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农门医香 > 008 买媳妇

008 买媳妇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盛,你进来一下。”

    沙哑虚弱的声音自破旧的屋中传出,其中的淡淡哀伤和无奈,被风轻轻一吹,散落为尘埃。

    杜盛放下手中的屠刀,先是在一边的水桶中快速洗了一下手,然后捞起长条案板上干净的布巾将手擦干净。做完这一切后,杜盛这才快速的进了屋子。

    这间屋子看着破败不堪,但却是这所房子里面最好的房间了。房间里面的窗户被黑布遮盖着,光线暗淡。虽然房间显得很阴暗,但是整个房间却是显得极为干净整洁,想来是有人经常整理打扫的缘故。

    杜盛进了房间,在床边坐下,等着娘亲的话。

    徐氏看着自己的儿子,只觉得无尽的心疼涌上胸口,让她有些呼吸困难。她伸手轻轻的摸了摸杜盛的脑袋,叹息说道:“阿盛,都是娘亲拖累了你啊。否则的话,你现在早该娶妻生子,幸福美满了吧。”

    听到这话,杜盛连忙伸手将徐氏的手握在手中,认真的说道:“娘亲你莫要说这些话了,娘亲怎么会是拖累呢。如果没有娘亲,又如何会有阿盛的今天?”

    看到杜盛这般孝顺,徐氏心头是又苦又甜。再想到那出嫁之后生活困苦的大女儿,一时间只觉得百感交集,眼眸酸涩。

    一切的一切,最终只能怪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唉……”

    听到这个叹息,杜盛觉得心口好像燃烧着一团火一般,让他整个人难受极了。他只能越发的抓紧了徐氏的手,生怕徐氏出一点事情。

    徐氏抬眸认真的看向杜盛,他的儿子如今已经二十有一了。在乡下人家里,没有那么多讲究,一旦成年,家里就会开始说亲事了。寻常人家的小子十四岁就开始说亲了,十五六岁大多都成亲了。而自家的日子,如今都二十有一了。要说自家的儿子,徐氏觉得,那是千好万好。最后会落到这般田地,全是因为她的身体拖累了。多少次,她想着就这样死了算了,这样就不用拖累儿子了。但是想想要是自己离开了,就会留下自己的儿子孤孤单单的在这个人世间。想到那种可能的后果,徐氏又无法下定决心了。

    徐氏的手从杜盛的头移到了他的脸上,徐氏摸着他几乎要遍布脸上的胡须,轻声说道:“阿盛,把胡须剃了吧。”

    话语之中含着淡淡的叹息,杜盛却是将脑袋轻轻撇开,眸中满是倔强,“不要。”

    看到儿子这般倔强的模样,徐氏心中除了苦涩还是苦涩,“这又是何必呢,那秋月根本不会在乎的……”

    “我早就忘记她了。”杜盛偏着脑袋,倔强的争辩着。

    徐氏无奈,只能随他去,“好吧,你想留就留着吧。这样也好,至少看着不好惹,倒是没有什么人会欺负你。”

    徐氏想着,杜盛本来个头就足,再加上满面的络腮胡,看着很是吓人。猛然一看,还真相是山上打劫的土匪头子呢。正因为这样的卖相,倒是省了不少麻烦。至少杜盛留了这个胡子后,村子里头就很少有人敢欺负杜盛呢。这几年来,她们娘两的日子也是好过了很多。

    杜盛低着头不说话,徐氏伸手轻轻拍着杜盛的肩膀,眸中神色涌动,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事情一般。

    过了许久,徐氏才慢慢说道:“阿盛,你年纪不小了,是该成家的时候了。”

    杜盛紧紧的抿着嘴,一言不发,但是目光却是倔强异常。

    徐氏叹气道:“娘知道,你对那秋月依然念念不忘,但是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你如今都已经二十一了,再不娶妻的话,娘如何能够心安。”

    徐氏几乎是含泪说了这番话,原本有些犹豫的神色也是在此刻越发坚定了起来。

    “我没有。”杜盛抿嘴固执的说着。

    徐氏轻轻摆手,“不管有没有,反正你这般年纪,别人家的孩子都能够上学堂了。”

    杜盛不说话了,固执的看着徐氏,一双眼眸比夜色还要黑,剔透如墨玉一般。若是当当只看那一双眼睛的话,定然会忍不住要沉迷其中。那双眼睛,带着墨玉一般的温润色泽,却又比星星还要耀眼,让人忍不住痴迷。

    “娘亲托了要好的姐妹,给你找了一个媳妇。”

    徐氏缓缓的说着,这些话落入杜盛耳中,无异于晴天霹雳。他瞬间浑身僵硬,嘴巴张了张,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来反驳徐氏。

    过了许久,在徐氏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他却是开口问道:“那姑娘知道咱们家的情况吗,会肯吗?”

    说这话的时候,杜盛的嘴唇抿得越发的紧了,一双眼眸倔强而骄傲的看着徐氏。

    被儿子这样的眼神看着,徐氏觉得就好像是有人拿着把刀来剜她的心一般,疼到无法呼吸。

    徐氏稳了稳呼吸和情绪,这才缓缓的说道:“那女子是比抢来的,落在了一个惯卖人的婆子手上。我细细打探过了,这次要卖的一个女子,正是二八年华。虽然人长得黑瘦了一些,但却是健康得很。我们这些在泥地里刨食的庄稼汉子,娶媳妇要的就是勤俭持家以及好生养。至于长得好不好看,实在是不能过多奢求的了。阿盛,那秋月长得太漂亮了,娘亲一早看她,就知道不是你的良配了。可是,那个时候的你太执着了。”

    徐氏说起往事来,眸中满是复杂的神色。既有对生活的妥协,又有对儿子倔强选择的无奈。

    杜盛  杜盛的嘴唇抿得越发紧了。几乎成了一条直线。他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床单,在上面留下了深深的痕迹而不自知。他抬头,想要说出拒绝的话语来,但是看着娘亲殷切而期盼的目光,那些话语就梗在了喉咙口,如何也说不出来。杜盛的嘴巴张张合合,半天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字来。

    “娘亲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从小就骄傲,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不落于人后的。如果没有娘亲的拖累,你现在该是靠山村最优秀的汉子了,而不是如今这般潦倒。”徐氏说着说着,悲从中来,瞬间泣不成声。

    杜盛看着年迈虚弱的娘亲为了自己而这般劳心劳力,瞬间满心的愧疚。他伸手握着娘亲的手,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来安慰娘亲。最终,只得叹息一声,道:“娘亲,那女子需要多少银子。”

    听到这话,徐氏瞬间止住了哭声,惊喜的抬起头来,“阿盛,你同意了?”

    “嗯。”杜盛沉默的点头,眼中的神色越发落寞了。

    徐氏越发满意了,欢喜展颜,这才笑着说道:“说是需要十二两银子,但是娘亲觉得值得。以后娘亲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阿盛你也不会孤单的。”

    “娘亲,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杜盛握紧徐氏的手,坚定不移的说着。

    “好,好,娘亲要长命百岁,要看你子孙满堂。”也许是因为心中的大石落地的缘故,徐氏原本苍白病弱的面容此刻也是红润了很多。

    此刻,她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气,笑着说道:“虽然是买来的媳妇,但是阿盛你却是要好好对待人家,不可辜负人家。毕竟,那女子也是可怜的。”

    徐氏长长的叹息一声,心头无端惆怅。

    杜盛认真的说道:“我一定会好好待那位姑娘的,以后也会让娘亲和她都过上好日子的。”

    杜盛就是这样一个人,一旦应允下的事情,那么就会担起应该有的责任来。

    徐氏满意的点头,眸中满是放松的神色。幸好,她最担忧的就是阿盛心中对那秋月念念不忘,然后有负那女子。想到那女子,徐氏觉得也甚是可怜。只是,这个世间这么大,哪里会没有几个可怜人呢。她和阿盛,不也是可怜人?所以,谁也没有可怜谁的资格。他们能做的,只能认命罢了。徐氏如是想着,才能够过得了良心的这关,给儿子买媳妇。

    徐氏想着,那女子若是落入别人的手中,可能过得是猪狗不如的生活。但是嫁到自己家来,自己和阿盛都会好好待她的。

    母女两个商议定,徐氏就托那位要好的姐妹去办了。不过两天的时间,一切事宜皆是办妥了。那王婶收了徐氏这边给的十二两银子,立刻很快的将人给押了过来。

    “这就是那位姑娘吧,为何手脚皆是绑着,而且嘴巴也堵着?”徐氏看到这幅景象,很是惊讶。

    王婶不是这边村子的人,和靠山村隔了好几个村子。虽然如此,在靠山村中还是颇有威名的。因此,王婶一来,靠山村的人都惊动了。

    “呀,那不是王婶吗?”

    “对,就是她,上个月我表弟还从她那里买了个媳妇呢。就那次我见过王婶,确实是这位。”

    “那王婶来杜家作甚,难道也是来卖姑娘的。”

    “不得了,杜盛竟然也买媳妇了。”

    靠山村也就这么点大,这边还没交易完成,那边杜盛买媳妇的事情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村子了。

    杜家院子里,徐氏身后,杜盛沉默的站着,袖子下的手紧紧的握着,指甲陷入肉里,手心之间感到阵阵湿润,可是杜盛却是麻木得感觉不到了。

    他,杜盛买媳妇了,买了一个被人拐卖坑害的女子。同是可怜人,他们谁也没有可怜谁的资格,就这么凑活着过吧。那一瞬间,杜盛觉得心如死灰,剩下的只有无尽的义务和责任罢了。

    “这不是刚到我那里,还没来得及管教。我看你们家杜盛年纪也大了,婚事耽误不得,所以就早早的送了过来。”王婶似笑非笑的说着,一双目光饶有趣味的落在杜盛身上。对于杜盛的事情她自然也是早有耳闻了,毕竟是和曾经靠山村的村花有过一段的。却是没有想到,那么一个倔强狠绝的少年,竟然也会落到今日要买媳妇的境地。

    王婶这番话说得徐氏面红耳赤的,一时间诺诺无言。

    王婶看着母子两个,也不在意,从袖子里抽出一方丝帕,轻轻的擦了擦汗,然后笑着说道:“银子我拿了,人也给你带过来了,如今钱货两清,这个交易也算是完成了。”

    说完话,王婶转身带着几个打手就要离开。却是在门口的时候猛然停住脚步,回头对着徐氏交代道:“这丫头性子可是烈得狠,也极为泼辣,你们可是要小心一些。好了,我也是好心提醒一句。言尽于此,你们自己注意一些。”

    这次,王婶出了杜家的门,却是再没转回头来。

    被绑着手脚,塞着嘴巴的萌萌,双眼满是愤怒。她在心里无数次的骂着,该死的泼皮,该死的王婶,等她自由了,她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哼哼,她绝对不会轻易屈服的。这般也算是安慰自己了,萌萌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这才有心情观察其它人,好像她被卖给一个乡下汉子作媳妇了。

    这般想着,萌萌的目光就落在了杜盛的身上。

    不是萌萌眼神好,实在是院子里就这么两个人,一个杜盛一个徐氏,自然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要买自己作媳妇的是哪个了。

    这一看,瞬间将萌萌给吓得魂飞魄散。这是又被卖到土匪窝了吗?那男子,身材还好,站在那里,长身玉立,身姿挺拔,如松柏一般。但是,当视线落在那人脸上时,唯有四个字可以表达萌萌此时的心情。那就是不忍直视,非常的不忍直视。

    是说那男人长得很丑吗?

    萌萌一定会很愤怒的反驳你,丑什么丑,他连人家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楚,好么?

    那汉子一张脸全被胡子给挡住了,看上去,活脱脱的有一个山贼头子。

    萌萌瞬间觉得脑袋一阵阵的发晕,她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刚出狼窝又如虎窝啊,真的是流年不利啊。萌萌此时欲哭无泪,低着脑袋,一副看破红尘的悲惨模样。

    而杜盛从始至终都没有去看被放在地上的萌萌,只是低着头,沉默而倔强的站着。

    徐氏暗暗叹了一口气,转头对着杜盛说道:“阿盛,扶你媳妇进去吧。”

    杜盛点头,走到萌萌身边,萌萌此时一副装死的样子,低头不说话不作为。

    杜盛眸光一闪,伸出手去,将萌萌给抱了起来。

    突然悬空,萌萌瞬间惊慌的伸手抱住杜盛的脖子,抬眼看向抱着自己的男子。

    他有一双如墨玉般的漆黑眼眸,好看极了,这是萌萌的第一印象。

    她那双波光潋滟的杏眼,动人至极,杜盛的眼眸忍不住轻轻一闪。然后却是突然低下头去,不敢去看萌萌的眼睛。那双眼睛太漂亮了,像是两颗闪耀的宝石一般,闪烁着动人的光辉。即使是秋月,一双眼睛也很漂亮,但和怀中女子比起来,却依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竟然看着人家的眼睛失神,萌萌瞬间红了面颊,急忙转开头去。这一转开头,就看到了院子一角的案板。只见那案板上放着好多的猪肉,嗯……,这家人好像很爱吃猪肉啊。

    杜盛抱着萌萌,只觉得怀中一片轻盈柔软,那种感觉很奇怪,像是抱着一团棉花一般,软软绵绵的。却又像是抱着一大块糖果一般,有淡淡的天香萦绕鼻尖。那味道,似乎是淡淡的果香,又似乎是淡淡的梨花香,极为好闻。

    “杜盛,你不是喜欢我姐姐吗?这才不过六年,你就变心要买媳妇了?”

    杜盛抱着萌萌,正要转身进屋的时候,院子外却是猛然传来一声女子的质问声。

    萌萌瞬间好奇的转头去看,这才发现院子外面一直站着好多人……

    嗯,萌萌这丫头自小就聪慧又迷糊。古灵精怪的,让白家诸人疼爱不已。这孩子聪明起来,平常人就是十个脑袋都不够。但要是迷糊起来,那也是能够活活气死个人。萌萌在白家的宠爱中长大,没见过外面的人心险恶,即使这几天经历过很多事情,但是一颗少女心还是依然纯真的。这会,萌萌还有心情去看热闹。

    杜盛脚步停了下来,却是没回头,淡然说道:“娶妻生子,人之常情,我和你姐姐的事情早在六年前就已经过去了。”杜盛这般说完,抱着萌萌转身就进了屋。

    而门外面,秋香听到杜盛的这句话,却是气得一张面容发红。她恨恨的说道:“哼,我倒是要看看你娶的什么好媳妇,看她能不能在靠山村立足。”

    说完这话,秋香在原地狠狠的跺了跺脚,然后转身如一阵风般跑开了。

    门外的村人看到这边已经没有热闹可看了,就纷纷散开了。

    徐氏站在院子里,有些担忧的看向屋内,脚步迟疑的在原地动了动。最终却只是叹息一声,他们是要一起过一辈子的,还是让他们自己慢慢相处慢慢磨合吧。她的儿子她自己知道,看似冷情,实则最是重情的一个人。

    而此时,屋内,却是一片凌乱,乒乒乓乓的,差点将屋子都给拆了。

    本365小说院首发,请勿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农门医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钰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钰阙并收藏农门医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