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 > V006章 做好了终身不娶的准备(重复章节勿订)

V006章 做好了终身不娶的准备(重复章节勿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莫景乔一个人西装笔挺坐在D大的主.席台的地上,身子倚靠在旗杆上,身子周围有一扎啤酒,已经喝了好几听了。

    四周都黑漆漆的,他环顾着四周或熟悉或陌生的环境,心中感慨万千。

    当年他要是不悄然离开,现在是不是每一个景物都会是熟悉的呢?

    又拉开一罐,仰头倒入口中,有些啤酒顺着嘴角流下,滴入衣襟。远远地可以看到D大的教师楼还有几户亮着微弱的灯光。

    莫景乔记得教师楼的一、二、三层是修的单间宿舍,专门分给刚到学校的青年老师和没有房子住的老师住。当年他的家就在二楼。

    刚随母亲到D大的时候,他15岁,D大照顾他们母子分了一个两室的套间,其中他住的那间阳台是正对着D大的校园和宿舍楼的小区中庭的。他会经常坐在阳台上做作业,因为阳台上不但光线充足,而且——可以看到6楼乔老师的女儿乔沫。

    莫景乔扔掉喝完的最后一罐啤酒,从主席台上跳下,蹒跚着脚步往宿舍楼方向走去——

    那时候的乔沫有12岁吧,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每天放学都会和乔菲一起在宿舍楼下的石桌上做作业,等家人回来。有时候,她们会玩儿一些女孩子喜欢玩儿的游戏,跳跳皮筋什么的。不管她在做什么,他永远都是躲在阳台上默默地注视着她。

    莫景乔走到石桌旁坐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已经异常光滑的桌子————

    乔沫好像上初中以后,乔老师给她配了钥匙,她可以独自回家,不用再到楼下做作业了,见她的次数又少了,即便如此,每当听到她出门的声音,他也会飞快地躲到阳台上,顺着阳台边沿往下看寻找她的身影。

    她有时候会在石桌旁坐着,一边吃早餐一边等乔菲,而他就悄悄地躲在阳台边,等着她上学离开以后再飞快地下楼,骑着脚踏车去上学。

    莫景乔缓缓地围着小区转悠,石桌旁有一颗高大的黄桷树,不知道长了多少年了,夏天的时候尤其在阳台上,他还记得,那个那茂盛的枝叶像把巨大的伞,严严实实地遮住了炙热的阳光,让阳台上及家里都没那么热。

    大手轻轻地抚摸着茂盛的大树,貌似树干又粗壮了许多————

    他高三那年补习回家,远远地就看见有几个高一的男生围着乔沫,他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悄悄地就跟上他们。

    “好了,我已经到了,你们可以走了。”他听见乔沫的声音,微微蹙眉,她这是谈恋爱了吗?心中的火蹭地就上来了,才多大,就和男孩子谈恋爱?刚想迈步——

    “乔沫你就帮帮我们还不行吗?”离乔沫最近的男生开口请求道。

    “就是就是。”众男生附和道。

    怎么回事?他默默地隐藏在他们身后的黄桷树,静静地不说话。

    “我帮你们给乔菲情书可以,但你们得拿出诚意来交换。”乔沫狡猾的话语顺风飘进了他的耳朵里。

    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这丫头和人换什么呢?

    “行,我表哥和莫景乔是同学,回头我让我表哥帮我打听打听去。”最先说话的那个男生干脆利落的就答应了她的要求。

    什么?他简直不敢相信,她打听自己干嘛?

    难道她也注意到了自己了吗?

    他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那群人好像已经做好了交易,乔沫也哼着歌上楼回家了。

    不管是怎么样,他心里也没来由地窜上了喜悦————

    莫景乔一脚踩上地回到石桌,仰头看着黑漆漆地六楼,当年乔沫就是这么站在石桌上喊他的,“莫景乔,我爸让我告诉你————”

    他高中毕业顺利地考进了D大,他第一次违背了母亲的愿望,放弃了金融系,来到了乔长海教的中文系。事实证明,他的这一举动是对的,乔沫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和他正式有了交集—————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大学毕业前的最后几个月,他每天晚上都能听到母亲低低地哭泣,但第二天却看不到母亲脸上的哀伤。他心中隐隐觉得,会出大事的。

    果然,一个身着富贵的女人带着一群人来到D大的教师宿舍,一间间地用力敲门,需找他的母亲贺婉梅。

    这样大的动静惹的四周的邻居都围上了他的家,他不明就里,母亲死死地抵住门,不让他出去看看,而自己却背抵着门板捂着嘴,眼泪顺着脸颊缓缓流下,却一声都不敢吭——

    很快,流言四起,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高等学府也抵不住嘴碎的人传播流言的速度。每晚听着母亲压抑的哭声,他心里苦涩级了,但却帮不上忙。

    终于母亲受不了流言蜚语,在一个太阳当头热辣辣的中午,趁着大家午休,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的时候,母亲悄悄地爬上了离教室宿舍楼最近的一栋实验室大楼——

    “砰!”

    莫景乔下意识地后退,这栋仅有九层楼高的实验大楼如今已经被封锁了。眼前草坪上的草长得很高,什么乱七八糟地都在长,一看就是已经长时间没打理了。可以看出这里已经封了很久了。

    莫景乔站在草坪中央,仰头看着黑漆漆的楼,很难想像当时母亲站在楼顶上时是什么想法。怔怔地仰头望了良久,感觉大脑都快缺血了,他还是一动不动,远处的广播站开始响起,他才收回了视线。

    此时天边已经隐隐泛白,这一夜,他仿佛又走过了一遍他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那个时段从美好开始,却结束于悲伤。

    莫景乔从D大的侧门旁的矮墙边翻了出去,当年他带着行李也是这么悄悄离开的。如今等在门外的是他的车,而当年等他的确实母亲跳楼的真相.....

    坐在车里怔怔地看着渐渐热闹起来的校园和街道,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他也该逐渐清醒,他的人生从那年悄然离开开始,就已经不属于这里,也不属于乔沫了......

    ———————————————————————————————————————

    乔沫的家里,乔沫和慕容景在厨房内忙的热火朝天。乔沫做饭,慕容景洗菜,两人分工合作配合默契。

    门铃响起,乔沫擦干手去开门就看见小七那张可爱的小脸。

    “哇哇……沫沫你家楼下新来的保安哥哥好帅,早知道我就不搬走了。”

    乔沫调侃的揉了揉她的发丝。

    “你喜欢哪个,告诉我,回去的时候打包让你带回家。”

    小七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这个也可以打包?

    看着乔沫嘿嘿偷笑的奸诈模样就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不满的哼哼了一遍,换下自己的鞋子,一遍穿上她递来的拖鞋。

    “咦,我的拖鞋上有一只小苹果好可爱哦!”

    小七惊喜的发出叫声,原本安静的家里马上因为她的到来开始叽叽喳喳起来,十分的热闹。慕容景从厨房探出头来,对着小七客气的微笑。

    “今天你们各位的拖鞋都是沫沫亲自准备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固定的一双,她特意做了记号,让你们每个人好辨认。”

    乔沫脸上微微闪过一丝尴尬的表情,因为那些记号都是她手工准备的,不如买的精致,不过看似简陋,可都是她的心意。

    “哇,沫沫,没看出来啊,你还有这么女人的一面呢!”

    小七从进门起,感觉惊喜一件接着一件的。

    乔沫无奈的将这个缠人的丫头丢进书房,将电脑给她玩才勉强抽身继续做饭。

    十几分钟后门铃再次响起,她乖乖去开门,这次是季悠与靳云非一起出现了。

    “都怪你,啰哩啰嗦的,我让你快点你不相信,肯定小七早就到了。”

    季悠不满的双手怀胸,数落着靳云非,他倒是一脸淡定,十分不在乎耳边吵杂的声音,对着乔沫露出温柔的微笑交出手中一捧百合花。

    “礼轻情意重,我们送一份心意。”

    “来就来吧,又不是第一次,还带什么礼物啊!”话是这么说但还是愉快地接过花。

    “咦,我的拖鞋上有一个小小的吊饰?”

    季悠惊讶的拉住靳云非,他微微挑眉看来看自己的。

    “我的也有?”

    “有什么惊讶地,这个是专门给你们准备的拖鞋,下次再来就不会搞错了,记住自己的记号嘛。”

    乔沫尴尬的将两个人推入客厅,不然跟他们纠缠起来就没完没了。真是的,干嘛都揪着这个不放啊!

    最后菜都做的差不多了,姗姗来迟的司凌才出现,

    “不好意思,公司有事一直走不开,刚刚解决好了,我马上就飙车赶来了,别生气了,我送你一份礼物。”

    司凌神秘的从身上摸出一个盒子,黑漆漆的,但是乔沫却大叫了一声。

    “呀呀呀,这怎么好意思呢。太贵重了。”

    这是最新款的越野车,市价要好几十万呢,比乔沫那牧马人贵多了。

    “给你的就拿着吧。他手里送出来的礼物,这个算最不值钱的了。”慕容景从厨房端出最后一盘菜,正好看到这一幕,顺手放下盘子就帮乔沫把钥匙接了过来。

    “这...不太好吧!”乔沫不是太想收,这么贵重的礼物,说是窜门子送的都没人相信。

    “没事儿,拿着,下回有机会回他一个就是了。”慕容景微笑着搂着乔沫的肩膀,微微地轻吻落在她的额头之上。

    “哇哇哇,晒甜蜜呢,太刺眼了!”

    客厅内冒出的几个头颅,明目张胆的偷看还不断评头论足。

    “好啦,快点吃饭吧,我要饿死了!”

    正当所有人都想要调戏一下这秀恩爱的两人的时候,小七却捧着饭碗对着满桌子的好菜十分辛苦的留着口水。

    看着小七那副痛不欲生的模样,大家哈哈一笑,一起坐到了饭桌旁。

    “来,举杯庆祝一下,说点什么好呢……”

    大家默默举起水晶杯。

    “祝:爱情永垂不朽,友谊长存!”

    大家相视一笑,水晶杯在半空出发出清脆的响声,大家欢声笑语的一起聊天,吃饭。十分放松的环境,也不需要注意什么利益。这是慕容景和司凌很少有的境界。

    不知道是不是气氛比较放松,大家就都喝的很尽兴,但是司凌却以太晚危险为理由强烈要求送小七回家。

    “咦,人家还没喝够呢,不要不要,不要回家!”

    司凌板起了脸,十分严肃的态度,不能让她夜宿不归。

    “不行,你再不听话就打你屁股!”

    小七马上停止哭闹,抓紧了衣领不断后退。

    “沫沫、季悠快保护我,怪蜀黍要性、骚、扰,竟然要摸我屁、股。”

    司凌哭笑不得的满头黑线,这个小丫头实在是想太多了,不过喝酒后红扑扑的脸蛋未免也太可爱了吧?他哪里能放心她自己回家,发生了什么危险,怎么办?

    乔沫虽然喝的微醺,但头脑还是清醒的,小七是一个人,司凌也是一个人,季悠是两个人,嗯,这么算来,司凌送小七回家是必须的。

    “抗议无效,司凌强制性送你回家。小盆友,你要过夜生活还早点。”教育完小七又转向司凌,“司凌....你要保护好小七妹妹,如果出什么事情,唯你是问!”

    被警告的司凌一脸严肃的立正,一定会完成的任务的表情,让慕容景脑门掠过一串黑线,真想恨不得不认识他。

    司凌嘿嘿一笑,自认为对小七露出和蔼可亲的微笑,可是看在小七眼里却是有点猥琐。

    “大叔,大叔,你离我远点,你满身的酒臭味,好恶心……”

    呜呜呜,他好可怜,明明是二十七岁,已经沦落为大叔了!

    “小七妹妹,你最好戒掉大叔这个称谓,叫声司凌哥哥来听听。”

    什么狗屁的司凌哥哥啊,她是有点喝醉了,可不是脑残了!

    “想得美,回家啦,大叔。我看你摇摇晃晃的比我还严重,要不还是我先送你吧!”

    小七好心的牵着司凌的领带,像领着小狗一样拖着司家少爷走了出去。

    看的屋内四人目瞪口呆。

    “小七妹妹,我那里刚刚送来了一箱新品种的苹果,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啊?”

    小七倏然停下脚步,再回首,哪里还有半点嫌弃,满脸的可爱笑容,露出小小的虎牙。

    “司凌哥哥好,我送你回家,苹果在哪里啊?”

    “砰——”屋内传来一声沉闷的响声,估计不知道是谁稳不住跌倒在地了。

    司凌强忍着笑意,抖着肩膀,对于这样赤、裸、裸的吃货,唯一的弱点,果然是一戳就中啊,那声“司凌哥哥”怎么听怎么舒服啊!

    不过小七其实心中满心的不愿意,可是,新品种的苹果啊!一听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东西!

    “司凌哥哥,苹果在哪里啊?”

    费力地将司凌扶进助理早就准备好的车内,她一脸期待的望着司凌,像一只欢实的小狗,似乎在不断摇着尾巴等着食物,不是骨头是苹果。

    “哎呀,我喝多了,头疼……”

    小七恨不得一口咬死司凌,可是为了苹果,她只能忍痛牺牲小我了。

    “没事,没事,我给你揉揉。”

    司凌舒舒服服的躺着小七的大腿上,享受上她指尖的按摩,嗅着淡淡的苹果香,心里说不说的安宁。

    似乎所有的是是非非都放下了,不想去想,时光似乎停滞在这一刻。

    每个人都有疲惫的时候,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是感觉自己的灵魂是孤单的。守护着司家庞大的家业是他的责任,可是他也想守护一个小家,一个小小的女人,让他温暖,成为他的避风港。

    “小七,你用的什么香水,味道真好闻。”

    小七皱眉,这个司凌是不是真的喝醉了,已经出现幻觉了?满车厢都是酒臭味,哪里还有香水的味道啊。

    “大……不是,司凌哥哥,我从来不用香水的。”

    小七涌起一抹苦笑,果然没有用香水,那味道是她本身的体香还是他想太多了?

    “小七,你要不要来我们公司工作,我那里有很多苹果快要烂掉了,全部送给你吃吧。我每个星期都有专人送来新苹果,多的吃不完,我一般不是分给员工就是丢掉。”

    小七警惕的望着司凌,他依旧闭着眼睛,平静的模样,看上去没有任何的想法与恶意。

    不过,这个提议,司凌不是头一回了。谁知道他想干什么,小七虽然暂时被司凌的苹果炮弹打中,但也不至于完全阵亡。

    “不去!”很有气势地又一次拒绝了。

    司凌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靠在一旁,不舒服的样子皱着眉头,似乎一点不在意小七是否要来上班。

    “对了,办公室里还有一箱苹果,你明天来带走吧,放着坏了也是坏了。”

    一听可以带苹果走,小七乐的马上点头,司凌用手指顶住她的头。

    “别点了,我头晕,快要吐了!”

    总之,小七一路上各种哄着司凌,巴结的要命,为了苹果,她可是付出了一切啊。

    司凌听着身边叽叽喳喳的声音,还是闭着眼睛,心里却十分开怀。

    小丫头就是小丫头,总是懵懂的样子却纯洁干净,让他忍不住涌起一丝邪恶的想法。想要亲自玷污那份纯洁,似乎才能满意,成为自己的东西,才能满足。

    一路将小七送回家,司凌固执的要亲自送她到家门口才放心。看着那个小丫头,站在门口摇动着手臂,再见了之后,他却靠在墙边抽起了香烟。

    抽了一根,烟雾缥缈,没有离开,又继续抽了一根,望着她身影消失的地方继续抽着烟。眼神清明一片,哪里还有一丝喝醉后的模样。

    其实司凌的酒量很好,一般应酬的时候他很少喝醉。但是,今天他是故意的,看着好友在饭桌上露出的真心笑容,让他现在也想拥有一个想要的人。

    一个身上有好闻苹果香,笑容可爱,眼眸纯真,像只小兔子一样总是蹦蹦跳跳的丫头。他这样一环环设计那个小丫头掉进自己的陷阱中,是不是太无耻了?

    “我果然是无耻的怪蜀黍啊,小七妹妹多不想你长大,大人都很坏,很无耻的!”

    司凌丢掉烟头,苦笑,是的,长大了才发现这个世界想要生存就要先学坏。商场上,他利用了无数的手段才能站到今天这个位置,成为司家的掌舵人。

    而现在,他也只能用这样的手段让小七靠近自己了!

    ———————————求首订—————————————

    第二天一大早,小七兴冲冲的奔到了司凌的公司,可是那美艳动人的女秘书说,“司总不到中午是不上班的。”

    苦的她着一张小脸郁闷的蹲在墙角,透过玻璃隐约的看着他办公室内的一箱苹果。

    无比怨恨的望着,守着,看着,却吃不到的痛苦,让小七备受煎熬。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你在办公室里面,而我在外面,那个傻缺竟然还没来上班。”小七哀怨地看着那一箱红扑扑地苹果,嘴里碎碎念着。

    站在小七身后的全公司人气最高的助理,号称冰山的蓝浩竟然勾起了嘴角一丝诡异的弧度。

    “俞小姐,如果你不介意,其实我可以把司总的办公室打开的。”

    因为司凌打过招呼,秘书处的美女秘书们再不高兴也得乖乖地接待。所以通知了蓝浩,他一到门口,就吓一跳,一个貌似未成年的小丫头蹲在门口,一脸哀怨地盯着办公室内。要不是听到她的碎碎念,还以为是商业间谍准备潜进老板办公室偷机密文件呢!

    小七收了收口水,固执的摇头,主人没来自己进门多不好,没有礼貌的事情不能做。再说,她怕真进去了闻到了苹果的味道,肯定要忍不住拿起来吃。司凌虽然说给她,但是还没给她呢,不问自取就是偷,不可以的!

    “没事,没事,你去忙吧,我等那个傻缺来。”

    仰着灿烂可爱的笑容,蓝浩也忍不住微笑,旁边的秘书吓的长大了嘴,下巴都快脱臼了。

    次奥,原来蓝助理也会笑,那个完全没有情绪的面瘫脸,超级无敌工作狂,秘书曾经一度以为他是司凌买回来的高端机器人呢。

    不到一上午的时间,小七已经和这里所有人都混熟了,尤其是蓝浩,对她照顾有加,甚至送来了平板电脑给她打发时间。遇到游戏不会玩,他也会抽空亲自指导一下。

    从此蓝浩在她心目中树立起了无比高大光辉的形象,稳重,成熟,睿智,温柔,工作能力有强,知识又渊博,简直不能跟司凌那个游手好闲的货相比,差距不是一点点啊。

    *******

    当司凌走进公司,就看见每个人都用一种看好戏的表情盯着自己,他好像被人脱光了,视、奸了一般怪异。

    怪异的情绪一直延续他走到办公室门口,就看见自己一向对自己严格要求,向来不苟言笑的助理正温柔的跟她的小七一起打游戏。

    那笑容,温柔得如沐春风,小七红扑扑的脸蛋搭配着一副仰慕的表情,双眸闪动一片少女春心萌动的模样。不知为何,他心里一揪,不受控制的阴沉了表情。

    “你们在干嘛?”

    *******

    当司凌走进公司,就看见每个人都用一种看好戏的表情盯着自己,他好像被人脱光了,视、奸了一般怪异。

    怪异的情绪一直延续他走到办公室门口,就看见自己一向对自己严格要求,向来不苟言笑的助理正温柔的跟她的小七一起打游戏。

    那笑容,温柔得如沐春风,小七红扑扑的脸蛋搭配着一副仰慕的表情,双眸闪动一片少女春心萌动的模样。不知为何,他心里一揪,不受控制的阴沉了表情。

    “你们在干嘛?”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他凭什么质问两个人,为什么说出口的话冒着酸气,感觉像是女朋友脚踏两只船,被他抓包了一样的感觉。

    小七抬起头,看见司凌来了,跳起来就跑了过去。

    “司凌哥哥,我来拿苹果了。”

    心里无比怨恨,不满,纠结,不甘心,各种复杂的心情搞在一起让司凌快要凌乱了,但是那张专属与他的笑脸一出现瞬间就让他所有的负面情绪消失。司凌哥哥,司凌哥哥,这样亲昵的称谓,让他无比享受,甚至还有一种无比的满足感。

    幼稚带着挑衅的举动,揽住了小七的肩膀。

    “走,我带你拿苹果去……”

    得意洋洋的表情,连一旁的女秘书都忍住恶心的冒鸡皮疙瘩,蓝浩无所谓是耸耸肩,他们老板在外面再精明,其实内心还是有一片幼稚如孩子般的地方。

    “蓝浩,给我滚去工作,我让你整理的资料都搞定了吗?”

    无奈沦为眼中钉的蓝浩恢复了冷漠的表情,专业态度的推了推眼镜,随手拿起了一叠厚厚的资料,准交给司凌。他一向都是要求严格的工作狂,哪里能让司凌挑到毛病。

    *****

    安静的办公室内,司凌放下了百叶窗,隔绝了外面的那个讨人厌的蓝浩。小七笑眯眯的抱着苹果,什么帅哥助理早就丢在了脑后。

    “这里的苹果我都送给你了,你昨天考虑的如何了?”

    司凌是询问这个小丫头要不要来上班,她笑着,却不停的摇头。

    “我说什么你听明白了啊?就跟着摇头,什么都不经大脑,小心被人卖了。”

    司凌无奈的起身,揉了揉她的发丝,那细腻的触感让他获得了大大的满足。太舒服了,如果养一只像小七一般的宠物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他一向都是讨厌麻烦的人,虽然很喜欢宠物可爱的模样,但是还要照顾,让他顿时失去了兴趣。可是,小七应该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吧?

    “别摸啦,讨厌!我听见你说什么了。首先,我在纵横做的好好的,干嘛要来你这里。而且,你和慕容景不是朋友吗?你干嘛还挖他的员工呢?”

    小七扒拉掉了司凌的手,爱怜的一颗颗摸着红润的大苹果,其实内心里忍不住吐槽。她是比较不放心司凌这个怪蜀黍的为人,看起来吊儿郎当不怎么靠谱。

    虽然她挺想来的,不是为了工作,而是因为源源不断进贡给司凌的苹果啊,苹果啊……阶级差距巨大啊,现在竟然想吃个苹果都有专供了,太坑爹了。

    “好,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司凌也很痛快,如果不是因为要诱、拐这个小丫头,他绝对不会要这样智商的员工。算了,算了,天然呆也许就是这个家伙的魅力吧。

    小七原本以为司凌会像以前那样各种诱惑,这么痛快还真是头一次。

    不过她也不想天天跟司凌呆在一起,一个公司也不行,这个家伙怎么看都是一位怪蜀黍,不知道对她有什么奇怪的目的。

    嘶————以后要注意和他保持距离!

    ——————————求首订——————————————

    如果记忆可以雕刻一段时光,那么慕容景会觉得这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无论平时的公事有多繁杂,让他有多疲累。只要乔沫的一个电话或者一个短信,就会让他瞬间满血复活。

    徐成也明显感到了老板的变化,最大的变化就是,每天晚上的应酬全部都推掉了,一到下班时间甚至还没到下班时间,人就溜了。

    “慕容景,你一天都不带上班的吧!”乔沫正修着电脑里的照片,就看见慕容景抱着一束花进来了。

    心中万千感慨啊,人家这老板当的,想走就走。自己这老板当的,真是悲催,经常被季悠教训,一会儿拍照,一会儿修片的。

    “在干什么呢?”慕容景听到了乔沫的念叨,爱怜地摸摸她的头发,目光顺便转向电脑瞥了一眼,整人都愣住了——

    老天,这是谁啊?

    这不是陆欧衍那家伙吗?这个面瘫怪什么时候表情这么丰富过?那宠、溺地看着新娘的眼神,慕容景简直就不认识他。

    “这个?是你的客户?”慕容景指着电脑屏幕询问道,能让乔沫亲自修片的,怎么也得是VIP级客户吧。

    不过以陆欧衍那家伙得瑟的程度,怎么看也不会到乔沫这个小工作室来吧。

    “对啊,VVVVIP级的客户。”乔沫速度飞快地一边修片,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

    此刻已经接近8点半了,她一天都没吃饭了,看着谁都恨不得咬上一口,不过慕容景她不敢咬,一咬就会被知道她没吃饭,那后面的情节就可以自行想象了,虽没有刀光剑影,但她也会惨不忍睹的。

    “VVVVIP级客户?什么意思?”乔沫一表正经地样子,让慕容景愣了一下,这个老实孩子还在脑海里盘旋了一圈,乔沫这儿的VVVVIP级是什么级别。

    乔沫放下手中的工作,看着慕容景特别认真蹙着眉纠结的劲,“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指着电脑屏幕上的新娘,认真地给他介绍道,“这个美女呢,叫米若晴,是Mansn的老板。我的朋友。而这个男人呢,是个渣男,你可以忽略他。”

    慕容景听到她的介绍,也轻笑出声,指着电脑屏幕上的新郎说,“这个帅哥呢,叫陆欧衍,是陆氏的总裁。我的朋友!”

    嚓——撞上了!

    乔沫站起来,一把拉着慕容景,示意他看着自己的眼睛,然后特别严肃地看着慕容景,,“慕容景,你居然和坏孩子是朋友,真是难以想象,你是怎么和这个渣男相处的。不行不行,你还是别和他来往了,会把你也带坏的....”

    慕容景顺势把乔沫的腰抱着,轻轻一拉,揽入自己怀里,轻笑道,“你想多了,欧衍这个人其实还不错。”

    “不错?你是没看到他对若晴是什么样?简直是个贱人!”乔沫一把推开慕容景,微微离开他的怀抱。“我看着都气不打一处来,有种把他大卸八块的冲动。”

    慕容景的嘴角咧得更开,除了与陆欧衍工作有关的人员外,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评价他的,不过....

    “欧衍只是表情冷了点,不过他对你那个朋友,应该很好。”

    慕容景指着此时停留在电脑上的一张陆欧衍注视着米若晴的照片,解释道,“你看看他的眼神....”

    乔沫重新在电脑旁坐下,“我就是觉得奇怪,以拍照是陆欧衍对米若晴的态度,他不会有这样的眼神啊,可是眼睛真的不能骗人。哎,真不知道这两人是怎么回事。”

    慕容景顺手从旁边端过凳子,在乔沫身旁坐下,“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不过我和陆欧衍是大学的同学,认识他这么多年,这样的眼神,我只见过一次。”

    “什么?还在别人女人身上出现过?靠,真是个渣男!”乔沫激动地转头看着慕容景,心中为好友不值。

    慕容景拉过乔沫的小手,“别激动,我记得大学的时候他爱上了一个女孩,那个时候的陆欧衍整个人都陷进去了,跟我们一棒子朋友讲他女朋友的时候,那神情,比起现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还一度要和那个女孩结婚呢。”

    “结婚?那他是二婚?我家若晴怎么这么亏呢?”乔沫不禁仰天长叹,心里更是为米若晴大大的不值。

    慕容景无奈地看着乔沫,这丫头!

    “跟你说了别激动的,听我说完。后来婚礼的那一天,那女孩居然失踪了....”

    “逃婚?挖槽,干得好啊,肯定是发现他是个渣男了。”乔沫有想拍手的冲动。

    “不知道是不是逃婚,反正欧衍找了她很久,再后来整个人都变了,就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性格。”慕容景耸耸肩,当年陆欧衍的变化,他是看在眼里的,那时候都感慨爱情真是伤人啊!

    “那他还真是可怜!”乔沫听完故事觉得陆欧衍好像还蛮惨的,不过他不能把自己的情绪发泄到米若晴身上啊,想起若晴跟她说的一些事情,她心中也为自己的好友郁闷。

    “其实,我觉得欧衍会对你朋友好的原因,不仅仅是眼神,还有一点更重要的是....”慕容景指着屏幕上的米若晴说。

    “她,和当年那个女孩应该是同一个人!”

    这个峰回路转的消息,彻底把乔沫惊着了,“什...么?你说若晴就是当年那个女孩?抛弃陆欧衍的那个?”乔沫不敢相信,因为她认识的米若晴是个极度守信的人,她要干出这种事,她第一个不相信。

    “虽然我没见过她,但当年欧衍跟她拍了好多照片,我应该没看错。”慕容景非常肯定。

    “会不会长得一样的,这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嘛。”乔沫说完又觉得不对,这样好友更亏,成另一个女人的替身了。

    “不会的,欧衍的性子我了解,如果不是同一个人,他是不会动结婚的念头的。因为。他很早就做好了终身不娶的准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沫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沫舒并收藏拒爱成婚II错惹豪门阔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