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94章

第94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妃火辣辣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贵姐红着眼睛走了,她到底还是拒绝了周宝珍的提议。

    周宝珍想着,她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可李贵姐却觉得,那样的提议,不过是这位娇贵表妹一次自以为是的善心。

    同样的表哥表妹,凭什么你能高高兴兴的等着嫁给异姓王世子的表哥,而我却要另择婚事?

    自己的母亲是庶出,可三叔不也是庶出的,自己同二表哥两个,谁又比谁高贵些?

    至于嫁妆,只要她在这公国府里住着,成亲时公府里少不得要陪送一份体面的嫁妆,说起来她也是公府外孙女,比起别人又差什么呢?

    况且她同二表哥彼此有情,未必不能成事。这么想着,她又后悔起来,不该一时沉不住气来找这位表妹,结果不但没什么好处,反而平白让人看了笑话。

    幸好,周宝珍不知道这位表姐心里的想法,不然还真就觉得自己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了。

    如果萧绍在这里,此刻大概会背了手冷笑三声,看着周宝珍问她,以后还要不要这样烂好心了吧。

    秦知信被押解回京那日,淑妃一身素服,脱簪待罪,跪在御书房外向皇帝请罪。

    乾宁帝以一句“前朝之事与后宫何干”将她打发了。淑妃心里松了口气,知道这事暂时牵连不到她和儿子身上。

    只是皇上到底也没见她一面,想来对于自家二哥的事,皇上心里还是有气的,这一次秦家少不得也跟着吃瓜落。

    淑妃召儿子进宫,嘱咐他最近行事小心些,关于他舅家的事,暂时什么也不要插手,端看皇帝如何定夺。

    秦二夫人听说丈夫回京,被押在了刑部大牢,便递牌子求见淑妃娘娘,却不想淑妃并未见她,只让太监捎给她一句话“稍安勿躁”。

    只是,秦二夫人这里如何能安的下来,少不得又转去二皇子府上,结果同样吃了个闭门羹。

    说是二皇子没在府里,而二皇子妃身体有恙,不能见客。

    秦二夫人几乎不曾气晕过去,咬牙跟着管家往外走,却听不远处有丫头议论说二皇子在谢侧妃处,让人把前儿皇帝赏的好酒送一坛子去,二皇子要同谢侧妃赏花喝酒。

    “没规矩的丫头,在那儿浑说什么?”

    管家沉着脸呵斥一声,就见那两个丫头在花丛后一闪,便不见了。

    秦二夫人脸色发青,咬牙硬撑着才没当场说出什么不好听的来。

    管家回过身,朝二夫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到:“小丫头不知到,浑说的,主子他确实没在家,还请舅太太不要介意才好。”

    “管家那里的话,小丫头们不懂事,淘气也是有的。”

    这里,秦二夫人强撑着出了门,上车便拿帕子堵了嘴哭起来。想着以往老爷没出事的时候,那个不是哥哥舅舅的叫的亲热,如今老爷还只是押在牢里,还没被定罪呢,一个个却都变了脸色,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可见一斑了。

    秦二夫人自己堵了嘴哭了一阵子,最后拿帕子抹了眼泪,坐正身子对车外吩咐了一句“去刑部大牢。”

    这里,管家站在门上,直看的秦二夫人的马车走了,这才摇了摇头回去了。

    府里正侧两位皇子妃争宠,平日里闹闹也就罢了,如今居然闹到了外头来。

    今日这一遭,必然是把二舅舅太太往死里得罪了,日后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来呢。

    要是宫里的淑妃知道,今日自个儿子干的蠢事,或许就会后悔那日将他叫进宫叮嘱一番了。儿子听话是好事,可光听话做事完全不动脑子,那便是桩倒霉事了。

    淑妃在深宫里住着,前面皇帝刚说了“前朝之事与后宫何干”这样的话,她不肯见娘家嫂子,是为避嫌,这倒也是情有可原,毕竟皇帝这话未必没有警告的意思在里头。

    可是你二皇子,舅舅下了大狱,舅母找上门来,你却也不肯见上一面这就说不过去了,毕竟淑妃也只叫你不要随意插手,可没叫你不闻不问吧。

    这里,秦二夫人好不容易让下人花钱打点,才得以进了大牢,见了丈夫一身囚衣,手铐脚镣,形容憔悴,哪里还有往日里的半分摸,再想想自己这一天在外头的遭遇,不仅悲从中来。

    “行了,哭什么?娘娘怎么说?还有外甥哪里你可去了?”

    秦知信见妻子进来也不说话,只一味哭个不住,脸色便有些不好,看着她连声问到。

    秦二夫人一听丈夫问起这个,原本想将自己今天的遭遇说出来,可是对着丈夫明显有些急切的眼神,到了嘴边的话又变成:“娘娘说,让你稍安勿躁。”

    “好,那就好,那就好。。。。。。我就知道,娘娘和二皇子不会不管我的,毕竟我做的这些可全是为了他们。。。。。。”

    秦知信一听这话,才算是镇定了下来,一个人在牢里低了头嘴里嘀咕着说到。

    秦二夫人从牢里出来,想起丈夫无意中说的话。账本,这些年来,他帮淑妃和二皇子捞钱,克扣军饷,军资以次充好的事,都记在那本账本上。

    刑部大牢的走廊又黑有长,空气污浊气味难闻,秦二夫人拿斗篷上的风帽遮了头脸,低头匆匆往外走,心里想着,要是淑妃和二皇子见死不救,那就别怪她到时候来个鱼死网破了。

    大将军齐峁保住了一条命,这次也随着一块回京了。五夫人要回娘家去看父亲,正好柳氏也要代表国公府去看望亲家老爷,所以妯娌两个会作了一处走。

    齐氏因为父亲平安回来了,心情不错,路上又谢了柳氏上回答应替父亲捎东西的情。

    “这也值当弟妹拿出来说的,一会我见了亲家老爷还想问问我家老爷和你两个侄儿的事呢,难道你也想让我谢你不成?”

    “这事,大嫂要谢也谢不到我头上,不过我这里倒有件事要提醒大嫂一声,大嫂听了若是要谢我,那我也受得的。”

    柳氏一听这话奇了,因笑到:“你又弄什么鬼,神神秘秘的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齐氏听了这话,当下冷笑一声,不屑到:“还真让大嫂说对了,还真不是什么好事呢。。。。。。”

    原来,五房里有个洒扫的小丫头,最近突然手头宽裕起来,总买些头花零嘴之类的东西,虽不值什么钱,可想她一个不入等粗使丫头,每月月钱才几个钱?

    于是便有人疑心她手脚不干净,将事情告到了五房的管事妈妈那里。后来将那个小丫头捉来一审,起先她还不肯说,后来被人吓唬了两句,那丫头便哭着说前是她老娘给的。可想她老娘不过园子里后角门上一个看门婆子,平日里能有什么油水,又哪里来的闲钱给她胡乱花用,显见得就是在撒谎了。

    管事妈妈将那孩子打了两下,她才哭哭啼啼的说是表姑娘的丫头给了她老娘钱,时常往后角门上进出,后来那丫头听说她在五房洒扫,便又给了她些钱,让她注意着大房七姑娘的行踪

    说着五夫人看了柳氏,意味深长的说到:“大嫂,没有内贼,引不来外鬼,可别让只草鸡把咱们家的金凤凰给拖累了。”

    柳氏听着起先犹可,末了居然听说有人把主意打到了珍姐儿身上,当下真是又惊有怒,这样的事自己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弟妹——”柳氏握了五夫人的手,朝她感激的说到:“嫂子还真是非要同你道声谢不可了。。。。。。”说着就见她压低了声音恨声到:“这母女两没一个好东西,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嫂子,我记得那丫头今年可有十六了,女大不中留啊。。。。。。”

    正在这时,马车停了下来,就听下人说“将军府到了”。

    妯娌两个各自正了正面色,整理仪容,下车时,便又如无事人一般了。

    因为,心里有事,柳氏在将军府也没有多留,待送上各色药材补品,打听了自家丈夫儿子的消息,又陪着亲家夫人说了几句话后,柳氏便要起身告辞了。

    齐夫人苦留她吃饭,还是齐氏出声她解围说“大嫂家里事忙,一家子亲戚,下次在吃也是一样的。”

    齐夫人见状,只得作罢了。齐氏是一早就回过婆婆朱夫人,要在娘家住两日的。她一路送柳氏出去,在她耳边说到:“大嫂,那小丫头我还留着呢,仍每日让她去后角门上玩耍,嘱咐她但凡泄露一字半句便立刻打死,大嫂回去,尽管放心安排就是。”

    “弟妹,你这份情,嫂子几记下了。”说着,柳氏拍了拍齐氏的手,自去上车不提。

    这里,周宝珍因记挂着远在西北的父兄,所以当她听说母亲从齐府回来了,当下便带了丫头兴冲冲的往上房来,想着听听父亲和哥哥们可好。

    “母亲——”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真实一波三折

    先是早上为了定宾馆的事折腾好久

    好不容易吃了饭准备码字家里却又停电了

    一看电表才发现一度电也没有

    只好收拾东西下楼买电,又折腾一圈 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