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230 心疼

230 心疼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安言才停下脚步,苏三也连忙跟着顿足。

    安言转身,面无表情的看着苏三。

    苏三顿时紧张万分,一双漆黑的眼眸委屈又无辜的看着安言。

    安言瞬间绷不住,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看到安言这样,苏三瞬间知道娘子没有在生气,忙伸手就去搂安言,委屈不已的说道:“娘子,我今天为你报仇了。”

    安言轻挑眉梢,好笑的问道:“怎么,你要挟恩图报不成?”

    “可以吗?”苏三瞬间双眼发亮,心中有了很多美好的想法。

    “想得美。”安言瞬间一拳头砸在苏三的胸口上,愤怒嗔道。

    苏三一点不怕疼,反手抓住安言的手,细细的看着。

    “看什么呢?”安言斜眼。

    “我看看你手有没有打疼。”苏三很认真的检查着。

    一瞬间而已,安言的眸光就停在了那里。这个男人霸道又顽固,但同时也有着幼稚而孩子气的一面。

    安言软下了语气,温柔道:“你今天太冲动了。”

    “不会,没有要了他们的命,已经算是非常仁慈了。”苏三微微眯起眼睛,里面寒光四射。如果不是他需要低调一些,那两个如此伤害小女人的人焉能留有命在?

    “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吗?”安言认真的问着。

    苏三这般为她出头,她自然是非常欢喜的。但同时心里也担忧,害怕一次的痛快会给苏三带来困扰。实在是苏三被陷秦都的这段日子,让她非常害怕。

    “没事,我有分寸的。”苏三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安言的发丝,一下一下的,那般温柔。

    安言微微仰头,眸光泛彩。

    苏三心头一动,像是被一根羽毛轻轻的挠过,立刻倾下身去,吻上了安言的唇。

    细细密密,缠缠绵绵,苏三恨不得将安言揉进骨血,藏在心头。

    苏三一只手托着安言的头,一只手抱着安言,那只抱着安言的手在安言的背后轻轻游动,温柔抚摸着。突然,那只手停在了某一个地方。

    他轻轻推开一些距离,眸中迷离的神色散去几分,将额头抵靠在安言的额头上,两人额头相贴,气息交织,呼吸缠绵。

    “让我看看你背后的伤。”苏三轻轻出声,话语之中有着隐忍的心疼。

    安言身子一颤,眸中恢复清明,轻轻摇头,“那些早已经过去了,那道伤口也好得差不多了,如今只是一道浅浅的疤痕。”

    “我要看看。”素来对安言千依百顺的苏三,此刻却是倔强的坚持着。

    安言垂眸,到底是争不过苏三的执拗,伸手去解衣带。

    外裳解开,苏三的大手伸过去轻轻的拉开雪白里衣的丝带。衣带翻飞,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在苏三的大手上妖娆绽放。他将安言转了个身子,让她背对着自己,温柔的将她柔顺的发丝全部都挽到前面去。终于伸手过去,将肩头的衣服拉下,顿时那道疤痕出现在了苏三的眼前。

    苏三的目光几乎凝滞不动,里面的目光很深,暗聚幽光,酝酿着强大的风暴。

    只见安言雪白无暇的背上,一道长长的鞭痕从肩头几乎延伸到腰间。那么一笔,就好像是雪白纸张上的一道墨痕,毁掉了所有的美好。苏三捏着安言里衣的衣服的手在隐隐颤抖,他温柔在心头的小女人,如今却是被人伤害至此。这些是他看得到的,那么,那些他看不到的呢?

    小女人呆在牢狱之中的那些日子,又是如何度过的呢?只是想想,苏三就觉得全身颤抖,愤怒的几乎不能自己。

    安言感觉后面的气息不对,连忙将自己的衣服拉好,转过身去,就看到苏三墨眸如深渊,正深深的看着自己。

    安言知道苏三可能又偏执了,忙伸手去抱苏三的腰,仰起脑袋来,软软的说道:“重要的是我如今完好的站在这里,而我们还能够这般幸福的相拥。这,已经让我感到无比幸福了。”

    是的,只要你在身边,哪里都是幸福。

    听到安言这样柔软的话语,苏三心中原本的偏执果然消散了去。他回头抱着安言,也是心悸不已。想想,如今还能在这里安然相拥,的确已经是无比的幸福了。

    “好了,你赶紧去洗洗吧,瞧你这一身灰头土脸的。”过了一会,安言伸手推着苏三去洗澡了。

    进了洗浴室,下人已经将热水准备好了,大大的浴桶之中水汽弥漫。

    苏三伸手准备脱衣服,感觉到安言在身后,转头疑惑的看了安言一眼。

    而安言却是满眼笑意,面上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更是撸起袖子,高兴的说道:“我帮你洗。”

    苏三的所有动作都停了,整个人僵硬在在那里。

    幸福来得太快,他有些接受不了。

    “真的?”

    苏三有些迟疑,小女人为何这么主动。

    安言瞬间面色绯红,自己这么主动,结果还要招来他的怀疑。安言很想转身就走的,但是想想苏三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回来,然后一回来又忙着替她报仇出气,又觉得无比的心疼。所以,到底还是上前几步,伸手去帮苏三脱衣服。

    苏三这会是真的相信了,心中万般甜蜜。顺便的,还起了一点涟漪。等下,要不要来个鸳鸯浴……

    苏三跨进了浴桶,却迟迟没有见到安言动作,疑惑的回头看去,就看到安言一双素雅的眼眸正雾气蒙蒙的看着自己。

    “怎么了?”

    安言伸手轻轻的摸上苏三伸手纵横交错的疤痕,话语有些哽咽,“这些都是在秦都弄的吗?”

    上面有很多旧伤,安言都认得,乃是苏三以前在站场上留下的。

    在那些旧伤上,增添了许多心伤,有鞭痕,有烙印,有刀伤,有剑伤。安言很难想象,苏三在秦都的那段日子是如何度过的。

    明明,他是最委屈受伤更多的那个。可是一回来却是要先为她报仇?

    这个男人,对他自己的身子一点都不在乎,却是将她爱到了骨子里。

    “还疼吗?”

    “早就不疼了,看着狰狞可怕,其实一点都不疼。”苏三云淡风琴的说着,似乎后面那些痕迹只是抓痒一般。

    你不疼,可是我却心疼。

    安言贝齿轻轻的咬着下唇,伸手开始为苏三洗澡。过程之中,水光耀人,两人却是再没有说话。

    苏三第一次接受这样的待遇,直舒服的闭上了眼睛,而安言不仅帮他全身都洗干净。后面更是用着不轻不重的力道,帮苏三全身都按摩一遍,让苏三所有的疲惫都缓缓散去。

    等一些做完,已经是黄昏了,两人相携着就去了老太太的院子里。

    两人到苏老太太院子的时候,苏老太太真一个人愁眉苦脸的在吃晚饭。听到下人通报说是苏三夫妻过来了,苏老太太却是不予开会,继续没精打采的吃着饭。

    安言好笑的立在一边,而苏三却是皱着眉头,有些郁闷的说道:“要是没事,我们就回去吃饭了。”

    原本还打算没看到苏三的苏老太太这次直接火了,一手就拍在了桌子上,使得桌子上的菜肴都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这边没饭给你吃是吧?还要回去吃,一段时间没见,竟然还敢欺负老娘了?”苏老太太直接对着苏三就发飙了。

    苏三很郁闷的皱眉,安言却是笑眯眯的过去,在苏老太太的身边坐了下来。

    苏老太太顿时欢喜了,忙让人给添饭,然后更是殷勤的给安言布菜,“来多吃点,这个好吃的。”

    苏三不情不愿的在安言身边坐下,坐了一会,发现没人给他添饭,顿时目光凉飕飕的看向苏老太太。

    “干什么?”苏老太太回头狠狠的瞪了苏三一眼。

    苏三忍了,咬牙起身,自己去装了饭回来。

    看到他一副被气到的样子,苏老太太顿时开心的笑了。

    “婆婆,夫君不在的时候,你天天担心念叨着。如今夫君回来了,你却这般戏弄他?”安言好笑的看着苏老太太,这母子两个真是一对活宝。

    苏老太太微微仰头,眉梢高高的挑着,“这是在让他长记性,不然他下次再离开个一两个月,还让不让我老太太好好生活了?好儿媳妇,你说是不是?”

    安言一想,还真是,忙伸出大拇指,对着苏老太太比了一个大拇指,很支持老太太的无理取闹。

    看到安言赞同,苏老太太顿时眉开眼笑。

    这个时候,苏三已经装好了米饭,无比哀怨而惆怅的回来了。

    苏老太太和安言两个相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婆媳两个默契十足。

    苏三坐下,拿起筷子,就要去夹其中的八宝鸭,谁知道却是在最后被苏老太太给截获了。

    苏三筷子孤零零的悬在那里,他眯起眼睛,危险的看了苏老太太一眼。

    苏老太太却是得意洋洋的将那块鸭肉给吃了,吃完还很是得瑟的砸吧砸吧嘴巴。

    苏三垂眸,继续夹菜。

    同样的,再次与目标失之交臂……

    苏三火了,将筷子啪的一下就放在了桌子上。

    苏老太太顿时来了精神,将筷子放下,双手叉腰,就要来大干一场的时候。

    苏三却是以着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快速的捡起筷子,然后嗖嗖的将他看中的菜都给夹到了碗中。不过是几个眨眼的时间,苏三的碗中小菜就叠得跟个小山似的。

    苏老太太愣了。

    安言也惊呆了。

    而苏三则是挑眉一笑,动作优雅的开始吃菜。

    苏老太太咕哝一声,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就转头让丫头拿了个大碗装了好大一碗白米饭来。

    “给你,多吃点,多吃点。”

    苏三挑眉,在苏老太太殷切的目光之中,将自己装的饭菜吃完之后,果然接过了苏老太太拿过来的大碗饭,继续开吃。

    苏老太太看着直点头,一边的安言此刻已经完全风中凌乱了。这母子两个,已经不能用活宝来形容了。

    不过,转而安言却又轻松的笑了。这样的生活真好,没有尔虞我诈,有的只是生活的各种乐趣。她笑得眉眼弯弯,只希望一生都能够这般轻松写意。

    晚上,苏三轻轻搂着安言,靠坐在床上,两人正静静的体味着难得的温存。

    “苏三,你和朝廷的瓜葛彻底的了结了吗?”

    安言踌躇一番,还是轻声问道,不然心中总是搁着一件事情。

    安言的话语落入苏三耳中瞬间,苏三的脑海之中几乎是立刻的就浮现出了叶清的面容来。他欠她很多,她为他的自由而周旋于权力的漩涡之中。而如今,他真的能够抽身而出,享受这份宁静的幸福吗?苏三沉默,但若是要偿还这份恩情的话,那他就必须卷入那些个是非恩怨当中。那么,他的小女人以及他的家人,势必不能再宁静无忧的生活了。苏三心中挣扎,最终长长叹息一声。

    “嗯?”

    安言担忧的看着苏三。

    苏三轻叹一声,缓缓说道:“我十三岁就上了站场,当初凭着的只是一腔热血和不服输的性子罢了。而那时的我,终究是年少,面对杀戮和鲜血不能够淡然,几次都险险死在了战场之上。越是艰难,我越是要活下来,不仅要活下来,还要建功立业。而我这股不服输的性子以及在站场上杀敌的狠劲,吸引了当时身为护国大将军的太尉叶鸣的注意力。他看我底子不错,且倔强勤奋,就收我为徒,带在身边悉心教导。十年后,我就已经是名震天下的大将军了。而我的师父也被召回秦都,成为军部最高统帅,荣任太尉。而我则是继续留在战场上,杀敌建功,保家卫国。在无尽的战役之中,我杀出了赫赫威名,成为了秦国当之无愧的一代战神。”

    听着苏三的曾经,安言的心中很是动容。十三岁,那是多么小的年纪,而苏三却已经上阵杀敌,保家卫国了,她心疼他。

    “后来我的师妹,也就是师傅唯一的女儿嫁入宫中,成为了秦国的皇后。宫门深深,争斗不断,皇帝的宠爱,太子的争夺,权力的倾轧。这些争斗不仅涉及整个秦都,更是波及整个秦国,就连我在边关也不幸免。和叶家敌对的乃是苏贵妃一脉,苏贵妃的父亲是文官之首,当朝宰相。两家的争斗到白日化的时候,苏家更是想要夺取边关的军权。师父思虑再三,最终还是暗中施手,让苏家一脉在表明上赢了,以此让我顺利退出朝廷,能够过上普通人的生活。所以,师父对我恩重如山!”

    苏三在说道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态度之虔诚,以及语气之郑重前所未有。

    安言跟着点头,“叶太尉的确是真心为你所想,用心的为你谋取最好的生活了。”

    不然的话,他完全可以将苏三拖下水。一代战神的威信,相信可以号令无数军士。这样的人才,叶太尉留着对叶家一脉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但是叶太尉最终却是放苏三离开,可见其中真的是将苏三当做儿子一般看待了。

    “师父身有暗疾,我早已知道。只一直以为在秦都,有太医在,自是能够好好调养回来的,谁知道却会一病不起,就此离世。无论如何,无论身在何方,身上有何事,我也是要亲自去送师父一程的。到了秦都,苏家对我极其忌惮。因为我在军中的威信不会弱于师父,苏家害怕我回去会接替叶太尉的位置,和他们作对。于是,他们下手,以冲撞苏宰相的罪名将我打入天牢。我被关在天牢半月有余,因为我在军中的威慑力,他们也只敢对我用刑,逼我就范,却是不能将我弄死。因为那罪名还不至于处死我,到时候要是引得军部动乱,他们也担待不起。但是即使是这样的罪名,他们也可以将我关个十年八载的。到时候,等我出来,大事已定。”

    听到这里,安言心颤不已。关个十年八载,安言不敢想象那样的后果。

    “那后来呢,谁救了你?”安言抬头问道。

    “是师妹,师妹帮我周旋,定然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让我安全脱身回来。”苏三的语调很低,其中满是隐忍和阴霾。

    安言袖子下的手用力握紧,将那个叫叶清的女子,秦国的皇后,深深的记在了脑海里。她一样感激叶清,感激她救了苏三。若是有机会,她愿意倾尽一切去报答。

    话到这里戛然而止,下面的话两人谁也没有接。

    安言知道此刻要是自己深明大义的话,就该劝苏三回秦都,帮助叶清,毕竟无论是叶清的父亲还是叶清都对苏三恩重如山。但是,她却做不到这样。明明知道那里是万丈深渊,是杀人不见血,吃人不吐骨头的帝国首都,又如何有那个勇气让苏三去。这一去,若是再也回不来的话,她该怎么办?安言心中难受,越发往苏三的怀抱之中依偎。

    对不起,我这么自私,只想要你平安,想要你好好的活在我身边。若是有来生的话,我愿意当牛做马去报答叶家的恩情。

    安言深深的闭眼,将那份愧疚隐藏起来。

    而苏三此刻心头同样风起云涌,被恩义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他很想扛着大刀回到秦都,为师妹扫平所有障碍。但是当眸光触及到怀中柔软的身子之后,他所有的冲动都被压制了。他如何能够舍得让小女人独自在南郡等待,日日担忧?甚至,他有可能再也回不来。想到这种后果,苏三就觉得整个人都要窒息了。

    苏三手臂用力,将安言抱得越发紧了。整个人堙没在一种压抑之中,他将所有的纠结和痛苦都埋藏在心底,只为了能够陪着怀中的小女人过最平凡的日子。

    “小女人,我爱你。”苏三低头,在安言的发梢上深深的吻着,眸中全是深情和隐忍。

    “我知道,全都知道。”安言仰头,回应苏三的吻。

    这个吻太过缠绵,因为两人心中都有隐忍和压抑。

    苏三的吻落在安言的眉间,唇上,锁骨之间,不过片刻,安言身上已经一片凌乱。

    苏三伸手就要将安言身上所有的阻碍给扯落的时候,安言却是伸手阻挡。

    “嗯?”苏三嗓音沙哑,极为动情。

    “你和宁凝是什么关系?”安言想起了那个自称是苏三青梅的女人,顿时眼睛眯了起来,看着苏三的眼神满是不善。

    “宁凝是谁?”苏三反口回到。

    安言全部的表情都僵硬在那里,这答案要不要这么彪悍?

    “好了,娘子不要为陌生人的事情操心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做呢。”苏三咕哝一声,极为不满,想要继续刚才的缠绵。

    安言却是反应过来,伸手将苏三的脑袋阻挡住,好笑的说道:“苏三你可别骗我,你就说认识也没什么?”

    “我从来不骗你,我真的不认识。”苏三很郁闷了,在这种时候小女人竟然还问他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

    “人家都说是你的青梅了,你怎么可能会不认识?”安言眉眼弯弯,极为真诚的问着。

    苏三简直郁闷坏了,这个小女人简直是要他命啊。苏三眸中神色越发幽深,突然双手用力,一下子将安言给制服了。再不给安言任何说话的机会,缠绵热情的吻不断的落在安言身上。安言所有的抗议都淹没在了唇齿之间,被苏三全部吞下。

    次日,安言全身酸软的去了苏老太太院子里。

    都怪苏三,不好好回答她的问题。虽然心中无比好奇,但是她不敢再问苏三了,生怕苏三再用暴力解决。若是如此的话,估计她这幅小身板要完蛋了。万般无奈之下,安言就想到了苏老太太。想来,既然是苏三的青梅,那苏老太太肯定是知道一些的。

    苏老太太才吃完早饭,正百无聊赖的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摇啊摇的。眼角余光突然看到安言过来,顿时跟看到棉花糖的小孩一般,笑得见牙不见眼的。

    “好儿媳妇,今日怎么有空来看我啊?不用陪小三子啊?”

    “儿媳妇来看婆婆,婆婆不高兴吗?”听到苏老太太的话,安言顿时委屈的耷拉下眉眼。

    “怎么可能,我天天盼着你来都来不及呢。只不过我这个做娘的还是知道的,我家那个小三子跟个糖块一样,粘你粘得紧。”苏老太太挑起眉梢,轻轻的调侃着。

    安言顿时也跟着笑了,苏三有的时候还真是很粘人。

    “奇怪,你腿怎么了?”苏老太太眼尖发现安言走路姿势好像有些不对。

    安言的脸瞬间就红了,结巴的说道:“额……可能是没睡好。”

    “没睡好,哦……”苏老太太贼兮兮的一笑,瞬间了悟。

    安言羞得面色更加绯红,想要争辩,却是被苏老太太给堵住了,“没事的,你们夫妻两个努力,我这个老太太才有希望早日抱上小孙子。”

    安言郁闷的在苏老太太身边坐下,心里将苏三给骂了个千万遍。那家伙,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在虐待自己,气愤起来真想给他禁欲。

    苏老太太戏弄够了,转了语气问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来打听点事情。”

    “什么事?”苏老太太疑惑了,这么一大早的,甩下小三子来打听事情。

    “苏三和宁凝什么关系啊?”

    “哦……,原来是问这个啊。”听到这个,苏老太太笑得极为不怀好意,看着安言的眼神似笑非笑的。

    “婆婆。”安言忙催促道。

    “好了好了,我和你说。”苏老太太伸手安抚的拍了拍安言的手背,轻声安慰着。

    “他们两个什么关系也没有啊。”苏老太太正紧的回道。

    “怎么可能,宁凝明明说她是苏三的青梅的。”安言一时嘴快,就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苏老太太轻嗤一声,“她还真好意思说,那些全都是她自己想想的。打小,宁凝就喜欢追在苏三背后,天天粘着苏三。不过苏三那性子,你也是知道的。对于他不在意的人,他完全可以当你不存在。所以啊,宁凝伴在苏三身边大概有整整八年吧。可是,苏三压根连人家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连个样貌也没看清楚过。你说,这事情好笑不好笑?”

    额……,好像是有点好笑……

    安言无语了,原来宁凝心中的青梅竹马是这样子的啊,果然不是她这等资质能够理解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