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43章 人选

第43章 人选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宝珍听说的时候,三姑娘和平国公世子的婚事早就已经定下来了,就连成婚的日子都已经定好了,就在第二年的五月。

    怎么说呢,一个自己见过几次,并且每次见面对方处境都颇尴尬值得同情的人现在居然要成为自己的堂姐夫了,这种感觉有些微妙。不过也可以看出未来的堂姐夫是个忠厚之人,想想自家三姐的性子,没准两人倒是一段良缘。

    二夫人近来可谓是春风得意,先是得了管家之权,接着更让她做梦也没想到是居然和宜阳长公主做了亲家。长公主那是什么人,那可是当今皇上唯一的同母姐姐,那女婿可就是皇上的亲外甥,以后的平国公啊。

    只要想着柳氏以前处处都压自己一头,如今怎么样大姑娘不过嫁了个候世子的长子,而且还不得婆婆喜欢,到如今已经两年了,连个孩子也没有。自己的长女嫁的不仅是国公世子,而且还是长公主的儿子,小朱氏终于觉得自己能挺直腰杆做人了。哼没儿子又怎么样,没儿子我女儿照样当国公夫人。

    当然,小朱氏的这些想法柳氏是不知道的,不过就算知道了,柳氏也多半一笑而过,和个糊涂人也没什么可计较的。

    只是如此一来,前两天刚办过及笄宴,比三姑娘还要大半年的二姑娘境况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原本按朱夫人的意思想将婚期定在后年三月,毕竟上京城的贵女多半都是十五及笄定亲等到十七八再出嫁。除非特殊情况,各家为了显示看重这个女儿,多半都是不会将她早嫁的。

    况且家里还有一位二姑娘这亲事还没有着落呢,这妹妹嫁在姐姐头里,倒像是他们靖国公府上赶着要巴结长公主似的,这说起来也不好听啊。

    不过宜阳长公主是什么人,这么些年来早就随心所欲惯了,哪能将这些不成文的规矩放在眼里。她如今便想着早早将长子的婚事了结了便罢了,哪里能等到后年,要不是顾虑靖国公府的面子,她还想将婚期定在今年年底呢。

    因此当听说朱氏的顾虑后,宜阳长公主拍着胸脯保证二姑娘的婚事包在她身上了。

    这样一来,朱氏的顾虑就更大了,依着长公主的性子还不知道会替二姑娘寻个怎样的人家呢,可长公主既然发话了要是拒绝那就是不识抬举了,这么想着朱氏简直是愁白了头啊。

    不同于二夫人的春风得意,这两天三夫人简直欲哭无泪欲怒无言,心里憋屈的恨不得呕出一口血来。

    丈夫虽说是庶子,可胜在为人精明肯上进,这些年来两人夫妻和睦,膝下也只得这一儿一女,都是自小精心教养了的。

    尤其是女儿从小就是个聪明通透的,王氏还想着待女儿及笄后好好替她择一良婿,自己和丈夫再多多给她陪送嫁妆便可安安稳稳的过一生了。

    没想到,如今因着三姑娘的婚事,却要叫自家女儿草草嫁了,即便最后长公主能替女儿择一贵婿,可每每想起来到底意难平。

    这日,三夫人往女儿房中看她,就见女儿穿一身家常半旧衣裙,头发也只拿根碧玉簪子绾了,全身上下再无半点装饰,只面上看着却还是一派从容贞静,不由悲从中来搂着她大哭了一场。

    她的女儿才情样貌样样出色,只出生不如人就要受这样的侮辱,叫她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倒是二姑娘心里又自己的想法,因着父亲是庶出,如今官位也不算高,她的身份到了说亲时到底尴尬。如今长公主既然将自己的婚事揽了过去,即便是长公主为了自己的脸面着想,替她选的夫婿也不能差了,因此对方即便不是身份拿的出手勋贵子弟,起码也得是朝中新贵前途无量的那种。

    “母亲——”二姑娘扶王氏坐下,拿帕子替她擦眼泪,看着王氏憔悴的面容细细的将自己的分析同母亲说了。

    “当真?”王氏看着面上一派从容的女儿,想着她说的话居然觉得很有道理,只是女儿越是出色,她心中就越是不平,只赌气说到:“那我心里也不舒服。”

    二姑娘见母亲难得孩子气的摸样不由微微一笑,握了三夫人的手看了她的眼睛对她保证到:“母亲放心,不管如何女儿总能过得好的。”

    二夫人走路带风,每日里四处同人炫耀女儿的婚事,且还得了便宜卖乖说什么“要不是托了三姑娘的福,二姑娘那来那么大的脸面能让宜阳长公主亲自做媒。”

    这话传到三夫人耳朵里,气得三夫人恨不得挽起袖子亲自去找二夫人理论一番,此时又是二姑娘拦住了她。

    “母亲不必生气,二伯母这话虽说轻狂了些,倒也不算是错。本来要不是看在三妹妹的面子上,公主又哪里能知道女儿是谁,更别提替女儿做媒了。”二姑娘说这话时面上一派云淡风情,只是此刻谁也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三夫人觉得女儿受了委屈,少不得又搂着她哭了一场才罢。

    这两天,靖国公府的下人做事时都要格外小心,原先三位夫人同时管家却是二夫人一家独大,如今四夫人倒还是老样子,倒是三夫人一反常态,处处和二夫人争锋相对,但凡二夫人说往东,三夫人必能挑出毛病来说该往西,总之南辕北辙就没有能说到一块去的时候。

    这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两位夫人置气不要紧,可底下做事的人却恨不得要上吊抹脖子了。

    就连周宝珍在院子里行走时也隐约听下人们说起说领月钱的日子都过了好几日了,可这个月的月钱都还没发呢。而且这段日子丫头们份例里的脂粉头油也尽是些不能使的,还得自己私下里拿钱另买了能使的来。

    周宝珍曾好奇问过柳氏是怎么回事,没听说自家落魄的连月钱也发布出来啊,柳氏也只跟她说过两天就好了,其它的也没有多说。

    她本不是个爱操心的,问过也就算了,倒还记得回房同跟自己的几个人说要是她们缺钱就先从她这里拿,就是院子里的粗使丫头和仆妇有困难也可以同她说。

    这话说的屋里的几个丫头都笑了起来,周宝珍纳闷难道自己有什么说的不对吗?

    轻红是个嘴快的,只见她笑的揉了揉自己的肚子说到:“姑娘惯不爱操心这些,如今好不容易操心一回却又让人发笑。先不说咱们几个那个不是领着王府和府里的双份月钱,就是平日里得的赏钱加起来到如今只怕比一般人家的小姐还富裕些呢,哪能因为迟发了几天月钱便揭不开锅的,再说了姑娘以为您的院子是什么地方,能进来的又有那个是缺钱的?”

    一席话说的周宝珍脸红起来,倒好像是她小看了丫头们似的,因对了轻红羞恼到:“坏丫头,以后打赏可再没有你的份了。。。。。。。”

    “看看,让你嘴快。。。。。。。”浅碧上前戳了戳轻红的脑袋,这才忍笑哄了周宝珍到:“姑娘别理轻红那丫头,看把她轻狂的,我们只记着姑娘的好意就是了。”

    屋里另几个丫头也纷纷表态说她们只记得姑娘的好意。

    周宝珍自己想想也觉得可乐,难怪表哥说她就是个小纨绔呢,看来表哥也确没有冤枉她。

    二姑娘所料不差,几日后宜阳长公主便让人给朱夫人送来了候选人名单。

    名单上一共有三个人,第一位是永平侯嫡幼子,今年十八岁。听说这位小公子从小在老太太跟前长大,平日里最是受宠,就连他哥哥永平侯世子也要让他三分。

    第二位是礼部尚书家的二公子,今年十九岁已经是举人了,也准备参加明年的春闱。

    最后一位同前两位比起来出身就差了许多,年纪也偏大,已经二十有五,凭借以前在西北累计的军功,如今任着北镇抚司千户,虽只是个正五品却是个手握实权的。

    看着这份名单,就连朱夫人也不得不承认宜阳长公主做事还算尽心,这里头勋贵文臣武将都有了,而且条件都很不错,想来三儿媳妇那里也算交代的过去了。

    “去,把这名单给三夫人送去。”朱夫人将名单交给大丫头黄莺然她给三房送去,至于后头的事就看三房的人自己怎么选了。

    三房里,二姑娘正为了三夫人同二夫人置气的事在拳劝她。

    “要我说母亲这又是何必,是个人都得向权势低头,世事本就如此,也不独咱们一家。至于二伯母她本就是那样的人,母亲没得倒气坏了自己。”二姑娘边说边将一盏参茶放到三夫人手边,继而又低头看了自己手里的秀帕:“要我说这些姐妹里我也只羡慕七妹妹。。。。。。”

    “她小孩子家家的,如今看着好,将来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三夫人看着女儿,不满的嘀咕了一句。倒不是三夫人心地不好,或盼着周宝珍倒霉什么的,只是身为母亲,亲耳听自己女儿说羡慕别人心里到底有几分不是滋味。

    “夫人,老太太身边的黄莺姐姐来了。”

    “三夫人,二姑娘这是老夫人这是刚才长公主府上送来的。”

    三夫人接过名单又打起精神同黄莺寒暄了两句,那黄莺既然是老夫人身边的大丫头那自然是个有眼色的,并不在三房多留,说是要回去复命便出去了。倒是二姑娘态度亲切的亲自将她送到了院门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