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176章 意气

第176章 意气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宝珍喂了一回鹿,发现这种东西远看着还行,离的近了身上的气味便不大好,待一只母鹿将她手中最后几棵青草用舌头卷走之后,她拿帕子擦了擦手不再喂了。

    萧绍看在眼中,暗笑了一下也不点破,只拉了她继续往前走。前方是一处水池,池边湖石假山,山上一座六角飞檐小亭,名曰“扶风”。

    顺着狭窄陡峭的台阶往上走,周宝珍同萧绍一起上到了假山顶上。让她意外的是山顶的一小片空地上居然有一颗批把树,此树看着有些年头了,树形整齐美观、叶大荫浓,那油绿油绿的叶片在冬日暖阳的映照下闪着光。

    周宝珍围着树看了一会,也不知这树结不结果子,这么想着她笑笑往亭子里去了。封地时气和暖,池水四季都不会结冰,从亭子上往下看,能看见水里成群游动的锦鲤。

    亭中地势颇高,然而因为园中古树颇多,视野难免便要受些限制。正对池水的是一座二层小楼抱山搂,这里便是萧绍的内书房了,若是不去前院,萧绍平日多半便在此处起坐。楼前一块铺了青石板的空地便是他在家时,每日清晨习武之处。

    假山之上有小路直接与抱山搂二楼回廊相连,萧绍带着周宝珍直接从小路上了抱山搂。

    抱山搂南北通透,单檐硬山顶,长三丈五,进深约为二丈五,整座二楼空间并不曾真正隔断,厅中家具装饰以竹叶纹,花卉多用兰,看起来很是雅致。

    “在一楼也给你设一书房可好?”萧绍对了正在一处雕花格栅前细细研究的周宝珍如是问到。

    “要紧挨着表哥的。”此处周宝珍一见就喜欢上了,此刻听萧绍这样说,她自是愿意的。

    “知道了,明日便叫管家带人收拾了,要什么样的摆设你自己开了库房挑去吧。”萧绍想着找点事给她做,免得小丫头觉得无聊。

    同抱山搂隔池相望的是一座戏楼,坐在二楼的敞厅之中,能看见对面的戏台。戏楼之后是高大的古树,能将声音都拢住了,再借了楼前的池水,那声音便格外清亮些,可见当初盖园子时设计之巧妙绝伦。

    萧绍指了对面的戏楼对她说道:“母亲那里专门养了一班小戏,你要是喜欢改日便叫人来给你唱上一出,正好你这位世子妃也很该请一请家中女眷。”

    二姑娘萧瑛出阁了,四姑娘萧瑜的亲事听说也定了下来,更让周宝珍意外的是,小叔子萧守居然也成亲了,当时婚事办的甚急也不知内里是个什么缘故。如此说来家中便有两个妯娌了,大嫂性子好,只不知这三弟妹性情又如何。

    “也不知三弟妹是个什么性子,人好不好相处。”周宝珍这么想着,便随口说了出来。

    还未见人,现就想到说人家好不好相处,这就已经是先把人往坏处想了。萧绍瞪了她一眼,抬手轻敲了她脑袋一下:“你管人是什么性子,你是嫂子又是世子妃,这个家中之人以后都是你的责任,难不成妯娌不好相处便不处了?”

    周宝珍瘪嘴,两只眼睛看了萧绍觉得有些委屈,不由小声嘀咕了一句:“人家不过随便说说也不行,再说此处除了表哥还有谁?”

    “这种想法就要不得,一家人相处哪里能个个都脾气相投?不管对方怎样,你的身份摆在哪里,要是处不好就是你无能。”萧绍背了手看她,脸上的神色颇为严肃,珍姐儿以后是要当主母的,这妯娌间相处,便不仅仅是后宅的事了。

    萧绍义正言辞一番大道理,周宝珍只觉得自己冤枉的很,不过随口一句话就让表哥这一通教训,这才是刚到封地的第一日,刚刚她还意气风发的穿了世子妃礼服,上殿接受众人朝拜,这一转眼,表哥就变脸了。周宝珍觉得自己可怜极了,可她特犯了倔就是咬了唇不肯哭出来,就听她垂了头用带了哭腔的嗓音说了句:“表哥,我不想逛了。”

    萧绍自然知道此事她不痛快,可却也不想立时就哄她。珍姐儿到了封地上就不可能像在京中那般躲清闲了,珍姐儿必须尽快成熟起来才好,者封地上下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但凡错一点这日后想再立起来可就难了。

    这么想着,萧绍心中又不免有些后悔,觉得以往自己多疼了珍姐儿,弄的她现在还像个孩子。

    夫妻两个高高兴兴的出门,回来的时候却是世子冷着脸在前头大步走,世子妃红了眼睛委委屈屈的跟在后头。丫头们面面相觑,一时间屋里的气氛像是从春天过到了冬天。

    萧绍在外间的榻上坐了,周宝珍低头立在他身前,眼睛看着脚下花纹繁复的地衣:“表哥,我想进屋睡一会。”

    “珍姐儿,你的规矩呢,同人说话的时候是看着地下的?” 萧绍看着立在自己身前的周宝珍,螓首低垂说不出的可怜可爱。

    周宝珍咬牙,捏紧了手中的帕子,心想表哥这简直是欺人太甚,欺负人没够啦。她心下一动,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我辩不过你,不理你总可以吧。这么想着,她把心一横,装作没有听见萧绍的话,只是低头站着不动。

    萧绍等了半响,也不见小丫头有什么动静,当下心里就是一乐,呵还跟他耍起小心眼子来了。

    “怎么,不说话就行了,不过站着也好,好好想想自己到底错在哪儿。”萧绍火上浇油又来了一句。

    你让站就站?周宝珍气血上涌,这会儿也不顾上委屈了,她什么也没做,自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周宝珍自己给自己打气,你让站着我就偏坐着,抬头四处看了看,寻了张离萧绍最远的椅子坐了下来。不过,自认很有骨气的珍姐儿从始至终没朝萧绍这里看上一眼,我就是不理你。

    “双福,过来给我捏腿。”一口气将园子走了一小半,你还别说她这会子腿正酸着呢。

    小夫妻两个赌气,屋里的丫头一个个缩头装鹌鹑呢,这会了双福突然被点了名,她心下叫苦下意识的往萧绍处看了一眼,见世子正低头喝茶,像是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她心下一松,脚下的步子就往周宝珍那边去了。

    “双禄你去厨房说一声,我要吃烤羊腿,要烤的外焦里嫩加多多的辣子,对了再给我要一坛上好的惠泉老酒。”周宝珍一边享受着双福轻重适度的揉捏,一边又转头对一旁的双禄吩咐到。

    她心中满是不平之气可又不愿意同表哥拌嘴,于是就觉得非得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才能解气。

    同双福一样,双禄被主子点名,也先朝萧绍处看了一眼,只是她不如双福幸运,目光正好同萧绍对了个正着。双禄一边在心里叫着死了,一边想着管他呢就这样吧,就见她脚下不停,就往门外去了。

    见两个丫头虽然有表哥在,却也还是听自己的话,她忽然就觉得心情好了不少。以手拄腮想着金黄喷香的烤羊腿,上头撒了红红的辣椒面周宝珍便只觉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萧绍将一盏茶喝尽了,“笃”的一声将茶盏放在面前的小几上,有丫头见了便要上前来添茶,不想却被萧绍挥退了。

    “珍姐儿,夫君杯中的茶都喝尽了,做妻子的难道都不知道给添一盏吗?”萧绍沉了脸看向那边昏昏欲睡的周宝珍。嘿,小丫头来劲儿了,偏不让你痛快。

    我大人有大量,我好女不跟男斗,周宝珍如是在心中对自己默念数遍,这才站起身去那边桌上重新替萧绍倒了盏茶奉上,只是全程仍旧低了头不看他也不同他说话。

    周宝珍将茶放到桌上,转身便想坐会原位去,不想她才一转身,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接招便感觉身子腾空而起,她轻叫一声后便落进了萧绍怀里。

    “表哥,你欺人太甚。”周宝珍挣扎着想从萧绍怀里起身,未果只好半躺在他怀中,涨红了脸咬牙说到。

    “呵呵呵呵”萧绍轻笑,更将她搂紧在怀里,嘴巴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小没良心的,表哥捏腿比双福还好呢。”说着萧绍还真就将手往下,一路顺着周宝珍的背、腰、臀、大腿最后来到了她的小腿处轻轻揉捏起来。

    周宝珍羞死了,她僵着身子将脸埋在萧绍怀里,心里只想着完了,这次真是脸都丢尽了。明明两个人是在生气好不好,怎么突然之间表哥的脸又变回来了?周宝珍觉得很头疼,表哥一个大男人,这一会冷一会儿热的到底是要闹哪出啊。

    萧绍此刻也是满心懊恼,方才是怎么了,这手像是自个有了主意,他这还没想好呢,人就已经在他怀里了。只是自己的老婆,抱了也就抱了,难道还再丢开不成,这么想着萧绍心里又觉得舒坦了许多,心想夫妻冷战最是伤情分,我大人有大量就先原谅了小丫头不懂事吧。

    如此,这气生的莫名其妙和好的更是让人一头雾水。

    夫妻两人对坐了,周宝珍一边流眼泪一边往嘴里塞羊腿肉,萧绍重又恢复了面无表情,不过吃肉的速度却要比周宝珍快上许多,只是不知怎的,大冬天里他鬓角的汗居然直往下淌。

    夫妻两个谁也没说话,一口酒一口肉直将一只三斤多重的羊腿吃了个干净,而那坛惠泉老酒更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见底了。

    夫妻两个此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厨子可算是买着好辣椒了。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在外面吃饭,不好意思更新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