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算账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恩,以后就靠你们养我了。”

    我爸先是反应过来,“哎?你刚才说什么?你辞职了?”

    我咽下嘴里的饭菜,“对啊,不是你们经常念叨着让我辞职吗?”

    我妈开口,“辞职当然好,可是怎么之前也没听你说起呢,为什么突然辞职?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又扒拉了两口饭,“也没多大点事,就是我们新来了个同事。走后门进来的,我们主编就为了她整天给我穿小鞋。这我哪能乐意,然后就辞了。”

    我妈啪的拍了一下桌子,吓的我的饭都掉了下来,“你个没出息的,怎么能让人欺负了呢?明天妈带你找他们算账去。”

    我爸点点头,“对,给你出气。”

    我惊得下巴都掉了,我摆了摆手,“你们要低调,别动不动的就打打杀杀的,多不和谐呀。”

    “谁说打打杀杀了,就你们那个破报社,总编不是姓王吗?”

    我点点头,“是啊是啊,老爸你怎么知道?”

    “高中学弟。”

    我妈也是一愣,我摇摇头,“还是算了,这段时间我想静静

    。反正我也没吃亏,还是别麻烦了。”

    “行吧,那就在家玩,玩够了来爸爸公司咋样?”

    我赶紧摇摇头,快拉倒吧,你们一建材公司我去干嘛?“不要!最近先不找。”

    我妈插话,“就让闺女在家玩玩,有时间多和朋友们出去聚聚。顺便还能结交一些男孩子。”

    我脑门出现了三条黑线,“妈,你是不是这两天就要出院了?”

    “是啊!”

    “那正好,我这几天没事,到时候我来接你。”

    我妈笑着点头,心里一定是觉得我很懂事儿。

    我回家后准备了简历,直接在网上投了,想着还是直接投懂事助理吧。反正他的助理有好几个,能力要求也不能太高了吧?

    然而,我投完了简历左等右等不见回复,第二天上午依然没动静。我还是老实的去公司吧。

    然而我并没有开挂,第一轮直接刷了下来。我这个郁闷啊,白博涵还在一边安慰我,让我别给自己这么大压力。我直接就没理他,什么眼神?我哪有什么压力?

    我只有挫败感,落差感而已。

    我爸给我打了电话,我赶到医院接我妈出院。经过白博涵病房的时候,里面只有他爸妈了。

    “喂,小白,你这病房这会儿怎么不热闹了?”

    白博涵往里看了看,“恩,钱给够了自然就没人来了。”

    我应了一声,准备去看老妈,白博涵叫住了我。

    我有点疑惑,“啥事儿?”

    就见白博涵上下左右的扫描了我,突然开口:“我倒是有个办法,试过后应该能进白氏食品公司。”

    我眼睛瞪得大大的,“是什么呀?你快说,你快说。”

    “就是有点费时间呢……”

    我摇摇头,“那不怕,能早点把你送走,我才能安心的玩我的。”

    这话成功的让白博涵黑了脸。

    “过来,我告诉你。你明天就来医院……”

    跟我说了一大推,结果是想让我来医院伺候他,所以想让我面试护工。我当时的脸色也一定是精彩纷呈的。

    “让我当护工?我之前可是记者,这万一碰见个熟人什么的怎么整?”

    白博涵笑了,“那还不好说嘛,你别穿工作服,到时候有人问,你就说是我未婚妻不就行了?”

    “恩,你想的还挺美?”

    我说完进了我妈病房,我妈埋怨我,“都说了你不用来不用来,医院这地方你能别来就别来,你还非要来。结果呢,还让我和你爸爸好一阵等

    。”

    我笑嘻嘻的抱住我妈妈的脖子,“哎呀,我这是来了吗,我就是出门晚了一点点而已。”

    我爸敲了我脑门一下,东西早就是收拾好的,我提了包,一家三口外带一个孤魂野鬼回了家。

    回了家我妈一个劲的念叨,“还是家里好呀,这才住了两天医院就浑身别扭。”

    我下厨做了饭,算是给我吗接风洗尘了。我妈坚持家里一定要去去医院里带出来的气息,所以白了供桌烧了香。

    我看见白博涵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们一家人忙活,我白了他一眼。下午的时候我找了借口带着白博涵进了医院。

    医院的小护士是皱着眉看我的,还问我又回来做什么?我嘿嘿笑着敷衍过去。

    来到病房门口,往里看了看,正看见一个穿个工作服的大婶在给白博涵擦洗。我回头调侃,“小白,好福气啊,你看你的身子被照顾的还是挺周到的。”

    白博涵很正经的白了我一眼。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竟然还给我翻白眼。我可是为了你才来这种地方的,你要尊重你的恩人知道不?”

    白博涵看我有点生气,好声好气的哄我。

    “这还差不多。”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儿子门口自言自语?”

    我心中飘过一个大写的字,我擦,我这是什么狗屎运?竟然撞到了白博涵爸妈?

    白博涵在一旁处于本能叫了声爸爸妈妈,二人当然没有反应了。

    我别了下碎发,“叔叔阿姨是这样的,我想来应征护工的,我想照顾白博涵!”

    白父皱着眉头看着我,“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儿子的名字?还有,我儿子已经有护工了。”

    “叔叔我叫苏明晓,以前是白博涵的高中校友。我知道他发生车祸后一直昏迷不醒,我希望能来照顾他。”

    白博涵在一边吐槽,“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你这么一个高中校友?我可是高二就出国留学了。”

    我没理他,在心中摸摸记下,以防穿帮。

    白博涵妈妈有点欣慰,“好孩子,难为你还记得他。既然是校友,我们怎么能麻烦你来照顾他呢。”

    怎么好说歹说就是油盐不进呢,我真是对这种人没办法,“阿姨,你们别不好意思。我一定可以照顾好他的,还有我不要工资,我就是想着来照顾一下小白。毕竟上学那会儿他曾经帮助过我。”

    白爸爸眉头都皱成了川字,“先进来吧,看看再说。我家博涵基本跟植物人差不多,照顾这样的人可是你这小姑娘想的那么简单。”

    护工见我们进来,就先出了房间。我看见躺在床上的白博涵,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白博涵,真是让人有点分裂。

    白博涵这会儿在我耳边讲话,“快跟我讲两句话,完了你就哭,当着我爸妈的面哭

    。”

    要不是场合不对,还真像骂人,都成这德行了还这么多戏?

    白妈妈让我随便坐,又问了我现在的工作,我一狠心就说为了找白博涵已经辞职了。

    我明显看见白博涵爸妈邮件吃惊的表情。

    我也不管,上前抓住白博涵的手念叨起来,“小白,我来看你了,你还记得我吗?你出国那天咱俩还是面对面笑着道别,这才不过几年,你怎么就成这样了?你不是说回国后要来找我的吗?回国不告诉我就算了,还把自己整成这样?你这样,我可怎么办呢?嘤嘤嘤……”

    “不过你放心,既然我来了,我一定会把你叫醒的……”

    他爸妈被我说的又留眼泪了,白妈妈轻声讲话:“想不到我家博涵还有这么懂事贴心的朋友。”

    白爸爸皱着眉头问我:“苏小姐和我家博涵的关系看来并不只是校友这么简单?”

    我擦擦眼泪,“也不瞒叔叔阿姨,以前我俩谈过恋爱。虽然我比他大一届,但是感情还是挺好的。就是后来博涵出国,我俩就分开了。当时还开玩笑,等他回国,要是都单身就在一起。”

    我便说边掉眼泪,“只是想不到,现在竟然是这样的情况相见,怪不得他一直没来找我。”

    白爸白妈对视一眼,白妈有点愧疚的望着我,“姑娘,这话可能会伤你心,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家博涵回国后已经订婚了?”

    我一愣,抬头望向白妈妈身后的白博涵,大爷的这孩子刚才可没和我说过这事儿?这让我怎么往下忽悠?

    白爸爸很是直接的开口,“姑娘,既然这样你还是走吧。就算要照顾博涵也应该是他未婚妻的事情,还是不麻烦你了。”

    这我哪能同意?

    我嘤嘤嘤的哭了两声,“叔叔阿姨,如果是这样,我确实不该待在这里了。但是我还是想看他好起来,不然我心里会很难过。希望你们不要阻止我,如果不放心我,刚才的护工你们就留着吧,我们一起照顾他。你们放心,等他好了我就离开。”

    白妈妈叹气,我起身告辞了。来到电梯里,我把白博涵骂了一遍,还真是能给我找事儿呀!

    白博涵挠挠头,一脸无辜。

    “装什么无辜,你有未婚妻又是怎么回事?”

    白博涵贴着电梯门,一脸戒备,“我都成年了,有个未婚妻不是很正常嘛?”

    我一撸袖子“你丫有未婚妻,还让我当你未婚妻?你丫缺心眼,还是当别人傻?”

    白博涵叹气,一脸的失落,“哎,我那未婚妻,要不是我爸妈讲,我都不记得有这么一号人了。那姑娘早就跟我讲过不会跟我在一起的,只是双方家长给定的。这么多年不见,我是真的忘了呀。”

    我大手一挥,“别找借口,我不听。反正你家里给你找的护工也在,要不然我真的很想弄死你!”

    “我已经死了呀!”

    “你丫死了,为什么身体还有呼吸?”

    “我不是死不瞑目吗,不是跟你讲过吗?你怎么就这记性?”

    好家伙,这是嫌弃我记性不好吗?“你行你上,我还懒得管你

    。”

    然后,我看到了什么?平时这么高冷,一本正经的白博涵,普通一声,跪在地上抱住了我的腿。我出于震惊并没有挪开,毕竟只是魂魄,我并没有被抱住的感觉。

    可是这孩子也太能屈能伸了吧?

    “苏明晓,你是渡灵人,你不能不管我呀?渡灵人可都是有职业操守的呀……”

    我摇摇头,赶紧进了电梯,我眼前的一幕一定是幻觉。

    我到楼下大厅的时候,果然见到白博涵已经人模狗样的站在那里等我了。我此刻很想找那个猥琐的卡通老头子算账。

    我无视他直接出了医院大门,想着既然要照顾人怎么着也要找个地方先学习一下啊?我给以前的好基友毛毛打了电话,毛毛实在一家私立医院做护士长的,跟着她学半天应该能管用吧?

    毛毛告诉我直接去她们医院找她,我直接打了车过去,白博涵这个蛇精病直接坐到了副驾上,我决定还是当没看见吧,反正司机也看不见。

    司机放着音乐,突然说,“哎,怎么突然这么冷了?”说着关掉了空调。

    白博涵回头给我做鬼脸,就是那种七窍流血的样子,我突然喊了一声,因为我被吓了一跳。

    尼玛已经是个鬼了,能不能别这么丧心病狂?

    司机关心的问我:“怎么了姑娘?我开的太快?”

    “不是不是,刚才想起来一个鬼故事吓了一跳。”

    “哈哈,你们这些小姑娘还真是的,越害怕越看,真是好奇心害死猫啊。”

    我狠狠的白了一下白博涵,他才恢复了正常的面容。我在心里问候了他祖宗,心想着我一定要尽快送走这祸害。

    到了医院,下车后,白博涵像我道歉。我苦口婆心的跟他说:“白博涵,我为了你可是特意来医院学习护理的,你可不能这么不厚道,你已经是鬼了,真的不用变得更吓人来吓我了,好吗?”

    白博涵低着头,一副诚恳的样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还以为你胆子会很大呢,平时见你也会看鬼片的。”

    “鬼片那是假的!”

    “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七窍流血!”

    我伸手拍了他的头,结果穿过了他的身体,我甩甩手一脸尴尬。白博涵这孩子在笑!

    毛毛在医院门口招呼我,“苏明晓,你丫刚在在那晃悠啥呢?我还以为你跟别人在讲话呢,你演的还挺像!”

    我哈哈笑了两声,顺便继续翻白眼,我明明就是在和别人讲话呀。

    毛毛给我拿了护士工装,我一手提着,一脸嫌弃,“毛毛啊,你还给我准备了衣服?这也太专业了吧?”

    毛毛一脸无语,“行了吧,我还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收起你那些不健康的想法,你在医院学习不穿工作服,那也太不专业了

    。你不说要去照顾一植物人吗?做做样子也要更专业才行呀。”

    我伸手给她点赞,“还事你专业啊,不过白博涵不是植物人,人只是昏迷不醒而已。”

    “切,有什么区别?”

    我心思了半天,好像真的没有区别。

    毛毛告诉我他们医院就有这样的人,请了护工一直照料着,她先带我去看人家怎么照顾的。

    我在一旁看着,端屎端尿这是基本的,还要会按摩,防止病人肌肉坏死。白博涵家里请了护工,端屎端尿什么的应该也不需要我,我郑重的看着毛毛,“你直接教我怎么按摩吧。”

    毛毛摸着下巴一脸好奇的看着我,“这个白博涵到底是你什么人?至于你这么亲力亲为吗?”

    我绞尽脑汁的变了理由,“哎,此话说来就长了。想当年……”我回身看了看一脸认真的毛毛和饶有兴趣的白博涵,这毛毛看来是不忙啊,怎么也不说拦着我呢?

    “想当年,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我走来回家的小路上,突然一个披头散发的男人向我扑来。我当时真的要吓死了,我边跑边喊,这时候……”

    毛毛打断我,“白博涵出现了,救了你,所以你现在要报恩?”

    “是啊,毛毛你还是这么的聪慧过人!哎,我也是可怜白博涵身边没人照顾他,他父母年纪大了,家庭条件也不好,所以我想尽力帮一帮。”

    白博涵在一旁大喊,“苏明晓,你这也太能瞎扯了,我白家在这个城市可是很出名的,你家也不用用脑子,你这样很容易让我识破的。”

    我没理他,毛毛见我这么说,拍了拍我的肩膀,“想不到你还是这么热情助人。不过我还要劝你,植物人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新闻说的那些照顾的几年,人醒的,那这是极少数的。你千万不要逞强!”

    我郑重的点头,白博涵在一旁吐槽,“靠,你朋友是多没文化,难道不知道我们白氏公司吗?”

    我继续不理会,毛毛一个基本不吃零食的人,知道你们才怪!

    毛毛教了我一下午穴位,怎么按摩什么的,回家的时候还塞给我一章穴位图。

    第二天我又找了理由出门了,直接去了医院,白博涵的护工已经来了。我打过招呼,照着昨天学的,开始做简单的按摩。

    后来我接连去了好几天,都没见到白博涵爸妈。我都准备打退堂鼓了,还是护工阿姨告诉我白妈妈来过见我在,一直没进来,听语气还是蛮喜欢我的。

    然而这对我来说好型没什么卵用啊,这我什么时候才能进到白氏食品?

    这天我和往常一样,正在给白博涵揉腿,门被人推开,呼啦进来了好几个男男女女,后面跟着白博涵爸妈。

    我打过招呼继续揉腿,一同来的一个中年大叔,看了我半天,问白爸爸:“这是给博涵新找的护工?”

    白妈妈接过话茬,“对,小姑娘很勤快,还会按摩

    。”

    那大叔开口问我:“姑娘,我看你有点面熟,之前是不是来过我们公司?”

    一旁像是助理的女人开口:“我看这个姑娘很想之前来我们公司应聘的姑娘。”

    白爸爸倒是有点惊讶,“哦?还有这事儿?明晓啊,你之前来过我们公司吗?”

    哎,真是盼星星盼月亮的盼来了机会呀,我停下手中的活,“我叫苏明晓,之前确实给贵公司投过简历的。”

    “哦,难怪呢,我说怎么看着这么面熟呢?不过,你怎么又来这里当护工了?”

    白博涵爸妈也在一旁看着我,看之前的交流,并不像让别人知道我和白博涵是认识的。我只好跟这个大叔说:“之前一直没收到贵公司的回复,有正好听人说医院需要护工,然后就给我分配到这里来了。”

    我抬头看见白博涵爸妈松了一口气,白博涵正露出崇拜的小眼神看着我,“苏明晓,你这人真是一开口就是瞎话,说谎都不用草稿的。”

    我回敬了白博涵一抹笑,看着让人并不舒服的笑,但是并没有什么内涵。

    大叔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刚才看你的手法还挺专业的,是不是专门学过?”

    我笑笑:“哪有什么专门学过,以前家里有人也需要按摩,又请不起护工,我就去门诊大夫哪里看,就边看便学会了。”

    大叔一脸动容,“还真是个好孩子啊。”

    我心想,之前我强调我不要白家给我工资的,这会儿他爸妈听了我的故事应该会内疚了吧,毕竟我非常认真的照顾了白博涵好多天呢。

    我不用去看站在我一旁的白博涵,这家伙一定会跳脚,一定会挖苦我的。为了防止自己跳戏,我还是不理她了,我可是好不容易酝酿的情绪。

    来的一行人看过白博涵,等了一会儿就都走了,白博涵爸妈跟着出去了。

    我回身真好看见白博涵摇头叹气的看着我,“喂,我这可全都是为了你啊!你快跟出去帮我看看他们在讲什么?”

    “苏明晓,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这么能忽悠!我对你的认识又深刻了。”

    “快去,那这么多废话呀?”

    等白博涵回来告诉我他爸妈让人事部把我的资料拿给他们看,我想我差不多可以进公司了。我对着白博涵笑嘻嘻的喊道:“老娘终于要进公司了,感觉离送走你的日子又进了一步。”

    白博涵脸瞬间变成了包拯脸,要多黑有多黑。不过,做鬼怎么这么多技能?

    果然等他爸妈回来,便直接问了我的情况,我当然是不愿意多说的,但是人家人诚心的问,我便勉为其难的说了。

    自然是说家里条件不好云云,我看见白妈妈眼睛都红了,我心想我的演技还真是精湛啊。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嗨,我的鬼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金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乌并收藏嗨,我的鬼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