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143 偷听(加二千字,刷新)

143 偷听(加二千字,刷新)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今你不是获得了唐山的宠爱了吗?”

    李玉桐轻轻挑眉,有些不确定的说着。唐山将白氏和唐锦绣母女两人赶出家门,这不就是唐初雪胜利的象征吗?

    李玉桐的话语落下之后,却是长久没有得到唐初雪的回应,他奇怪的回头看去,就看到唐初雪眉宇之间满是凉薄之色。看到这样的唐初雪,李玉桐一时间无言,也跟着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唐初雪才淡淡的说道:“你真的以为唐山是那种薄情寡义之人吗?”

    那话语仿佛从遥远处而来,带着淡淡的感慨。

    李玉桐一惊,“你是说唐山并非薄情寡义之人,那么他将白氏和唐锦绣赶出家门,是为何?”

    “为了保护她们。”

    唐初雪说到保护二字的时候,几乎咬牙切齿,心里又恨又嫉的。她那么努力的表现着,可是却是得不到唐山的丝毫关爱。唐山一直只是在做着该做的,却是连一点额外的怜惜都不肯施舍给她。

    “将她们母女赶出家门是为了保护,从何保护?”

    李玉桐这下是真的不懂了,据说将那母女赶出家门的时候,正是大雪纷飞之时。那般时候,将人赶出家门,说是为了保护,简直就是胡扯。至少,李玉桐是一点都不信的。

    “的确是没人相信,就算是唐山如今站在白氏和唐锦绣面前努力解释也没人会信。但是事实,这个世间再也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个事实了。不用多久了,真的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知道了。那个时候,唐锦绣的痛定然会比我多千倍万倍。我的痛尚在身体,而唐锦绣却将会伤在心口之上。呵呵……”

    唐初雪不可抑制的低低笑出了声来,那沉沉的语调仿佛午夜的私语,瞬间让李玉桐觉得毛骨悚然。虽然不知道唐初雪究竟在暗中做了什么,但是他却是莫名的知道既然唐初雪已经出手了,那么唐锦绣定然会有一场劫难了。

    “会不会牵连到父亲?”

    李玉桐原本是要起身离开的,却是突然想到什么,又停下脚步来问道、

    听到这话,唐初雪眸中闪过不耐的神色,淡淡说道:“这件事情你不用管,我自有主张。”唐初雪没有正面回答李玉桐的话,只是淡淡的叮嘱了一句。李玉桐还想要再问,但是看着唐初雪已经转过脸去,就将话语重新给咽了下去。他原本以为这个妹妹是个好拿捏的,如今看来当真是大错特错。能够以着私生女的身份获得父亲的青眼,更是得到宫中姑姑的另眼相看,其中能耐自然是不言而喻了。原先若是觉得这个妹妹只是有些手段的话,那么现在再看来却不只是有手段这么简单了。明明是同一个人,但是现在看去却是让人莫名的觉得诡异而阴森。

    “哥哥还不走,是要雪儿留你吃晚饭吗?”唐初雪看着起身却是没有离开的李玉桐,淡淡挑眉,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

    被唐初雪这番盯着,李玉桐立刻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他顿时拔腿就往房间外走去,有种落荒而逃的错觉。唐初雪在身后看着,只是冷冷而笑。

    下午苏三去府衙帮李夫人通融的时候,却是听到一些关于唐山的事情就留了下来。

    “这里吗?”

    苏三心下生疑,这次就特地跟着张骏一起去了唐山经常去的那个藏着一个苗疆婆子的民居。两人轻功皆是不错,一路上小心翼翼的来到了那处地方,悄然的摸上了民居的屋顶之上。

    “对,就是这里,下面的人刚刚来禀报过,说是唐山刚刚进去了。”

    张骏压低声音,小心的说着。

    苏三眸光一凛,身子越发的贴近瓦片了。他小心翼翼的揭开一片瓦片,就看到了下面的景象。下面是一个阴暗的房间,房间虽然很大,但是因为摆放的东西太多,所以显得很是拥挤。四周都摆满了好些个柜子,柜子上摆满了瓶瓶罐罐的,极为壮观。这还不是最为奇特的,最为奇特的乃是房间的正中央,放了好几个大笼子。有几个笼子上面蒙着一层黑布,只有最旁边的一个笼子没有蒙上黑布,可以让人轻易的看到笼子里面装着的东西。那里面是好三只小狗,却是和一般的小狗不同。那里面的小狗显得眼神呆滞,呆呆傻傻的趴在笼子里面,显得诡异莫名。

    此时房间靠近旁边墙角一个柜子的地方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年逾古稀的老妪,一个就是唐山了。那老妪身上披着一件带着帽子的黑色披风,整个人都隐在黑暗之中,微弱的光线之中,只看得到那老妪皮包骨的面容,满是褶皱的脸上毫无表情。此时的老妪手里拿着一个青色的瓷瓶,嘴巴蠕动着,不知道在和唐山说什么。

    而唐山原本是满面认真的倾听着,不知道听到了什么,突然整个人都显得极为激动起来。他几乎是颤抖的接过老妪手里的瓷瓶,小心翼翼的就要收到怀中去。却是在半中间被老妪所阻拦,老妪冲着唐山摇头。唐山却是不知道为何显得很是激动,眼中泪光闪现,他手上似乎使了力道,想要从老妪手中抢过那个瓷瓶。老妪无奈,松了手,深深的叹息一声。

    而唐山却是如获至宝一般,将那个瓷瓶给塞入怀中,然后面上露出了感激的笑容来,更是对着老妪深深鞠躬。而老妪却是不受,轻轻的摆手,转过身去,没再看唐山。唐山见老妪这般,也不再多言,低声说了什么,转身就离去了。

    在唐山离去之后,老妪缓缓转过身来,再次叹息一声,然后就弯下身子,打开那个没有黑布蒙着的笼子,从里面抱出一只小狗。老妪的面容变得极为的和蔼,她伸手一下一下的摸着小狗的毛发。而老妪手中抱着的小狗,此时也是跟着享受的眯起了眼睛。

    这般画面,莫名的显得别样的温暖。

    大概没人能够想到,在一个远离繁华的地方,竟然会有这样一个迟暮老人,即使身处这般阴暗的房间,她也依然温暖的活着。

    “老大……”

    张骏看到这个画面,明明很简单,但是不知道为何,就是觉得眼眶有些发热。他转头看着苏三,喊了一声,心中想要离开了。

    苏三此时却是皱着眉头,因为建这个房子的材料特殊,所以隔音效果特别好,他即使努力的集中精力,却也是听不全唐山和那个老妪的谈话内容。只是模模糊糊的听到一些字眼,那些模糊的字眼隐约的透露出一个一直被埋藏的秘密。

    “刚刚制成……效果不稳定……隐患不确定……你还是斟酌一番……不用考虑……任何希望……不放弃……何必呢……心甘情愿……只希望她们好好的……谢谢……算了……你走吧……”

    那些断断续续的模糊字眼,苏三努力的想要将其连贯在一起。似乎是刚刚制成了一个什么药,但是因为没有经过大量的实验,所以效果有些不稳定。即使如此,唐山却是依旧要服用。而看唐山的意思,是只要有一点点希望就不会放弃。而最后的她们好好的,是指崔氏和唐初雪还是……

    苏三只觉得心头一跳,感觉到自己似乎离一个秘密很近很近了。但是就是那最后的一层薄膜,却是隔绝了他对真相的窥视。苏三眯起了眼睛,心里一时间有些乱。看刚才的情形,唐山的模样有些破釜沉舟的意思。若是继续按照这样的方法,小心查证的话,也许等到一切事情都发生了,他依然没有查出这其中的端倪来。看来,他的另外找寻切入点了。

    “老大,你想什么呢?”张骏刚才喊了苏三一声,却是没有得到回复,就只看到自家老大一会皱眉,一会深思的,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样子。张骏很是无奈,这要是在家里,他也就不打扰了。但是这是在屋顶之上啊,他不提醒不行啊。

    苏三猛然被张骏的声音惊醒,侧头过去,眸光锐利,道道锋利,直视着张骏。张骏猛然接收到苏三这般眼神,差点没被吓死。这里可是屋顶啊,老大你要是把我吓到了,不小心做出个什么来,那岂不是打草惊蛇了。张骏以眼神抗议着,而苏三则是漠然无视这。大手一伸,提起张骏的衣领,然后就如大鹏鸟一般,提着张骏就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他出来有些久了,小女人在家里盖着急了。苏三一边想着,一边就加快了速度,毫无压力的提着张骏就往白家的方向赶去。

    到了白家的后门,苏三才稳稳的降落下来,而张骏也是被扔在了地上。

    “咳咳……老大你下次别飞那么快行吗?”此刻的张骏哪里还有平时风流倜傥的模样,一张俊秀的面容苍白如纸,一双风流的桃花眼此刻却是颤颤巍巍的,实在是被那些个劲风给刮的。老大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被自家老大提着的他,那种感觉简直就像是在台风中心一般。

    苏三回头看了张骏一眼,然后就很是嫌弃的挪开了目光。

    张骏:“……”

    “你可以回去了。”

    苏三淡淡的说完,转身就要赶紧回去了。

    而张骏却是不满,小小声的喊道:“老大……”

    被张骏的话语阻断,苏三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锐利的视线落在张骏身上,眉头挑起,问道:“怎么,不会找不到回去的路吧?”

    “不是,不是,我就是想……”

    张骏赶忙摇头,虽然在被大风刮了一路,但是他神智还是很清醒的,回家完全没有问题。

    “那你是想要让我送你回去吗?”

    苏三的语气带了些怒意,这个张骏怎么搞的,他还赶着回去看小女人呢。

    “我就是想要让大嫂……”

    “什么!你想做什么!”苏三顿时回身,快步的走到张骏身边,一双黑眸之中带了赫赫凶光。那眼神,简直和要吃人一般,差点没把张骏吓死。

    张骏哭丧着一张脸,心中特别委屈。他就是想着既然都过来了,就想要吃吃大嫂做的饭菜罢了。老大这幅样子,倒像是自己要带大嫂私奔一般。

    “老大,我没有。”张骏急忙解释道,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是老大真的误会了,估计等下一掌将自己拍死都有可能。

    “想让你大嫂送你回去,门都没有。你都这么大个人了,自己有脚,怎么就走不回去了?”苏三眯起了一双黑眸,其中凶光隐现。那架势好像张骏再说出一句不合适的话来,就敢当场拍死张骏一般。

    张骏此刻真的是被自己老大这幅样子给吓到了,整个人都老实了。美味什么的,和自己的小命比起来,实在是太不值一提了。于是,在自家老大的淫威之下,张骏很没骨气的屈服了。他一咕噜爬起来,小心翼翼的说道:“没,老大,我什么都没想。我这就回去了,真的回去了。老大你不用送了,你也赶紧回去吧,不然大嫂该等急了。”

    张骏说完话,转身就像风一般跑远了。那速度,怎么一个快字了得,哪里看得到刚才的半点虚弱。

    而快速跑远的张骏,却是没有看到身后自家老大的变脸。

    在张骏转身的一刹那,苏三原本还凶巴巴的面容,刹那之间就变得柔和了,甚至是带着淡淡的得意的笑容来。这笑容在苏三的面上,实在是难得一见。苏三看着张骏跑得飞快的背影,低声笑道:“凑小子,以为我不知道你暗中打的什么主意?不就是想吃小女人做的饭菜?哼,我要是能够让你平安留下来,我就不是你老大了。你要是留下来了,我和小女人还如何温存?”

    这话要是让张骏听到了,估计能够气得吐出一口老血来。老大,这真的是他的老大吗?他家老大不该是孤僻冷傲的吗?而现在这个腹黑的男人是谁?

    苏三看到张骏的背影彻底消失,这才转过身去,心情不错的朝着二楼走去。虽然才离开不到两个时辰,但是他却是发现自己特别的想念那个小女人了。这般想着,脚下的步伐越发的快了。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苏三就已经来到了他和安言的房间。推开房间的门,就看到心心念念的小女人此刻正临窗而坐,手上正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其实也不算是衣服,仔细看去也只是一块稍大的黑布而已,只是那块黑布已经初具衣服的轮廓罢了。小女人手上的黑布,其中一只袖子已经成型了,衣领也略微看得出形状。

    那颜色,正是自己一贯穿着的。苏三突然心口一热,脚步就停在了那里。

    安言没有察觉,依然埋头于手上的衣服。这件衣服很早之前她就开始做了,只是一直不得空,经常是做一半丢一半的。尤其是苏三整日的陪在身边,她也抽不出时间来。而今天下午苏三有事出去,她恰好得闲,就想起了这件还没有完成的衣服,遂又翻找出来,希望能够早日完成。

    在医学在厨艺方面,她可以很自信的说自己天赋卓绝,只要稍稍努力,就能够有不菲的建树。但是对于拿针缝衣这件事情,她还真的是有些不开窍了。拿惯了银针,给人治病扎穴的,她以为拿起针线来,应该也是得心应手的。结果,虽然在缝制边角的时候,依然是完美无缺,细密圆润。但是在裁衣这件事情之上,她却是一窍不通了。其实这件衣服原先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可惜左边的袖子和右边的袖子竟然差了一小截,而衣领也是歪了。好吧,这要是在现代的话她肯定就不改了,就这样给苏三穿就是了。这种风格在现代,那叫非主流。可惜,这里是古代,是严谨保守的古代。她可不敢让她家苏三穿着这样一件另类的衣服,然后走在大街上就像是动物园里的老虎一般,被人围观,被人品头论足的。

    因为想到某个面黑的男人,安言的嘴角忍不住染上了几许幸福的笑意。

    眼眸浅浅,笑容暖暖。佳人如玉,岁月静好。

    夕阳的余晖打在安言的身上,仿佛给她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那张清丽的面容,在苏三的眼眸之中镌刻成了刻骨的温柔。他缓缓踱步,来到她的身边。似有默契,安言轻轻抬头,就那般撞入苏三温暖含笑的眼眸之中。没有意外,安言嘴角的弧度慢慢扩大,笑容温婉而缠绵。待要说话,却是猛然察觉到自己的手上拿着的东西,顿时眸光一闪,脸色一变。安言急忙抽手,将手中的衣服往身后藏去。

    “你回来了,怎么这么快?”其实也不算快了,此时金乌西坠,马上就要到晚饭时间了。苏三此时回来,都算有些晚的了。不过,安言今天一边缝制衣服,一边想念苏三,手上的速度缓慢,耽误了一些功夫。也许是因为做着幸福的事情,所以没觉得时间的流逝。

    苏三看着安言的小动作,眸光闪了闪,眼底深处荡起了淡淡的涟漪。他的目光落在安言身上,带了炙热的温度,几乎要将安言灼烧。他只是那般看着,什么话也没有说,但却是让安言有种无所遁形的错觉。

    安言有些不自在,有些心虚的将藏在后面的衣服再次挪了挪,自我在心中催眠,以为这样苏三就不会看见了。

    苏三看着安言有些孩子气的动作,嘴角染上了宠溺的笑容。他转开了目光,却是没有揪着这件事情不放。但是心头却是暗中期待着,期待着小女人将亲手做的衣服为他穿上的场景。所以此刻他就极为配合的装作没有看见,就是为了以后小女人给他的惊喜。

    “饿了,什么时候吃晚饭?”

    安言抬头看着苏三,看他面上如常,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没有注意到。

    “这个时候饭堂应该已经开始白饭了,你先过去吧,我等会就过来。”

    苏三定睛看了安言几眼,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而安言则是暗暗呼出一口气,将藏在身后的衣服拿了出来。她眸光柔柔的落在拿在手上的半成品,忍不住伸手去细细的描摹那些已经成型的轮廓。心中暗暗的想着,这件衣服穿在苏三身上的效果。那种感觉很是奇特,莫名的让人既是期待又是激动。想到苏三的衣服,安言就不自觉的想起了上次苏三自己买的那件白衣。那么强烈的视觉震撼,如今依然残留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啊。也不是当时那个男人是怎么想的,难道是被卖衣服的老板给忽悠的?

    想起上次的事情,安言就觉得好笑,忍不住笑弯了眉眼。这次肯定不会了,虽然她是第一次缝制衣服,但是她却是花了满满的心思的。而且她针线一流,只是在裁剪之上不大如人意。这个倒也还好,因为平日的有向柳氏和秀娘请教,若是其中有做得不合理的地方,她也会拆了重新做的。第一次亲自给苏三做衣服,她自然是费尽了心思,用尽了心意的,只为了能够让那个男人喜欢。

    黑色,很适合那个男人。让他的身姿更显挺拔无双,气质更加孤傲冷漠。

    安言这边看着手上的衣服,思绪就跟着不可控制的飞远了。

    柳氏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安言对着手上一件没有完成的衣服傻笑的场景。

    “姑姑,你在做什么呢?”柳氏是因为安言的房间门没关,就牵着胖丫进来看看了,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副画面。小胖丫蹦蹦跳跳的跑进来,一下子就扎到了安言的怀中,软软嫩嫩的声音传入安言耳中。安言低头,对上胖丫那双黑如葡萄的眼睛,宠溺的回道:“姑姑在做衣服,等以后姑姑的手艺好,也给胖丫做一件好不好?”

    “好,姑姑最好了。”

    胖丫小朋友立刻心花怒放,一下子就埋进安言的怀中,咯咯的笑得很是欢快。

    而安言面上神色越发温和自然,她伸手摸了摸胖丫的脑袋,眸中满是宠溺。与此同时,脑中突然就闪过一个念头,她和苏三将来会不会有一个这样的女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