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204 前嫌尽释

204 前嫌尽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白思远离开大厅之后,剩余的人相对无言,默默的或坐或站着。

    直到那低沉而带着质感的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响起,本家的人立刻站了起来,面上满是敬服的神色。

    安言疑惑,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连面都还没露,就已经让人不自觉的臣服了。

    安言缓缓抬起头来,那一瞬间,时光似乎被定格了。

    满头银丝被梳得一丝不苟,看着极为严谨。那张容颜、只是一眼,就足矣让安言泪流满面,无法自持。

    “奶奶……”

    安言低低的呢喃一声,早已经泣不成声。

    这般变化,无论是白家的人还是本家的人都难以预料,全部都目光惊异的看着泪流不止的安言。

    苏三快速来到安言身边,看着泪流不止的小女人,除了心疼还是心疼。一时间,高大的他站在安言身边,却是手足无措。冷漠狂傲的苏三也只有在安言面前,才会有手足无措的时候。这一生,他也只有在她面前才会示弱了。

    白老太太抬眼,看向安言。

    见那女子衣着朴素,站在大厅之中,却是如一株迎风而立的清荷一般,清新雅致。那般清丽的容颜,那般明澈的眼眸。白老太太微微眯了眯眼睛,竟然莫名的觉得亲切。

    白老太太虽然心中万分惊讶,但是面上却是半分不露,她拄着拐杖在白思远的搀扶下,一步一步的来到大厅中央,立于安言面前。

    “这位娘子为何伤心哭泣?”

    话语温和慈爱,透着一种极淡的沙哑。

    熟悉的容颜,熟悉的嗓音。

    安言瞬间忍不住,猛然扑了过去,双手紧紧的抱着白老太太,人则是靠在白老太太的肩膀上。

    “奶奶,言言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这番行为实在是惊呆了所有人,就连扶着苏老太太的白思远也是目瞪口呆,站在原地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别说是本家的人回不过神来,此刻就算是和安言极为熟悉的白平都是一副遭累劈的表情。能不惊讶吗,他从来不知道安言还有这样一位奶奶。

    白老太太再镇定,再能掩饰情绪,此刻也是镇定不了了。实在是怀中女子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入她的衣服上,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滴落在她的心头一般。既炽热,又冰凉,还带上了微微的咸意。不自觉的,白老太太伸出手轻轻的拍着安言的背,温声软语说道:“没事,我在呢。”

    这句话仿佛带着魔力一般,让安言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过了好一会,安言才止住哭声,抬起头来,一双红肿的眼睛却是抱歉的看着白老太太。

    这一下,安言也是冷静下来了,知道白老太太只是长得很像自己的奶奶,但绝不是自己的奶奶。

    只是本来冷静下来的思绪,在抬头看到那熟悉的容颜后,还是控制不住的轻轻颤抖。有的时候,知道是一回事,但是能否控制住又是另一回事了。

    安言袖子下的手轻轻抖了抖,这才咬着嘴唇说道:“抱歉,我一时间想起了我的奶奶。她,和老太太你长得很像。”

    白老太太这么大岁数了,说起来比苏老太太还要大些,经历过无数的事和人,一眼就看出安言此刻的所有表现皆是出自本心,实乃情真意切。白老太太心头微微动容,现在这般纯然的女子,实在是少。看着那哭红的双眼,那含雾的眼眸,白老太太心下一叹。伸出一双早就不再年轻光滑的手,轻轻的拉起安言纤细柔软的手,笑道:“也许这也算是我和小娘子的一桩缘分了,看着小娘子老太太老身我也觉得很是亲切。而且,刚才听你喊这一声奶奶,我觉得心里很舒服。老身如今这把年纪了,看得顺眼的人实在是越来越少了,难得出现这么一个清丽雅致的小娘子这么合我的胃口。说起来,让小娘子做的孙女,老身也是赚了呢。”

    听到这话,安言一时间还反应过来,只呆呆的看着白老太太。

    而那边扶着白老太太的白思远却是惊讶的睁大一双眼眸,白老太太何许人也,最是睿智沈沉的一个人。虽然年岁已大,但却是撑起白家的主心骨。因为有白老太太在,银家始终不敢赶尽杀绝,从中可见白老太太的能力绝非一般。这般一个人,在白家小辈眼中,永远都是那般的高深莫测,甚至可以说是不苟言笑。但是,此刻对着苏夫人却是慈爱非常,这实在是太惊人了。

    可以说,今天的一切,都显得如此的匪夷所思。

    “怎么,不愿意再喊我奶奶了?”

    白老太太手上微微用了力道,安言反应过来,眸中情绪反应,心头百感交集,最后却是含泪唤道:“奶奶。”

    即使早就不一样了,但是此刻她还是这样喊,至少她从白老太太身上感受到了一样的气息,那么真诚,那么亲切。

    “嗯。”白老太太笑着应下,面上的皱纹也是舒展了很多。她难得这般肆意,今日这般实在是少见,但心中却是一点也不觉得后悔。

    好吧,接下来完全成了认亲时间了……

    白老太太和安言两人在那里聊天,各自说着各自的情况,只见原本还有些生疏的两人,却是越说越欢喜。越是交谈,两人越是发现两人的脾性越相合。于是,待到两人说完话,从外面看着两人带笑的面容,简直真的像是祖孙一般了。

    白平在一边看得眼角直跳,不是白家来本家认亲的吗?为什么,结果却成了安言的认亲?

    安言和白老头基本上聊得差不多了,余光不小心看到众人依然不可思议的神色,这才反应过来她来本家好像是为了白家的事情的。安言顿时看向白平,就见到白平一副失魂落魄,依然不敢相信的样子。好吧,她今天真是失控了,完全忘记了正事了。

    白老太太察觉到安言淡淡的小尴尬,温声问道:“怎么了?”

    安言回过头来对着白老太太说道:“奶奶,其实我们今天来是有事情的。”

    “我知道,刚才思远和我提过,你们是白家分支白先那支的人吧。”白老太太微微眯眼,轻轻的笑了。正因为有了这个前提,白老太太才会从善如流的认下了极为合眼缘的安言。

    “对,白先正是我的外公。”安言情真意切的说着,眼中也是忍不住有了几分敬仰的神思。在听过唐初雪的描述后,她对于那位隐忍又深爱家人兄弟的老人极为敬服。

    听到白先的名字,白老太太眸中出现了几分恍惚的神色来,原本放在桌子上的手忍不住微微曲了曲,面色几乎清淡,似乎陷入了遥远的回忆一般。

    “曾经,他是我们白家的希望,是燃着灼灼火焰的烛火,我们都在想,他定然会照亮白家未来二十年的路途。而后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不再是我们白家的烛火。”

    白老太太说到这里,却是猛然停住,目光更加深远了。

    而安言则是忍不住微微握了握手,她很喜欢眼前的老人,不希望因为其它的事情而破坏这段关系。但是若是白老太太嘴里吐出侮辱白先的字眼,那么她会毫不犹豫的离开,绝不会有半点迟疑。

    白平也是紧紧的握着手,面上神色有种骇人的严肃。一边的沈沉神色也是极为认真,这是关系到他们一族的清白和尊严,不容许任何人侮辱。虽然他们想要完成长辈的愿望,想要重返本家,但是所谓的重返绝对不是带着委屈和隐忍的色彩。

    相对于白家人的紧张和压抑,本家面上的神色却是布满无奈和遗憾。

    “白先成了我们白家永远的伤痛,是那种无论白家走多远都无法填补的缺憾。”说到这里,白老太太眸中也是含了泪光。

    记忆的闸门也随之打开,曾经的画面缓缓浮现,岁月变迁,再次回首,依然难以释怀。

    “你真的要这么离开?”

    “是,我不能连累白家。”

    “那么,你那宏大的美酒梦又该如何?”

    “阿姐,白家没有了我,还有你啊。”

    “我,我一个女人能做什么?”

    “阿姐,身在白家,我一直觉得很荣幸很骄傲。如今这种情况,我愿意为了白家而舍弃我的梦想我的荣辱。”

    那男子的声音言犹在耳,那种沉痛和隐忍,辗转反侧间,她终究难以释怀。他们之间的感情,虽然不是亲姐弟,却胜似亲姐弟。他们曾经一起构筑过白家的宏图大业,却终究是夭折在重重阴谋和算计之下。原本是深重的灾难,却是被那男子一力担下。她含泪送他远去,咬牙誓要将白家发展壮大,再创辉煌,等待那个男子的归来。

    只是,岁月太无情,再转眼依然年华老去。

    “白先他还好吗?”

    白老太太突然跳出的一句话,却是惊了所有人,不只是话语的内容,更是因为那语调,满含沧桑和思念。

    安言气息一窒,用着极淡极淡的声音说道:“外公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过世了。”

    这话一出,白老太太整个身子抑制不住的轻轻晃了晃。幸亏旁边的安言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否则不知道要酿成什么样的后果。

    “他已经离开了么……怎么会……怎么会这般轻易离开……没想到,那一眼竟然是最后一眼……”

    白老太太话语凌乱,面色苍白,悲哀的情绪那般浓重,让得整个大厅都陷入了难以自持的沉重和哀伤之中。

    “奶奶……”

    安言轻轻呼唤,软软的声音唤回了白老太太的理智。她慢慢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面上一副极为冷静的神色。只是那双眼眸之中,却是暗藏着太多的心绪,宛如暴风雨一般。

    “将他离开白家之后的事情都说一说。”过了一会,白老太太极度冷静的声音缓缓传来。

    安言在心头将事情略微一整理,就开始缓缓诉说起了。从在青城的崛起,银李两家联手迫害,一直说到白先的伤痛离世,最后说到了白先一支如今再度迁移回南郡。一字一句,说得极为清晰明白。安言尽量从一个客观者的角度来叙述,娓娓道来,长长的一个故事,道尽了白先三兄弟的悲欢离合。

    白老太太听完之后,双手狠狠的握紧,“银家,银家,又是银家。实在是欺人太甚,真的以为我们白家就是这般好欺吗?财帛动人心,银家为了利益,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白老太太恨极,咬牙切齿,一双满含沧桑的眼眸之中,更是射出无穷的怨恨来。

    安言惊诧,本家的人从来没有放弃过外公他们吗?她们在来的时候,甚至都做好了最好的打算,却是没想到竟然还会有这种的结局。

    白思远猛然说道:“老太太,我们隐忍多年,可是那银家却是始终不肯善罢甘休。若是一味的隐忍,顾全大局的话,最后我们白家终会被他们银家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的。老太太,我们白家的人个个皆是有血性之人,宁愿放抗而死,也不愿意这般被人缓缓蚕食而死。”

    白思远的话语落下,大厅里面本家的人面色皆是变换不停,都在思索着其中的得失。只是,无论如何衡量,都觉得隐忍的后果也好不到哪里去。如今有白老太太镇住,可是老太太毕竟年岁已大。若是白老太太故去那天,白家又有谁有这般手段和魄力能够撑起整个白家呢。那个时候,白家也难免一个悲惨下场。

    依照银家的作风,即使白家示弱迁移出南郡,他们也是不会放过白家的。银家的风格,素来就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到那天白家完全放弃抵抗,那么只会死得更快。

    既然如此,何不拼一拼?

    瞬间,大厅之中的本家之人纷纷眼神决然的看向白老太太,显然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白老太太看着大家的反应,眸中神色越发复杂。她又何尝不知道这种情形呢,只是念及白家诸多血脉和根基,不忍心拿去拼命罢了。如今,都走到这一步了,尤其是白先的事情给她带来的巨大冲击。这一刻,白老太太终于是被彻底的激怒了。银家欺人太甚,那么她们白家就冒死放抗一番又何妨?

    又何妨?

    若是当年有这样的魄力,又如何会让白先离开?

    当年的过错,不该在今天再次上演了。

    白老太太的心头一瞬间闪过诸多念头,终究是做了最狠的决断。

    “好,我们白家人素来傲骨,绝不屈服,就该如此。”白老太太似乎下了极大的决心,一声大喝,猛的站起身来,颇有一副披挂上阵的气势来。

    安言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们是来细说当年之事的,是想要个答案的。可是为何说着说着,本家的人就一副视死如归要和银家拼命的架势了。事情的进展,是不是太快了。

    安言瞬间有些囧,她伸手拉了拉白老太太,正要劝大家冷静一些。

    可惜安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话呢,苏老太太就伸手轻轻拍了拍安言的手,安慰道:“锦绣放心,我们一定会替你外公报仇的。”

    再次囧……

    安言心中无数只乌鸦飞过,她来又不是要本家的人替外公报仇。

    安言再次拉了拉白老太太的手,“奶奶,我的意思是……”

    “不用担心,主要我们齐心协力,一定能够报仇雪恨的。”

    此刻的白老太太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一副要亲自上阵操刀的样子。

    安言瞬间无语凝噎,这次也不拉白老太太了,而是直接问道:“奶奶,你能和我们说下当年外公离开白家的事情吗,我们如今对整件事情还不太了解。”

    终于是将问题给问出来了,安言顿时觉得长舒了一口气。

    而听到安言的话的白老太太此时也是一震,没想到安言问了这个问题。顿时刚才还一副既要冲出去报仇的气势汹汹,到如今坐下来的低沉叹息。

    安言静静等待,等待着白老太太的叙说。

    白老太太开口,事情在情理之中,却又在意料之外。

    “当年你的外公和我一起研制出了竹叶青酒,这可是惹得银家的觊觎了。银家当年使了无数手段,最后更是在我们进贡的酒里下了药,险些让我们白家抄家灭族。而银家也因此捏住了我们白家的脉门,要让我们交出竹叶青的秘方来。白家人素有傲骨,对此实在是难以接受。也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银家倒是松了口,各人退一步。最终达成的协议是,将白家研制出竹叶青的那个人逐出白家赶出南郡。当时,得知这件事情之后,你的外公却是一口将所有的事情承担下来。就这般,他们三兄弟带着家眷离开了南郡。也是那一天,他们彻底走出了我们的视线。”

    白老太太说起当年的往事,就是满心愧疚。

    安言却是咬牙暗恨,银家,又是银家,当真是阴魂不散!

    白平也是恨极,一双眼睛都红了,猛然起身,一拳打在椅子上,瞬间椅子支离破碎。

    此刻,没有人去怪罪白平的无理和粗鲁。此刻大家都沉浸在气氛和悲伤之中,当年的事情被这般剖析开,一切的阴谋都有了源头。

    “银家,必须要除掉,让银家永远消失在南郡。”安言也是彻底动了真火,就因为银家的贪念,竟然做了那么多事情,也造就了今日这般罪孽,实在是难以饶恕。

    安言平日里看着是最温柔不过的一个人,但是此刻说起这番话的时候,却是自带了一股凶煞之气,和一种难以言喻的自信和霸气。

    白老太太侧目,目光惊异的看了安言几眼。似乎没有想到这个第一眼看去清新雅致的女子,竟然也会这般暴力凶煞的时候。但是,越是这般,白老太太对安言越是喜欢。爱憎分明,外柔内刚,深得她心。

    身为一家之主的白思远此刻倒是有些被惊住了,心中默默想着,这女子难道是和战神苏白呆久了,所以这般霸气的么?这就是所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么?所以这位女子也被战神熏陶了那种霸气,果然不愧是战神的妻子。

    若是让苏三听到白思远内心的话的话,他绝对会哭笑不得。好吧,虽然苏三一直心心念念的就是将安言改造成贤良淑德的小女人,可惜从未成功过。相反的,他现在已经是能够倒背男子三从四德的新四好男人了。果然,世事难料,苏三有了最深刻的了解。这要是放在当时,就是将他脑袋砍下来,他也不相信自己会为了一个女子而改变这么多。可是这些改变,在如今看来,却是处处透着甜蜜。

    安言看着白老太太,认真的说道:“既然一切都是误会,那我们仍然是一家人,而银家将会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在这一刻,安言似乎懂得了外公和舅舅的执念,他们的执念源自于相信白家人始终是坚守如一的。而今日,安言也是深刻的看到了白家的执着和团结。

    白老太太轻轻一笑,“只要团结一心,自然会产生不可想象的能量的,是输是赢,皆是未知数。”

    安言点头,嘴角的弧度微微散开。她可不觉得这个会是未知数,她决定出手,那么就绝对没有手软的道理。她有信心,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给银家最沉重的打击,看来她回去还需要再想想接下来的事情了。

    “白家在酒业一途浸淫多年,外公一直心心念念的也是酒业。我们这次来南郡,本来也是想要着手开始酒业的生意的。如今既然前嫌尽释,那么白先一支自然是要重归本家的。那么生意一事,我们也该好好商量一番。”

    安言认真的说着,既然回过了本家,那么酒业一途就不要单独做了。

    白老太太点头,“这是自然,大家都是一家人,本来就没有分两家做事的道理。”

    白老太太这话落下,白平和沈沉心头皆是大喜,没有想到爷爷和父亲的心愿一朝得偿,竟然是这般的水到渠成。

    因为时间也晚了,安言就告辞了,越好了等到将那边的事情整理好之后,三天后再来拜访。

    “老太太,怎么不说白曲老爷的事情?”

    安言等人走后,白思远却是出声问道。

    白老太太一怔,撇嘴说道:“太难过,我一时忘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