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108 白氏病危

108 白氏病危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三和安言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恢复如常了。两人正要回房间休息,却是看大王氏慌张的跑过来,小心的看了安言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

    “舅母,怎么了?”

    她很少看到舅母这般,心头一跳,面上却是温和的。

    “刚才你娘说要出去走走,还不让人跟着,说是出去透透气,只是这都出去两个时辰了,还不见人回来。所以,我很是担心。”

    安言的面色一白,面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她惶然不安的立在那里,过了一会,才勉强笑着对王氏说道:“娘亲可能是好久没来青城了,有点想念这里,所以出去走走了。没事的,我和苏三出去找找,娘亲大概是去某个故地了。”

    王氏原本悬着的心,在看到安言笑着的面容的时候,微微的松了松,倒是没有那么惊了。

    “好,那你们早去早回。”

    安言应了一声,拉着苏三的手就出了客栈。站在客栈门口,安言有种茫然而无助的感觉,她根本不知道白氏会去哪里。她对青城唯一熟悉的地方,只有唐家而已。而唐家,娘亲会去吗?她不知道,也无从猜测。

    “我们去唐府看看吧。”

    虽然不知道,但是目前也只有这一条路是确定的。

    苏三紧紧的握着安言的手,悄悄的给她传递力量。

    一路快步来到唐府门前,面对的只是紧紧关着的府门,以及那威风凛凛的两个石狮子罢了。安言轻轻的咬着下唇,素雅的眼眸之中微微涌动着别样的情绪。这里曾经是这个身体的家,如今却是对着她紧紧关闭的青城大府。脑中的记忆虽然不属于她,但却是深深的感染着她。那个慈爱的父亲,总是包容着唐锦绣的一切。那种包容,柔软了唐锦绣前半生的岁月。即使只是一些单调的影像,安言也深深的被感染着,那种无处不在的爱。

    唐山,因何而变?那般残忍的对待唐锦绣和白氏,将曾经一切的包容和宠爱全部化为虚无。

    在安言陷入思索的时候,唐府的大门却是猛然打开,一行人走了出来。

    走在最前面,昂首大步的是唐山,紧随其后的是唐府的管家和几个青衣随从。

    安言抬头,就那般直直的和唐山的眼眸对上。

    唐山满面惊愕,眼底隐隐的有激动在闪动,他快走几步,来到安言面前,语调不稳,“锦绣,你怎么来这里了?”

    安言不知道若是真的唐锦绣站在这里会是什么反应,她只知道自己此刻无比清醒,清醒的看着唐山,毫无起伏的回答着唐山的问题,“我恰好经过这里,就来看看。”

    唐山感受到了安言极为冷淡的态度,眼中闪过愕然,紧接着有一抹快到不可捉摸的疼痛闪过。他目光闪了闪,然后说道:“爹爹知道你心里不甘,但是你曾经做的那些事情,实在是让为父失望。所以会赶你们母女出去,也是不得已的。如今,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雪儿宽容,一直说过不计较了。若是你们母女真心悔过的话,那么就回来吧。”

    说这话的时候,唐山眼中的情绪恰到好处,一丝动容,一丝施舍和不忍。

    安言的一双眼眸此刻极冷极冷,心中有一种很深的情绪,想要倾泻而出。若不是被理智强压着,此刻安言想她也许会控制不住身体的本能,狠狠的甩上一巴掌吧。

    “你真的是我的爹爹吗?真的有做爹爹的自觉吗?”

    安言的话语仿佛自遥远的天边而来,这话是为了身体的原主人唐锦绣而问的。

    唐山无动于衷,一双温和的眼眸依然温和,里面溢满淡淡的伪装,让人窥探不出其后真正的情绪。

    安言不想再看到这个人,她此刻只想要早点找到娘亲。她拉着苏三,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开了这里。苏三淡淡回头,就看到唐山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和安言这边。

    待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唐山才淡淡的说道:“我们走吧。”

    即使很平淡,但是那突然沙哑的语调,还是让身边跟着的管家眸光微动。管家略微一思索,再抬头的时候,就看到唐山大大的踉跄了一下,几乎整个人都摔在地上。管家眼明手快,一把扶住唐山。

    “老爷?”

    管家担心的问道,唐山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就背脊挺直的在前面走着。背影萧条清冷,管家看着这样的老爷,眼眸有些红了。

    老爷,这是何必呢?

    安言和苏三离开唐府之后,就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找着。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天色也有些暗淡了,安言的心中越发的不安起来。路经一家酒楼,安言正要走过,却是被苏三给拉住了。

    “苏三?”

    “那里。”

    安言诧异的看了苏三一眼,却是听到苏三让自己看向酒楼。她不解的看过去,就看到了白氏的身影。

    酒楼的门口,有一个衣着华丽的妇人面上满是笑容的扶着白氏,身边还站着一个身姿风流,轻灵如雪的年轻少妇,身后则是跟着好几个丫环婆子,阵势颇大。此时被那妇人扶着的白氏,面如死灰,目光暗淡,仿佛失去了所有或者的光芒一般。

    那妇人和那年轻少妇,安言都认得,一个是崔氏,原来的唐山的小妾,如今唐府的女主人。另一个则是唐初雪,唐锦绣的庶妹,如今唐府的嫡女,阮家的少夫人。

    安言目光一顿,瞬间跑过去,来到白氏身边,一把抚开崔氏扶着白氏的手,自己伸手扶着白氏。

    “娘亲,你没事吧?”

    看着白氏雪白的面容,安言很是担心,扶着白氏的手紧了紧。

    白氏此时有些失魂落魄的,轻轻的说道:“娘亲没事,娘亲就是有些累了,我们回去吧。”

    安言点头,却是猛然回头,目光锐利的看了崔氏和唐初雪一眼。

    唐初雪眉眼精致,如初雪般晶莹剔透。此刻接收到安言的目光,眼中却是悄然流转着兴味,更是对着安言轻轻一笑,刹那之间冰雪消融,那般美丽,令人神往。安言目光移窒,眼中神色越发冷淡了。

    “姐姐来了青城,怎么不去唐府看看我和父亲呢。妹妹和父亲,都好生想念姐姐呢。”

    唐初雪温柔如水的声音自身后轻轻传来,安言不予理会,扶着白氏渐渐走远。

    而酒楼门前,崔氏却是不满的对着一边的唐初雪说道:“你对那两个女人那么客气做什么?她们两个都被赶出门了,一点价值也没有了。”

    崔氏说话的时候,伸手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看是否有凌乱的迹象。如今,她是唐府的当家主母,更是阮府少夫人的亲娘,在青城如今可是混得有声有色的。待会,她还要去参加一个富商夫人举办的茶会呢。如果不是路上碰到那白氏,她也不会耽搁这么多时间了。

    听到崔氏的话,唐初雪面上的表情动了动,却是淡淡的说道:“你确定她们两个真的被赶出来了?赶出唐府,不等于赶出了唐山的心。”

    崔氏悚然一惊,这个女儿说话总是这般犀利透彻。崔氏不满的微微抬了抬下巴,似乎这样就能够让自己说的话更有气势一般。

    “要不然呢,当日的情形你也看到了,老爷是多么的无情。也不知道白氏和唐锦绣怎么会来青城,难道是在乡下地方混不下去了,如今想要回唐府来?”

    唐初雪想的却是有点深,最近她忙于阮府的事情,所以没有关注白氏她们。却是没有想到,这么一疏忽,她们两个竟然来到了青城。而且唐锦绣身边的那个男子是谁,看着很是亲密,难道就是唐锦绣嫁的那个来历不明的男人?白家那次发生的事情她是知道的,也是因为那件事情,她对于唐锦绣是越发的看不透了。

    至于苏三的身份,以及最近新竹县发生的事情已经被张骏和于雷做过处理了,没有人知道苏三的身份。所以,青城只知道新竹县被府主大人进行了一番整顿,却是没有人知道这其中还有苏家三爷的手笔。苏三性子冷淡,不喜张扬,因此才让于雷和张骏将他的痕迹给掩去。

    “爹爹心里时不时真的将那两人赶出家里,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

    崔氏被唐初雪这话一噎,顿时撇了撇嘴,转过头去,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崔氏似乎想到什么,却是得意的说道:“怕什么,那白氏也没多少日子了……唔……”

    崔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猛然被唐初雪给捂住了嘴巴,“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娘亲,否则我也保不住你。”

    崔氏一瞬间噤声,被自己女儿那凶狠的眼神所震慑。她的身子一抖,也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回忆,瞬间噤若寒蝉,再也不敢多说话了。

    唐初雪眯了眯眼睛,美丽的面容此刻却是面无表情。她总觉得那唐锦绣变得很不一样了,而且事情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希望不要有变才好啊。

    安言扶着白氏回了客栈,送她回到房间休息,却是没有说任何话。

    她平静的回了自己的房间,却是一个人静静的站在窗户边上,一言不发。

    苏三走到她身边,轻声说道:“我们明天就离开青城吧,去了南郡就好了。”

    安言听了,轻轻的转过头来,看着苏三的面容,叹息道:“娘亲心中还是有唐山的位置的,虽然不知道今天那母女两个和娘亲具体说了什么。但是,肯定是和唐山有关的,令娘亲伤心的。看到娘亲那副心如死灰的模样,我觉得好难受。”

    苏三将安言拥入怀中,也是跟着叹道:“岳母和唐山毕竟是十几年的夫妻,有感情是必然的,想要真正的放下,确实是不容易。”

    安言点头,也知道这是娘亲的心结,一时间难以解开。只有让时间来慢慢冲淡了,希望有一天,娘亲能够看淡那段感情,慢慢遗忘唐山那个负心的男人。安言静静的靠在苏三的怀里,只觉得纷乱的心慢慢的平复下来。烛光里,两人静静相拥的身影,仿佛揉碎了时光,只希望能够就此到地老天荒。

    次日,安言和苏三早早的起来,将东西收拾好,就要出门去和大家说准备准备就可以出发了。

    安言来到娘亲和舅母的房门外,手还没来得及敲门,门就已经被人从里面慌乱的打开了。接着,王氏那张惊慌失措的面容就出现在了安言的面前。

    “舅母?”

    安言的眸光闪烁,语调不稳。

    “锦绣啊,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娘亲的情况好像很不好,你赶紧进来看看。”

    安言一听,瞬间冲了进去,来到白氏的床前。

    此时的白氏安静躺在床上,面容和蔼,苍白的面容上晕染出淡淡的红润,看着似乎只是熟睡了一般。安言伸手去替白氏把脉,瞬间手脚冰凉,怎么会这样?

    “你娘亲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说是有些累了,就早些休息了。今天早上我起来,顺便也喊你娘亲起来。只是无论怎么喊,她都没有什么反应。我一惊,摸了摸你娘亲的额头,发现她竟然有些发热,所以这才慌张的跑出去,想要找你过来看看。”

    一边的王氏看到安言面色不太好,轻声的在一边解释着。

    安言想了想,大概也理出了一些条理出来。娘亲的身体本来就很不好了,昨天又受了很大的刺激,所以如今更差了。安言收回替白氏把脉的手,忍不住握成拳头,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眼中有种晶莹的泪滴欲要滑落,却是被她给强忍住了。她的娘亲一定不会有事的,她还没有让娘亲过上好日子呢,娘亲怎么可以有事呢?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安慰着自己,安言依然觉得满心的冰凉,有种置身于冰天雪地的错觉。明明外面的阳光那么温暖,为何她却觉得周身冰冷彻骨。

    这一切都是崔氏母女两个造成的,她绝对不会如此轻易善罢甘休的。

    安言深深的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已经恢复一片清明。她转头对着舅母王氏说道:“麻烦舅母照顾一下娘亲,我去替母亲抓药。”

    “好,这里有我,锦绣你尽管去抓药。”

    安言点了点头,起身就朝着房间外面跑去,确实有一下子撞入了苏三的怀里。

    “娘子,怎么了?”

    “娘亲身体不好了,我赶去去抓药。”

    “我陪你去。”

    安言点头,两人早饭也没吃,就匆匆的往外面跑去。这次的药方,安言用了好几味珍贵的药材,价值不菲。一共花了十两银子,付账的时候,安言才尴尬的发现自己因为太从匆忙了,竟然没带银子。幸亏,苏三带了,将银子给付了,不然真该尴尬着急了。

    接着,安言又匆匆的回了客栈,将药材给煎了,看着白氏喝下。接着,安言就一直在白氏床前守着,直到下午的时候,白氏退了热,安言才去吃了一点东西。

    安言此时靠在床上,轻轻的闭着眼睛,面上是深深的疲惫。她伸手轻轻的捏了捏眉间,人稍微好了一些。

    苏三走近来看到的就是这幅景象,面上也是浮上担忧的神色,“娘子,岳母的病情?”

    安言慢慢睁开眼睛,无力的说道:“娘亲的脉象乃是内里亏损严重,我也很是无力。一时间我也想不到好的法子,暂时也只能先用名贵的药材吊着了。但是,我知道娘亲的身体会突然这样,都是因为崔氏母女造成的。那对母女,好狠的心肠。她们霸占了属于我和娘亲的东西,如今竟然还不放过我们,真是欺人太甚!”

    安言的眼中有着戾气闪过,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心中有万般恨意,一时间却是无从发泄。

    “无论娘子做什么事情,我都会支持的。”

    苏三坐到床上,伸手拉起安言的手,轻轻的握在手心,神色一片认真。

    安言看着,突然就扑到苏三的怀里,有些哽咽的说道:“本来我们就要出发离开这个不好的地方了,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如今娘亲的身体这般,不可能舟车劳顿的去南郡了。苏三,我真是害怕,害怕永远也到不了南郡了。怎么办,苏三你说我如今该怎么办?”

    听着小妻子一字一句哽咽的话语,苏三只觉得此刻自己的心就好像是被人拿着刀子在凌迟一般,疼得厉害。

    “不会的,岳母的身体肯定会好的。如今天气冷了,我们就在这里呆上几个月,到时候春天来了,春暖花开的时节我们再去南郡。”

    安言却是突然哭出声来,“娘亲的身体,我真的……真的不知道……是否已……能够撑到那个时候。”

    苏三的手收紧,心疼的抱紧安言,话语缓缓而温柔:“不会的,事在人为,我们从明天开始在青城收集一些珍贵药材。像是人参,灵芝什么的,肯定能够让岳母度过这个劫的。我等下也会写信回去,让家中帮忙找寻药材的。你将需要的药材写下,苏家在南郡中还是相当吃得开的,定然能够找齐的。再不行的话,我就让人将信送到秦都我师父那边,就算是天山雪莲,也是有办法弄到的。”

    “真的?”

    要是连天山雪莲那等奇药都能够弄到的话,那么白氏的身体可能真的会有救的。一瞬间,安言的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光,整个人从颓废中走出,又充满了灵气。

    “真的。”

    苏三肯定的回答着,伸手轻轻的帮小女人有些凌乱的头发规整规整,动作温柔至极。

    而此刻安言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些,她只是开心的下了床,冲到桌子边就开始写可能需要的药材。

    “娘亲的身体一定会慢慢的好起来的,凭借我的医术,再加上各种珍稀的药材,一定会让娘亲恢复如初的。”

    安言瞬间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聪慧灵秀,苏三看着这样的安言,才觉得心安。刚才那般绝望无力的小女人,他看着只觉得心痛。

    接下来的几天,安言都专心的在家里照顾着白氏。三四日后,白氏才算是恢复了一些,但是到底还不能下床,依然需要好好调养。这边白氏的身体稳定下来,安言就有心思想着如何收拾那崔氏母女的事情了。

    那唐初雪刚刚加入阮家,定然是忙着站稳脚跟的。在原主的记忆之中,阮玉卿的娘亲,如今阮家的当家主母,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而唐初雪虽然后面是以嫡女的身份嫁入阮家,但是到底当了十几年的庶女,这是青城上下都知道的。阮家主母素来心高气傲的,对这个不嫡不庶的媳妇,定然是会有些微词的。那唐初雪不是长袖善舞吗?那她就给她制造一些麻烦,看她是不是能够玩转得过来。

    她记得唐初雪原来是一个未婚夫的,那还是唐山给她订的。只是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不知道唐初雪使了什么手段,那户人家竟然愿意和唐家解除那个婚约。而如今,唐初雪身在阮家,上有婆婆需要周旋,旁边有小姑子需要共处,环境定然不会好过。要是唐初雪是个柔顺的,有阮玉卿在中间站着,一般是不会起什么波折的。但是那唐初雪,却绝对不会是一个安分的,她素来有野心,因此定然在阮家里忙着掌权呢。

    这样的话,她可以将唐初雪的未婚夫拉出来,给唐初雪添添乱。

    安言将脑子里关于唐初雪那个未婚夫的信息整理了一番,以及那场婚约的发展也想了个明白。

    唐初雪的未婚夫,姓王名风,乃是一个小商人,家中薄有资财。这王风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才,就是人有些固执,其它方面皆是不错的。唐山在唐初雪的婚事上,还是花了一点心思的。只是,那唐初雪心比天高,却是看不上家世一般的王风,早早的就将目标落在了阮玉卿身上。而经过多年筹谋,果然是让她成功了。先是成为唐府嫡女,再风光嫁入阮家,一生也算是顺遂无比了。

    安言在心中思虑一番,然后就用左手写了一封信,披了一件披风,趁着夜色就出去了。她将信丢给一个乞丐,并且丢下了一角银子,那乞丐立刻欢天喜地的去送信了。

    安言放心满意的回了客栈,心里还在想着崔氏母女的事情。那崔氏如今要不要动呢,那崔氏没什么脑子,但是也不在乎什么名声。除非自己潜进去,将她揍一顿。只是这个想法到底是想一想,一时间也不太实际。反正唐初雪那边不太平,崔氏这边也不会好过的。如今,她还是想点其它事情吧。如今娘亲的身体虽然康复一些,但是到底短期之内,是不能太过劳累了。所以,去南郡的事情,一年半载之内,可能都是无法再提上议程了。

    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们这一大家子要在青城呆好长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他们总不可能坐吃山空吧。安言皱着眉头思索着,这期间定然要想办法做些小生意什么的,好歹要有些进项才是。否则的话,一大家子迟早得吃西北风。

    只是做什么生意好呢?安言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卖酒,只是若是卖酒的话,也有些麻烦。舅舅不在了,白家之中也没了个真正懂酒的人,因此经营起来,难免有些不足的。做生意的话,还是找个比较了解的,不然到时候掌控不了的话,也许就能亏得血本无归了。了解的?瞬间,一个想法在安言脑中闪亮着。也许,她可以开个医馆,一来替人诊病,二来可以卖药。这样的话,不仅有了收入。而且,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开了医馆,自然就和药材打交道,白氏所需要的各种调养身体的珍惜药材也是有了着落和保障了。这般一想,安言越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苏三进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小女人眼睛亮亮的,好像在筹谋着什么大事一般。这些日子,在安言面上看到的最多的就是担忧的神色,如今这幅充满希望和欢喜的神色,倒是极为难得。

    苏三走到桌子边,在安言的身边坐下,笑着问道:“什么事情,这般高兴?”

    “我是想着因为娘亲的病要在青城呆好长一段时间呢,所以总是需要做点事情才是,否则没一个进项,那也不是个办法。因此,我就想开一个医馆,一举两得。”

    “医馆?”

    苏三极为惊讶,这古往今来,女子行医已经极为稀罕了。如今,女子开医馆,那定然更为稀奇了。这件事情,到时候定然会在青城引起一场轩然大波。要是以前的苏三,定然是不允许的。但是现在的苏三就不一样了,他看着眼前笑得眉眼飞扬的小女人,只觉得不该阻止任何她想做的事情。违背世俗就违背世俗,那又有什么干系呢?世俗关他苏三什么事情,他苏三只要管好娘子是不是开心,是不是幸福就好了。既然,娘子喜欢开医馆,那么他就会在旁边支持她,为她挡去一切风风雨雨。

    “是啊,就开医馆。苏三,你……你会同意吗?”

    安言有些迟疑,她知道苏三是一个很古板的人,她在外面抛头露面开医馆,不知道苏三会不会不高兴?

    “只要你高兴,那就足够了。我会支持你的,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到时候你在医馆里看诊,我就给你在医馆里当保镖,好不好?”

    “当然好啊,让一个曾经的大将军给我的医馆当保镖,我这医馆还真是蓬皮生辉啊。”

    安言顿时笑弯了眉眼,面容仿佛被月光洗过,一片柔软。

    苏三看着心头一动,然后就快速的倾身过去,在安言的脸颊上落下轻轻一个吻。安言瞬间面色绯红,微微嗔了苏三一眼,在一边说到:“我在和你说正紧事呢。”

    “我也是在做正紧事。”

    苏三也是一本正紧,面色严肃而认真。

    “你做的什么正紧事?”

    “为苏家开枝散叶。”

    安言:“……”

    早知道就不问了,就知道苏三不会回答出让她满意的话来。这下,安言的脸更加红了,微微低着脑袋,都不敢抬起来了。

    而苏三一看安言这个样子,瞬间心驰神荡,走过去将安言一把抱起,面色严肃的就往床边走去。

    夜色深深,一室春光,春意盎然无边。

    这一夜注定不会普通,安言定下了要开医馆的注意。而还有几家人家,却是夜不能寐了。

    王家之中,王风手里捏着一封信,面露疑惑。这封信是出自何人之手,又有何用意。他是商人,一切事情的出发点都会落于利益至上。那人写这份信的目的明显是让自己去和唐初雪闹,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到时候别偷鸡不成蚀把米。信中虽然言之凿凿的说会帮助自己,让王家更上一层楼,到时候虽然不能够和唐家阮家并列,但是让王家在青城之中崭露头角也是不难的。若是当当只这一番话的话,那么王风定然嗤之以鼻,极为不屑的。但是奇就奇在,随着这封信一起附上的还有一张经营攻略。里面的一些经营方法,乃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那些方法虽然新奇,但是他却是从中看出了巨大的利益。信中说了,只要自己按照信中所教的方法去做,每完成一步,她就会继续送上一张经营方法来,帮助他王家步步高升。

    这样的诱惑,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若是真的有源源不断的奇思妙想,那么他们王家要在青城有一席地位,却也不是难事啊。拼了,好不容易来了个机会,若是就这般错过的话,那么他也许会遗憾终生的。而且,对于那唐初雪,他也是看不顺眼的。当初在和他有婚约的时候,就和那阮玉卿眉来眼去的,估计早就勾搭成奸了。真当他王风是好欺负的?这下竟然有人要来修理唐初雪,他也不介意帮上一把,何况还有丰厚的回报呢。王风眉头松开,眼中有了一种春风得意的感觉。既可以报仇,又可以发展王家,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啊。

    就这般,王家慢慢的开始对上了唐初雪,在后面的时间着实让唐初雪吃了好大的一番苦头呢。

    唐家之中,虽然夜色已深,但是崔氏的房中却是传来低低的说话声。

    “娘亲你最近注意一下唐山的动静。”

    崔氏正坐在梳妆台前卸妆呢,听到唐初雪的话,却不是很在意,“雪儿你就是太敏感,太小心了。老爷子那边正常着呢,没有一点问题。你就是想太多了,凭借你的手段,老爷子哪里能逃出我们娘两个的手掌心?”

    唐初雪皱了皱眉头,对于崔氏这般的性子极为不满。如果崔氏不是她的娘亲,她想她真的会忍不住动手,将这蠢货给解决了。没脑袋就算了,关键还这么的自大。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担心猪一样的队友。

    过了一会,崔氏都没有听到女儿的声音,顿时回头看去,就看到女儿正用着一双冷冷的带着审视的眼神看着自己。崔氏梳头的手一顿,瞬间有些紧张,忙说道:“雪儿,你放心啦,老爷子那边我其实一直都有关注的。”

    “有关注,那今天唐山怎么没有来你房里?”

    说起这个,崔氏倒是一点也不在意,“他今天要做些账目,所以会在书房里熬夜。”

    “这么巧,我们看到白氏和唐锦绣的时候,唐山就要熬夜了?”

    “这之间应该没什么联系吧,老爷子他经常熬夜的啊。”

    崔氏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唐山在生意的事情上素来拼命,熬夜是常有的事情,也不是最近才有的。

    “好吧,这个暂且不提。我问你,当初让你给唐锦绣下的东西,你究竟下了没有?”

    说起这个,崔氏立刻有些心虚,“我也不知道,当时很混乱,老爷子刚好到来,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下了没有。”

    唐初雪眉眼瞬间立起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崔氏的眼睛冷冽如冰,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蠢货呢。

    “雪儿,那唐锦绣不知道到底下没下。但是,那个白氏,是肯定下的。而且,只要白氏情绪大动三次,那就离鬼门关不远了。看今天白氏的样子,应该是差不多了。看来,白氏的丧事快要来了。你不是一直不放心老爷子吗,到时候白氏的丧事上不就可以看出老爷子是否真心了?”

    砰!

    崔氏才说完话,窗户外面猛然传来一个大的响动。唐初雪一惊,瞬间跑到窗户边上,将窗户猛的打开,结果就看到一只夜莺振翅而飞。

    “吓死我了。”

    崔氏连忙抚了抚心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睡觉吧。”

    唐初雪一时间也没有了说话的兴致了,她最近在阮府之中周旋得很累,时常头痛,真的是要注意一下休息了。

    崔氏自然没有意见,母女两个熟悉一番,熄了灯就各自睡觉了。

    这边暂且不提,直说唐山在书房里焦急的踱步,心里很是不安。

    “老爷!”

    书房的门猛然被人打开,一个黑影进入,门再次被关上。

    “怎么了?今天有没有探查到什么?”

    唐山立刻着急上前询问着,黑影立刻禀报道:“从两人的谈话中,属下探听到说是夫人被下了什么东西,离死亡不远了。而小姐身上到底有没有被下东西,崔氏不是很确定。”

    “什么!”

    唐山的身子轻轻晃了晃,差点站不住。他保住了女儿,却是没有保住妻子。他没有想到,原来他发现这其中有阴谋的时候,妻子已经遭到毒手了。

    唐山想着想着,只觉得气血上涌,一口鲜血呕了出来。

    “老爷……”

    在唐山陷入昏迷的前一刻,只听到下面的人焦急的喊声。

    同一时刻,南郡,银家。

    此时夜色已深,但是银家却是灯火通明,只因为这一晚上,银家的七小姐还没有睡去。

    此时,在七小姐的闺房之中,正有一个面容惨白的嬷嬷在禀报事情。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被苏三关入监狱半月有余的齐嬷嬷。在苏三等人离去后,齐嬷嬷使了点手段,才从那牢狱里出来。一出了牢狱,齐嬷嬷就赶紧的往南郡而来了。这不刚回来,连梳洗都来不及,就赶紧的跑到七小姐的房间中哭诉来了。

    “七小姐,老奴受辱不要紧。可是,那次老奴可是代表着七小姐去的新竹县。而那苏家三爷明明知道老奴的身份,却是依然不留情面的处理了那吴家少爷,更是将老奴给关入了监牢中。若不是他们离去之后,老奴使了手段,此番怕是再也见不到七小姐了。”

    齐嬷嬷说到伤心处,更是声泪俱下,字里行间皆是对七小姐的忠诚。

    银家七小姐银紫芙,穿着紫色的衣裳,本就精致无双的容颜,此刻更是如梦似幻。在朦胧的烛光里,影影绰绰之中,仿若月宫之中的嫦娥仙子。她此时,手里正捏着一个手玉。听到齐嬷嬷的话,微微抬了抬头,那张精致的玉颜并暴露在了空气之中。玉颜之上带着淡淡的努力,手里的手玉也是轻轻的捏紧了,“苏家三爷,好大的脾气啊,竟然连我的面子竟然也一分不卖。明日,我倒是要去苏家问问,看是否我银家得罪了苏家,却是不自知?”

    说这话的时候,银紫芙面上的神色冷淡了几分。

    齐嬷嬷看效果差不多了,继续禀报道:“那日事情发生的时候,张家公子张骏和于雷城主也是有劝着苏家三爷一些的。但是,苏家三爷身边站着的一个小妇人,说是苏家三爷的夫人,却是不同意。因为那小妇人咬着不放,所以那件事情就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银紫芙听到这话,眉梢轻轻挑着,淡淡道:“苏家三夫人啊?我竟然不知道,苏家三爷什么时候娶了媳妇了。也不知道是哪家女子,还没有到南郡,就跟我对着干了。”

    银紫芙说这话的时候,面上神色似笑非笑,眼中却是冰冰凉一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