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222 各自思念

222 各自思念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银老夫人直接被气晕了过去,等醒过来,想要去府衙那边看看怎么回事的时候,那边左义已经被百姓的舆论逼迫得做出了公开审理的承诺了。

    “左大人这是什么意思?”事情一再失去掌控,银老夫人非常不悦。

    左义更是不高兴,冷哼一声,看都不看银老夫人说道:“老夫人如今倒是知道来问我了?”

    “老身如何就不好意思了?”银老夫人此刻心头满是怒火,也不给左义面子。

    左义砰的一下就拍在了桌子上,猛的站起身来,怒指银老夫人,说道:“老夫人当初可是承诺过的,你们银家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而我府衙这边只要配合就好了。如今,这样的形势能算是配合吗?几乎全城的百姓都来了,老夫人你是没看到当时的场面。他们可是说了,要是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岂不是有猫腻?若是真的这么不公道的话,他们要写万人血书上告?请问一下银老夫人,这样的情况之下,本官能做什么?”

    银老夫人对于当时的具体情况确实是不清楚,她先前昏过去了,一清醒过来就跑来兴师问罪了,哪里知道当时的情况。如今,看到左义似乎动了真怒,一时间也有些气弱起来。

    “好吧,这件事情确实是老身没有做好。”银老夫人眼眸之中闪过暗光,还是老老实实的示弱了。

    如今形势不受她的控制,若是这边和左义闹翻,让左义倒向苏家那边,那事情可就棘手了。

    左义一听,心中的怒气平息了一些,重新坐了下来。

    “公开审理也没有什么,那些愚昧的百姓又能看出什么,听出什么?如今的当务之急,乃是那些个死者的家属的供词。”

    “那些人都有把柄捏在我的手上,该是无碍的。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老婆子我会再找人去敲打敲打的。”银老夫人如今也是不敢大意了。

    “嗯,两天后就要开始审理了,此次可是至关重要。”若是失败的话,那么他郡守府可是损失惨重的。他可是冒着和苏家撕破脸的危险来做此事情,最后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安言如今在牢房之中的日子倒是过得不错,每天都有人过来看望她。白氏更是恨不得就长在牢房之中了,吃的用的都往这里送。更有那考虑周到的苏老太太,竟然让人搬了浴桶过来让安言沐浴。当时场面那个壮观啊,苏老太太带了十多个丫鬟婆子过来。有给牢房周围都挂上布帘的,有打扫监牢给地上铺上地毯的,有搬水准备的。

    那蒙三当时见了,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这样也行?这本事也太大了吧?这哪里是来坐牢的?这分明是来度假的好么?

    就连那左义在得知消息的时候,也是暗暗的将苏家给骂了无数遍?你说你们苏家就不能低调一点,这样等下让银家那边的人知道了,岂不是又要闹上一通了?

    不过,幸好银老夫人没有发作。这点小事,她也懒得动怒,如今关键是这件案子的最后结果,她的精力都放在上面了,绝对不能够有所失误的。

    这么一来,安言在牢房里过得当真是不错。

    就如此刻,安言正跪坐在地上泡茶呢。茶烟袅袅中,安言模糊的容颜带了淡淡的忧愁。

    秦都之中关于苏三的消息已经彻底的传了过来,苏三果然是出事了,如今正被关在天牢之中。

    安言轻叹一声,将杯中的茶水饮尽。她此刻满心满眼的都是为苏三担忧,如果可以,她想要亲自上秦都去看看。可惜,如今她都身陷囫囵了。

    “这、这是牢房?”

    正在安言多愁善感的时候,牢房外面传来了一声惊叹。

    安言抬眼看去,就看到了宁老带着宁枫和宁凝来看她。

    这声惊呼是宁老发出的,他不敢置信的看着铺着地毯,摆着小茶几,此刻更是茶香氤氲的牢房,张大着嘴巴,看着宁枫和宁凝。

    宁枫的目光之中却是闪过放松的笑意,也是目中含着光亮的看向安言。看到她即使身在牢房之中,依然风姿绰约,秀雅娉婷。

    而跟来的宁凝眼神却是不一样了,幽深诡秘,面色也不是很好。

    “没想到宁老还记得小妇人,真是荣幸之至。”

    安言浅笑盈盈,举着手里的茶杯,要邀请几人一起用茶。

    宁老当即不客气的进来,直接在安言的对面坐下来,却依然难掩惊讶,“监牢都是这样的吗?”

    安言嘴角一弯,却是点头。

    宁老顿时唏嘘不已,“这样的话,等老头子我很老了,就犯点事情进来就好了。我觉得这里很不错啊,这边挺安静的,环境也还好。”

    “三夫人可是真爱开玩笑,宁老这下可是当真了,别到时候真做出什么事情,就有趣了。”一边的宁凝眸光一闪,掩嘴轻轻的笑了,似是在开玩笑。

    而安言却是忍不住轻轻挑了挑眉梢,这个宁凝说话,听着总觉得不是那个味道。这个女子她明明没有见过,却总觉得她对自己有敌意。

    安言心头一动,“宁凝姑娘,我们以前见过吗?”

    宁凝面色一窒,眸光深处泛着恨色,没有回答。

    牢房之中顿时流动着一种很奇异的气氛来,宁枫嘴唇动了动,最后也没有说话。

    反而是宁老看不下去了,轻咳几声,说道:“我们泡茶吧,让老夫看看你这妇人的手艺如何。”

    安言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这个宁凝和自己肯定有几分瓜葛。不过她也知道此刻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素手轻动,三杯清茶就出来了。

    宁枫看着安言的手法,如蝴蝶穿花一般,轻盈灵动,极为赏心悦目,忍不住眸色更深。

    “如今你在里面,白蛇传都停止了。”宁老一边喝茶,一边很是遗憾的说着。

    安言嘴角直接抽搐得厉害,心中郁闷的想着,这老家伙来这边到底是关心自己,还是关心白蛇传的?

    “你也不用太过忧虑,按照如今的形势,你也未必会有事。”宁老想了想,这般劝道。

    对于这事,安言倒是没有太过担心,如今白平和沈沉正在按照她的计划一步一步的实施,到时候定然要银家胜败名列。该担心的是银家,而不是她。

    宁老很是惊讶,这个小妇人落入牢房之中,竟然还这么坦然淡定,果然是一个很不平常的女子。

    “希望三夫人出来后,能与三夫人一起探讨白蛇传。”宁枫眉眼温润,浅浅而谈。

    安言抬眼,看向宁枫,这个男子有着秀美绝伦的眉眼,有着动人心魄的温润雅致。能够和他说话,或是坐在一起,都是如此的赏心悦目。安言轻轻点头,应下了宁枫的话。在这种时候还愿意来看她,不忌惮惹上麻烦,安言心中对他的评价高上了几分。

    接下来几人一边喝茶一边说了会话,宁老和宁枫就起身要告辞了。

    安言起身要去送几人,宁凝却是突然顿住:“你们先回去吧,我想要再留下来和三夫人说说话。”

    听到这话,宁枫和宁老的神色都极不自然。

    “小姑,我们……”

    “我只是想要和三夫人说说话而已,没有其它的想法。”宁凝目光扫过宁枫,神色有些不悦。

    宁枫闭口不言,宁凝毕竟是他的姑姑,乃是长辈,他也不好说什么。

    宁老深深的看了宁凝一眼,临走时还是忍不住提醒道:“早日看开才是正理。”

    听了宁老的这句话,宁凝的面色很难看。

    安言重新坐下,面容宁静,“宁凝小姐这回可以说说我们之间的瓜葛了吧?”

    宁凝也跟着坐了下来,端起一杯茶,重新喝了起来。

    袅袅的白雾之中,宁凝开口,诉说了一个青梅竹马的美好故事。

    “苏大哥小的时候为我打过架,那个时候我偷偷的给他补过衣服。我们从小就认识,多年的感情最为诚挚和深厚。”

    安言直接笑了,“宁凝小姐直接说你最后的目的吧?”

    “你和苏大哥不适合。”宁凝听到安言这么直接的问话,面色更加不悦,伸手指向安言,说了这样一句话。

    安言面色一顿,看向宁凝的眼神带了玩味,“哦,也许在你眼里,我们不适合。”

    宁凝面色一松,还以为安言识时务。

    “只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宁凝一愣。

    “你要是看不顺眼,就躲家里,别出来看啊。”

    安言难得说话这般直白,几乎不给宁凝留下任何颜面。

    宁凝面色很冷,嗤笑道:“你一介商人之女,如何配得上苏大哥?”

    安言好笑了,“那你是郡主还是公主了?”

    安言就是这般,温柔的让人觉得如沐春风。但要是讽刺起别人来,那也是能够让人吐血三升的。

    “我们宁家乃是庶香门第。”

    “没看出来,书香门第就教出了这样的女子来?”安言眼神不善的在宁凝身上扫了扫。

    “你若是安安分分的给苏大哥做妻子就算了,可是你为何要惹这么多麻烦,更是连累苏家?”

    一年多前,在苏老太太知道苏三去接媳妇的时候,就暗中在南郡的上流圈子里打过招呼了。暗示他们苏家已经找好了三媳妇,让其她的人不要再有被的心思了。

    当这个消息传出来的时候,宁凝直接昏阙过去。她等了苏三那么多年,整整十几年啊,最美好的年华全部都陷在了等待之中。曾经,宁家也透漏过联姻的意思,只是苏三无意。但是她一直相信,只要自己一直等待,苏三终有一天会看到自己的痴情的。可是谁知道,在十几年的等待之后,苏三竟然带回了一个小妻子。更无法忍受的是,苏三对待这个小妻子的时候,是她从来也没有看到过的温柔。

    想到自己无尽的等待,想到自己落空的一腔深情,宁凝只觉得心口火烧火燎的。

    “你不应该拖累苏大哥和苏家,趁着这个机会主动写下和离书吧。”

    安言面色也跟着冷了下来,她都不知道这个宁凝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得出来。

    “然后你和你的苏大哥好成亲吗?”

    宁凝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是面上神色却也说明了这一切。

    “和离书这种东西,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写的。”她和苏三一路走来,感情越来越好。他们要一起白头偕老,儿孙满堂,做一辈子的恩爱夫妻的。

    “话还是不要说得太满为好。”宁凝不悦的站起身来,觉得安言实在是太不识好歹了。

    安言懒得理会她,撇开头去。

    宁凝气闷的看了安言一眼,转身就出了牢房。

    而安言坐在原地,却是有些患得患失起来,倒不是因为宁凝。而是想着苏三如今在秦都天牢,而自己在南郡天牢,这算是有难同当吗?只希望,苏三能够平平安安。安言一时间各种心绪纷飞,很是心神不宁。但是此时着急也没有用,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此时,在安言想着苏三的时候,远在秦都天牢的苏三也思念着她。

    秦都,天牢。

    苏三一身囚服染血,发丝凌乱,狼狈的靠在墙角,头微微抬着,透过牢房上方的一个小窗户。

    似乎能够看到远处的明月,那明月之上该有着他思念的人儿。

    “小女人……”

    苏三忍不住低低呢喃,一双如星子般的眼眸带着满满的都是深情。

    曾经,面对这些血腥,他有的只是麻木,而如今却是难得的有了温柔,因为想到了那个小女人。可以说,安言就是刻在他骨子里的温柔。

    想到安言,苏三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染血的囚服。

    如今身上这么多疤痕,会不会吓到那个小女人?

    还有,自己离开这么久,她会不会很想自己?

    不知道她一天会想自己多少次,他却知道自己无时无刻都在想她。

    第一次,离开她这么久,真是一种痛苦的煎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