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145 丸药和商途

145 丸药和商途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夫人,我还有希望吗,还能怀上孩子吗?”年轻的妇人才一坐下就着急的问了起来,面上满是着急和害怕。安言面色也是跟着变得认真起来,严肃的说道:“这个得等我给你们两个都把脉完,再做一些了解,才能够有初步的判定。如今,我却是无法答复你。”对于医学,她素来是严谨认真的。

    巧娘听到这话,眼中原本莫大的希望瞬间暗淡了一些。她此刻迫切的希望安言能够给她一个可以期待的希望,似乎只有这样她才得以活下去一般。过大的希望之下,巧娘的面上难免出现了几分颓然的神色来。而一边坐着的巧娘的夫君田勇眸光闪烁,轻轻伸手拉着巧娘的手,暗中给她鼓励。因为这个小小的动作,巧娘的精神一震,眼中浮满了笑意,带着浅浅的泪光。

    将夫妻两人的互动看在眼中,安言的眼中缓缓的爬上几缕柔和的神色。这对夫妻三年没有孩子,这若是在现代也是一个问题,更何况在这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古代?但是即使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夫妻两人依然不改初衷,始终相互扶持着,这已然是极为难得的。安言心头跟着有丝怅然,这般恩爱的夫妻两人,若是再有一个可爱的孩子,那么该是羡煞旁人的恩爱美满吧。

    “苏夫人,让你见笑了。你尽管给我们看诊治吧,这么长的时间了,我们夫妻二人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无论是否有希望,我们都感激苏夫人。”

    一边的巧娘此时回过神来,也是对着安言歉然一笑,不好意思道:“苏夫人,小妇人刚才过于激动了,还望苏夫人不要见怪才是。”

    “没关系的,我了解的。”安言不以为意,眸中神色暖融融的,仿佛三月的春风一般,吹出了一地的春暖花开。

    巧娘和田勇原本心头还有些局促的,此刻也是放开了来。

    安言这才开始伸手,替两人一一把了脉象。巧娘的身子很是正常,而田勇有些肾亏。若是只是这样的话,也只是怀上孩子的机会小一些,不可能三年都无所育才是啊。安言疑惑的皱起了眉头,收回了把脉的手,轻声的问道:“两人平日身子有没有哪里不适?”

    听到这话,田勇和巧娘的面色一下子就变了,皆是带上了尴尬的神色。看那样子,像是不太好说出口一般。

    安言挑起眉梢,心里头也有些郁闷。这也就是在古代,在保守的古人面前,即使是和病情有关,谈论起来的时候,也显得更加的拘谨和尴尬的。想到此处,安言笑着对两人宽慰说道:“两位不用在意,我们百草堂对于病人的隐私和秘密都是看得很重的,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泄露。再一个就是,我作为一个大夫,你们的话语听在我耳中就直接转变成了症状表现了,不作他想。”

    安言的表情很是认真,眼中染着点点的笑意,这幅模样很容易让人放松下来。田勇刚开始的时候,对于有些话语确实觉得是难以启齿的,这下听到安言宽慰的话语,也是一咬牙将那些个东西都给暂时放下了。

    “就是在行房事的时候,成亲那会还好,只是……渐渐的我就有些力不从心……”虽说放开了一些,能够说出口了,但到底是那些个太过隐秘的话题,想要流畅完整的表达,还是不能够的。

    安言看了看夫妻两人,心头有些无奈,然后就对着田勇说道:“这样吧,你先出去等着,我和巧娘谈谈吧。”

    田勇一听,忙转头看向巧娘,见她对着自己点头,就起身出去了。

    接着,就剩下巧娘和安言两个女人了,有些话倒是好说了一些。而且安言外表看着就是一个温柔宁静的性子,很有让人想要倾述的欲望。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在外面等着的田勇都有些着急了,踱步的频率越发的快了起来。一边的伙计看到,忙走过来,轻声问道:“请问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吗?”

    “嗯,就是……算了,我没事,再等等。”

    田勇本来想问问苏夫人一般诊病都需要这么久的吗?但是转念一想,一般人的情况和自家的也不一样,问了也没多大用处。心头这般想着,话语转了几个弯,就又重新给咽回去了。不过经过这么一打岔,田勇急躁的心情倒是得到了缓解一些。也不怪田勇紧张急躁,实在是百草堂虽然开业不过区区四五天,但却已经声势浩大,苏夫人的名声更是声传千里。田勇和巧娘以前也偷偷的看过不少大夫,但是没有一个有办法的。仿佛安言这边已经成了两人最后的希望了,如果连有着盛名的苏夫人也素手无策的话,那么几乎就等于给这夫妻两个判了死刑了。因此,田勇心中自是着急的。他一个男人,本该挑起家中担子,让母亲安享晚年,顺遂如意。让妻子幸福安乐,过上舒心日子的。刚成亲那会,一家子和和美美的,就是这般的幸福。可惜,只因为他和巧娘一直没有孩子,渐渐的,很多事情都随之改变了。不小心触动了那些个事情,田勇有些惆怅。他也没再踱步了,而是做到候诊区的长椅上。

    百草堂的大堂被改得很像是现代的小医院的候诊大厅,前面有导诊的柜台,里面有安言亲自教导过的伙计和掌柜。对着柜台的则是几排的长椅,供候诊的病人休息等待之用。不仅如此,百草堂之中还有免费的开水供应,这些服务在古代看起来是相当的人性化了。

    安言也不是说一心就要将现代的东西都搬过来,那也不实际。并不是因为古代的条件不够,而是有的东西真的不适合古代。并不是说越先进的东西就越好,而是要看适不适合。因此,安言是挑选了一些合适的地方改动着,既方便大家,又是比较符合古代的背景的。在古代呆了这么久,她如今还真的是有些入乡随俗了,也已经开始能够从古代的角度出发去想问题了。

    田勇坐在椅子上,面上满是惆怅,旁边一个婶子看到就拍了拍他的肩膀。

    田勇被吓了一跳,转头看去,就看到是一个陌生的中年妇人,此时正满眼好奇的对着自己笑了笑。田勇奇怪道:“婶子有事?”

    那婶子平日在家里就是一个话语比较多的人,就算是不太熟的人也能够拉着一起唠嗑半天。而今天她来是因为家里孩子胃口不太好,她就过来想要问问苏夫人有没有什么办法。家里的孩子这个问题也不是一个月两个月了,以前的时候带着去医馆看了几次,大夫都是开那种很苦的中药。那种东西,别说孩子了,就是他们大人也是极不喜欢喝的。这一来二去的,孩子这次是怎么也不来了。没有办法,妇人就只好自己来问问了。预约的事情虽然方便,但是也不是每个人都有预约的,因此候诊区里还是有些人刚来,然后取了号码接着坐这里等的。这个妇人就是如此,她估计还得等两个时辰,又是个话多的人,不说话就显得怪难受的。因此,左右看了看,其它皆是面有病容,看着就是身体不适的,就没好打扰人家。这不,好不容易就看到田勇了。

    “就是看你年纪轻轻的,这般健壮,有什么好唉声叹气的。”

    田勇其实此刻是不太想说话的,但是看着人家一副好心的模样,也不好拒绝,就含糊说道:“我娘子在里面看诊,我就是有些着急。”

    “这样啊,看来是一个心疼娘子的人。这样好啊,这年头知道心疼媳妇的可是不多了。”

    说起这个,妇人的话匣子就跟打开了一般,接下来就是霹雳啪啦的一大串了。田勇初时还觉得不太想听,只是到了后面听着听着觉得倒是可以分散一些自己的注意力,确实没有先前那般焦虑了。这个妇人主要是围绕疼媳妇这个话题展开的,什么那谁谁很疼媳妇啊,又那谁谁不疼媳妇啊,总之是正面反面讲了一大堆。

    田勇在一边看着觉得心里好笑,也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婆婆,怪有意思的。

    正这般想着的时候,那妇人也是忍不住幽幽的说道:“可惜我女儿怎么就没有遇到一个疼她的人呢?”

    田勇讶异的侧头看了她一眼,却是发现她叹息完之后,就幽幽的转过头去,一副比自己还要惆怅难过的模样。田勇眼角抽了抽,这转变来得太快,他还无法适应……

    恰好这个时候,安言亲自送巧娘出来。巧娘出来的时候眼角犹有泪痕,面上又哭又笑的。田勇一看,连忙就跑了上去。也没着急问结果怎么样了,就是伸手轻轻的楼了搂巧娘,表示安慰。

    安言在一边看着,眸中染满了温柔,轻声说道:“先按照我开的方子回去吃个七天,七天后再过来看下。七天后不是我坐堂,我会提前交代店里的伙计的。你到时候来只要和伙计说下名字,他就会来告知我的。”

    安言细细的交代了一番,田勇一一记下。待安言说完话,田勇和巧娘有些激动,想要说些感谢的话,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安言一看就知道两人的意思了,在一边笑道:“快去抓药吧,这是我的工作。”

    安言说完话,转身就进去了,继续接待下一个病人了。

    过了一个多时辰后,终于轮到那个有些话唠的妇人了。妇人听到报自己的号码,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等到那边报了自己的名字,这才怔然的站起身来,“呀,这猛然报个号码,我还真没意识到是我。”

    旁边椅子上坐着等的人听到这话,纷纷笑了。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般报号码诊病的。好多人第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都得等伙计那边报了名字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那个是喊的自己。

    妇人进了诊室,就看到安言正坐在那里翻着一本本子。

    安言听到开门的声音,抬头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胖婶吧。”

    那妇人一听,顿时乐了,快步走到近前坐下,道:“苏夫人竟然知道我?”

    安言笑着将手里的本子翻过来给妇人看了一眼。妇人低眸看了看,原来竟是预约的时候登记的信息,笑着说道:“这个还真好使,感觉来苏夫人这边看病就跟回家一般,说话自在多了。以前婶子我去别家的时候,那都是小心翼翼,生怕说错话了一般。”

    听到这话,安言就笑了,这个胖婶还真是有些意思,看着很是亲切。

    “婶子是有哪里不适吗?”安言目光在胖婶的身上转了转,没看出像是哪里不舒服的人。

    胖婶一听,就笑道:“不是我,是我家小孙子。他总是不爱吃饭,我就想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让他吃了就会想吃饭的。”

    “食欲不振啊,这个是小问题,开几幅方子开胃就好了。”这婶子看来是个疼孙子的,这还亲自来。安言笑笑,提笔就准备开方了。而胖婶听了却是摇头,伸手阻了阻安言,说道:“别给开那些个苦哈哈的方子了,我那小孙子不爱吃。有没有什么药是好吃的,给开一点吧。”胖婶说着,就睁着眼睛有些期盼的望着安言。

    安言听着胖婶这话,心头就有些想笑。这哪里有药是好吃的啊?安言刚想说,却是突然想起现代的几个丸药来。开胃的丸药,她就想到了山楂丸,那个味道虽然不是美味,但酸酸甜甜的,想必小孩子应该会喜欢的。提起丸药,安言突然倒是发现了眼前的一条商机了。在这个时代,一般大夫都是开方子,然后自己抓回去煎了吃就是。至今,极少有丸药的出产。就算是有,那也是宫廷里面极为珍贵的收藏。在一般的百姓当中,这种东西那是见都没有见过的存在。

    既然要做,她就想要做得好一些。是单独再开一个丸药堂呢,还是在百草堂之中设立一块地方出来。斟酌再三,还是觉得在百草堂当中分出一块地方比较合适。毕竟如今百草堂才刚刚开业,还没有稳固下来,再开一个丸药堂的话,无论是资金还是人手上都跟不上。安言心头略微想了想,然后就转头对着胖婶说道:“这样吧,我倒是想起来有一个了。只是没有现成的,你留个地址,等我做好了,就让人给你送过去。”

    胖婶一听,连忙说道:“这如何使得,还是我多费些功夫,经常过来看看。”

    “没关系的,就让伙计走动走动也好。婶子家是在哪里?”

    胖婶一听,再想到自己家其实离百草堂还是很近的,就没拒绝,而是说道:“那就麻烦苏夫人了,婶子的家也在这条街上,就是结尾那家兄弟酒馆。”

    一听胖婶家里是开酒馆的,安言眸光诧异的闪了闪,“婶子家原来是开酒馆的啊。”

    “是啊,不过是小本经营而已,主要是卖竹叶青。前段时间因为有新的竹叶青出现,我们酒馆的生意就不是很好了。”

    “婶子家的酒馆是卖竹叶青的?”

    安言抬眼,倒是有些惊讶。

    “是啊,那家酒馆是我父亲的心血。无论生意如何,反正竹叶青就是一定要卖的。唉,那些都是陈年往事了,也不知道父亲他老人家什么时候能够放下。”

    听了这话,安言也没在继续问了,而是转而和胖婶说起了几道开胃的食物来。让胖婶在那些丸药没制成之前,可以先给家里的孩子做一些,看是否能够改善孩子的食欲。胖婶听了,显得极为的开心,最后直说道:“苏夫人要是有空就带着家里去我们酒馆坐一坐吧,我们家酒馆的竹叶青虽然不是改良后的,但是味道却是颇为正宗的。苏夫人有空,可以来尝尝的。”

    安言听了,笑着点头:“好,有空一定去。”

    晚上的时候,安言找来白平商量制作丸药的事情。这些日子,白平都在外面忙药材的事情,在大量收购各种药材,尤其是珍贵续命的药材。因此在安言这边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白平那里也几乎是忙得脚不沾地。

    “制作丸药?”

    白平颇为惊奇,他觉得丸药这种东西都是精贵的,也只有宫里面才有。而如今,自己的表妹竟然说要大量生产,而且在未来的日子里还将会成为主要赚钱的来源,很是惊奇。这是要靠卖药赚钱的节奏?

    安言却是想着开医馆诊病,尤其是他们医馆还经常搞一些义诊,开药的时候也是为病人着想,不开那些太贵的药材。因此,想要在百草堂里面赚太多的银子,却是不太容易。今天经胖婶的话语启发,安言却是想起了卖药这一途。这要是做好了,那销量定然很广,收益也是斐然。想着未来的情境,安言的嘴角弯了起来。未来,定然是一片锦绣商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