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32章 流民

第32章 流民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日便是明珠郡主诗举办诗会的日子,而靖国公府里除了周宝珍之外,四姑娘也收到了帖子。

    宁王府的这座别院离京城颇远,照例是要在那里住一晚的。原本柳氏是不愿意让她去的,只是周宝珍因从未脱离长辈单独行动过,因此对这次出行隐隐有些期待。想着都是年纪差不多的小姑娘一同玩耍想必有意思的紧。因此缠了柳氏好几天,最后周延明又跟母亲保证说定会照顾好妹妹的柳氏这才答应放行。

    二姑娘因为久随父亲在任上,因此没有收到帖子。三姑娘一贯不在诗词上用心,且性子低调温婉并不常参加这样的聚会。至于五姑娘和六姑娘则是因为庶出身份不够也少在此类聚会上露面。

    至于男孩子这边,周延明倒是诗会的常客,至于老六周延安一则因为以前年纪小,二则他也志不在此,所以明日便由周延明带人护送了姐妹们去诗会。

    这日一早,周延明同周延康兄弟两便在二门上等着家中的姐妹,同二姑娘一样,周延康也并未收到邀请,不过他倒不似妹妹那样是主动要去诗会的,而是周延明觉得自家二哥整日读书怪闷的,因此强拉了他来散心。

    当周宝珍在二门上见到黑着脸的二堂哥和一脸无辜的自家三哥时,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还以为他们兄弟之间有什么不快。

    “哥哥是被三哥强拉了来的。”周云兰见她不解,便在拿帕子掩嘴在她耳边低声笑到。

    周宝珍恍然,难怪呢看二堂哥的模样也不是爱参加聚会出风头的性子:“我看着二堂哥也不像是个爱玩的性子。”

    周云兰也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自家哥哥学问固然不错可惜为人太过端方,这种性子到了官场上未必合适,只是自己这一房以后如何却全靠哥哥了,每每想到这些她便有些头疼。

    这里周宝珍姐妹两说话,那头四姑娘是个急性子,早就先一步上了车并从车里探出头来对两人到:“二姐姐七妹妹别磨蹭了,宁王府的别院在郊外,一会迟了日头升上来就该热了。。。。。。”

    今天周家三姐妹坐的是周宝珍的双驾马车,四姑娘坐在车上,就见这车厢宽敞舒适的很,她们姐妹几个每人还带着一个伺候的丫头也不显拥挤。车上的帷幔坐垫皆用上好的云锦所制,吃食用具也是样样俱全,摆设怕是比她房中还要精致,四姑娘在心里撇了撇嘴心想有个王妃姨妈就是好啊。

    在城门处汇合了明华郡主等人的车架,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城外行去。今天定南王府里除了明华郡主外,三爷和三姑娘四姑娘几个也来了,双胞胎小王爷和表弟周延安倒是一个性子,惯不爱这些的。

    明华郡主本想让周宝珍和她坐在一块的,只是周宝珍想着不好撇了家里的姐姐们独自走了,因此只得哄她说等到了别院里再和她一处,明华郡主只得悻悻的走了。

    果然就像四姑娘说的,车子出城后日头渐升,车里也闷热起来。

    浅碧从装食物的格子里取出事先冰镇过的杏酪,给每为小姐上了一碗。

    雪白的杏酪装在青花小碗里,上头再点缀上一点颜色鲜艳的樱桃酱,小碗的外壁上还挂了水珠,在这样闷热的天气里,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哥哥们那里可有了?”周宝珍想起来笑着朝浅碧问了一句。

    “出门前奴婢已将预备好的吃食交给三少爷院里的木槿姐姐了,姑娘安心就是。”看着自家姑娘难得操心起这些琐事来也是有模有样的,浅碧心想谁我我们姑娘一团孩子气。

    周宝珍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了两位姐姐笑到:“解解们尝尝,这酪的味道可还好。”

    四姑娘闻言,向面前那精致的小碗看了看,撇嘴到:“定南王府出来的厨子,还有什么不好的。”

    见二姑娘面露疑惑,四姑娘便朝自家七妹看了一眼,才挑眉向二姑娘说到:“二姐姐是不知道,七妹妹可不是一般人,不说打小在王府里住着,就说从王府回家来,还带着伺候的人呢,连针线班子都有自己的呢。。。。。。”

    周宝珍心里无奈,怎么什么话到了自家这位四姐嘴里就变味了呢,因此只做听不见专心吃东西看风景。

    二姑娘闻言心下微讶,不过想想今日七妹妹出门的排场,光丫头婆子就跟了七八个坐了两辆车,再看看自己坐的这架马车也是精致奢华的很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就说自己回府这些日子,就没见七妹妹穿过重样的衣服,戴过一样的首饰。

    这么想着只见二姑娘微微一笑,也不接四姑娘的话只低头尝了尝那杏酪才笑到:“这樱桃酱的味道倒和我们平日里吃的不大一样。”

    “是吧,二姐姐也尝出来了?这是李家五姑娘给我的,说是按她们家的秘方所制别处再没有了。”周宝珍也觉得李家的樱桃酱与别个不同格外香甜些。

    “可是襄阳侯李家?”

    “就是她们家。”

    “那就难怪了,这襄阳侯家的樱桃本就是出名的。”二姑娘点了点头了然到。

    四姑娘见两人光顾着说话并不搭理自己也觉得有些无趣,便将脸撇向一边兀自向窗外看去。

    此时离城已经很远了,一行人走在官道上前后有家丁护卫,只是一路并无甚景致可看。

    “咦?”四姑娘发出一声疑惑,周宝珍姐妹两抬起头来就听四姑娘嘀咕了一句“这官道旁哪来这样多的乞丐?”

    “乞丐?”周宝珍疑惑便移到窗前也隔了帘子向外望去,但见成群衣裳褴褛的人聚集在官道两旁,这些人里男女老少都有,见有马车经过这些人便都向马车上望来,甚至有人跪在地上伸出两只手对着马车磕头。

    周宝珍出门时,偶尔也在街面上见过一两个乞丐行乞,可一次见到这样多的乞丐还是让人有些惊讶的,要知道京城乃天子脚下,自古便是富庶之地,那里出来这样许多乞丐衙门也不管管。

    二姑娘虽说也是公府小姐,可到底一直随父亲在任上,比不得两位妹妹那样真正是养在深闺之中不知民间疾苦,只见她朝窗外看了两眼之后便肯定的说到:“那不是乞丐,大约是流民。”

    “流民?”四姑娘闻言不屑的切了一声:“天子脚下,那里来的流民。”说着有些嫌弃的朝车外看了一眼,这些人又穷又脏的好好的怎么都到这儿来了,真是晦气。

    二姑娘听了这话倒也不生气,只让她们看窗外那些人:“你们看,那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好些显然还是一家人,你们谁见过这样多的乞丐一起出现的?又有谁见过乞丐行乞还拖家带口的?”

    四姑娘不服气却又不得反驳,便冷哼一声不再说话了,只一叠声的说热的很,要丫头给她打扇子。

    周宝珍倒是觉得二姐说的有道理,只是表哥对她说过只有碰上大灾之年或是兵乱才会出现大批的流民,只是如今并未听说那里受灾,说到战乱那就更谈不上了。

    正说着呢,就见周延明身边的小厮松墨骑马到了车旁对了车里低声到:“几位姑娘,三爷让小的嘱咐几位姑娘一路上闲杂人多,让姑娘们们千万不要开窗也不要给路边的人施舍钱财和食物,一切等到了宁王府的别院再说。”

    说着,松墨便骑马往城中的方向去了,而马车周围也多了几个府里身强体壮的护卫尾随前后。周宝珍还纳闷呢,好好的松墨怎么往回走了,难道是三哥有什么事嘱咐他办。

    很快姐妹几个便感到车队的行进速度不像刚开始的悠闲明显快了起来。

    看着道旁越聚越多的流民,二姑娘的脸色渐渐有些凝重,还记得那年随父亲在知县任上,就发生过流民冲击乡下富户杀人抢粮食的事,听说那些人家的女眷也跟着遭了殃。

    这么想着二姑娘便白了脸色,只盼着快些到宁王别院才好,照例王府的别院也是有亲兵守卫的,到了那里想必就能安全些了。

    只是转念又想这里可是京郊天子脚下,并不是父亲任职的偏远县城,那里会出现那样的事情,她又何苦自己吓唬自己这么想着便又安心下来。

    幸好,车子很快便拐上了通往宁王别院的一条岔路,这条路乃宁王私人所有路口有兵丁守卫,所以路上并无流民的踪迹,二姑娘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觉得果然是自己多虑了。

    周宝珍和四姑娘两个对此倒是一无所觉,虽说也都跟着师傅读书,可说到底这样的事情离她们的生活太远,因此暂时她们也从不觉得自己的生活能同流民扯上什么关系。

    在这两位姑娘的认知里,自家唯一能和流民扯上关系的也不过是遇上灾年家里开设粥棚赈济灾民罢了。

    终于到了宁王的别院,周宝珍等人在二门出下了车,就有明华郡主神色严肃的走过来,对她说到:“珍姐儿,你一会儿跟我在一处,不要乱跑。”

    继而又转头看向周家另两位姑娘说到:“你们也是,我看着外头的情形像是不大好,大家尽量呆在一处,不要随意落单。”

    正说着话呢,就见明珠郡主带了人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我还怕姐姐不来呢,不想姐姐果然是个说话算话的,到底全了妹妹的面子。”

    明华郡主顾不上寒暄,一把拉了明珠郡主走了两步避开众人低声问到:“你可知道外头的情形?”

    明珠郡主有些纳闷,外头的情形外头什么情形?

    “姐姐勿怪,妹妹为了诗会的事头两日便来了别院准备,可是这两日京里发生了什么事?”明珠郡主心下纳闷,猜测是不是她不在的这两日京里发生了什么大事因此出言试探到。

    明华郡主此刻也顾不上计较她的话里有话,想着明珠郡主这人平日里还算有些见识便直言到:“我们来的路上,见离你这处不远的官道上聚集了许多流民,你这次来带了多少护卫?”

    明珠郡主闻言便是一惊,她这两日一直在别院里,因此还真没有听说此事,她不是那些真正的闺阁小姐,自然明白明华郡主的意思,此刻也顾不上隐瞒:“因别院本有兵丁护卫,因此妹妹来时并未多带人,拢共加起来大概能有一百亲兵,至于男仆倒是不少。”

    名华郡主在心里思量了一下,自己带的人再加上各府的家丁护卫,这样算起来人数倒是不少,只要组织得当再加上亲王别院墙高院深倒也不需怕那些流民。

    男客这边,因明珠郡主与宁王世子并非同母所出,所以一贯关系一般,至于明珠郡主的亲弟弟年岁还小不足以待客,因此明珠郡主便请了自家表哥京城有名的才子也就是工部尚书的幼子孙晋鹏帮着待客。

    孙晋鹏今年十八岁,生得仪表堂堂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并且少有才名,两年前便中了举人,如今也是明年春闱夺冠的热门人选。

    孙家原不过是上京城里的中等人家,虽说世代为官可也没出过什么大官,直到十几年前孙晋鹏的姑姑嫁给宁王做续弦,孙家这才算真正发迹。宁王妃的哥哥也就是孙晋鹏的父亲由一个六品翰林一路青云直上做到了如今的工部尚书。

    其实以宁王的地位来说,即便是续弦也能在世家贵女里挑选,可他偏偏选了孙氏这么个小官之女,而且听说婚后宁王对这位王妃也甚是宠爱,连带她所出的一双子女也很得宁王喜爱。

    京里都在传,其实孙氏早在嫁入宁王府之前就与宁王有了首尾,因此要不是原宁王妃死前逼得宁王上书请立世子,如今这世子的帽子还不定落在谁的头上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