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嗨,我的鬼老公 > 72去你房间的不是我

72去你房间的不是我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你们要是想知道可以去问欧阳帅哥呀。”

    “切……”

    我上前推开门,众人见我进来,立马闭嘴了。不过这化妆间反正我们的女主蒋梦琪是不会来的。因为女主是有独立的化妆间的。

    刚才在门外听了个大概,要说蒋梦琪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毕竟她对着欧阳脸红的时候我有看到。那个少女不怀春,更何况蒋梦琪也到了谈恋爱的年纪。

    我笑嘻嘻的开口:“哎呀,刚才你们在说什么八卦?”

    一旁的化妆师有点尴尬,“没说什么八卦,最近组里哪有什么八卦?”

    “是吗?昨天不知道怎么了倒床上就睡着了,结果早上醒来发现穿的还是戏服,里衣都湿透了。”

    化妆师有点不信的开口:“那你半夜没有起床串个门什么的吗?”

    “噗嗤,我可没有睡一半去串门的习惯。待会儿我把戏服拿过来,反正里衣不洗洗是不能穿了。”

    “哦,那等会儿看谁有时间帮你去拿吧,你待会儿还有戏份呢。”

    我笑笑:“那就多谢了”。

    “没事没事。”

    我除了化妆间见到了欧阳,欧阳见到我脸上的表情很是精彩,“哎,你你你你没事吧?”

    我拍掉他的手,“你才有事呢,大早上的一惊一乍的干嘛?”

    欧阳把我拉到角落,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不发烧啊,你还记得你昨天都干嘛了吧?”

    我皱眉,“拍戏啊,完了回房睡觉,还能干吗?”

    “不是,你不会是不记得了吧?昨晚你去我房间……”

    我立马捂住了他的嘴,防止他瞎说,因为我们身边有人经过,我看见是小唐。她冲我们笑笑然后走开了。

    “你瞎说什么啊?谁昨天去你房间了,我有这么闲吗?”

    “哎,你还不承认?去我房间对我动手动脚的不是你啊?完了还脱衣服的人不是你啊?没事就扑倒我的不是你啊?还像我表白的不是你啊?”

    我双手抱胸望着他,“你确定你说的是我?不是你意淫的?”

    “我靠,我又不暗恋你,我意淫你干嘛?”

    “呸,你激动个什么劲?我既不暗恋也不明恋,怎么可能去你房间还非礼你?你是不是吃了过期药产生幻觉了?”

    欧阳一脸嫌弃的看着我,“你这人做事怎么还不承认呢?你明明对我动手动脚的还死不承认?”

    “你这人是不是得了妄想症了?我什么时候对你动手动脚了?”

    “不是,你昨晚就是对我动手动脚了呀,你不知道你自己尺度有多大吗?”

    我伸出手,“打住,你就说结果吧,最后怎么样了?”

    “什么最后怎么样了?”

    “你丫不是说我一直对你动手动脚吗?那最后呢,都干啥了?”

    欧阳瞪大眼睛看向我,“你跟孟之宇还真是绝配,都这么的不要脸啊,你这不是荼毒我们这么单纯少年吗?幸亏我意志坚定,没有被你的美瑟佑惑。”

    我蹙眉,“这么说,最后你啥都没干?”

    欧阳立马后退离我五步远,双手交叉在胸前,“我警告你,别想再贪图我的美色!”

    “啊呸!”

    我扭头走了,这会儿导演正在跟女主蒋梦琪说戏呢,我在人群中又看见了小唐,话说这个小唐还是挺神奇的。我碰了碰身旁的欧阳,“这小唐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感觉她特别轻松自如呢,而且还没人使唤她。”

    欧阳摸摸下巴,“真是孤陋寡闻,传闻这个小唐是我们导演的亲戚,也有传闻说是我们导演的小情人……”

    我撞了一下他,“能不能正经一点。”

    “咳咳,正经一点就是我们导演的亲戚啊,不然谁能跟她似的这么悠闲,你没看见除了演员一个个都忙成了狗吗?”

    我点点头,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导演看向我们这边,“夏之星,过来过来,下场戏是你和蒋老师的。”

    “啊?”怎么就成我们的对手戏了?不是男女主的戏吗?

    我过去,蒋梦琪不好意思的望着我,“不好意思啊小夏,我穿错衣服了,所以今天先拍咱俩的戏。”

    “哦,行啊。”幸亏我记性好,我拿了台词又记了一遍,基本就没问题了。

    好在我这样的小角色衣服也差不多的,这场戏上来就是皇后发现皇上最近和我走的比较近,皇后让我给我上上课教育一下我。我基本上就一个动作,跪着,一直跪着。结果这女主今天真是太不敬业了,一遍一遍的忘词,NG了十几条才通过,最后我的膝盖跪的站不起来了。还是欧阳这个有眼力见的上来扶了我一把。

    蒋梦琪来到我面前温温柔柔的开口:“不好意思啊小夏,今天我有点不舒服,所以台词记得不太清楚。连累你受苦了,你不会怪我吧?”

    我有病才不会怪你?我扬起笑脸,笑道:“啊,没关系。”

    “那就好,改天姐姐一定请你吃饭赔罪。”

    “别呀,我哪有这么娇贵?拍戏哪有不辛苦的,欧阳你说是不是?”

    欧阳适时的点头符合。

    蒋梦琪笑笑,“小夏和欧阳先生的关系还真是让人羡慕啊,我听他们说你们好像关系匪浅哦,不会是在谈恋爱吧?”

    我回了个大大笑容,“没有的事儿,行了你们聊,我先走了。”

    我扭头就走了,拐了个弯,躲在一旁偷偷的看。蒋梦琪依然笑吟吟的看着欧阳,欧阳态度就是爱理不理的样子。按说不应该呀,这蒋梦琪可是个尤物,长得好身材好声音还好听,难道欧阳不喜欢这款?还真是挑剔呢。

    “怎么?有了新欢就不理旧爱了?对我怎么就没有笑脸呢?”蒋梦琪幽幽的开口。

    欧阳有点不耐烦,“没有的事,别瞎说。”

    “呵呵,我虽然没看见,但是有人看见了呀。昨晚有人进了你的房间。”

    欧阳生气的皱眉,“你手伸的未免太长了点吧?还是管好你自己,别忘了你家男人姓黄!”

    说完欧阳就朝我这头走来,我看见蒋梦琪的脸瞬间扭曲,空中似乎是在诅咒谁。为了不被发现偷听,我赶紧溜了。

    我还没来得及关上门,就被欧阳推开了,“你干嘛?怎么还私闯别人的闺房?”

    “哼,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在偷听?说吧昨晚到底怎么回事?”

    我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调整了一下呼吸,“那啥,我要是真说了你可别害怕!”

    “哼,能让宵夜我害怕的还没几个呢?”

    “哦,我听说吃过孟之宇的亏!”

    “那是个意外,能不能不提他?难道昨晚还有他什么事儿?”

    我摆摆手,“没有没有!就是最近剧组里老是有人说见到过红衣女鬼,这事儿你听说过吗?”

    “略有耳闻,怎么了?”

    我组织了一下语言,“昨晚你见到的那个人有什么异常没有?长得真的很像我吗?”

    “当然啊,不是你是不是失忆了?”

    你才失忆了,“你说都有什么异常?”

    欧阳想了想,“哪有什么异常啊?顶多就是异常主动。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对我有非分之想的?快说清楚我好去跟孟之宇炫耀。”

    “炫耀你妹啊?你不是说她脱了衣服吗?那身上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欧阳眯眼看着我,“说实话想不到你还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呢,没看出来你胸还是挺大的。”

    我斜斜的看了他一眼,趁他不被抬脚踢了过去,正中小腿肚子。当时他就嗷的一声抱着小腿使劲揉,“你是不是有病啊,你踢我干嘛?”

    还说我有病,“你是不是脑残啊?我问你她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异常,你丫都在心思些傻没用的?你要是不想要命了就直说。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为什么问,我怀疑昨晚去你屋里的根本就不是人!”

    欧阳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没好气的骂他,“别再心里骂我,我刚才不是和你说过,最近咱们剧组里好几个人看见红衣女鬼,包括我!”

    欧阳眼睛瞪得更大了,伸手指着我,“你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竟然还信这些东西,我可是无神论者,你别吓唬我。”

    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要是真的不信,那你在害怕什么?”

    “我……”

    “所以,你现在给我仔细的想想昨晚那个东西身体上到底有什么异常?有什么跟我不一样的地方?”

    欧阳额头溜了一滴汗下来,我没打扰他,让他仔细的回忆。“你胸口上有胎记吗?”

    “啊?没有!”

    欧阳问完之后有点不死心的盯着我,“真的没有嘛?”

    “真的没有!”

    “那昨晚在我房间的是谁?明明就是你的脸!”

    我蹙眉,“你别紧张,我跟你讲过我昨晚见过那个女鬼,而且她想用我的身体,但是我没有同意!”

    欧阳倚在床沿,有点嘲讽的看着我,“你是说你跟那个女鬼还有交流?”

    我点点头,我知道他还是不信,“欧阳,你听说过阴阳眼吗?”

    欧阳终于抬头看着我,“你不会是要告诉我你有阴阳眼吧?”

    我点点头,“虽然我不是天生的,但是我确实能看见一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还有,我需要你的帮助才能捉到这只鬼。”

    “难不成你想让我去瑟佑啊?”

    “欧阳你果然是一点就通,很明显那小鬼儿就是贪图你的美色,所以这回只能你出马!”

    “那还真是多谢你能看的起我,可我还不想死啊。是人都知道人跟鬼呆一起肯定没好呀。”

    我上前拍在欧阳的肩膀上,“别怕,我会画符,到时候你把符咒揣兜里,那女鬼要是再来找你,你就贴在她身上。”

    “贴上她就能灰飞烟灭吗?”

    “并不能!”

    欧阳蹭的站起来就要走,“我不干,坚决不干!”

    我淡定的坐下来,“欧阳,你可别说我不帮你哦,你是女鬼选中的可不是我选中的。出了这门你是死是活可就真的跟我没关系了。”

    欧阳那只迈出去的脚及时的收回来了,他哭丧这脸看向我,“大姐,你是不是自己招惹了人家,然后顺便把我出卖了?”

    “有自信还是挺好的!”

    欧阳一个箭步冲到我的面前,“夏之星你可要帮我啊,我还不想英年早逝呢,我长这么帅。我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让我的粉丝们可怎么活。”

    我伸出一根手指掰开他抱住我大腿的手,“这时候还有工夫操心你的粉丝,看来你状态不错呀。来来来,我先给你画符,你带在身上,可不能让你的粉丝们见不着你。”

    欧阳黑着脸看着我画符,有点不信的指着我画的符,“你这管用吗,怎么跟鬼画符似的?”

    “这就是给鬼用的,不然你以为它用来干嘛?你要是不信可以不带着,现在就回你的房间好了。”

    “我说什么了,你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你翻脸翻得也太随便了吧。”

    “毛病,这是我的房间,我翻墙也不关你事儿啊?”

    欧阳揉揉鼻子,口中默默地吐槽,我全当没看见。

    “诺,这张符纸你一定要在我出现的时候贴在身上,可以暂时定住他。还有你出了这个房间之后,明天之前我不会给你打电话也不会去敲你的房门。所以,也请你一定不要疑惑你见到的是不是我,能做到吗?”

    欧阳郑重的点点头,“放心吧,到时候不管是不是你我都会贴在身上的。然后呢,我定住她之后呢?”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自有安排。”

    欧阳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夏之星啊,我可是把自己交给你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呀!”讲完就哀怨的走了。

    我郁闷的坐在床边,怎么有我的地方总是有不干净的东西?难道是我自带光环,我还自动吸引这些个东西啊?我给苏阿婆打了个电话,她交代我一些抄送灵魂的方法,我想着应付昨晚那只应该没什么问题,便没有要求苏阿婆来我们剧组。

    午夜十二点刚过,外面是漆黑一片,然而我一直听着欧阳房间的动静一直没有睡着。度过了十二点了,怎么隔壁没动静啊,不会是睡着了吧?或者是挂了?不会这么惨吧?按说那个女鬼也就是想采写扬起,不至于弄死欧阳吧?

    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一下两下三下,在午夜时分显得格外沉重。我睡起耳朵来,三生敲门之后在没有其他声音。

    怎么回事?怎么还有这么诡异的敲门声,到底会是谁呢?

    我坐起来,静静的听着门外的声音。但是门外除了风声根本就没有别的声音,我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这鬼还会敲门?不应该啊,他们不都是直接穿门而过吗?

    这时候我的门口又想起了敲门声,这声音很随意,还伴随着导演助理的声音,“夏姐夏姐,快起来,到你的夜戏了。”

    我一拍脑门,我竟然忘了这茬!今晚可是还有我和蒋梦琪的戏份呢,虽说不多,可是需要黑布隆冬的景色下拍摄,这个点最好不过。

    我饰演的妃子因为很长时间见不到皇上,所以对身边的侍卫产生了不清不楚的感情,两人偷偷摸摸的谈情说爱。皇后今晚就是要捉歼的,很显然是有人告密的。

    这时候门外的助理有点等不及了,“夏姐夏姐,你快点啊,我还要去通知梦琪姐呢。”

    我叹气下床,“知道了,这就来。”

    别人只羡慕做演员的来钱快,哪知道个中滋味?我又不是大腕,我也不敢放导演的鸽子。我在手腕上带了根红绳,我扎了下手指把血滴在上面,在我的房间墙上用血画了符。这样即使我离得远,也能在第一时间知道欧阳那边的动静了。

    我经过欧阳房间的时候,特意屏住呼吸听了会儿,然后什么动静都没有。我没有多想就奔去片场。

    蒋梦琪来的比我早,我和她打过招呼。片场的布景已经准备好,这会儿是拍我和侍卫*。

    饰演侍卫的小伙子还是长得挺帅的,我的一半心思在欧阳那里,所以演戏的时候不够走心。导演不高兴的批评了我一顿,我才收敛了一些。

    蒋梦琪带着宫女来我的寝宫的时候,基本上我和侍卫已经你侬我侬了,我寝宫的小宫女慌慌张张的来通报的时候,我当时就慌了。因为我感觉欧阳那里有情况!

    我第一时间冲出去,奈何这会儿皇后命令侍卫们捉我,我一个躲闪不及就被捉住了。我当时口里的台词应该是:“快放开我,我是冤枉的,我没有和侍卫私通……”然而此时此刻我念叨的是,“快放开我,我有急事,我现在不拍了……”但是我们的声音是后期配音而成的。

    可想而知没人,演员们抓着我不放,蒋梦琪照着台词训斥我。我都着急的冒汗了,“蒋梦琪,我说我现在不演了,你们赶紧放开我,不然会死人的……”

    蒋梦琪笑笑看着我,“践人,还敢威胁本宫,还真是获得不耐烦了……”

    撕逼了一大会,最后的场景便是我饰演的妃子被禁足,等候皇帝发落。终于拍完了最后的戏份,导演笑着走上来,“小夏啊,你今天表演的很开吗,果然是有天分。”

    我干笑一声,“不好意思导演,我有事先走了。”不理会众人,快步离开了片场。我来到欧阳额房间,门口没什么动静,我呼出一口气,使劲的撞开了房门。

    欧阳坐在床边有点出神,“怎么了?你没事儿吧?”

    欧阳抬头问我,“你刚才为什么没来?”

    “我……”

    “我就觉得不该相信你,结果你丫还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

    我小心翼翼的看着他,“那她来了吗?”

    “来过了!”

    “那你还好吗?”

    欧阳幽怨的看着我,“你说呢?”

    “那没对你怎么样吧?我给你的符呢?用了吗?”

    “用了。”

    我环顾一下四周,没看见什么东西,“那她去哪了?”

    “去该去的地方了。”

    我蹙眉!

    “要不是有人帮我,你以为你还能看见我吗?”

    我拉过椅子坐下,“有人问帮你?什么人?”

    欧阳摇摇头,“这我不嗯呢该告诉你,我答应了人家的,不然别人会说我不讲信用的。”

    “你竟然会说这种话,你还是万千少女心中的男神吗?你这口气怎么听着特别像智障儿童呢?”

    也许是不高兴我这么喊他,欧阳立马不乐意了,我只好双手投降认错。

    “既然你不说是谁,那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只回答是还是不是好不好?”

    欧阳当时就不乐意了,“你当我傻啊,问着问着你想知道的不就套出来了?都说了我答应了别人不能跟你说的。”

    我拍拍屁股站起来准备往外面走,“你要这么说的话,下次有事情我可就不管你了。你长这么帅,说不定还会招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呢。”

    “站住!”

    我回头,心中还是很满意的。

    “你问吧。”

    我赶紧坐下,“是我们剧组的人吗?”

    欧阳点点头,“是,离着别的剧组远着呢你不知道啊?”

    我白他一眼,“是男的吗?”

    “不是!”

    “年龄比我大吗?”

    “不是!”

    是我们剧组的比我小的年轻女孩?

    “我们拍的这部戏,她是演员吗?”

    “不是!”

    “她比我漂亮吗?”

    欧阳看着我闭口不言,看来是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也挺好办的,满足这些条件的已经没剩下几个了。接下来我应该做做排除法了。

    我拍拍欧阳的肩膀,“不要有心理负担,我又没做错什么事情。来说说你把那个女鬼定住之后发生了什么?那个女鬼难道被超度了?或者魂飞魄散了?”

    “应该是超度吧?反正我也看不懂,不过看着那个女鬼看见帮我的那个人很害怕的样子。竟然还哭了,我还是头一次看见灵魂哭呢,这也太神奇了。”

    “这么说帮你的人很厉害?”

    “应该是吧,反正是三两下的就制服了,然后把她收进了一个小葫芦里。”

    小葫芦?不知道为什么我脑子中一下子就想到了小唐,“她是不是姓唐?”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嗨,我的鬼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金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乌并收藏嗨,我的鬼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