置身于黑暗之中。猛然披风被揭开,一阵光亮照射进来,她眯了眯眼睛。已然混混沌沌的她,此刻只模糊的看到一个影子。似乎有些熟悉,像是苏三的面容。安言心头自嘲一笑,她这是被药效折磨得神志不清了吧,竟然好像看到苏三来到她面前了。她闭上了眼睛,不想去看,不想去听。

    苏三看着披风之下的人儿,此刻粉面若桃李,一双清澈无双的眼眸此刻满是迷蒙,水汽弥漫,说不出的风情万种。

    “小女人……”

    苏三担忧的轻轻喊了一声,那语调沙哑低沉,带着无尽的情愫。

    他以为他会和她一直细水流长下去,他用他的坚持感动她,然后两个人平平淡淡的过着儿孙满堂的小日子。只是,昨天的意外却是敲碎了他的美梦,几乎揉碎了他的一整颗心。那种煎熬,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痛不欲生。

    他终于知道,这个小女人注定是他一生的劫数,永远也走不出的劫数。明明知道是劫数,但是他还是义无返顾的跳下去了。即使,只是刹那的温柔,他也是欢喜满足的。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是这般的脆弱的。他一直觉得,这个世间上没有什么可以伤害他的。但是,他如今恍然发现,原来他是脆弱的,是有弱点的,有着致命的弱点的。若是小女人有一天出了什么事情,他想他即使不死,也终会成为行尸走肉的。那抹清雅的身影,不只入了他的眼,进了他的心,更是融入了他的灵魂。她安好,他并完整。她若是不在,他将永生残缺。

    他往后的所有生命,都会用尽心力的去保护怀中的小女人。因为,他怀中的她,是他的全部。失去她,他将一无所有。

    迷迷糊糊的安言,听到耳边低低的呢喃声,猛然睁开了眼睛。

    “苏三?……”

    她不确定的唤着,一双眼眸努力的想要保持着清醒。

    “是我,是我,我来了……”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安言几乎喜极而泣,抱着苏三的脖子不撒手,“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够找到我的,只有你,只有你……”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而苏三此时却是将头埋在苏三的脖颈间,不断的重复着这三个字,诉说着他满心满眼的愧疚和恐惧。随着那重复的话语一起降落的,还有那温热的液体。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此刻,苏三又惊,又疼,为小女人而疼。原来爱一个人,可以甜蜜到连吹过的风都是甜的,也可以是疼痛到连空气都是苦涩的。

    “苏三……”

    感觉到那种湿润,安言心中震动,也是含泪哽咽的喊着。这个男人,这个她爱的,将要交付一生的男人,对她的在乎这么深,深到化解了她一切对未来的恐惧。

    “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苏三紧紧的抱着安言,将她深深的揉入怀中。那种力道,几乎想要将安言揉入骨髓,嵌入血脉一般。这一刻,苏三只想着,真相将小女人装进心口,始终呵护着才能够放心。

    安言感动落泪,素来坚强,不相信眼泪的她,此刻泪珠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停的滴落着。落在苏三的脖子上,落在苏三的胸口,落在苏三的手上,却是灼痛了苏三的一颗心。

    苏三正要柔声安慰一番,耳边却是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朝着这边而来。他抬眼朝着脚步声的方向看去,就看到张骏和于雷带着衙差赶过来了。

    “老大?”

    张骏近前一步,看到自家老大怀里抱着一个人,疑惑中带着惊喜的问着。

    “人已经找到了,我带她回去,剩下的事情你们处理一下。”

    “大哥尽管放心,剩下的我们一定会好好处理的。”

    于雷咬牙道,对于胆敢伤害大嫂的人,他们定然不会轻易放过。一边的张骏眸中也是带了戾气,凭他们的本事,想要抓一个人还是很容易的。昨天晚上是因为大嫂在对方手中,担心大嫂会出事,心急则乱,而且时间紧迫。可是今天则是不一样了,他们有大把的时间慢慢搜寻,定然让那带走大嫂的人插翅难飞。

    “记得留着口气。”

    苏三的面容冷峻,眼中的神色又狠又绝,那戾气几乎化为血线,在苏三的眼中一闪而过。

    于雷和张骏同时点头,张骏更是阴森道:“老大放心,定然不会让那些人轻易死的。怎么样也得招待几个月吧,不然实在是太对不起他们的雄心豹子胆了。”

    苏三没在应声,因为他感觉到怀中的小女人不安的动了动,他连忙敛神,对着于雷和张骏点了点头,然后就抱着人快速的离开了。

    一路风驰电掣的出了城,苏三却是突然停下了脚步,在路边停下。他觉得很奇怪,怀中的人似乎很不安,一直在动,而且身子还异常的滚烫。

    “娘子,你怎么了?”

    安言此刻眼眸迷茫,刚才还稍微清醒些,此刻却是几乎失去了所有的理智了。在苏三的怀中,她感觉无比的安全,这一放松,顿时药效就冲进了她的心房,让她几乎没有了招架的能力。

    “苏……三,我……我中了……春药……”

    一句话,安言断断续续的,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说出来。

    听到这话,苏三却是如遭雷轰,脑袋一下子就炸开了。

    春药……

    那不是要行房,才能够解……

    苏三的脸热了热,然后气息不稳的道:“我要怎么办……”

    安言听到苏三的话,心头更乱了,这时候能怎么办?这药效如此强烈,此时找大夫也是来不及了,估计那大夫的手才给她把脉,她说不定就已经兽性大发的将人给扑倒了。而且她自己就是大夫,她知道这药效有多厉害。按照她的猜测,这新竹县里大概无人能解的。

    难道,她今天就要和苏三……

    安言的面色更红了,因为这个念头起的缘故,身上更热了。到了这个时候了,她也不是不愿意,毕竟两个人在名分上已经是夫妻了。而且两人之间也有了感情,这种事情也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她毕竟从来没有经历过,此刻因为这个原因而将自己的第一次交出去,无论如何都觉得怪怪的。

    在安言犹豫沉默不语的时候,苏三的眼眸之中闪过一抹黯然。

    小女人这是不愿意吗?也是,他不解风情,又保护不好他,小女人不愿意也是正常的。苏三在心里这般安慰着自己,但是依然觉得心里堵得难受。

    安言在心中天人交战一番,最后一咬牙,暗道。都到了这种时候了,还矫情什么。既然互相喜欢,做这种事情有什么大不了的。什么时机不时机的,只要两人的心是真挚的,那么其它的一切都是浮云。两人磕磕绊绊这么久,感情也算是水到渠成。如今行鱼水之欢,也算是一种天意使然了。否则,依照苏三的木讷,自己的犹豫,两人要冲破那最后一道防线,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呢。也许这还真是上天的安排,看不惯他们两个磨磨蹭蹭,所以就出了这样一桩事情。

    安言心中给自己做好了建设,心里的别扭消散,缓缓抬起头,有些羞涩的看着苏三。

    而苏三此时正伤心黯然着呢,微微垂着眼眸,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安言满心满眼的羞涩,结果就对上这样一副模样,顿时有些气怒,这一气怒,人就跟着清醒了一些,说话也利索了。

    “你那副样子是什么意思?”

    苏三正失落,猛然听到怀中之人气怒的声音,顿时疑惑不解的看着安言,有些委屈的低声道:“你不愿意让我给你解春药。”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愿意了?”

    苏三不语,只是拿着一双如墨一般的黑眸盯着安言。那双眼眸此刻比黑夜更黑,比海更深,仿佛一汪深深的墨水。

    “我是女孩子,难道你要让我告诉你我愿意吗?”

    安言一阵脸气得俏红,她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木头疙瘩呢?这种时候,他不是应该主动一些吗?难道,还要让她一个女孩子主动不成?安言越想越是郁闷,面色就不太好看了,狠狠的瞪着苏三。

    苏三虽然榆木了一点,但是这个时候必须机灵一回了。所以,苏三眼眸迸发出了点点光亮来,不确定的道:“意思你你愿意,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安言:“……”

    要是此刻手上有一把锤子,她一定用来敲苏三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装的什么。他们这是在讨论天气,还是在讨论欢爱?

    苏三看到安言又不说话了,顿时着急了,“怎么了,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

    苏三:“……”

    苏三顿时又委屈了,一双如墨眼眸,就那样看着安言,眨都不眨。

    安言此刻真的是痛苦不堪,承受着身体上和心里上的双重折磨。身子越来越热,那种躁动越发的蠢蠢欲动了。而心中却是气苏三的不开窍,一时间眼眸泛了泪光,那番模样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苏三看了,顿时心疼得不得了,“怎么了,哪里疼?”

    安言:“……”

    安言真想爆粗口,此时她心口疼,被苏三的不解风情给气疼了。

    身子越发难受了,安言一时间只闭了眼睛,不再理会苏三。要让她自己主动开口求欢,那实在是不可能。

    苏三摸不透安言的心思,看着她身子轻颤,一副难受得不得了的样子,顿时急得不行。

    此时,安言被情欲折磨,眼角隐隐有泪光闪现。苏三看得心疼无比,轻轻俯下身去,一个温柔至极的轻吻就落在了安言的眼角边。

    这一吻,瞬间让安言整个人都轻轻颤抖着,心头深处忍不住发出一声喟叹来。如果不是她努力的克制着,这个时候真的会忍不住发出满足的声音来。而苏三此时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一个简单的吻而已,就让他几乎溃不成军了。

    苏三感受胸膛那么强烈的心跳,那几乎要挑出胸口的心脏。此刻,种种过往浮上心头,两人一路走来。有过甜蜜,有过迷茫,有过伤痛。而此刻,当两人相触,那种发自灵魂的契合,瞬间让两人心神飘荡,不可消除。

    苏三看着怀中的小女人,伸手轻轻的拂过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声音轻轻的带着沙哑,带着渴望,带着一种无法言语的疼痛,道:“可以吗,给我好不好,求你了小女人……”

    安言此刻也是溃不成军,原本以为难以出口的话语,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让她心疼得想要落泪。那么高傲的一个人,此刻却是疼着心的求她……

    谁说他不解风情的,此刻的他,是她眼中的神。

    安言睁开一双迷迷蒙蒙的眼眸,眼中泪光闪烁,但是同时闪烁的还有一种隐隐的璀璨的星光。她的面容此刻灿若朝霞,那绯红的面颊,透着不可言喻的娇媚。她的嘴角缓缓绽放,最后露出了一个极为欢快,极为幸福的笑容来。一双素雅的眼眸,此刻却是不满情愫,只是看着他,如花瓣一般的柔软双唇轻轻开合,话语缠绵,“好,我愿意,苏三,你永远都是唯一……”

    只这一句话,就让战场之上杀人如麻的冷面战神几乎要疯掉。他紧紧的抱着安言,保持着最后的一丝理智,“我们会白家去?”

    安言就要点头,却是猛然一清醒。苏三这么抱着自己回去,然后就在舅母和娘亲眼皮下进房间,大白天的做那种事情。怎么想,安言就怎么脸红。她本就不是脸皮厚的,这种事情光想想都觉得尴尬难为情。

    “不行,不能去白家,你是想让大家在房间外面围观不成?”

    苏三一听,也觉得有道理。

    “那去客栈?”

    去客栈,一瞬间安言就想到了现代的酒店,怎么像是开房的样子。

    “不行!”

    苏三此刻几乎要疯了,真是欲哭无泪。好不容易终于开荤了,二十八年了,本是激动人心的时刻,可是那块肉却是始终停留在嘴边,就是不进去。

    “那怎么办……”

    “反正白家和客栈就是不行。”

    安言态度坚决。

    苏三较绞尽脑汁的想着,最后战战兢兢的试探道:“去我们约会的那个山头?”

    安言初初听到,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野战,直觉的就要反驳。但是转念一想,好像此时也就这三个地方合适了,不去白家不去客栈,那就只能去那里了。

    “会不会被人发现?”

    最后关头,安言要紧牙关,模模糊糊的担忧问道。

    “不会的,我会做一些措施的。”

    苏三听到安言终于应了,深怕她再反悔,连忙保证道。

    听到苏三的保证,安言才算是放心了,昏昏沉沉的意识逐渐迷离,缓缓的让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让自己随着那一波一波而起的浪潮而流。

    苏三不敢再停留,连忙抱起安言就朝着绿竹山飞掠而去。

    没几个呼吸间,苏三的呼吸就不稳了,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从天上掉下来。

    小女人竟然用牙齿咬他胸口……

    这个刺激,实在是太大了,他觉得等会估计还没尝到鱼水之欢的味道,两人先摔死了……

    安言在欲海之中浮浮沉沉,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意识,所有的行动都是本能的,被欲望轻轻支配着。她不满的轻轻咬着苏三的胸口,那可爱的贝齿一张一合的轻轻咬着,几乎咬得苏三灵魂出窍。

    安言咬着咬着,就觉得很是不舒服了,似乎身体越来越热了。

    “热,苏三,我热……”

    这话,带着强烈的情欲味道,话语绵软香甜,仿佛最好的催情药,让苏三的身子起了本能反应。然后就因为那轻轻的一个停顿,身子控制不住,整个人就从空中落下来了。在落地的最后时刻,苏三慌忙收住身子,才不至于让两个人都滚到地上。但是,苏三还是在地上重重的踉跄了一下,手中抱着的安言差点因为惯性给扔了出去。苏三惊险万分的收回安言,整个人有些惊魂未定的。

    安言茫然,透过微开的披风,看到苏三的面容青一阵白一阵的。不过此时她也想不了其它的东西了,头微仰着,嘴唇颤颤巍巍的接近苏三的脖子。苏三正要跃起的身子就生生的僵在了那里,这路真是没法子赶了。这种折磨,简直是甜蜜又致命。

    安言觉得很是不满足,小手伸了上来,胡乱的抓着扯着,苏三胸前的衣服不到一会就被扯得乱七八糟了。苏三咬紧牙根,强忍着那种冲动,忍得都疼了。而那个罪魁祸首依然不自知,继续在他身上煽风点火,胡作非为着……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一更~

    番外纯属恶搞~,只为博各位美人一笑哈……

    (*^__^*)嘻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