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135章 教妻

第135章 教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除夕家宴,除了定南王府自己一家子外,还有一些在京城的定南王府族人。而周宝珍这位新科世子妃,自然就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好多人都想借此机会见一见这位甚为得宠的世子妃。

    周宝珍的身子还没有痊愈,在吃食上也需要忌口,只匆匆在家宴上露了一脸,就被萧绍看着让人送她回房去了。

    有好多人,甚至连她一个正脸都未见着,只恍惚知道是个袅娜纤弱的美人,至于具体长得什么样,大家就说不出来了。世子护她护的厉害,只出来给王爷王妃行了个礼,在桌上略坐了坐便以身体不适为由提前离开了。

    周宝珍喜欢热闹,如果身体许可,她是想在家宴上坐着的,本来她还想借着这个机会,同族里的女眷们熟悉熟悉,结果也是不行了。

    因为过年,府里到处都点了灯,可下人们除了各处要看门值夜的,其他人要不去厅上伺候了,要不就是回家过年了,一路行来,反倒显得比平日里冷清些。

    “表哥,其实我再坐一会儿也是可以的。”

    周宝珍想着厅上的热闹,再想想一个人在院子里呆的无聊,便转头对萧绍小小抱怨了一句。萧绍作为世子,在这样的场合自然是不能早退的,所以周宝珍就更不愿意自己呆在院子里了。

    “回去院子里,叫七星带人放烟花给你看好不好?”

    今日人多事杂,萧绍不愿让她费神,何况正月里还有许多事,珍姐儿并不能真正好好休息,所以能歇着的时候,还是多歇歇吧。

    萧绍说到做到,果然就见七星带着人,搬来了半院子的各色烟花。七星拍了胸脯对周宝珍保证到,今年世面上所有新出的品种,都已被他搜罗了来了,就是往年最好的那些,这里也有。

    七星上回被萧绍踹了一脚,心下很是忐忑,不想到了晚上承影几个回来的时候,拿出一瓶伤药,说是世子给的,还说世子说了,让他歇两天,仍去世子妃跟前伺候。

    七星感动的当场又抹了眼泪,弄的纯钧、承影两个还笑话了他半天,说他一个大男人倒比小姑娘还爱哭些。可七星全不在乎,知道世子待他还如从前一般,他心里高兴呢。

    他在房里歇着,不想第二日世子妃身边的浅碧就来了,说是知道他被世子迁怒,世子妃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不仅赏了伤药,还额外赏了东西给他做补偿,让他只管安心养着,不必急着回来当差。还说世子哪里,世子妃自会替他分辨,他已经做的很好了,结果那样,并不干他的事。

    七星养好伤回来,对了周宝珍这位世子妃,更是比之前用心了十分。弄得有一回,连双福也开玩笑说,硬是七星不好进房里伺候,他要是个丫头,那她们这些人,可就都成没用的了。

    周宝珍裹着厚斗篷在廊下坐了,看七星带人将烟花在院子中间的空地上排成一个圈,他带了几个小子,一起在圈外将火点着了。

    就听“砰”的一声,烟火齐齐升空,在半空中爆开,各色绚烂的光点,直照亮了半边夜空,场面颇为震撼,周宝珍很欣喜。

    院子里的小丫头都跑了过来,挤在一旁看烟花,因着是过年,严嬷嬷见了也没管她们,只由着她们叽叽喳喳的在一旁凑热闹。

    周宝珍见院子里热闹,也高兴起来,让双福几个拿了点心果子之类的东西,分给那些小丫头们吃。

    这些小丫头年岁都不大,在院子里做些洒扫浇花之类的活,平日里并到不了周宝珍跟前,如今好不容易能在主子面前呆着,且世子妃本人看着也甚是亲切,有那胆子大的小丫头,就对她说到:“世子妃,这个奴婢在家时也放过,要不奴婢放一个给您看看。”

    说话的小丫头不过十一二岁,长得就是一副机灵讨喜的模样,周宝珍见她说话有趣,便问她:“你叫什么,今年多大了?家在哪儿?”

    “回世子妃,奴婢叫露儿,过完年就十二了,是王府的家生子”

    小丫头回话,言简意赅条理清晰,态度也自然大方,显然之前有被精心教导过,这时一旁的严嬷嬷对周宝珍耳语一句:“世子妃,这是何管事家的小女儿。”

    何管事是世子府的二管事,平日管着世子府一应对外应酬往来,为人最是精明圆滑,他的女儿能到得了自己的院子,倒也不奇怪。

    不过这小丫头报家门的时候,只说自己是家生子,对于何管事却只字未提,这倒让周宝珍对她的好感又多了几分。这是个既有野心,又知道分寸的孩子。

    “你很好,只是这玩意儿可不是闹着玩的,仔细一会儿再烧了手。”

    “世子妃放心,奴婢小心着呢,从未出过差错,便是来个小子也放不

    周宝珍笑夸了她几句,又让严嬷嬷赏了小银裸子给她玩。其他小姑娘见同伴得了世子妃的喜欢,都满心羡慕,围在一起嬉闹着看露儿新得的银裸子,周宝珍见了,便让严嬷嬷每人赏了她们两个。

    一群小姑娘,得了赏赐一个个脸上喜笑颜开,挨挨挤挤的跑到周宝珍面前来谢恩,那吉祥话,好话便如不要钱似的往她身上倒。

    这些小丫头大多没读过什么书,有些话也不知她们从哪里听来的,弄个一知半解就往周宝珍面前说,有些不通的很,有些倒也稚趣可爱,周宝珍也不和她们计较,只是自顾自的哈哈大乐起来。

    在院里放花的七星听不下去了,直起身虎了脸对几个小丫头说到:“世子妃跟前,你们都浑说些什么?”

    “七星,不过是些孩子,随她们去吧。”

    周宝珍倒不觉得有什么,笑着替小丫头们说情,不过小丫头们却是不敢再放肆了,一个个从她面前退了开去。

    大家又在院子里玩了会儿,周宝珍觉得有些累了,便让厨房送了热汤和饺子给大家吃,她自己由丫头扶着往屋里歇着去了。

    周宝珍在锦榻上坐了,屋里除了双福,其他人都被周宝珍打发下去吃东西了。

    双福看着脸上尤带笑意的周宝珍,笑了笑:“主子今日高兴呢。”

    “是,过年呢,我高兴着呢。”

    周宝珍乐呵呵的朝她说到,她手里把玩着一只绞丝三环福碌长寿羊脂白玉镯,这是方才表哥离开前替她戴上的。她这一病,倒把表哥吓出个好歹来,最近的衣裳首饰上的花样,总离不开长寿就是了。

    这时宫嬷嬷亲自端了一只小炖盅进来了,怕过年里吃药不吉利,周宝珍早就不喝药了,每日里只吃宫嬷嬷做的药膳。

    宫嬷嬷的手艺不错,可这样的食物为了养生,多半清淡的很,吃的久了,嘴里便没有滋味。

    若是之前,吃过几次后周宝珍必然就不肯再吃了,可是如今为了自个的身子,她一句抱怨的话也没有,每日里宫嬷嬷做什么吃什么,有的时候实在吃不下了,就安慰自己说,比起黑黑苦苦的药汁,这些东西总要强上好些的。

    有些事,周宝珍连萧绍也没有说过。如今她不怕自己不能生,而是当心万一有孕,她有没有能力,平平安安将孩子生下来,不仅孩子要平安,她自己也要平安才是。

    不是一时,双禄几个吃过东西,回来换双福,顺便对周宝珍说,七星在院子里打转好久了,像是有话要说的样子。

    周宝珍有些惊讶,难道七星有什么为难之事不成,因笑到:“那你就去叫他进来吧。”

    七星进来,先跪地给周宝珍请安,又说了几句吉祥话,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周宝珍说到:“方才在院子里,还望主子不要怪奴才多嘴才好。”

    周宝珍笑起来,难道七星就因为刚才当她的面呵斥小丫头,心里不安,才这样的?

    “你做的对,再没有为这事怪罪你的道理,你知道的我并不是小气的人。”

    七星闻言笑了笑,却并没有起身,脸上的表情似乎在思考,有些话要怎么说才好。

    “奴才知道主子心地善良,对了咱们这些做下人的也都是体恤怜悯的多。”七星顺着周宝珍的话往下说“只是世子历来最重规矩,有些事在您这里自无不可,可到了世子眼里,便是错了规矩,要罚的了。您看着院子里的小丫头可爱,平日里同她们玩笑几句,只是有些规矩还是不能乱的,做主子的威严也不是她们能随意冒犯的。主子现在不同她们计较,万一哪天她们在世子面前露了行迹,不仅她们要被罚,就是世子哪里也还有一场气。”

    说完,七星朝周宝珍磕了个头:“奴才一片真心为了世子和世子妃,还望世子妃不嫌奴才多嘴才好。”

    屋子里静悄悄的,周宝珍半响无语,七星也一直没有抬起头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周宝珍的声音响起,就听她轻声朝七星问到:“七星,之前表哥这里犯了错的奴才都是怎么罚的?”

    “还能怎么罚,打一顿再撵出去,那都是轻的。”

    同做官一个道理,有苦差就有肥缺,下人们当的差事自然也有好坏之分。只是不论怎么看,能在她这个世子妃院子里当差,那都是个美差。如若因为她这个当主子的纵容,再让下人犯错被撵,说起来,倒是她的不是了。

    “七星,你起来吧。你能这样为我和表哥着想,我心里自是谢你的。”

    七星吁了口气,从房里退了出来,世子同世子妃皆待他不薄,有些事他明知道世子见了会生气,合该提醒世子妃才是,这才是他做奴才的本分。

    不过好在世子妃还能听的进话去,不然真碰上个骄纵不开眼的,那他也只能替她自求多福了,世子可不是多有耐心的人,不过对着世子妃自来都是例外的。

    屋里,周宝珍多了几个丫头问到:“你们是不是也觉得我平日里和气太过,少了几分做主子的威严?”

    丫头们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如何说才好,倒是双福想了想对周宝珍说到:“主子为人宽和自是我们做下人的福气,只是凡事照规矩办,这同主子心善也并不冲突不是?便是老爷们在朝中做官,那也是要守规矩的。”

    “说的好。”

    突然,萧绍的声音在门外想起,屋里众人一惊,接着就见门帘高打,萧绍冷着脸带人从外头进来了。

    “你坐着,不用起来了。”

    见周宝珍要从榻上起身,萧绍一抬手,朝他说到。周宝珍也不坚持,仍旧坐了回去。看了小丫头端水,伺候萧绍擦脸洗手,在自己身边坐了。

    “表哥怎么这个时候进来了。”周宝珍看了看时辰,还不到散席的时候。

    萧绍端起丫头刚上的茶喝了一口,先不回答周宝珍的问题,而是对了立在一旁的严嬷嬷说到:“今日,七星同双福两个很好,嬷嬷记得赏他们。”见严嬷嬷躬身应了,他才接着说到“前阵子世子妃身子不好,我看着有些人规矩不像也没来得及同她们计较,年后这奴才们的规矩,嬷嬷还要紧一紧才好。”

    说着,萧绍将头转向周宝珍,看着她。周宝珍心下暗惊,不会是她也有地方惹到表哥了吧?果然就听萧绍冷哼一声,对了她轻斥一句:“就因为有些当主子的不像个主子,所以才弄得当奴才的也不像个奴才。”

    周宝珍的脸垮了下来,表哥也太讨厌了,大过年的还训人,而且还是当了满屋子下人的面。周宝珍有些不高兴,可奈何自己做的不够好,也合该被人说嘴,于是只好委委屈屈的说了句“是,宝珍知道了。”

    萧绍训完了人,便挥手让屋子里的人都下去了。就见他一把将周抱着搂过来,抱到自己腿上坐了,脸上也不像方才那样冷冰冰的,笑的一脸春风。

    周宝珍因为被当众训斥心下还有几分不自在,便低了头不看他。萧绍难得孩子气的低头来找她的脸,无奈周宝珍不想理他,将脸转向一边去了。

    老话说当面教子,背后教妻,那是因为妻子身份非同寻常,总要给她留几分体面才好。周宝珍觉得表哥今晚的表现,很不尊重她,让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下人面前树立威信?

    萧绍伸手,硬是将她的脸抬起来,转向自己。比力气,周宝珍自是比不过萧绍的,无奈只好被迫将脸对着他,可她也犟,就是垂眼不看萧绍。心想我力气是没你大,可我不看你总可以吧,人家正生气呢。

    “傻子。”

    萧绍朝她嘟着的小嘴上亲了亲,就见周宝珍拿手往自己嘴上一抹,气哼哼的看了他,一副要和他划清界限的摸样。

    “哈哈哈”萧绍将她的脸按在自己怀里,大笑起来,周宝珍气极,在他怀里挣扎,涨红了一张脸。不带这么欺负人的,训完了人又来占人便宜。

    萧绍笑够了,这才松开手,周宝珍抬起头来,眼睛都气红了,萧绍不再逗她,只亲了亲她的眼睛,嘴里低低在她耳边说到:“真是个小活宝,你不是不愿意在下人面前做恶人?这回恶人表哥替你做了,以后你只管端起世子妃的架子来,别人也只会以为你那是被表哥逼的,并不是你自己愿意的。”

    周宝珍抬头,惊讶的看向萧绍,连她这点小心思表哥也知道?还有表哥你心眼这么多,真的好吗?

    “傻样——”萧绍颇为得意,看她双目圆睁,鼓了脸发傻的摸样觉得很是可爱。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 昨天事多 晚上又出去了一趟 十一点多才回来

    再加上因为一些原因 作者被气的犯了中二病

    这一章补昨天白天的

    谢谢大家

    再说一句,某些看盗文的人 就不要在文下叫嚣了

    感谢投霸王票的同学

    木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9-09 09:00:20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