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 > V004章 敷衍她的心情都没有了

V004章 敷衍她的心情都没有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等安子衿回到包厢的时候,聚会基本已是尾声,三三两两的正结伴离去。安子衿跟助理安妮打了招呼,示意自己先回房间,让她自己自行安排后,便独自一人穿过酒店的大堂,等待电梯的到来,准备回房间休息。

    这个时段电梯没有人,安子衿刚走进电梯,就听到一个低沉浑厚的男声好似低声在和谁说话:“乖乖地等我一会儿......”

    那口吻,带着她熟悉的深入骨子里的霸道和宠、溺。

    安子衿一下子按住电梯,冲了出去。

    旁边的总裁专用电梯门已经在缓缓地合拢,安子衿没有挪动步子,也没有冲动地出声。

    因为在门合上的一瞬间,她看到了,一对正在亲吻的男女......

    是——慕容景!

    她很清楚,慕容景一向不是一个私生活不检点的人,他会主动亲吻,必定是他愿意的。

    原来,真正站在原地等着的只有自己而已!

    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来的下,眼神中也迸发出的一丝恨意。

    慕容景!你是我的,你只能属于安子衿!

    —————————————求首订—————————————————

    时间回到半小时前。

    在D市的一家河鱼养生馆,乔沫和慕容景正在吃饭。乔沫看着坐在对面为她细心剔鱼刺的男人,心中不免一阵悸动。

    从答应和他在一起开始,慕容景就一直在给她一种满满的幸福感。那是在莫景乔身上从未有过的感觉。

    她和莫景乔在一起的时候,是青葱的校园时光,那时候的莫景乔是个骄傲的人,也是个自私的人,在他的心里,因为乔沫爱他,所以他能够肆无忌惮地挥霍她的爱,包括他的独自离开。

    有时候乔沫都在思考,许是他笃定她肯定会乖乖地等他才会走的那么潇洒吧。

    而慕容景不一样,他一直在呵护着她,这两天里,除了工作时间的不时打来的电话,乔沫只要走出工作室,慕容景就会准时的在门口接她下班。知道乔沫爱吃河鱼,又专程带她来D市颇为高级的河鱼馆吃饭。此刻,更是将一个好情人诠释的淋漓尽致。

    “怎么了?怎么看着我发愣?”慕容景把剔好刺的鱼肉放进乔沫的碗里,才抬头发现乔沫盯了他好一阵了。

    “呃——”乔沫回神,赶紧红着脸低下头,心里暗骂自己真是没出息,居然看慕容景能看到出神。

    “多吃点。”慕容景难得看到乔沫脸红的可爱模样,笑了笑,又给她夹了一筷子菜。

    乔沫一声都不敢回应,只能埋头不停地吃东西。

    “对了,待会儿你陪我回一趟酒店好吗?”听到慕容景的话,乔沫诧异地望着他,难道他本来是有公事的,为了陪自己耽误了?想到这儿,乔沫心中更是满满的感动,真的是第一次有个男人能让她觉得,她在他的心目中比什么都重要。

    乔沫怕耽误了慕容景的正事,赶紧两口三口地吃完,“走吧,我吃好了。”

    慕容景拿了一张抽纸,轻轻地帮她擦拭了一下嘴角的残渣,才宠、溺笑道,“看你慌的,慢慢吃好。”

    “我怕耽误你重要的事情。”乔沫是个直爽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

    慕容景这才知道,原来乔沫突然加快了吃饭的节奏,是因为自己说了一句‘要回酒店’的话,心里觉得有股暖暖的感觉,满到都快溢出来了,这种感觉前所未有。

    本来乔沫想自己回家的,这两天和他粘在一起感觉太不真实了,她想一个人缓缓。可是慕容景怎么也不让,硬是要她跟着他一起到酒店。

    慕容景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自从乔沫答应和他在一起后,他就恨不得每时每刻都想和她在一起。

    哪怕像此刻一样,乔沫微嘟着小嘴,有几分生气的样子也让他心动不已。

    “乖乖地等我一会儿.....”慕容景轻轻地将乔沫搂在怀里,拥着她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我自己能回去......”乔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迫不及待地吻住了。

    乔沫微微挣扎着,这个随时随地发、情的混蛋,不但在酒店的大厅里堂而皇之地牵着她的手,害的乔沫受到了众多的‘注目礼’,现在竟然在电梯里就迫不及待地发、情了。不知道电梯里有监控啊,被看见多不好!

    许是感受到了乔沫的不愿意,慕容景也没强求,放开了乔沫,但大手依然霸道地拥着她,不愿让她离开自己身边半分。

    电梯很快就到,慕容景牵着乔沫出了电梯。乔沫大吃一惊,眼前的情景和上次她来的时候大不一样。

    整个顶楼灯火辉煌,四周的办公室门都是敞开的,可以一眼就看到里面的职员非常的忙碌。眼尖的徐成看到慕容景到了,立马抱着一大摞文件上前,只是微微跟乔沫点了点头便开口跟慕容景汇报起工作来。

    见此情景,乔沫心里微微有些震惊了,这几天和慕容景粘在一起的时间她很清楚,就算是上班时间,慕容景的电话短信也是不断的,很难想象出他竟然这么忙。

    慕容景听完徐成的汇报后,并没有立马回答他,而是转头看向乔沫。

    “你到沙发那边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忙完了。”

    “好。”见乔沫难得的乖巧模样让慕容景的心顿时软了几分,微笑着摸了摸乔沫的头发,才转身和徐成讨论起工作来。

    乔沫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玩着消消乐,一个个小狗小熊地消失,眼皮也逐渐沉重起来。刚要打瞌睡,乔沫赶紧坐好挪动一下,醒醒瞌睡。这是她的习惯,她不喜欢在陌生的环境打瞌睡,或者说这个环境里有陌生人,例如此刻和慕容景讨论工作的徐成。

    乔沫关掉游戏,不由得看向慕容景的方向。

    书上说,男人在专注工作的时候是最有魅力的。此刻乔沫算是看到了。此刻,慕容景好像在跟徐成交代什么工作,表情严肃,语气低沉而肯定。

    这是乔沫从来没见过的样子,慕容景在她面前永远都是带着宠、溺的笑容,满眼的暖意;而此时,他如同一只雄鹰,俯视着脚下的世界,仿佛时间万物都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许是察觉出来乔沫关注的目光,慕容景微微转身,黑瞳带着一抹笑意与她的视线的半空中相遇,看到乔沫乖巧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一瞬间略显薄凉的唇扬起了好看的弧度,化去了眉梢间的严肃,整个面部线条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乔沫脸一红,赶紧撇开了目光。当年她看莫景乔的时候都是光明正大的,现在看慕容景竟带着一丝不好意思偷偷摸摸地起来。

    徐成看到了自家老板的表情变化,心里诧异不已,自己跟着慕容景也有些年头了,这样柔和的表情还真是少见。

    聪明的助理自然有他的眼力价,汇报完工作,徐成放下需要慕容景过目的文件,转身出去了。

    慕容景没有翻开那些文件,而是朝乔沫走来。坐下,顺手拿过乔沫刚刚喝过的温水喝了一口。.

    “那.....那是我喝过的。”乔沫的声音随着慕容景看向他的目光变小。

    慕容景微微一笑,往沙发上一靠,伸手搂过乔沫,下巴轻轻地摩擦着乔沫柔软的发顶。

    “沫沫。”

    “嗯?”乔沫觉得自己越来越习惯慕容景这样对她温柔的时刻了,那种暖到心底的感觉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慕容景轻轻拉开两人的距离,看着乔沫的眼神显得严肃起来。

    乔沫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还没见他用这样严肃的眼神看过自己,心里顿时七上八下起来。

    “沫沫,你冷静地和我说说,你们家那个老宅的事情好吗?”目光虽然严肃,但语气依旧轻柔。

    乔沫一愣,但很快反应了过来。

    “我家的老宅....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年了。只是记得打记事起,爷爷就念叨着咱乔家大院的老宅是文物。是要子子孙孙保护的。”乔沫其实也是个讲理的人,上次是被慕容景气急了,才会口无遮拦的。

    “文物?”慕容景对乔爷爷的这个说法好像产生了兴趣。“那老宅是修了很多年了?”

    “嗯。”乔沫点点头“听爷爷说,乔家是世代的书香门第,祖上在清朝的时候出了个状元,这个乔家大院就是当时的皇帝赏的。”

    “清代啊?那很有保存价值啊!”慕容景越发觉得有意思起来。

    “其实,我倒觉得没什么保存价值。甚至很早的时候我就认为,那不是文物!”乔沫喝了一口水,淡淡地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哦?你这个想法估计被你爷爷知道,会挨打的吧!”慕容景不由地想起乔沫父亲乔长海的固执,估计是得了乔爷爷的真传的。

    乔沫点点头,“对啊,肯定挨打!所以我没说过,今天你是知道的第一人。”

    “那你说说看,你为什么觉得那不是文物呢,不是说清代的就修建的了吗?”

    “首先,我是个摄影师。我看过很多国内外的名胜古迹,包括国内著名的文物保护的大宅。而乔家大院,我从小就住在那里,那里的一砖一瓦我都很清楚。这么多年,后人修葺的痕迹是十分明显的,好好的老物件已经被一代代的后人修的面目全非了。”

    乔沫又喝了一口水,“自从我们一家和叔叔一家都到城里以后,爷爷在那大宅也没住几年,一直在养老院。要知道,房子一旦空着没人住,那么腐朽的程度会更快的。所以,乔家大院无论从哪一点来说,我觉得都不可能是文物保护的对象。”

    慕容景对乔沫的分析很赞同,点点头,“分析的是很有道理....可...”

    “我知道,那周围已经被很多开发商开发了,那里被开发是早晚的事情。至于是席氏开发,还是你的纵横集团开发,对于我来说都一样。只是爷爷是不会接受的,我爸也不会接受。你要想要那块地,最好是说服他们两人,不然,没有办法。”乔沫冷静地打断慕容景的话,直接说出了慕容景想问的话。

    “我不是想说这个。其实我是想说,席氏找上你叔叔一家。恐怕条件高的,你叔叔已经同意了。”

    乔沫摇摇头,冷笑了一声,“哼,看来我还是从来都没有真正的了解过莫景乔。他居然利用他对我家情况的了解,先攻叔叔。不过他算错了一点,就算叔叔说服了我爸爸,我爷爷只要不同意,也是百搭。”

    慕容景是听出来了,这大宅还得看老爷子的意思,要是老爷子不松口,就算是儿子也别想有任何想法。

    “好了,我就是想了解一下情况。至于那块地纵横能不能拿到,到时候再说吧。”慕容景伸手把乔沫搂进怀里,抚摸着她的长发,闻着她的自然馨香,心里早就把公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乔沫推了推慕容景,“那你还不去把工作做完?想让我等到什么时候?”略带撒娇的口气让慕容景嘴角的弧度更加上扬。

    低头吻了吻怀中的可人儿,“等我一会儿。”

    说完,才站起身走回办公桌前,开始处理徐成交上来的紧急公文.......

    ———————————求首订———————————————————————

    席氏的会议室灯火辉煌,大大的会议桌坐的满满的全是席氏的股东。

    坐在主位上的席振华扫了一眼在座的人员,发现人员已经到齐,轻轻地点点头,示意助理可以开始会议。

    下面的股东们见可以发话了,也纷纷将议论的声音放大。

    “席董,这次竞争对手又多了一个嘉诚,后期的费用是肯定要增多的,公司的情况你应该清楚,孤注一掷,我们恐怕奉陪不起啊。”一位王姓股东的话引起了众股东的点头赞同。

    “王总,嘉诚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集团,怎么能和席氏比呢。我们席氏在D市已经立足几十年,嘉诚简直不足为惧。”席暮年不以为意,嘉诚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还敢和席氏相比,哼!

    席暮年的话引得众股东议论纷纷,会议室里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席暮年以为是他的话得到了认同,脸色越发得意起来。

    席振华的脸色却没儿子的好看,越发的阴沉。

    这个没脑子的蠢货,说话都不过脑子的吗?在这样的场合下,说这样的话就能让股东信服吗?还怎么让众股东掏腰包?

    席振华被席暮年气的脸色都有些发青,目光也投向一旁淡定自若的莫景乔,希望他能够开口转转局势。

    毕竟今天的主题是让众股东掏钱,让这个竞标的项目继续。

    莫景乔淡淡地扫了一眼会议室众人,却没有开口。席振华有些着急,却也不好开口。

    这时王姓股东又一次地开口了,“席总,你这话可不对。席氏虽然在D市立足多年,只能证明席氏生存的长久,可是真正的情况是如何,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吧。说实话,席氏和纵横争这块地,我们都觉得还比较可行,那是在能力范围内的。可是中途杀出了程咬金,竞价必定会提高,要知道,当付出的超过了回馈的,那我们这些股东可要好好的斟酌一下了,毕竟谁的钱也不是风吹来的。”

    王总的话赢得了众股东的赞同。

    “就是,我们股东最大的希望就是有钱挣,这明显的不划算了,还要继续,会得不偿失的。”

    席暮年脸色顿时不好看,刚想开口,一道淡定地男声压住了会议室的纷纷议论。

    “股东想的是挣钱,我们想的也是,既然目标一致,为什么要产生分歧呢?大家在一艘船上坐着,应该做的是齐心协力,而不是动摇军心!”莫景乔的声音不大,却足够会议室的所有人听的清清楚楚。

    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独有王姓股东的脸色如调色盘般地精彩。

    席振华心中长舒一口气,看向莫景乔的目光多了几分赞叹,再一次确定自己确实没有看错他啊!

    *************

    从会议室出来,席暮年率先走出了会议室,脸色比起那位姓王的股东也好不到哪儿去。

    后面跟着出来的股东们还没散去,就听见了总经理室传来的巨大声响。

    众人心中都心照不宣,席公子发飙了!

    也是,原本席家就一个儿子,那继承的位子是雷打不动的。可是自从莫景乔出现以后,席公子的地位日益下降,而董事长也明显地越来越偏向莫副总,听说莫副总是席家钦定的女婿,照这么看来,席家这庞大的家业最后由谁继承那还是说不准的事情。

    而且,这种家斗戏最适合茶余饭后八卦了,所有股东也都一个个地坐等观戏。

    席振华暗骂一句“逆子!”转头低声嘱咐了助理几句,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莫景乔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他淡淡地朝着席暮年的办公室方向看了一眼,便转身走回自己在他隔壁的办公室。

    喝了一口秘书端来的咖啡,脑子里还在回想着会议上的事情。这是他一直的习惯,他要回想自己有没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好或者做的不好的,想不让别人挑毛病,首先自己就得做到百无挑剔。

    “轰!”不知道隔壁的席暮年又推倒了什么,巨大的声响唤回了莫景乔思考的思绪。

    莫景乔朝着席暮年的办公室方向转了一下头,看了一眼粉刷地白白的墙壁。

    这家伙还真是蠢货!这个时候了,还撒泼!

    其实他看出来了,原本席振华是想让他激励席暮年上进,毕竟席暮年是他唯一的儿子,只是,送出了手的东西,有那么好拿回去吗?

    哼!估计他想多了吧!

    嘴角刚刚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秘书轻轻敲响了门。

    “进!”

    秘书进来轻声说道:“莫副总,三小姐要见你!”秘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进来的女子一把推开,声音带着一丝冷意地命令道:“行了,出去!把门关上!”

    秘书见这架势,赶紧退了出去,为两人管好门,心里暗自摇头,真是豪门是非多,席总那边刚刚听见清净声,估计这边该闹腾了。

    席暮颜见门关上,看着坐在椅子上没动的男人,缓缓地走进他,声音一改往日的温柔和笑意,却充满了冷意:“莫景乔,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为什么不同意我妈妈选的婚期?你的乔沫已经和慕容景好上了,而我帮你进了公司高层,不管怎么看也是我对你好的多。和我结婚难道还会亏了你不成?”

    席暮颜心中此刻一阵凄楚,一直以来追求她的男生都是数也数不过来的,可只有这一个才是她自己想要的。为了得到莫景乔,她不惜放下了席三小姐的面子、尊严。明明知道他心里有个初恋女友,还硬生生地想占一个位置,她以为凭着自己对他的帮助和席家的财力,莫景乔肯定会在心中给自己一个位置的。

    可是,今天一早席夫人说莫景乔婉拒了结婚的日子,说什么现在在竞标的关键时候,暂时不想去过多的做私人的事情,想等这段时间忙过了再说。

    原本这话也有道理,也得到席振华的同意。可是她心里就是过不去,她害怕,害怕时间拖得越长,越会有变故。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样的感觉特别强烈。所以,她忍不住跑到公司来质问他。

    说到底,还是她对他太没信心了!

    莫景乔抬眸看着突然跑到公司来质问自己的席暮颜,半晌之后轻笑出声,伸手从烟盒里取出一支烟,打开打火机点燃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透过缭缭升起的白烟目光投向席暮颜,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笑容却格外的清冷。

    席暮颜被他陌生的眼神看得心里微颤,强忍住心中的惶恐,挺直腰板,拿出席三小姐的架势,但语气已经轻柔了许多,“景乔,不能怪我多心,原本我们说好的,回国就结婚的。可是,我怎么觉得你有些变了呢?”

    坐在椅子上的莫景乔目光微闪,将手中的烟灰轻轻抖进烟灰缸里,“暮颜,你也知道我们这么几年了,难道我还不足以让你信任吗?”

    莫景乔的话里带着一丝疲惫,脸上出现的神情,让席暮颜勾起了浓浓的愧疚。轻轻地走到莫景乔的身边,“景乔,我....”

    “最近你每天不上逛街购物就是美甲化妆的,是不是觉得无聊了?要不,你来公司吧。凭你的能力,可以在公事上给你父亲很大的帮助的。这样,你也不会一天到晚无聊到胡思乱想了。”莫景乔貌似诚恳地提出了他的建议。

    席暮颜心中的不快一扫而光,刚刚莫景乔的话说明了什么?说明自己的想法通通都是错误的。如果莫景乔真的有对公司不轨的企图,怎么会让自己进公司,不怕自己监视他吗?

    “我...就算了吧!你知道我可不喜欢这样朝九晚五固定的生活。”席暮颜心情大好,脸上的表情也跟着灿烂起来。

    轻轻地靠在莫景乔的身边,“景乔,我知道最近我老是神经兮兮的,但我也怕失去你啊!你别生气,好吗。”

    莫景乔静静地吸着烟,眸子里幽光闪动,良久才低低地说:“嗯,我不生气!”

    确实不生气,

    因为你不配!

    **********************

    隔壁的办公室一片狼藉,席暮年坐在沙发上眼中闪过一丝怨气。

    整天对着那个莫景乔,心情怎么能好!

    以前自己的表现虽然不能完全让父亲满意,但父亲对自己偶尔也会赞叹几句。自从莫景乔进入席氏以来,自己在公司和父亲心中的地位是一落千丈,自己做什么都不对,做什么都不能让父亲满意。

    而且,近期父亲移交了很多重要的事情给他,越来越器重他,这样下去,自己的地位很可能不保。

    当初,席暮颜说她和莫景乔是在国外的一场音乐会上相识的,没有家人,没有背景,是个简单的人....

    对!越是简单的人越是不简单!

    说不定他就是有计划地侵入席氏的。

    该死的莫景乔!其心之险恶,简直令人发指!

    自己一定要揭穿他的真面目!

    席暮年觉得自己一下子茅塞顿开,事实的真相一定是这样的!

    立马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

    “帮我调查莫景乔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莫景乔别让我抓住你的把柄!

    ********************

    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已接近深夜。

    席暮年手指挂着车钥匙,轻晃着走向自己的保时捷。心里盘算着今晚到底是到哪个女人那儿去。

    身后传来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转头一看,妹妹席暮颜挽着莫景乔从另一个电梯里出来。

    看到席暮年这么晚出现在停车场,席暮颜感到很惊讶,这个哥哥可是了名的会玩,这么晚了

    还出现在公司,还真是件稀罕事!

    “哥,你怎么也这么晚?刚刚我们看另一个电梯在运行,还在猜是谁呢?”席暮颜看到哥哥热情地打着招呼,可以听的出她的心情很好。

    席暮年心中冷哼着,不知道莫景乔又用了什么招把妹妹迷的神魂颠倒的。

    “哥....”见席暮年没有开口,却直直地看着莫景乔,席暮颜又唤了他一声,好奇地看了看莫景乔,又看了看席暮年,心里嘀咕着,这两人怎么了?

    “这么晚了,你们别在外面晃了,赶紧回去吧。”席暮年淡淡地叮嘱了妹妹一句,再没看莫景乔一眼,转身打开车门,很快便发动车子离开。

    一头雾水的席暮颜,呆呆地看着绝尘而去的保时捷,还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景乔,我哥这是怎么了?”上了车席暮颜还在纠结席暮年的奇怪。

    莫景乔摸摸她的发顶,“别管他了,我送你回家。”

    席暮颜一下子挽住他的胳膊,撒娇地看着他“我不想回去....”

    “暮颜,很晚了!”莫景乔轻轻地拉开被她抱着胳膊的手。

    “我想去你那儿...”轻柔的话语带着撒娇的口气,让一般人都拒绝不了。不过莫景乔不是一般人。

    “下次吧.....”口气中带着淡淡地疏离。

    席暮颜在副驾驶上坐好,没有再开口了,她知道莫景乔会不高兴的,要想套着他就不能死缠烂打。

    很快席暮颜到家了,望着缓缓关上的大门,莫景乔的脸上浮出了一抹复杂的情绪,半晌之后,才发动车子离开。

    最近越来越觉得疲惫了,感觉敷衍她的心情都快没有了。

    这么想着,车子灵巧地在路中打了个转,转头向D大开去.......

    ————————————————求首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沫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沫舒并收藏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