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生为皇后 死入中宫 > 第二十章 育人之天亦有命

第二十章 育人之天亦有命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子言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在朝廷中和太微不亦乐乎地杠上了。司徒南领着群臣一起看天天看好戏,日子精彩了不少。

    没有太微,夏音在绣阁里待得却是很闷。听说司徒南在京城造了座恬天庙,请了问贪寺的主持来坐镇,便起了去看看的心思。

    林权派了轿子,夏音便带着微雨拜神去了。

    这山的名字古怪,唤作年因山,是取自“年年因果总回轮”吗?司徒南不信鬼神,自然也不会信人道轮回一说。

    轿子在山下停住,夏音需步行上山。走到一半,见一个瘦弱的和尚在那摇头晃脑地念念有词,见到夏音,还稀奇地咦了一声。

    夏音扫他一眼,不理睬。

    和尚却忙不迭地跑过来问礼:“您还好吧?”

    看来是熟人,夏音停了脚步,在离和尚十步的地方福身:“大师。”

    和尚笑着摇头:“不敢当,不敢当。”

    夏音许久不用的脑子难得转了一回,明白了和尚的身份,只是在这样的人面前难免多做多错,便和和尚一起沉默。

    沉默引来了小雨。

    微雨打开随身的雨伞,遮住夏音,夏音微笑着拒绝了:“大师淋着雨,我怎么好独自躲在伞下?”

    和尚开怀,赞道:“果然是皇后!”

    微雨闻言脸色骤变,藏在树后的阿雾也开始骚动。

    夏音面色不改,伸手接了滴雨在手掌,语气平和:“大师口无遮拦不减当年。”说的是当年夏容被指为真命天子之事。

    和尚呵呵一笑:“和尚也奇怪,怎么一直泄露天机,却一直没死成呢!”

    “可是夏容死了。”这话带点恨意。和尚听罢有些意外。

    夏音再瞥一眼和尚,吩咐:“下山吧。”微雨和阿雾收了杀人的气场,随着翩翩的夏音下山去了。

    她比我更像神仙,和尚无奈地想,随即回了恬天庙。雨滴打在他的光头上,隐隐作痛。

    夏音见了和尚,心情很差,夏容的死是刺,夏音不知道该恨谁,和尚被迁怒了。

    太微到林府前听阿雾汇报了这事,觉得很棘手。夏容之死,是和尚的错或说是司徒南的错都不要紧,可夏容的消失呢?是不是算是自己的错?这样想着,太微忽然很想见到夏音,确定她的存在。匆匆赶到林府,看到的画面叫他大受打击。

    夏音坐在窗前赏雨,雨里面站着的却是俊美的王子言。

    其实夏音从太微哪里得知他没能继承夏洒尘的记忆,就知道王子言不简单。那天在花园里的巧遇实在是让人想入菲菲。

    那绿色的衣衫,从天而降的优雅举止,不正是林归隐残存记忆里初见夏洒尘的那一刻?

    王子言和那段消失的记忆有很大的关联,所以对林归隐的执着不难解释。

    到底是生人,夏音见他来,也不愿讲话。言多必失,至理真言也。

    不过太微来了,站得不远不近,让夏音莫名心安。

    于是夏音开始说话:“您来了?”

    王子言乌黑的眼眸盯在夏音的脸上,表情怪异,挣扎许久才道:“你是不是她?”

    “这话问得好笑。我若不是她,那你也不是他。”夏音微笑,这种带着罂粟芳香的微笑,让站在树下的太微觉得遍体冰凉。

    王子言也浑身不自在,他知道自己是王子言,但无故多出来的这一份记忆,叫他无所适从。他是多么清晰的记得,“他夏洒尘”和“她林归隐”先是脉脉传情,再是依依不舍,最后生离死别。清晰地叫他以为,他便是“他”了。

    夏音素白的手在空中挥舞了两下,太微意识到这是在叫自己,于是板着脸走了过去。夏音命令两个男人并排站好,对上王子言痛苦的眼睛,指着太微说:“你痛苦是因为你拿了他的东西。”

    王子言的眼珠转向太微,太微严肃地看着他,像是要把他看出一个洞来。王子言真切地感受到夏音口中的“拿”,便是令人不齿的“偷”。

    “是他的我又怎么偷的走!”王子言喃喃自语,控诉。

    夏音伸手,把太微拉近床边,太微的手潮湿而冰凉。夏音微微一笑,在太微的手背上轻柔一吻,复而看向吃惊且忧郁的王子言,吐字清晰:“可你除了那段虚无缥缈的记忆,其他什么也没有。”

    王子言瞳孔放大。他为这段记忆做了许许多多的事,如今看来,都是过往烟云,在一居这里什么都不算。他表现出强烈的不甘心。可夏音的意愿又是如此坚定。

    太微自然小雨转晴,虽然还有恼人的水珠在敲打拉扯他的黑发。他身手敏捷把夏音的手放进窗户,对着夏音安抚一笑,毫不犹豫的关了窗。男人的事,他会解决。夏音感受到了太微的决心,安心地离开了是非之地。

    对上雄心勃勃且外挂齐开的太微,王子言毫无胜算。

    “之前不知道你的底牌是什么,我才与你周旋至今,现在我知道了,你便万劫不复吧。”太微高傲地说,他和夏音一样,喜欢先发制人。

    王子言气的大笑:“在你眼里,你与她的过去如此不值一提吗!”

    太微的脸上显露出古怪的微笑,嘲讽赤红着眼的王子言:“真是太可怜了?你以为我和她会没有以后吗?”

    言下之意,以后自然会更好。

    王子言似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对着太微道:“那你知道自己的身份吗?”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问得很急。

    太微瞥了他一眼:“不知道又如何?”

    王子言以为占了上风,神神秘秘地笑:“有他的记忆也不是全无好处嘛。”

    “哦。”太微无所谓的看了一眼王子言,长臂一挥,甩开了夏音的窗户。

    王子言看出了太微离开的意图,上前拦住他:“你果真不在意?” ——

    题外话——

    打滚求收藏!!!!今天早点更,么么哒!!!猜猜有没有二更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生为皇后 死入中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水色芙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色芙蓉并收藏生为皇后 死入中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