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217 落幕

217 落幕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楼上各大家族或观望,或冷笑,不一而足。

    而楼下则是已经闹翻天了,吵吵嚷嚷的,极为闹腾。

    “这怎么还不开始?”

    “哪里能那么快开始,当然是要吊足我们的胃口了。”

    “不会吧,那小妇人真的以为自己的戏曲是惊世之作不成?就算是宁老的戏曲,也没有让人等这么久的先例。这个小妇人倒好,戏曲没看到好不好,名堂倒是不少。”

    “我劝你还是少说两句,那个小妇人可不是一般的人,那可是苏白的妻子?你说苏家三爷的妻子,耍点名堂怎么了?”

    “也不知道苏三爷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妻子……”

    ……

    各种声音嘈嘈杂杂的,几乎都是谴责安言的,一个个面上皆是不耐烦的神色。反正他们也不是真的为了来看什么绝世戏曲的,他们纯粹是来看热闹的。一个个都在等着,想看苏家三夫人输了之后,会如何收场。

    安言站到窗口处,往下看去,看着时候也差不多了。安言眸光转动,在楼梯处搜寻着,很快就看到了白平的身影。只见白平此刻正睁着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这里,生怕错过自己的任何一个动作一般。看到白平这么紧张认真的模样,安言无奈的笑笑。她这个表情就是心眼实,有的时候交代他的事情,他真的是能够照着一字不漏的坐下来,倒是让她不大好意思了。

    白平看到安言终于是看到了自己这边,顿时舒了一口气。他此刻是既紧张又兴奋,瞧着外面的动静,他的面色都有些发红了,给激动的。

    等会白蛇传上演会如何?

    安言看着他激动得模样,就将手举起来,利落的往下一切。

    终于是等到了这个手势,白平瞬间转身,抬腿就往后院跑去。那速度,快得可谓就是眨眼之间的功夫了。

    安言只不过是眨了一下眼睛,再去看白平的时候,只来得及看到那一角白色衣角在转角处闪过。

    在大家等得即将不耐烦的时候,一阵旋律缓缓传来,带着说不出的韵味,令人不自觉的安静下来,想要听得更清晰一些。

    众人循着旋律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一群身着戏服的人来到了台下。

    “她们身上的衣服都好漂亮,满满的都是惊艳。”不得不说,清新脱俗的戏服一出场,无论是白素贞的白衣还是小青的青衣,都是极为美丽的,瞬间让众人眼前一亮。

    “莫名的,我很是有些期待了。”

    “虽然不知道戏演得如何,但是这歌曲却是极为动听。”

    “不过可惜,有曲无词,有些不够完美。”

    伴随着千年等一回的优美旋律,扮演白素贞的小婵缓缓上台,而负责奏乐的其它成员也是各就各位,做好了所有准备。

    小婵一步一步的往戏台上走,姿态优雅,步步生莲。

    一瞬间,所有人几乎都看痴了去。

    那女子,白衣如雪,明眸皓齿,容貌虽不倾城,却也在此刻展现出一种动人心魄的美丽来。

    当那白衣女子的脚登上戏台的一刹那,曲乐声起,不再是简单的旋律,而是有了优美的歌词附和。

    “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只为这一句,啊哈断肠也无怨。……”

    这乐曲的演奏方式和秦国南下的演奏有些不同,安言采取了多重奏的形式,让一首乐曲显得更加层次分明,却又回音袅袅。

    这一刻,众人心中的轻视之心收起了几分。虽然戏还未开演,但是这一曲千年等一回,却是有着几分先声夺人的气魄来。

    伴随着那取悦,小婵在戏台上翩翩起舞。戏还未开演,却是已经先让人醉上三分。

    雅间,宁家。

    宁老头猛然站起身来,双手扣在窗沿上,目光一动不动的落在戏台上的女子身上,更是忍不住低低说道:“不论如何,只这一开场就让我先服上三分。”

    宁枫依然安坐,眸光也是落在戏台之上,目光之中满是溢彩。这首歌曲,很得他的心,让他从灵魂深处生出一种动容的触觉来。

    雅间,银家。

    “倒是有几分手段。”在那千年等一回响起来的时候,银老夫人就已经睁开了眼睛,此刻一双浑浊的眼中满是精芒。

    “祖母?”银紫芙看着老夫人难得表露在面上的神色,关切的喊了一句。

    “紫芙,这个苏家三夫人果然不简单,还真有几分门道。果然能够让你这般狼狈的女子,岂非是一般人。”银老夫人有些感慨的说着,但眼底深处却是闪烁着满满的冷酷。

    听到这话,银紫芙瞬间低下了头去,对于这件事情她心头始终是有着疙瘩的。一出生,她的人生就顺遂无比,谁知道却是在安言的手上栽了一个大跟头。要她服气,如何可能?

    “冷静,无论任何时候你都要有一颗冷静的心。”

    看到银紫芙有些失落的目光,银老夫人猛然喝道。

    银紫芙瞬间清醒,目光惊诧的看向银老夫人。却只看到老夫人那双浑浊的眼中满是波涛汹涌,不停的翻滚着。

    “且让她得意一会,到时候自有她哭的时候。”银老夫人一字一句冷酷的说着,眼眸微微眯着,泄露出了缕缕的精芒来。

    而同一时间在苏家所在的雅间内,安言和苏老太太两人一起站在窗户边上往下看去。而苏家以及白家的那群小萝卜头,一个个的皆是被抱到了桌子上,此时正兴奋的在桌子上又跳又叫着,简直将这里当成游乐场了,玩闹得不亦乐乎。

    “原先在家中就觉得很好听了,谁知道如今到了这里,却发现更加好听了。”苏老太太不遗余力的夸赞着。

    “好戏马上就要开演了。”安言微笑着开口,目光所及处,戏台上果然已经开戏。

    小婵退场,换上的是两个小童和一个猎户。正在上演的正是白蛇传的第一步,乃是许仙好心救下小蛇,就此结下一段善缘。

    起先,台下还会传来一道又一道的抽气声,再到后面,众人皆是聚精会神,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画面,显然早已入迷。

    剧情缓缓离开,伴随着那经典的旋律,安言仿佛看到了那白衣蹁跹的美丽蛇妖缓缓走入尘世,去偿还她的恩情,去经历她的情劫。

    遇到青蛇,经历双蛇斗法,一直到姐妹相伴找寻当年的小牧童。

    当在许仙身上看到他的曾经小牧童的时候,当那首渡情想起的时候,第一幕戏进入了高潮也进入了尾声。白素贞不负苦心,终于寻到许仙。

    “……春雨如酒,柳如烟。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随着这首渡情的结束,白蛇传的第一幕戏也是拉下了帷幕。

    明明已经结束了好一会了,但是现场却是一片安静,没有人反应过来。

    安言眉眼弯弯的往下面看去,和白平目光对上,她笑着点头。白平立刻对着安言比了一个手握拳头的动作,让她放心,一切交给他吧。

    一个呼吸,两个呼吸,三个呼吸……

    终于,大家反应了过来,现场爆发了最惊天动地的掌声来。楼下的所有观众全部站起了身来,不停的鼓掌,面色涨红。一个有一个好字从那些观众的口中吐出,瞬间一个又一个好字在好戏茶馆之中汇聚成一股赞美的海洋来,几乎要掀翻好戏茶馆的屋顶。

    “好,太精彩了。”

    “继续,继续啊。”

    “再演一幕吧。”

    “经常,如此精彩。”

    “白素贞,白素贞……”

    “许仙,许仙……”

    “千年等一回……”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一瞬间,叫好声,呼喝声,唱曲声,此起彼伏,经久不绝。

    这一瞬间,整个好戏茶馆都沸腾了,为了这个传奇的人妖故事而沸腾了。一个个都激动不已,不停的高举双手,喊着他们喜欢的角色的名字。

    “这些人真疯狂。”苏老太太摸了摸鼻子,有些惊叹的说道。

    “我也没有想到。”安言看着下面那轰动得几乎要爆炸的场面,也是有些晃神。她对白蛇传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个可是经典之中的经典,不怕没人喜欢。虽然早就知道这个肯定会受欢迎,但却是没有想到竟然有这般受欢迎。

    “听说你接下来的每一幕戏都准备要在即将开业的酒楼里上演?”苏老太太转头问着,眼睛微微眯着,面上满是笑容。

    “是啊,初来乍到的,当然要找到法子来吸引大家了。”安言缕了缕耳后的碎发,清浅的回着。

    “那到时候一定要给老太太我留个固定的雅间啊。”苏老太太得到安言肯定的答案后,立刻眉开眼笑的先预定下了一个雅间。

    安言瞬间有些哭笑不得,这动作是不是也太快了。不过看到老太太高兴,安言心中也是愉悦的,遂笑着回道:“自然的,我回去就让白平和沈沉在二楼修一间至尊雅间,独一无二的,独属于婆婆的。常年只为婆婆而开放,随时恭候。”

    听到安言这话,苏老太太瞬间觉得自己全身都舒坦了,从脚底板到头发顶,真真是身心舒泰。

    “锦绣啊,你实在是太善解人意了。”这下苏老太太真是笑得见牙不见眼了,心里欢乐的想着以后入住至尊雅间的场面,怎么想怎么美。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且听我说两句话。”

    这时,耳边先是传来一声重重的敲锣声,当楼下稍微安静一些的时候,跟着响起的就是白平的声音了。

    现场倒是没有那么多嘈杂了,但是也不会绝对的安静。不过这样已经很足够了,白平大声讲话,现场的人大致都能听到了。

    众人仰头望着白平,翘首以待,看他会说出何话来。毫无疑问的,等下说的话肯定是和刚才上演的那出戏有关。

    “诸位觉得今天的这出白蛇传如何?”白平的嗓门还是挺大的,安言听了忍不住莞尔。

    “好,是我这辈子看过最好看的。人美曲美戏美。”

    白蛇传的故事在如今大多古板恪守的戏本子下,显得是如此的另类,又是如此的出类拔萃。

    白平才一开口,立刻得到了无数的赞美。

    “那么,大家还想不想接着看下面的故事?”白平再接再厉,面上带着笑容,一副诱惑的模样。

    “想!”这次是整齐划一的回答,在白平的问题落下的瞬间,几乎没有停顿的就得到了大家这般一致的回答。

    听到这个答案,白平一双眼睛弯了弯,面上笑意越发分明了。

    “那么,三天后,请大家光临白氏酒楼继续看。”

    白平的话语落下的瞬间,场面却是有着片刻的安静。

    “白氏酒楼?有这家酒楼?”

    “我也没有听说过。”

    “管它听没听过,我就想知道白氏酒楼在哪里就行了。”

    “是啊,白氏酒楼在哪里呢,我还真的从来没有听说过。”

    白平重重的咳嗽了几声,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之后,就清声说道:“白氏酒楼还在筹备当中,三天之后准时开业。白氏酒楼专注于经营各种美酒,主打竹叶青。三天后正式开业,欢迎大家准时光临。地址就在银家大酒楼的对面,白氏酒楼随时恭候您的光临。”

    这番话被白平阴阳顿挫的说出来,倒是勾起了众人无数的好奇心来。

    砰!

    在白平的话语落下的时候,楼下的人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反应,楼上银家的雅间内,银老夫人却是一巴掌排在桌子上。这一下下去,整张桌子都狠狠的震动了一下,桌子的杯盘更是摇晃了好几下,发出清脆的声响来。

    “祖母……”

    银紫芙惊呼,她何曾见过银老夫人这般失态的时候。

    “混账东西,这般是在挑衅我们银家的威严吗?”银老夫人一双眼眸寒光凛凛,就那般如刀子般落在白平身上。

    “孙女定然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的,三天后开业,一个月后关门!”银紫芙恨声说道,眉目之间满是煞气。

    原本极为不悦的银老夫人在听到银紫芙的话之后,阴沉如水的面色才算是好看了一些,但依然很愤怒。

    “这件事情随时和我汇报进展。”银老夫人对白氏酒楼也颇为伤心,总觉得这么大阵仗搞下来,怕是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她最讨厌的就是无法掌控的东西了,绝对不可能让白氏酒楼大摇大摆的在自家酒楼对面开着。

    “是。”

    银紫芙自然是乖巧的应下了,平静许久的眼眸,终于是再次掀起了惊天波澜。

    只是在应下的那一瞬间,她的脑海之中闪过了李玉竹那芝兰玉树的身姿。她的手不自觉的握紧,有些许紧张,他会因此厌恶自己吗?

    只是,她也没有退路,她已经让祖母失望一次了。若是再让祖母失望的话,也许就会被祖母放弃的。

    楼下,白平真的是将一生的口才都花在了今天,不断的介绍着白氏酒楼。仅仅是靠一张嘴,就已经在众人面前缓缓勾勒出了一副酒楼的设想图来。众人虽然还没见过,但心中已经生出几分向往来。

    整个过程中,白平的重心都在酒楼的介绍上。而对于白蛇传,几乎是只字未提。实在是白蛇传根本不用做宣传,就已经让在座的所有人为之而疯狂了。

    安言看着下面白平的表现很是满意,勾起了嘴角。下一件事情,就是将白氏酒楼开好以此带动白家的全部产业发展。

    扣扣

    “老头子我打扰一下,不知道是否可以进来?”

    宁老站在苏家的雅间外,此刻显得极为老实,再也没有初时的自傲了。在看过白蛇传之后,他除了折服还是折服。

    果然,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当真是服了。

    安言意外的挑了挑眉梢,这个老头子不会真的过来给她斟茶道歉吧?这她可是不好受,对方好歹是一介长辈。

    而且这件事情上她也有不妥之处,本来不至于闹成这样的。如今这般,对宁老以及好戏茶馆的名声也是有些妨碍的。这件事情整体说来,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尤其是在刚才,宁老还很为她着想的要取消今天的赌约。而她却是抱着免费打广告的心里,将这个赌约坚持了下来。

    “那宁老头就是欠收拾,暂时不用理会他,让他在外面吹会风,清醒清醒才是。”苏老太太听到宁老头的声音,顿时幸灾乐祸的在一边劝说着。

    安言很无奈,老太太你是苏家的老太太啊,怎么可以说出这么孩子气的话呢,她几乎要泪流满面了。

    “婆婆,让宁老进来吧,这件事情上我也有错。”

    苏老太太很是意外的看了安言一眼,虽然心中疑惑安言错在哪里。不过她素来对于安言的话语和行为都极为推崇,突进听到安言这般说了。没等安言动作,苏老太太就已经动作流利的过去将门打开。

    一打开门,看到宁老头那张脸,苏老太太就想起了曾经被拒绝观看戏本子的旧恨来,瞬间哼了一声,傲娇的转身走到安言身边。

    宁老低眉顺眼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依然淡然如风的宁枫。

    一进来,宁老就对着安言弯腰行了一个大礼,由衷的说道:“这回是老头子我有眼无珠,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误会了三夫人,是老头我的不是啊。”

    安言有些措手不及,没有想到宁老这般看得开,竟然直接就认错了。

    苏老太太也是极为惊讶,一双眼眸在宁老身上转啊转啊的,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宁老头,你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

    宁老听到这话,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这个死老太太,就知道她说不出好话来。

    宁老决定忍她,他还有求于那老太太的儿媳妇呢,可是不能将关系搞僵了。于是,对于苏老太太的怀疑,宁老无动于衷,好像没有听到的样子。

    “以为装作没听见就可以可?越是这样就越是表明你心虚,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很早以前我就看出来了,长成你这样,绝对是不安好心。”

    忍她!可是忍不住了呢?那么,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

    “死老太婆,你说完没有?”

    “哎呀,怎么的,你是想要打架还是吵架呢?”苏老太太瞬间跟打了鸡血一般,非常激动。她可是不怕,不管是吵架还是打架,那可都是她的强项啊。

    “好男不和女斗。”宁老宽大的袖摆一荡,双手负于身后,一副不屑于和苏老太太较真的样子。

    “哼,长得就不像是好人。”苏老太太嘟囔了一句,倒是没在继续为难宁老了。

    但是,宁老此刻心中却是泪流满面。他容易吗?他长这样有错吗?一副好好的容貌,怎么就不安好心,怎么就不是好人了?宁老此刻很有一种将苏老太太脑袋打开的冲动,他真的很好奇里面究竟都装什么东西,怎么就这般不受待见呢?

    安言看得两个人一副吵得不可开交的模样,顿时哭笑不得。这两个人,岁数加起来都过一百了,结果行为却是这般的幼稚,实在是像极了争吵的一对孩子。

    “宁老不用在意,这次的赌约我可是占了大便宜的,为白氏酒楼做了一番大宣传的。”

    刚才在宁老行礼的时候,安言已经下意识的侧了侧身子,避过了这样一个大礼。

    “愿赌服输,我宁老还是输得起的。”宁老说完这话之后,就丢给宁枫一个眼神。

    宁枫接收到这个眼神,忙从宁老身后走出来,几步就到桌子边,从桌子上倒了一杯茶过来。

    看到这两人的动作,安言瞬间就猜测出了宁老的意思了。

    “宁老不可,你这样做岂不是折煞小辈我了?”安言连忙阻止,这实在是没必要,这个赌约总的说来,她还要感谢宁老呢。最重要的是,宁老心肠并不坏。

    “不行,这可是不行,我老头子输了就是输了。你可是不能欺负我年纪大,就不接受我的道歉。”宁老的固执劲又上来了,接过宁枫手里的茶,不等安言反应就弯腰将茶奉给了安言。

    安言眼角一跳,有些无奈,但看着宁老面上一副你要是不喝,我就一直这样的模样。她只好接过,浅浅的喝了一口。

    看到安言将那杯茶喝下,宁老才算是放下心来。他瞬间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小心开口说道:“是这样的,不知道那个白蛇传的戏本子……”

    “不行。”

    宁老的话还没有说完,苏老太太就一口给拒绝了,面上一副正义凛然的神色,看得宁老一阵牙痒痒。

    这个死老太太,实在是太记仇了,不就是当初自己戏本子没有立刻答应给她嘛,至于念到现在吗?

    宁老不看苏老太太,转头眼巴巴的望着安言。

    安言也很无奈,撇开头去,当做没看见。

    宁老那个恨啊,知道要是不解决苏老太太,估计就别想提早看到白蛇传的戏本子,也别想要探究白蛇传的来源和内容了。

    宁老狠狠的给自己做了一番心里建设后,面色稍微正常一些了,就转头看向苏老太太,打算说一些好话。

    所谓小人不人则乱大谋,为了能够看到那惊艳非常的白蛇传,如今受一点委屈就算是了。

    但是,即便抱着这样坚定的信念,在看苏老太太那得意洋洋的面容,他还是变哑巴了。

    苏老太太正激动呢,等着那老头子来给自己说好话呢,没想到人家就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就一副她没得救的样子,转开头去了。

    苏老太太傻眼了,“你不想要看戏本子了?”

    不像啊,宁老头对戏曲的执着她还是很清楚的,不像是这么轻易放弃的人啊?难道是自己逼得狠了?苏老太太默默的在心中检讨起了自己来。

    “要啊,你肯吗?”宁老翻了个白眼,随口问道。

    “当然不肯啊。”苏老太太理所当然的样子,谁让你当初不肯给我看呢。

    一边的安言听着两人这般幼稚的对话,忍不住嘴角抽搐。

    “哼,我回去冷静一下。”宁老转过身就走了,宁枫看了安言一眼,也跟着离开了。

    苏老太太有些郁闷的抱怨着,“那个老家伙真是太没有毅力了,他只要再多呆一会,多说两句话,我就会大发好心的答应他了。没想到,他自己不争气。哼,活该他看不到。”

    苏老太太恨恨的说完,转身却是去招呼桌子上玩得不亦乐乎的几个小家伙,准备要打造回府了。

    孩子太多,小青哥最小,苏老太太高兴的抱着,而其它的加上二爷家的两个孩子,一共还有五个孩子,则是自己走了。不过离开雅间前,安言也是千交代万嘱咐,一定要跟紧大人。要是走丢的话,很容易被狼外婆抓走的。小孩子们一听,顿时唬了一跳,一个个眼睛睁得大大的,生怕自己把自己给弄丢了一般。

    苏老太太心情原本不错的,看着怀里粉白粉白的小糯米,大步的走在前面,率先出了雅间。

    “这不是银家老夫人吗?好气派啊,瞧瞧这阵仗。”

    安言还没踏出雅间呢,就听到苏老太太不太爽的声音幽幽传来。

    安言郁闷了,一种又摊上事的感觉油然而生……

    安言连忙快步出了雅间,就看到从里侧走过来一路人马。为首的是一个老夫人和一个年轻的小妇人,那小妇人安言也认识,竟然是银紫芙。再联系刚才听到的苏老太太带刺的话语,安言就知道眼前这个看着就不好相处的老太太肯定就是银家老夫人了。

    据说这个银老夫人很不简单,很多事情背后都有其的影子。就像当年白家失去皇商的资格,以及白家没落的过程,据说都有这位老夫人的影子。安言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审视的看向银老夫人。

    而那银老夫人也很敏感,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安言审视的目光,猛然转过头来。

    两人目光相对,无言的擦出几缕锋芒来。

    银老夫人的目光就像是淬了毒,带着倒钩一般,被她盯着,隐隐的都能够感觉到从脚底板升起的凉气。

    安言的目光则是清亮凌厉的,落在银老夫人的身上,多了几分坦荡的味道。

    “年轻人想要创造出一番事业是好事,但若是不知天高地厚就不好了。到时候,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这话已经有些严重了,带着浓重的警告了。

    安言还没来得及回答,一边的苏老太太首先就忍不住了,跳出来对着银老夫人劈头盖脸的就骂道:“还说年轻人,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了,都快要入土的人了,还管着管那,也不担心有损阴德,早早的去见阎王。”

    好吧,安言第一次发现,自家婆婆的嘴还是蛮毒的。

    你看,银老夫人一张脸已经愤怒的成猪肝色了。要说其它事情,她还能够维持面上的从容之色。但是说她有损阴德,咒她早死,她实在忍不住了。

    银老夫人的目光突然似笑非笑的看着安言和苏老太太,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来,“果然是不能和你比啊,这心胸宽广的,我只能羡慕得份了。看你们这架势,说不定将来我们银家也能娶进来好些个白家女呢。”

    银老夫人的话语落下,苏老太太面色就是狠狠一变,第一时间转头去看安言的神色。发现她一切正常,不禁暗中呼出一口气,再看向银老夫人的目光就带了丝丝忌惮和愤恨了。

    安言心中满是疑惑,为什么她觉得刚才银老夫人所说的话不寻常,像是话中有话一般。安言缓缓转头,疑惑的看向自家婆婆。

    那一瞬间,苏老太太眸中闪过几分不自然的神色。不过很快的苏老太太就恢复了平日的样子,道:“不用理她,她这是害怕了,担心白氏酒楼会超过对面的银家酒楼。”

    “呵呵。”听到苏老太太的话,银老夫人不反对也不赞同,只是冷冷的嗤笑了一声,看着安言的目光隐隐带着深意。

    安言尚未来得及去探究银老夫人目光的意思,银老夫人已经带着银紫芙,转身离开了这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