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214 对面

214 对面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而那扮演青蛇的,一身重装戏服的演员这个时候却是猛然转过头来,看到是安言,瞬间眼睛发亮,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挥着长长的袖子就朝着安言高声喊道:“锦绣,快过来,看看婆婆我这身打扮如何?”

    安言嘴角抽了抽,眸光闪烁。心中默默的想着,要是早个四十年的话,自家婆婆去演青蛇那肯定是艳冠群芳,为白蛇传的点睛之笔。但是,现在,她实在是不好多做评价了。安言看到婆婆兴奋无比,满面笑容的朝着自己挥手,调整了一下笑容,就朝着苏老太太大步走过去了。

    苏老太太很是激动,还没等安言走到近前,自己就大步过去,一把拉起安言的手,激动的说道:“这个白蛇传真是好玩,故事美,唱曲美,我都着迷了。”

    “婆婆现在就着迷了,那到了后面可怎么办?”安言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婆婆,真觉得老太太一旦兴致上来,真像个孩子。

    “难道说后面会非常精彩?”

    “那是当然了。”安言还没将白蛇传完全写完,而是写了前面的几幕戏,还只是前面暖情的部分。

    安言想到后面的水漫金山以及被囚雷峰塔等,不知道这些情节一出,自家婆婆还会不会这么欢快。

    “锦绣,你说婆婆来演这个青蛇如何?”苏老太太看着安言,然后在安言的面前轻轻转了转,一副英姿飒爽的模样。

    安言差点没被自己的舌头咬掉,她忍不住看了看演白素贞的女子。一看,很是眼熟,细细一想,原来是那日给她们开门的那个少女。少女一身白色的戏服,这么一妆扮,还真有几分白素贞的样子出来。真是没想到,原先看着青涩稚嫩的少女,一开始演戏,倒是显得游刃有余,看着还真有几分戏本中的人物活过来一般。安言不禁眼前一亮,对着那名为小禅的少女温赞许点头。

    原本还聪慧婉约的白素贞扮相,突然被安言这么一夸赞,顿时面上满是羞涩的笑容,低着脑袋,不敢去看安言。

    那番青涩的模样,安言看了眼皮直跳,尤其是在余光瞥到苏老太太的扮相之后。

    前后反差实在是太大了,也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这样的组合。羞涩的白素贞,老顽童的小青……

    光是想想,安言都觉得无比的奇葩。

    “婆婆今天怎么兴致这么高?”安言眸色转了转,语调轻快的问着。

    说起这个,苏老太太似乎颇为开心,立刻开始扒拉扒拉了,“今天起得早,吃完早饭就没事干了。当时我就无聊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看有没有走丢的小动物呢。”

    说完话,苏老太太就一脸委屈的看着安言。

    走丢的小动物……走丢的蚂蚁可能会有几只……

    “然后,我就想着去看看你们,结果路过你舅母她们的院子的时候就看到了他们了。结果一问竟然是戏班的人,我顿时就欢喜的将他们拉到我的院子来了。幸亏拉过来了,不然真的得后悔死。你那戏本子我看了,构思大胆,故事新奇,跌宕起伏的,让人欲罢不能。至少我老太太看了之后,如今满脑袋里面都是白蛇传的内容了。”

    安言听了,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眼中的神采很夺目。

    “你和那宁老头打赌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哼,那顽固的老头子竟然敢欺负老太太我的儿媳妇,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锦绣,你不用怕,到时候上演白蛇传的时候,宁老头看到老太太我演的小青,还不得佩服得五体投地。”

    老太太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扬起脑袋,眉飞色舞。

    而安言,此刻却是满头黑线。

    老太太,求不要搞笑好么……

    安言实在是很难想象那个场面,稚嫩漂亮的小禅,加上跳脱的苏老太太,这明明就是搞笑剧嘛……

    “我看了看,最后还是觉得小青这个角色适合我。虽然白素贞那个角色也很好,但是那白素贞和许仙情情爱爱的,我就不掺和了。”一边说,苏老太太一边轻轻甩动着的长袖,絮絮叨叨的念着。

    安言瞬间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心中正暗暗琢磨着要如何劝说苏老太太呢。没想到,还没等她想出个办法来,余光就看到苏三黑着一张脸过来了。

    “不许胡闹。”苏三依然霸气四射,过来就严肃的对着老太太如此说道。

    苏老太太原本心情很好的,陡然听到苏三的话,眉头皱了皱,一副不悦的样子。眉头动了动,却是没理会苏三,目光都不落在苏三身上,只是眼巴巴而又委屈的看着安言。

    “婆婆,你真的这么喜欢小青这个角色吗?”

    安言含笑问道,实在是舍不得看着苏老太太委屈的模样。

    安言的话语落下,苏老太太立刻拍手,欢喜的说道:“其实里面的角色我都喜欢了,也不一定要小青这个角色。或者,锦绣你帮我看看,有没有其它适合我演的角色。”

    苏三被自家老娘华丽丽的忽略,觉得很是受伤,于是忙一脸委屈,黑眸含伤的看着安言。

    安言瞬间觉得面容僵硬,这母子两个,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不知道是该爱该恨了。安言悄悄额瞪了苏三一眼,让他先老实一会。否则,这边苏老太太的事情还没解决,那边又该生出别的事情来了。

    原本还挺不甘愿的苏三,被安言这么一瞪,倒是老实了几分。

    苏老太太一看儿子吃瘪的模样,顿时眉飞色舞的扬了扬眉,面上欢快的神色是遮都遮不住。苏三顿时也不甘落下,悄悄的在安言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也回瞪了苏老太太一眼。

    苏三以为安言没看到,实际上安言一直在暗暗观察这母子两个的情况,顿时心里无奈的笑了。这两人,真是一对活宝……

    “原来婆婆喜欢里面的人物,要加入进去一起演啊。本来锦绣还想让婆婆帮忙呢,如今真是遗憾了。”

    “帮什么忙,快说来听听?”苏老太太原本只对小青这个角色感兴趣,如今听到安言的话,倒是又来了兴致。

    安言心中暗笑,却是面色认真的说道:“婆婆刚才可是听了这个戏曲的唱曲?”

    老太太老实点头。

    “婆婆觉得此曲如何?”

    “极好。”

    “那若是锦绣将唱曲这个重担交给婆婆,婆婆可是愿意?”

    安言觉得老太太其它方面可能不太靠谱,但是唱曲方面还是可以的。当然,并不是里面的每一首曲子都适合。就像是白素贞和许仙在渡船上相遇的时候,配上的渡情倒是不错。安言想了想,觉得让婆婆演里面的角色不甚合适,但是在后面唱曲配乐还是可以的。

    苏老太太看到安言一副慎重的模样,瞬间面色也跟着慎重起来。然后在安言期待的目光之中,重重的点了点头,“没想到锦绣你这般看重我,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唱曲啊,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不得不说,锦绣你的眼光实在是毒辣啊,想当年我的嗓音那真是整个南郡都挑不出比我更加出挑的了。如今那么多年过去了,想来我的声音应该更加有魅力了。毕竟,积淀了那么多岁月的精华。”

    安言嘴角再次抽搐,她眼光真的有这么毒辣么……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给你办好。还有半个多月吧,这段时间我可是要好好保护自己的嗓子,等到那天,我的嗓音必然会惊艳整个南郡的。哎,到时候老老少少的都要追捧我的曲子,可怎么办?”苏老太太一副烦恼的样子,皱着眉,似乎真的在想着那种情境。

    安言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果然自家婆婆的特点,她从来就没有真正掌握过。她唯一知道的是,自家婆婆时时都能够给自己带来惊喜。

    苏三眼睛瞪大,对于自家老娘的自信实在是无语了。而安言,也无语了。

    不过,听着婆婆的话语,安言还真是有一些期待。难道自家婆婆真的有两把刷子,在唱曲一方上真的有着过人之处?嗯,倒是可以期待看看。

    “哎呀,我没有时间和你说话了,我得找个大夫来给我好好瞧瞧嗓子,顺便开下保护嗓子的药材来。”苏老太太急慌慌的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却是被安言一把抓住了手腕。

    “怎么了,还有什么交代吗?”苏老太太疑惑转头。

    安言好笑的说道:“找什么大夫,婆婆这是不相信锦绣吗?”

    苏老太太这才反应过来,哪里需要找大夫,眼前就有一个神医呢。

    “婆婆这么一天的,肯定是累了,先回屋休息一会吧。晚点我去给婆婆把脉,这个也是急不得的。”

    听了安言的话,苏老太太点头,欢喜的就进了屋。

    安言看着老太太欢快的背影,没来由的觉得心中很是满足。

    她歪了歪脑袋,突然转头去看苏三,冷不丁的说道:“要不然你唱曲,和婆婆一起配合一下?”

    苏三整张脸,瞬间以着一种可见的速度在慢慢变黑。

    “我就开个玩笑……”安言连忙伸手去拉苏三的手,软声哄道。

    “嗯。”苏三抬起头来,很委屈的看了安言一眼。

    安言瞬间被苏三这个眼神萌到了,如果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不定她就要上前去欢快的啃一口了。

    苏老太太离开后,春华戏班又恢复了正常的秩序,安言让他们先将排好的戏在自己面前排演一遍。第一幕戏是从双蛇下山,一直到寻找许仙,渡船上相遇结束的。这样的话,第一幕戏看点很足,有新奇的玄幻背景,更有悬念的结尾。

    而春华戏班才排演了几日,自然是不能够尽善尽美的,安言指点了几处地方,春娘都很认真的一一记下来,准备回去继续努力。

    虽然不完美,但是不过几天时间,已经初具其形,已经有些让安言喜出望外了。因此,安言最后还是鼓励了几句。一切完成后,安言就让春华戏班回去继续努力了。

    春华戏班的事情结束后,安言和苏三一起进了苏老太太的屋子,看到老天太正在桌子上看着白蛇传的戏本子,满面含笑,显然是爱极了。

    “婆婆真的这般喜欢白蛇传的故事呀。”

    “你们来了啊,过来坐。”老太太看到苏三和安言来了,立刻笑呵呵的让两人坐在身边。

    安言坐好,就给苏老太太把了脉,一切都很好,“老太太身子骨好,就是肝火有点旺,待会开点清凉去火的药材,也不用煎煮,每日拿来泡茶就好了。”

    苏老太太点头,面上的笑意倒是淡了几分相反的多了几分踌躇之意。

    “怎么了?”安言疑惑。

    苏老太太一时间有些忸怩,手在桌子上的戏本子上滑来滑去的。

    苏三转开头去,不忍去看自家老娘这幅样子。苏老太太原本还有些忸怩呢,这下看到苏三的样子,心头火气腾腾的上来了。一下子倒是忘记了其它事情,先是恶狠狠的瞪了苏三一眼,然后就对着安言说道:“我想了想,好多年没唱过曲了。自然我对自己是极有自信的,相信南郡几乎没有人能够比得过我。不过,我还是不习惯将不够完美的自己展现在大家面前。因此,我决定这一幕戏我暂时不参与。等到过一段时间,我的嗓子调养好了,再参与。”

    安言愕然,很是惊讶的看着自家婆婆。

    老太太这是不好意思么……实在是太难得的……

    “这个无妨,都听婆婆的,只要婆婆高兴就好。”安言对于这个倒是没有多大意见。

    苏老太太顿时高兴了,顿时神清气爽的,看自家的孩子都顺眼多了。

    “锦绣,我这边也没有什么事情,你们两个回去吧。我这个糟老太太还是不耽误你们两个的时间了,你们抓紧时间回房去吧。”

    苏老太太一边说,一边伸手推了推安言,目光之中更是溢彩连连。仿佛此刻,眼中都能够穿透时空,看到遥远处她未来那胖乎乎的孙儿了。

    安言面色绯红,有些无奈,看着老太太满是期待的眼神,就羞涩的点了点头。

    而苏三此刻的心情简直可以用心花怒放来形容了,再看自家老娘,都觉得美若天仙起来。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免得我晚上做噩梦。”苏三好不容易看自家老娘神色温柔了一回,结果却是将苏老太太给吓个半死。实在是太不习惯儿子那眼神了,心中暗暗想着,你还是瞪我两下比较好。

    苏三原本的好心情顿时荡然无存,瞪了苏老太太一眼,就拉着安言出门了。

    在苏三和安言走出房间的时候,苏老太太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埋怨道:“小三子温柔起来简直能要人命,哎,希望晚上不会做噩梦……”

    很不巧,这话刚好就落进了半只脚踏出房门的苏三和安言眼中。

    安言很不厚道的笑了,而苏三则是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不许笑。”苏三转头,颇为威严的瞪了安言一眼。

    安言连忙噤声,但是一双灵活转动着的眼睛却是不断流转着含笑的光晕。苏三很无奈,他这一生,真的是彻底的败在这两个女人身上了。偏偏,他还这么乐意,每天都喜滋滋的给两人欺负,哎……

    接下来几天,安言倒是显得颇为清闲。偶尔春华戏班的人过来排演戏曲,她指点几下。

    而白平和沈沉那边,经过半个月的忙碌,已经将准备工作做得差不多了。酒楼已经盘好了,是一栋两层的,占地颇广的小楼。从外表看去,气派很足。这家店铺,原先就是酒楼,也经营多年了。只是自从去年银家在对面开了一家酒楼之后,这家酒楼的生意就每况愈下了。再到如今,已经是入不敷出,完全经营不下去了。没奈何,银家在南郡势力很大,他们也斗不过,所以就决定将酒楼盘出去。因此,白平和沈沉去商讨的时候,倒是进行得很顺利。价格极为公道,白家人素来忠厚,也不会趁机砍价的。

    此时,安言和白平沈沉正在苏家的一个花园里喝茶,主要也是说一下新盘下来的酒楼的事情。

    “那家酒楼的老板也是个可怜人,我尝过他们酒楼的酒,很有味道。而且老板为人也很好,很是爽快的。在南郡多年,酒楼一直也是经营得不错的。只是可惜,那银家仗着势大,将他们给打压得不成样子。最终,只能将一生的心血给专卖出去了。”白平颇有些打抱不平的说着,尤其是事情牵涉到银家,更是愤怒无比。

    银家,永远都是那般卑鄙无耻,仗势欺人。

    “这般说来,那家酒楼的对面就是银家的酒楼了。”安言挑眉说道,面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是,一旦开张,那就是和银家对着干了。”沈沉喝了一口茶,轻声说道。

    “作对好啊,我们白家和他们银家本来就是死对头。如今同开酒楼,而且还是对着开,实在是太好了,正好一较高下。”白平面上此刻除了愤怒,还有一种跃跃欲试的神色。

    安言无奈扶额,“你倒是很激动,看你这架势,好像一副要冲上去和人打架的样子?”

    “我可没那么傻,虽然心里很恨,但也不会靠蛮力解决的。表妹,我觉得这会真是天助我们,让我们选的酒楼刚好就在银家对面。”白平眼睛放光的看着安言,心心念念的就是将银家打趴下。想想,自家酒楼人来人往,而对面银家酒楼却是门可罗雀,那肯定是极爽的。

    安言撇了撇嘴,无奈道:“究竟是天意还是人为,表哥你不清楚?”

    安言无语了,这表哥故意找个银家对面的店铺想要和人家打对台就算了,竟然还有板有眼的说是天意。面上虽然一副无奈的样子,但是安言心中却是笑了。自家表哥如今可不再是以前那个木讷老实的货了,说起漂亮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白平顿时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被表妹发现了,表妹永远那般冰雪聪明。”

    “少来,说说其它的。”

    白平跟着面色也认真了几分,继续说道:“对面那家银家酒楼,你知道是谁在掌管吗?”

    “谁啊?银紫芙?”安言挑眉,既然白平会这般问,估计那人该是自己认识的。而安言能够想到的银家人,第一个就是银紫芙了。

    听到安言的答案,白平一副被惊吓到的样子,夸道:“表妹,你真是神了。”

    安言撇嘴,这个还是很容易猜的好么,白平的嘴巴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其实这家酒楼是银紫芙和其夫君李玉竹一起开的,这对夫妻真是不可小觑。要知道银家的这家酒楼是新开的,而且是在一家老酒楼对面。结果却是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就发展得有声有色,直接将对面的酒楼给挤走了。这份本事,实在是厉害。”虽然不喜欢银家人,但是白平此刻还是就事论事的客观评价道。

    “李玉竹和银紫芙回到南郡没有多久啊,原来是谁在管?”

    “原来据说是银紫芙的大哥,不过开始做得不是很漂亮。而银紫芙夫妻回来后,就将这家酒楼给接手了。”

    安言眸光有些恍惚,因为白平提到了李玉竹,让她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来。

    还记得,第一次见李玉竹的时候,满是惊艳。那如玉如竹的温润气质,让她印象很好。可惜再次相遇在青城,却不是美好相识的开始,而是渐行渐远的两条线。在青城发生了太多事情,曾经她以为的朋友,如今在南郡再见该是陌路吧。想想这样的变化,没来由的安言觉得有些惆怅。

    “酒楼的初步改造我和沈沉已经做得差不多了,表妹你明天跟我们过去看看吧。”白平想了想,还是觉得要有安言的把关比较好。

    安言含笑点头,“我也很是期待呢,到时候不出一个月就能够将对面银家的生意给抢过来。”

    管它对面的酒楼是谁在掌管,反正是银家人就没错。银家欠她们白家这么多,如今确实是到了该一点一点还回来的时候了。她们白家,可不是那般好欺负的。她安言,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亲人,伤害白家的利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