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130 离家出走的婆婆

130 离家出走的婆婆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玉竹的风轻云淡,和苏三的怒不可遏隐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边的安言蕙质兰心,敏锐的捕捉到了两人之间奇怪的氛围。只是,她素来不愿对人心多做揣测。尤其是李玉竹这般一个如玉如竹的男子,她实难将他和一个有着心机,更是觊觎一个有夫之妇的男子联系在一起。但是看着苏三不悦,她心里也是不舍得的。这么久的相处和陪伴,苏三俨然成为了她生命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个部分,融着骨血和血肉,他痛,她也会跟着痛。

    安言的身子轻轻的动了动,向着苏三的方向靠了靠。不论李玉竹心中如何想的,她的态度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会站在苏三这边的。

    看到了安言的倾斜,李玉竹眸中一颤,眼底深处有着一抹哀伤快速划过。虽然心中情思涌动,但是面上却是半分未显。他面上神色依然如常,对于安言这个微笑的动作似乎毫不在意。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却似乎集结了天地间无数的精华和灵气。

    苏三此刻心中开心了,悄悄伸手过去,一把将安言的手握在手心。紧紧的,生怕有人会过来和他抢一般。那模样,简直和护食的小孩一般。让安言既是无奈,又是甜蜜窝心。她知道此时只能够顺着苏三,不然苏三脾气犟起来,简直和牛一般,说不定就站在街上一天不走了。

    安言的手任苏三握着,面容宛然的转头对着李玉竹说道:“李公子不要介意,我夫君的性子有些古怪。”

    听到小女人说自己性子古怪,苏三也不气恼,反而有些乐滋滋的。此刻的苏三恨不得能够将握着安言小手的大手拿出来,放到李玉竹的面前好好炫耀一番。麦色的肌肤,此刻满是荣光,那模样好像是中了状元一般。

    李玉竹看到苏三的样子,就想到了自己当初高中探花的时候。当时的自己,也是这般的高兴。当时的自己心里欢喜,面上的笑意也是怎么掩也掩不住。而如今对面那个男子,却是因为握了一下妻子的手,竟然就高兴成这个样子。不得不承认,对面那个男子,身上有一种很纯粹的东西。当他认定一样东西之后,这个世间之上任何东西都无法和她比拟。那种快乐,在旁人眼里,明明很小很小,但是在那个男人眼中,却是已经胜却人间无数了。

    李玉竹一时间看得有些失神,目光怔然,心中想着,自己若是站在女子身边,是否也会入那个男子那般,爱得纯粹,爱得彻底。现在,大概是不能的吧。但是,未来,却是未可知的。

    安言看着苏三的样子,心中极为甜蜜。也许身边的男人的行为,在旁人眼里有些幼稚,有些无谓。但是,在她心目之中,却是弥足而珍贵的。见惯了太多的人情冷暖,苏三这般一颗真挚的爱她的心,显得这般独一无二。

    “苏公子乃是性情中人,玉竹怎么会介意呢。”

    李玉竹垂下目光,将眼中所有的情绪掩埋,说出来的话语气息未变。

    苏三眸光微敛,倒是安静了下来,没有再揪着不放了。

    “还是不要站在大街中间说话了,不然该有人过来围观了。”

    探花郎的魅力那绝对不是盖的,此时此刻已经有几个小姑娘站在远处以帕子掩面,正小心的往这边看过来了。

    虽然苏三也不差,不一样风格的帅气,但是身上的气势实在是太狂傲,不是一般人敢接近的。安言突然心中想到,估计也只有她才这么有眼光,能够审出苏三身上的光点来。

    接着三人没在多做停留,而是往百草堂而去了。这会气氛倒是活跃了一些,苏三也没有再打岔了。因为他感觉到李玉竹的心境似乎发生了一点变化,心中暗暗想着,难道是自己和小女人的深情厚谊深深的刺激到那小白脸了,所以他知难而退了?不过想想也是,有他苏三做对比,其他人简直弱得和小白菜一般。

    的确如苏三所料,李玉竹此时心中有些复杂。他不该纵容自己一再的接近安言,这样下去的后果也许是不可收拾的。他该继续留下吗?继续让自己受着困扰吗?

    到了百草堂,安言快速的抓好了药材,交给李玉竹。更是细心的交代了一番,李玉竹一一记下。

    交代完毕,安言笑着说道:“熬药倒是不着急,大公子可以坐下喝口茶,再赶回去。”

    苏三的眸光顿时动了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玉竹。要是他敢应一个是,他似乎就敢上去砍了他一般。李玉竹听到心中喜欢的女子邀请自己,顿时原本有些冷静的心就变得蠢蠢欲动起来。很多时候,分析的时候总是能够那么冷静理智。但是,当事情真实的发生的时候,又是那般的不可抗拒。就算明明知道,那是毒药,他也依然难以拒绝那种诱惑。

    安言的心思很简单,她为了苏三已经和李玉竹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该做的她也做了,剩下的就看事情的发展了。但是,她心中还是珍惜李玉竹这个朋友的。不论是性格还是学识,李玉竹和她都极为投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她几乎没有朋友。有的只是身边不离不弃的亲人,她在拼尽全力守护亲人的时候,也希望能有一个知己听她诉说悲欢。只是,这个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若是李玉竹愿意做她的朋友,她乐意之极。若是不愿意,她也不强求。

    一边的苏三耳朵似乎都跟着竖起来了,正对着李玉竹的方向,就等着他回答了。

    “下次吧,今天有些晚了。”

    李玉竹以为自己会答应的,毕竟这是他心之所向。但是出口的话,却成了拒绝的话语。

    在这一刻,他的内心还是理智的。虽然喜欢,但是心中其余的分量还是压过了这份悸动。

    听到这话,安言倒是没有多大感觉,但是一边的苏三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一不小心没控制好,这大大松口气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瞬间,显得格外的突兀和奇怪。

    安言特别嫌弃的回头瞪了苏三一眼,眼里的意思非常清楚,回去再收拾你。

    被自家娘子这般一瞪,苏三顿时身子一紧,瞬间长得笔直,目不斜视,一副我一直很正常的模样。

    李玉竹看到苏三,莫名的有些想笑。但是最后,溢出口的却也只是苦涩的笑意罢了。

    李玉竹没有留下,而是告辞离开了。

    李玉竹一离开,百草堂之中顿时就剩下苏三和安言了。苏三暗中缩了缩脖子,心中想着,自己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呢?这样是不行的,不然等下小白脸没有撬动墙角,自己先不小心把墙给打破了。那岂不是,得不偿失,痛不欲生?

    在苏三心中哀怨的分析着他和小女人未来的发展局势的时候,突然觉得耳朵一紧,顿时侧头看去,就看到小女人正怒气腾腾的揪着自己的耳朵。

    好吧,苏三不仅是身上的肌肉厚实坚硬,他就连耳朵都比较皮厚。因此,此刻第一个感觉到的不是疼痛,而是小女人的手真是柔软。那柔柔软软的小手,就那样拉着自己的耳朵,随着小女人的动作,苏三的身子顺着那个力道往安言的身上靠去。有意加无意的,苏三那大个的身子,就那样半靠近了安言的怀里。

    安言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局面,她就是想要惩罚这个男人一下,揪下他耳朵罢了。他倒好,倒是知道顺杆往上爬,竟然还有心思趁机吃自己的豆腐。此刻的苏三,简直像是无尾熊一般,就差挂在自己身上了。

    这个男人,真是无赖到让她无可奈何了。

    这下安言松开了揪苏三耳朵的手,改成伸手推苏三了。

    苏三靠在安言软软的身上,顿时觉得全身的毛孔都舒张了,实在是舒服得想要喟叹了。不过他这下倒是聪明了一回,可不敢发出太过奇怪的声音了,不然等下估计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小女人最拿手的就是背向她罚站了,这个对于他来说简直是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折磨。想到那个可怕的家法,苏三的脑袋倒是清醒了一些。他慢慢的,不甘不愿的将自己的身子挪了挪,让自己的身子不压在小女人的身上。但是,却还是和安言离得极近。

    安言看着苏三一副我很配合的模样,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本来想要板着脸,将苏三好好训一顿,让他以后老实一些的。但是此刻,看着他这般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行为,一个忍不住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这下破功,想要再训苏三是不可能了。

    苏三听到近在咫尺的清脆笑声,顿时也跟着傻傻的笑着,更是习惯性的做着自己的招牌动作,伸手傻笑着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瞧你那傻样。”

    安言看着苏三的招牌动作,很是嫌弃的在一边娇嗔着。

    苏三却是半点也不以为恼,反而笑嘻嘻的说道:“我也只在娘子身边才会这么傻。”

    是啊,他这一辈子就栽在这个小女人手上了。面对敌人,他冷静卓然,狂傲自信。在站场之上,他一夫当关万夫莫敌。在南郡,他冷漠淡然,无人能够让他多看一眼。就算是在秦都,他也是骄傲无比的,没有人能够让他弯腰低头。撤职查办,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荣华富贵,秦都艳色,在他眼中皆是过眼云烟,丝毫痕迹都不留。但是,他一切的运筹帷幄,在面对安言的时候,全部土崩瓦解。为她喜,为他悲,为她怒,为她恼。为她,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小心翼翼,时刻警惕,明明他不该是这样的。但是,他却是觉得这样的自己才像是个活着的人。这样的他,有血有肉,有人有的弱点。在她面前,他傻一点笨一点,又有何妨,只要能够让她尽展欢颜,就已足够。

    安言看着苏三傻傻而带着执着的面容,心头一动,伸出一只手来。十指纤纤,指如削葱,轻轻的落在苏三的面容之上。一点一点的描绘着,那种线条,是她心头最柔软的触点。

    脸部线条坚硬,似鬼斧神工,小麦色偏黑的肌肤,显得更加有男人魅力。眉毛又粗又黑,一双眼眸如墨似星。不笑时,那双眼眸像是黑色的宝石一般,静静的闪烁着幽光。笑的时候,仿佛冰雪消融,星光璀璨,让人流连忘返。

    “苏三,我突然发现你比李玉竹长得好看。”不只是李玉竹,应该说在我心中眼中,你比任何人都长得好看。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我此刻因为你当真是真正的感受到了。

    苏三原本只是安静的站着,任小女人柔软的小手在自己的脸上胡作非为着。感受着小女人的依恋,心中似乎被暖暖的水包围着,幸福得想要冒泡泡。在这个时候,耳边却是猛然传来小女人带笑的声音。

    那话语有些轻有些远,但是一字一句他还是听清楚了,清晰入耳入心。

    小女人说他比那个小白脸长得好看,苏三顿时心花怒放,似乎才发现原来自己长得也不赖。

    苏三心中这话要是让南郡的苏老太太听到,那定然要捶胸顿足的数落苏三太糊涂了。她生的儿子,哪一个差了去了。那容貌不说是万里挑一,但是千里挑一绝对是有的。她这么好看的儿子却是一直打着光棍,苏老太太一直觉得那都是因为南郡的姑娘不够好。虽然苏老太太一直很喜欢拐弯抹角的带着自己的小儿子去相亲,去的时候都是将对方姑娘夸得千般好。当然,回来之后,发现儿子不喜欢,就会用放大镜来找对方姑娘的缺点了。然后就不断的告诉自己,实在是那姑娘有太多的缺点了,小儿子看不上那是理所当然的。莫说小儿子看不上,就是她这个老太婆也难以入眼了。

    可以说,苏三的最终看法,决定了苏老太太的最终态度……

    可想而知,当将苏三收服得服服帖帖的安言进了苏府。那得到的不仅是整个苏府之人的膜拜,更将得到苏老太太脑补后的无数优点。

    竟然收服了自家的冷面少爷,这姑娘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竟然让自己的小儿子满意了,这个儿媳妇肯定是千般好万般好。她老太婆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去发现这个儿媳妇的各种优点就好了。

    这边苏三一高兴,就将安言给搂在怀中。也没有做别的什么,只是想这般静静的温存着。而安言也享受此刻的温情,安安静静,柔柔顺顺的被苏三搂着。大大的身体紧紧的搂着纤细如柳的身子,投落在地上的剪影竟然显得意外的唯美和谐。

    而同一时间,南郡苏家之中。

    “哈秋……”

    苏老太太打了一个大喷嚏,她很意外的转头看着身边伺候着的老仆阿秋,“阿秋,你说是不是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啊?”

    在一边伺候着的阿秋听到苏老太太这话,顿时一个瞪眼,好笑着说道:“我的老太太啊,你真是说笑了,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在背后说你坏话啊。”

    阿秋从苏老太太很小的时候就跟在她身边了,后来嫁给了苏府的管家,这一生大半的时间都是陪在苏老太太的身边,两人情分很深,说是姐妹也不为过了。苏老太太心里那是真的将阿秋当做姐妹来看待的,凡事都记着的。而阿秋对苏老太太那也是忠心耿耿的,旁人说一句苏老太太的不是,她都是不答应的。

    因为两人感情深厚,没外人在的时候,说话都比较随意。因此,苏老太太听到阿秋的打趣,也不以为意,反而笑眯眯的说道:“说什么呢,我可是一个慈祥和蔼的老太太。像我这么好的老太太,整个南郡都找不着第二个。我这么好,有谁敢在背后说我坏话呢。”

    听到苏老太太的话,阿秋在一边顿时掩嘴而笑。笑完之后,还不忘记说道:“是啊,老太太可是南郡最好的老太太了。”

    苏老太太顿时眉眼一扬,一副颇为满意得瑟的样子。不过这幅样子没有维持多久,很快的,苏老太太眉头就耷拉下来了,有些无精打采的。

    阿秋看到苏老太太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顿时奇怪道:“老太太是无聊了吗,要不然找几个丫环来摸牌玩吧?”

    “不好玩,我就想要看看小儿媳妇。”

    “……”

    阿秋很无奈,老太太只要一碰上三少爷的事情,整个人就会变得和平时特别不一样。就好像此刻,看着不像是想儿子的,倒像是想要吃奶的孩子一般。

    “你说小三子什么时候才肯把他那媳妇带回来给我看看啊?我这礼物都准备了快半年了,他愣是一点响动也不给我带回来。哎,我容易吗,不就是想要看下儿媳妇嘛,怎么就这么难呢。”

    听着老太太絮絮叨叨的在那边念着,阿秋嘴角抽动,心里直想笑。实在是老太太和三少爷这对母子,委实有些搞笑。这提起三爷,阿秋立刻就想起来了,这又快半年没见到三爷了,还真是怪想念的,尤其是想念老太太和三爷呆在一块的画面了。

    “三爷也许已经在路上了呢。”

    “是吗?”

    苏老太太顿时来了精神,眼神发亮,那精气神简直和年轻人有得一比。

    阿秋也算是琢磨透了,这老太太平时要有个头疼脑热的。只要一提三爷,那顿时倍精神,什么毛病也没有了。

    “我说老太太啊,你可得端着点,到时候别吓着了三夫人才好。”

    一听这话,苏老太太顿时不大乐意的嘟囔道:“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吓她呢,我欢喜她还来不及呢。虽然没看过,但是能够让我家小三子看中的,那定然是顶顶好的。我家三小子虽然块头大了些,但是其它方面都是拔尖的。这么优秀的孩子看中的媳妇,还能差了去。哎呀呀,一说起小三子和他媳妇,我就激动啊。阿秋啊,你说要不然我亲自去看看他们好不好?”

    “啊?”

    阿秋还真是被吓到了,这老太太竟然要去找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她实在是有些接受无能了。

    “阿秋,你说好不好啊?”

    阿秋听了这意思,顿时有些惊道:“老太太,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老太太顿时白了阿秋一眼,说道:“我一向是个很认真的人,我可不是开玩笑的。等着小三子领着媳妇过来看我,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啊。到时候,也许小三子在外面都儿孙满堂了,我都没机会见到我那乖巧懂事的小儿媳妇呢。”

    乖巧懂事?阿秋暗地里直翻白眼,你这见都没见过,美丑胖瘦还都半点不知道呢,竟然就能够知道人家乖巧懂事了?这爱屋及乌的程度,委实有些骇人了。

    “老太太,你可别,到时候大爷和二爷还不得担心死。”

    “所以,就不要让他们两个知道。”

    苏老太太一副你真是不懂事的眼神看着阿秋,让阿秋顿时欲哭无泪啊。听说过离家出走的孩子的,还没听说过离家出走的老太太的。难道,她们家的老太太,要成为史上头一例?光是想想那画面,怎么想怎么觉得惊悚又刺激。

    “阿秋不用担心,不管是劫财劫色的,都有我顶着呢。凭我的伸手,那是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阿秋:“!”我的老太太啊,虽然当年你确实很神勇。但是,如今的你都快六十了好吧。是六十,不是十六,如今真的还能够打得动山贼吗?

    看到阿秋一副不敢接受的模样,老太太顿时在一边小声的说道:“阿秋你是担心被劫色,会对不起你家老王吗?”

    阿秋:“!”至今为止就没有见过六十岁的老太婆被人家劫色的,那山贼只要长着眼睛,就绝对不会挑她们两个的。阿秋对于老太太的思维特别无奈,其实老太太平时真的是极为英明的。可惜,事情摊上三爷了,老太太的想法就比较光怪陆离了。

    不过是否会被劫财戒色,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两个快六十的老太婆结伴,不远千里去看儿媳妇,这真的好么?

    “阿秋啊,你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是成不了大事的。”

    阿秋:“!”她这都半只脚入土的人了,还成个什么大事啊?

    “老太太,这绝对不行。我是坚决不会答应的,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不然我待会就告诉二爷和三爷,小心被禁足。”

    看到阿秋软硬不吃的样子,苏老太太顿时不高兴了。就在一边愤愤不平的说道:“我现在就是打定主意要去了,不管你们怎么看着都是阻止不了我的。阿秋要不然你就乖乖的和我一起去,要不然我就一个人偷偷的去。二选一,赶紧选一个吧。”

    “能有第三种选择吗?”

    阿秋哭丧着脸,真的是被老太太这突然冒出来的神奇的想法给吓的,都快要哭出来了。

    “没有。”

    苏老太太斩钉截铁,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小三子不带媳妇给她看,她就自己去。哼,小三子给老娘等着,以为将媳妇藏着,老娘就没办法了。

    “能不能将老王带上?”

    苏老太太:“……”

    苏老太太被阿秋的话语给吓到了,愣了半天,然后才呐呐的说道:“……不能带家属。”

    阿秋:“……”

    最终的结果,就是两个将近六十的老太太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离家出走了……

    目的不明……,去向不明……

    安言和苏三此刻正静静的相互依偎着,丝毫不知道有两个老太太即将不远千里来寻他们两个……

    “我们回去吧。”

    觉得现在的时间应该有些晚了,安言忙轻轻的推了推苏三,小声的抗议着。

    而苏三却是不为所动,依然牢牢的拥着安言,低声说道:“再一会。”

    “好吧。”安言妥协,静静的被苏三又抱了一会。

    “该吃晚饭了。”

    安言觉得这下是真的有点晚了,推苏三的手使了点力道。

    苏三不回答,恍若未闻般,依然抱着安言不撒手。

    安言:“……”这男人,大白天的,难道要在这里抱一个晚上吗?到时候,等舅母她们寻过来,看到这幅场面,她还如何有脸见人。真是气死人了,这个死男人,蹬鼻子就上脸。心情好,没有给他动家法,这下竟然得寸进尺。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老招数,安言伸手在苏三的薄弱地带,腰间的敏感处狠狠的一掐。

    当真是,销魂蚀骨,要人命。

    苏三狠狠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倒不是疼的,实在是被小女人突然的动作,身上多个地方受到摩擦。然后,不该有的反应都有了。

    安言暂时还没有发现苏三的异常变化,只是听到他喊疼,顿时惊诧道:“很疼吗?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皮糙肉厚的,不怕疼的。而你刚才还气我,力道一下子没控制住。你不能怪我的,这和我没有关系的。”

    安言委委屈屈的在一边说着,样子像是小媳妇一般。

    而此刻苏三可不敢说话,否则沙哑的语调定然会出卖他的。到时候,可不是现在这般好的待遇了。苏三暗中侧了侧身子,想要让自己离那个温柔的源头远一些,想要让小苏三冷静一些。

    可惜,天不遂人愿……

    安言低着脑袋,却是没有等到苏三的回应,遂疑惑的抬起头来,就看到苏三一副很是尴尬的样子。

    “你怎么了?”

    安言诧异的接近苏三,想要看看苏三究竟怎么了。然后,很不幸的就遭遇到了小苏三的亲密接触。

    安言:“!”

    苏三:“……”

    这都行,这男人,没话说他了……

    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

    苏三此刻觉得挺委屈的,如果不是小女人掐的地方不对,他也不会把持不住。所以,这真的不能怪他的。因为觉得委屈,所以苏三就用一双眼神控诉着。

    好吧,安言一不小心被萌到。试想,一个大块头的男人,平常凶神恶煞的,突然对你做出一个受伤委屈的表情。那样子,实在是太萌太有爱了。安言不得不承认,她的全部怒火,都被苏三的萌样子,给萌得烟消云散了。

    意料之中的家法没有如期而至,苏三心里雀跃,嘴上却是一本正紧的说道:“娘子,我们该回去吃饭了。不然,舅母她们该等急了。”

    说着话,苏三就很自然的牵起安言的手,然后就好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般,相携着去吃饭了。虽然,小苏三依然没有消停……

    走上楼梯,来到二楼,却是意外的听到里面传来笑语声。有孩子的,却不只是胖丫的,似乎还有一个孩子的声音。而且,那个孩子的声音还有些熟悉……

    苏三也听出来了……

    苏三觉得那声音真的特别的熟悉,让他心头有淡淡的恐慌。两人怀着不同的心情,来到了饭堂,就看到里面其乐融融的一幕。也看到了那个声音的主人,一个很漂亮的小女孩。这个小女孩她和苏三都认识,今天刚认识的……

    这不是那让苏三帮忙抱包子的小女孩吗?为什么她会在这里,此时正在白氏的怀里,笑得欢快,整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天使一般。

    苏三此时第一下冒上脑门的就是四个字,阴魂不散……

    而那个小家伙此刻正好歪过脑袋来,一看到是熟人,顿时一双大眼睛咕噜噜的转了起来,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安言看着那漂亮的孩子,看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只觉得可爱极了。心中默默的想着,不知道她以后的孩子,有没有这么可爱。

    而苏三则是默默的担忧着,这个孩子也许会成为他的困扰的。下意识的,苏三悄悄的移了移身子,将安言挡在身后,一副护犊子的模样。

    小女孩看到苏三那个动作,特别无语的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对于苏三的印象不是特别好。

    屋子里的人也看到了安言和苏三,大家目光都落了过来。而胖丫小朋友更是欢快的跑到安言身边,站在安言脚边,小手扯着安言的裙子,嬉笑的说道:“姑姑,胖丫找到一个好朋友了。姑姑,你过来,快跟我过来看看我的新朋友。”

    小胖丫似乎特别兴奋,扯着安言的裙子就往白氏那边拽着。

    苏三看到胖丫的动作,他也特别想那样拽,将小女人给拽进怀里,让她别去和那个危险的小孩接触。不过,好歹周围有这么多人,他还是冷静的站在自己的那块地了。

    安言面上带着笑容,就随着胖丫的力道来到了白氏的身边。一双素雅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白氏怀里面抱着的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如今洗得干干净净的,更是穿上一身胖丫的衣服。粉色的,裙子有三层,上面绣着细碎的小黄花。穿在小女孩的身上,格外的衬她,本来就极为漂亮可爱的小娃娃,此刻更是精致得像是画里出来的一般。

    小女孩也仰着脑袋,一双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安言,稚嫩的脸上有好奇,有紧张。

    看到这个孩子的小紧张,安言忙伸手轻轻拍了拍小女孩毛茸茸的脑袋,笑眯眯的说道:“漂亮的小娃娃,快告诉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啊?”

    小女孩不说话,只那样仰着脑袋,眼珠不错的盯着安言看。

    安言就笑着看向白氏,白氏还没说话,一边的王氏倒是笑嘻嘻的将事情给说了。

    却原来是今天白氏的精神不错,所以王氏就扶着她出门走走。多走动走动,晒晒太阳,对身体也有好处。这不,就出了门。在街上慢慢走着,谁知道却是突然有一个小孩子撞过来,然后就抓着白氏的衣角,哭得稀里哗啦的,嘴里直喊姑姑。

    “姑姑?”

    安言讶异的挑了挑眉,心中倒是有瞬间的恍然。难怪第一眼看到这个小娃娃,就觉得她的面容很是熟悉。却原来,是像自己的娘亲白氏啊。此刻,听到这桩事情,安言并在此低眸认真的打量起了眼前的小娃娃来。嗯,仔细看的话,还真的是有着五分相似呢。那眉眼,那轮廓,确实像白氏的。

    这是缘分,还是另有缘由?安言心头疑惑,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姐姐。”

    小女孩认真的看了安言好久,然后突然就这么喊着了。

    听到这软软嚅嚅的声音,安言只觉得心头一下子就柔软了下来。这么可爱的孩子,不管是谁的,如今在白家,也算是一种缘分了。而且,白日看这孩子的装扮,像是小乞丐一般,是被丢了还是弃了。不论是哪种结果,安言都觉得心疼不已。

    “这孩子说是和父亲上街玩,结果被人贩子给拐了。然后就被人贩子带着,还是这孩子机灵,半路上自己跑了。只是孩子年龄小,既不知道父母的名字,也不知道原来住的地方。一路漂泊的,就落到了在青城大街上行乞了。”

    白氏抱着小丫头,幽幽的说着小丫头的过往。许是真的和这个孩子投缘,说着孩子的经历,白氏的眼中竟是泪光隐现。而小丫头却是懵懵懂懂,在白氏的怀里,天真的眨着眼睛,一副不知世事的模样。

    孩子是最无辜的,而这个孩子在经过这么多事情后,还能够保留着这份纯真和乐观,真的是很难得。

    “那以后我以后就做小丫头的姐姐了,好不好?”

    安言弯下身子,让自己和小丫头的视线齐平,然后笑语嫣然的说着。

    小丫头听了,一双大大的眼中顿时迸发出欢喜的神色来。却是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来,然后大大的眼睛满怀期待的看着安言。

    安言一时间有些不明所以,迷惑的看着小丫头。

    “漂亮的姐姐说要做我的姐姐的,我们要拉钩。”

    “原来是拉钩啊,好啊,那姐姐就和小丫头拉钩。”

    “恩恩,拉钩拉钩,一百年不许变。”小丫头很认真的和安言拉钩,似乎在做一个很神圣的事情一般。

    安言的目光柔软而宠溺的看着眼前的小丫头,这个孩子定然是吃了不少的苦。以后,她定要让她好好的,天天开心的。而且,胖丫也能有个伴,两个小家伙凑在一块,肯定很欢乐。

    果然,小胖丫这时候也是高兴的凑了过来,伸出自己的手指,在一边嚷嚷着:“我也要拉钩,姑姑我也要拉钩。”

    “好,好,胖丫也来。”

    安言看着激动的小胖丫,忙再次伸出手和她也拉了一下勾。胖丫这才满意,然后就凑到小丫头身边了,笑嘻嘻的说道:“小姐姐,我叫胖丫,你叫什么名字呀?”

    这似乎才认识,小胖丫就表现出了她的热情来,凑到人家面前问东问西的了。

    “我叫萌萌,草明萌。”

    小丫头顿时也笑嘻嘻的告诉胖丫自己的名字,笑嘻嘻的就从白氏的怀抱里出来,跳到地上和胖丫一起。

    萌萌?这名字,起得真是太有预见性了。

    安言想着,不知道这孩子的父母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竟然能够想到这么一个可爱的名字。不得不说,这孩子不论是相貌,还是性子,真的挺萌的。想到萌萌让苏三保管包子的理由,安言就觉得这个小家伙真的是萌得不行。

    而此时站在一边的苏三,再次感觉到深深的危机感了。这孩子叫小女人姐姐,等会要是还叫他叔叔的话,他要不要应呢。

    要是不应的话,是不是显得自己太小气了,竟然和一个小孩子计较。要是应的话,岂不是和小女人在名义上被人给分开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