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修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阿婆最近自己也是能够感觉出来,自己现在第一次感觉离开师父之后,这是第一次有一种明白自己个算命先生的不同。

    当时师父和自己讲,有这些能力的人,都会有三弊无缺的果报,只是当时还小,自己还不明白这三弊无缺是什么。随着年龄慢慢的长大自己也知道了这三弊五缺是什么意思。

    这鳏、寡意思其实很相近,无非就是没有配偶。

    孤就是年幼失去父母。

    独就是年老之后,膝下没有子女。

    残就是身体有缺陷,残疾。

    所以一般那些算命先生,或者那些泄漏天机的人,或者生来就有一些别人没有的天赋异禀的人,命理都不会太好。都会承受到普通人没有承受的那份果报。

    自己当时就是承受了孤的命理,所以生来父母就抛弃自己,寡的命理,自己结婚之后没几年,丈夫就死里。虽然说自己有女儿,但是远嫁国外,自己还是孤单一个人。

    也许这就是自己有别人所没有的能力,自己所要承受的东西。

    所以当时自己坚持不要让自己的女儿接触这些,自己离开道观也没有接触这些东西,这只不过是女儿出国后,自己无事,才重新开始的罢了reads;。虽然自己有违了当时自己对师父的承诺,但是,有时候自己也会想,如果师父还在的话,师父也一定会体谅自己的。

    "小苏啊,师父以后可陪不了你了,你要继续修行啊,记住除魔卫道,不要让这邪祟祸害这清平世界,你在山上也已经住了有二十年了,你下山去看一看吧,不要总是在这里,你还年轻呢,师傅走后,你就下山去吧,好好的努力。师父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这个师父在临走前的一个晚上师父突然将当时的自己叫到他的房间,对自己说的,自己当时还以为师父是想让自己下山去历练一下,只是师父说到最后,自己越听越感到奇怪,师父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自己也就习惯性的听了,毕竟这十几年来,师父所说的每一句话,自己都记在心里,这几年,自己一直是很感谢师父对自己的教导。

    师父不再说话了,自己就退了出去,让师父继续打坐。

    可是没想到第二天一早自己就收到伺候师父的弟子对自己说师父已经仙逝了,当时的自己瞬间就崩溃了,一直教导自己的师父居然永远的离开自己了。

    "这是师父给你的信件,你看看吧。"一个弟子叫住了正在那里哭泣的自己。

    拿下信件,自己就像是如获至宝般捧在手上,慢慢的将它拆开,阅读起来。

    "小苏啊,师父要走了。不要伤心,师父十几年前就已经有了仙逝的打算,只是有一天晚上做梦梦到会有一个女孩投奔我,拜我为师。可是没想到过了几天真的有一个女娃被送上山,这就应验了我当时的梦境,师父传授你术法,就是希望您能够将正道发扬下去,只是这世道邪念太重,人心被利益,*所蒙蔽住了,不是你我几人之力能够解决掉的,师父也只是希望你能够下山去看一看,能够尽自己的所能去帮助别人,你有善根,有仙缘,师父相信,你会有一番成就的。

    师父唯一遗憾的就是不能将正道发扬下去,我希望你可以继承师父的衣钵,即使道观不复存在了,师父也希望你能够坚持下去,也许以后的机缘不够成熟,你不能除魔卫道,但是还是要希望你,能够将这份修行坚持下去。

    孩子,以后的路还长,师父走了,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师父会在你需要的时候来帮助你的。

    勿念,珍重。"

    自己当时是含着泪读完的,没想到昨晚自己与师父的聊天居然是师父最后的遗言,自己当时真的很傻,都没有听明白师父当时话里边的意思,自己都没有跟师父多说几句话。自己到现在都没有忘记师父对自己临终前的嘱托。自己要将师父的宏愿发扬光大。

    只是苏阿婆现在感受到,有一股念力正在接近夏之星,自己也不能知道这个到底是好是坏,自己也没有办法,有时候也是觉得自己很没有能力,不能帮助他们,但是转念又一想,凡事都有因果,自己有时候也插不上手,即使自己强行改变,迫害这关系,自己也并不能改变什么,只能是给自己找来灾祸啊。所以自己有时候,不爱插手这世俗之事,这就是师父当时对自己解释的算命先生和修心之人的区别,自己到现在才明白过来,自己越来越不像是一个修行之人,倒是越来越像一个算命的神棍。

    夏之星面对孟俊的攻势已经是无从招架了,只能是求助于一旁的叶蕊了。

    "你现在知道和这个禽兽讲话没用,只能用武力来解决了吧。"叶蕊不屑的说到。

    "你先将他弄开,帮帮我再说吧,但是也请你不要伤害他的性命啊,阴间有阴间的法律,阳间有阳间的法律啊。你要是擅自将他杀害了,岂不是违法了你们阴间的法力啊。"夏之星虽然现在想要寻求叶蕊的帮助,但是自己还是希望,这个叶蕊能够绕了孟俊一命,不要让叶蕊背上这苦果,为了这个畜生,不值得。

    "夏之星你又在那里嘀咕什么呢?"孟俊看夏之星又不知道和谁在那里自言自语,将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reads;。

    "救命啊。"夏之星看孟俊将自己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马上就要被孟俊这个禽兽扒下来了自己赶忙大喊到,还是希望能够有人来救自己。

    "管不了那么多了。"叶蕊听到夏之星的话,有一点感动,这个女人,还是蛮关心自己的。但是自己又看到孟俊那个畜生那猥琐的样子,就又想到了当时的自己,也是这样被孟俊淇凌的自己怎么能够不生气呢,而且夏之星又喊出了救命的话。

    叶蕊也是顾不上了,伸出自己的双手就像孟俊的脖子掐去。

    孟俊忽然感觉到了自己脖子上的那股阴冷的力量来,虽然说看不到什么实物,但是还是能够感觉出来,自己被什么东西掐着脖子,感觉到自己有一点窒息了。

    孟俊自己现在都有一点顾不过来了,还怎么实施他刚才的那些猥亵夏之星的动作,夏之星逃离了孟俊的魔爪,整理了一下自己刚才孟俊抓的褶皱的衣服。看向孟俊。

    虽然孟俊自己看不到叶蕊的存在,但是夏之星可以啊,夏之星看到此时叶蕊正疯狂的掐着孟俊的脖子,孟俊已经被叶蕊掐的憋的喘不过气来了。

    夏之星焦急的看着叶蕊和孟俊,不知道该怎么办。在这样下去,恐怕是孟俊的小命就不保了。

    "你快放手吧,你在这样掐下去,这个人的命就没了。"夏之星焦急的对叶蕊说到。

    "你难道对这个畜生对你的刚才的动作而不敢到气愤吗?夏之星是谁刚才在这个畜生的身下叫着救命啊,今天要不是我,我估计你很快就回被这个畜生都不如的家伙把清白都玷污了呢,你到现在还在为他求情?"叶蕊气愤的说到。她没有想到这个夏之星居然还是这么冥顽不灵的人,自己刚才都那样了,这个男的刚才那样对她,他居然还为他求情,难不成这个夏之星喜欢孟俊?

    "我很气愤,但是你今天将他杀死在了我的房间里,这个房间只有我们两个人,其他人是看不到鬼的,别人发现孟俊死了,我总不能说成是一个鬼将孟俊杀死的吧,谁会相信呢,你也不想想,你今天杀死他,不光你会受到阴间律法的严惩,我也会受到阳间律法的严惩的,我们这又是何必呢。"夏之星说着。

    叶蕊将夏之星的话听了进去,转念一想夏之星所说的话也是不无道理,将孟俊脖子上用力的那个手臂松开了。

    孟俊被这忽然放开的力气,忽然感觉轻松了许多,赶忙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难道就这样便宜了这个人吗?岂不是很不公平,那时候的我有谁来可怜了啊。"叶蕊看着孟俊就在自己的身边,而自己却是无能为了,自己简直是觉得有一点气自己,但是这个面前的这个孟俊是怎样的侮辱自己的,是怎样的将自己一步一步的逼到绝路的,让自己不光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而且还失去了自己的生命,让自己现在也失去了投胎的机会,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自己有时候真的觉得有一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让这个畜生逍遥法外。

    叶蕊瞬间情绪暴走了起来,房间的温度也下降了几度。

    "不,不会放过他的啊,但是我们现在还是有人间的法律存在的,这个世界还是有正义存在的啊。"夏之星说着。

    孟俊脖子上的力气没有了,自己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自己刚才还比较气愤这个夏之星在那里自言自语,刚才还比较生气,但是现在的自己就是有一些害怕了,因为自己刚才明明的就是感觉到了,有一双冰冷的手,将自己的脖子掐住了,让自己有一些喘不过气来。"现在的夏之星又不知道和谁在说话,难道这个夏之星真的能够有这样的能力,能够看见鬼怪,驱使鬼怪。"孟俊在心里面想着。顿时心虚了起来。

    孟俊毕竟是自己亏心事做的太多了,难免会有一些心虚,况且这样的情况自己真的是第一次遇上,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reads;。

    "出来,到底是谁在那里,不要在那里疑神疑鬼的,有本事就出来和我见一面,有事当面说清楚,不要再背后下手,这算是什么事情啊。"孟俊忽然开始愤怒的像房间大喊道。他现在已经是六神无主了。只能是一通乱喊。

    夏之星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叶蕊还好说,自己还能劝说得动,即使自己不行,自己还有符咒可以用,可以控制住她。但是这孟俊就是有一些困难了,符咒对于人类根本就没用,打架,自己也没有孟俊力气大,也打不过他。看来只能够寻求外援了。

    夏之星想着,都这个时间了,也不好麻烦谁,再说现在又是在郊区,父母,猪头也不可能赶来啊,想来想去也只好麻烦一下吴导演,他在剧组,来的快,相信吴导演来了,孟俊碍于面子也不敢怎么样。夏之星想着就拨通了吴导演的电话。

    等了好久才接通。

    "喂,谁啊,大晚上的不睡觉,打什么电话啊,,如果让我知道没什么事情找我,我一定问候你全家。"电话那头没好气的说到。

    毕竟现在已经是凌晨了,正常的人类都需要休息了。吴导演还有一个毛病就是最不喜欢别人在自己睡觉的时候打扰他,所以自己旁边的朋友都知道,晚上有什么事情除非是大火烧着眉毛了,要不然不能轻易的给他打电话,要不然,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哦,吴导演,对不起了,我是小夏,夏之星,这么晚了,给您打电话真是不好意思,但是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您,不知道您现在方便不?"夏之星这时候也是有一些尴尬,毕竟这么晚了给人家打电话也有一些不好意思的。还要麻烦人家现在来一趟。

    "哦。现在?有什么事情啊,不能明天说吗?"吴导演听到是夏之星语气也是稍微的放松了一下。

    "明天就来不及了,这么晚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啊,您能不能来一趟我住的地方。"夏之星继续不死心的说到。

    "哦,现在真的是不方便,这样吧,你给孟之宇打电话,他回来了,而且他住的地方也是离宾馆很近啊,他可以来的。"吴导演说着。自己虽然谁的迷迷糊糊的,但是自己的意识还是比较清醒的,夏之星那丫头大晚上的不睡觉抽什么疯,居然让自己这么晚去找她,这话要是传到了孟之宇的耳朵里,自己还得了啊。还不被孟之宇大卸八块啊,傻子都能够看的出来,孟之宇对这个夏之星有意思。只有两个当事人反应不过来罢了,这趟浑水啊,自己能不趟就不趟,毕竟两个人,哪个都是不好惹的主。

    "他不是出去了吗?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夏之星抛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自己也已经好长时间都没有看见过孟之宇了,不知道这个人最近去干嘛去了,要不是吴导演刚才说孟之宇已经回来了,自己还真的不知道。

    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刚才吴导演和自己说孟之宇回来了,自己的心中居然会有一点小小的兴奋。

    "嗯,他也是今天才到的,今天他和我说到了,我让他明天来剧组,毕竟这几天他拉下了好多的戏份,这回他可是有的补了。你把电话打给他吧,你的事情他可是很上心呢,我要继续睡觉了,以后不要这么晚在给我打电话了,你是初犯我不怪你,要是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我可是绝不饶你。"吴导演说着,连回话的机会都没有给夏之星就挂断了电话,继续睡下去了。

    "好的。我知道了。"刚想回话的夏之星就听到电话的那头出现了忙音,没有办法,吴导演不理自己,也只好打电话给孟之宇了,自己再把目光再看向旁边的孟俊。

    这时候的孟俊又开始处于癫狂的状态大喊大叫到。他的喊叫声再一次的激怒了叶蕊,叶蕊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用自己的能力将孟俊推倒在了墙边,用手掐像了他的脖子,但是这次的力量明显没有当时那么强,这次自己只是想要给孟俊一些教训。

    夏之星看向两个人没有办法了,只能将求助的目光转向孟之宇了,拿起手机给孟之宇打去电话reads;。

    "喂,孟之宇,我是夏之星。"夏之星都没有给对方一个提问的时间,电话接通之后就自报家门,不给孟之宇一个喘息的机会,仿佛自己是那个深夜被人打扰的人。

    "嗯,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怎么想我了?"孟之宇接到夏之星的电话,即使是这样的晚了,自己正在睡觉被人给打扰了,但是自己也是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觉得有些温馨,这是自己以前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状况啊。难道自己真的是陷进去了,而且自己越陷越深。

    "放屁,是谁想你了,是吴导演说你回来了。"夏之星对于孟之宇的话居然脸红了起来,一时间忘了自己的正事。

    "好吧,吴导演还真是最快,刚到这个消息就传入到你的耳朵里了,你既然不想我,那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是干嘛,别跟我说你又遇上了鬼啊。"孟之宇继续调侃道。

    "呵呵,鬼倒是没遇上,就是遇上了一个疯子,听说他是你的好弟弟他叫孟俊。"夏之星说着,将目光瞟向了在墙角的孟俊,孟俊此时正在被叶蕊推过来推过去呢这样的情景好不热闹。

    "什么?你在剧组?我马上过去。"孟之宇等到了夏之星的回话就挂断了电话,穿好衣服,收拾好后,就出门向剧组驶去。

    夏之星也挂断了电话,将目光看向了叶蕊和孟俊她们,好在叶蕊没了刚才的戾气,只是教训着孟俊,不会致死,夏之星也就没有管,毕竟这个孟俊实在是太坏了,自己刚才就是差一点被这个坏蛋侮辱了,这种耻辱,自己可以想象,当时叶蕊的心情,感受,自己可想而知。现在给这个孟俊点教训,是他应得的。只是自己现在要想一下,一会孟之宇来了,叶蕊要是看见孟之宇要怎么办,要真的是叶蕊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自己要提前有一个准备,谁知道到时候叶蕊会不会激动的想要将孟之宇带走给自己作伴呢。

    夏之星自己都感觉不出来,现在的自己的想法有多么的可笑,仿佛就是一个想要和别人抢老公的女人,那点小嫉妒心,自己都感觉不出来。

    "你刚刚在和谁打电话?"叶蕊腾出了空,问向了夏之星。

    "哦,没什么,只是想叫朋友将这个畜生带走,我不想再看到这个畜生了。"夏之星说着,自己不想现在就告诉叶蕊,一会孟之宇就要来。自己想一会能不能将叶蕊这个人支走呢,自己不想要让叶蕊看见孟之宇,要不自己就将叶蕊封印上。夏之星左右为难着。

    "这样就放走了这个畜生,难道真的不便宜了他吗?"叶蕊听到夏之星要让朋友带走孟俊,显然是有一些不甘心,这个害的自己这么惨的人,居然就这样就放了他,那自己这几年的苦不就是白吃了吗。

    "叶蕊,这就是每个人的命数啊,人在做,天在看,孟俊现在做恶,没有得到报应,但是以后就说不准了啊,没准他的报应在之后呢,你先不要着急,我劝你还是安心的去投胎吧,不要在执迷不悟了,这不是我想要看到的啊。"夏之星劝说者叶蕊,一是因为自己的私心,不想让她和孟之宇有接触,二就是真的有一点可怜叶蕊,不想让她这样下去了。

    夏之星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让叶蕊和孟之宇有接触。可能自己在恋爱上总是迟钝的那一方吧。

    "不,我不会走的,这个畜生还没有得到报应,我怎么可能去投胎呢,我要亲眼看见这个畜生受到他应有的报应,不,我怎么看见。"

    忽然叶蕊就像是又着魔一般,开始听不进去任何话了,开始在那里自言自语到。叶蕊越说情绪越是激动,忽然将目光投向了孟俊,她不管什么了,她今天一定要亲手了结了这个畜生,自己被下了禁咒,这个房间内之外自己是出不去的,这个畜生走了,自己就看不到她了,今天她就要自己亲手了结了他。这个畜生一天不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就不会放下。

    -本章完结-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嗨,我的鬼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金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乌并收藏嗨,我的鬼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