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188章 如书

第188章 如书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宝珍不想不探究萧瑜是如何打听到这些事的,又为什么要去打听这些事,两人一时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致。

    日光正好,封地时气和暖吹过庭院的风似乎已经有了早春的气息。丫头们三五成群在离两人身后不远的花圃里玩耍,笑声随着风送到周宝珍的耳朵里让她原本有些索然的心情无端好了许多。

    再见到萧瑛是在午饭的时候,周宝珍留神细细打量她,对于这位表姐,尽管大家自幼相识却一直少有交集,周宝珍有些遗憾自己从前对这位表姐关注太少,以至于此刻她并不能很好的体察发生在萧瑛身上那些细微的变化。

    男人都在隔了一座屏风的另一边,米小大人作为今日最主要的客人,少不得要被大小舅子灌酒,其中闹的最凶的便是萧守和萧行。一会功夫这两个人已经轮番以各种理由敬了米小大人好几回了。

    本来在这种时候,做姑爷的就要做好被灌酒的准备,实力强的还可以反客为主,只可惜米小大人比较“幸运”,他娶了封地之主的女儿,所以这些大小舅子们哪一个他也不敢得罪。

    “五公子。。。我。。。实在是不能再喝了。。。。。。”很快屏风那头就传来了米小大人大着舌头的讨饶声,显然是有些醉了。

    “妹夫,这就是你不对了,你喝了五弟的酒,怎么能不喝我的呢。。。。。。来来来,再喝一杯。。。。。。”

    “三公子。。。。实在是不能再喝了,再喝下去今日便要出丑了。。。。。。”

    周宝珍将目光转向萧瑛,只见她垂眸正襟危坐仿佛对外头发生的事一无所闻。倒是吴侧妃这位丈母娘心疼女婿,难得开口有些担忧的对王妃说到“姐姐,大年节下的意思到了也就行了,若是太过就该伤身了。”

    “你说的很是。”柳王妃对吴侧妃点了点头,外头是闹的有些过了,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嘛,当下她转头对了身后的丫头吩咐了几句,丫头点点头往屏风外头去了。

    丫头出去传了王妃的话,外头这才安静了下来,米小大人又勉力坐了一会,待众人吃过了饭,这才被人扶着下去歇息去了。

    柳王妃不放心,见萧瑛只木头似的在那儿坐着,心下叹了口气这母女两有些做派,倒像了个十成十,只是她明明记得出嫁前二丫头虽刻板却也不至于木讷至此啊?这么想着少不得亲自发话让萧瑛跟过去照看着点。

    萧瑛起身对了王妃和众人行礼,便扶了丫头的手出门去了。“二妹妹。” 一声娇呼萧瑛停下脚步,转身见是自家那位娇滴滴的二嫂,正站在廊下看着自己, “二嫂有事?”萧瑛站住脚朝她问到。

    周宝珍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一时冲动将人唤住了,然而面对面色清冷如常的萧瑛,她一时却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是既然出来了,那么有些话便少不得硬着头皮说出来了。

    “嗯——”周宝珍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看了萧瑛她她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乱。往前走几步来到萧瑛身前,两人离的很近,记忆里似乎这是两人离的最近的一次,“二表姐,人这一生竟是长得很,有些事有些人若是还不算太坏,不妨给彼此一个机会,一个人虽好可到底清冷了些。还有有些平衡看似稳妥无比,其实不过是镜花水月一触即碎,只怕表姐想要的清静最后反倒变得不清净了。”

    话说完了,面对萧瑛诧异的眼神,周宝珍很不自在,交浅言深大抵便是她现在这样了,她觉得有些尴尬,说完这些话后便转身回去了。

    萧瑛独自站在院子的台基之上,对于这位曾经的表妹如今的二嫂她的感觉有些复杂。她的父亲她的哥哥,投注在这个表妹身上的目光与宠爱远胜于她这个女儿和妹妹,那些她求而不得的东西,这位一脸娇憨的表妹什么都不用做便都有了。

    羡慕,嫉妒,憎恨这些负面情绪时常占据她的心头,这让她痛苦并且感觉到愤怒,每当这个时候母亲便会一遍遍的让她抄写《女戒》《女则》《列女传》。

    规矩抄的多了,即便无心最后也都刻进了心里,如母亲期盼的那般她一日日安静下来,以至于这座王府的人都忘了,她曾经也有过爱谈天说笑的年纪,她也曾经在后园扑过蝶,在池边脱了绣鞋嬉过水,大家都忘了,连她自己也忘了。

    这位表妹,就像是一尊美丽又精贵的细颈美人瓶,即便静静坐着,睁着她那双如麋鹿般的大眼睛就已经是一道风景了,她的美是娇俏而生动。

    想着方才那位周表妹说的话,有些人就是有这样的魔力,你未必喜欢她可是同样的你也很难讨厌她。

    周宝珍往回走,除却了一开始的激动尴尬,待心情平复下来之后,她又将自己方才说的话仔细回想了一遍,脚下的步子逐渐轻快起来,即便莽撞些可若是她的话能对萧瑛有一二触动之出处,便也不枉她今日的一番心意了。

    萧绍又在家中呆了几日,过了初五便又往军中去了,同去的还有江如书同明华郡主。柳王妃满心不愿意,可到底拗不过丈夫同儿子,他们都愿意宠着她,到头来她这个作娘的倒像是个逼迫女儿的恶人。

    女儿走后,柳王妃接连几日心情都不好,这个时候便是单氏也知趣的不往前凑了,只周宝珍每日在婆婆跟前劝慰宽解。

    军中的日子也不总是太平的,萧绍同吐蕃人不大不小的打了几仗,自然都是打赢了的。明华郡主也跟着上了战场,每次回来时身上皆带了血腥气,她自己觉得畅快,然而江如书每回见了却要摇头叹息一番,当然少不了一顿老生常谈,明华郡主不耐烦理他,倒是江如书自觉愁白了几根头发。

    一日双方休战,明华郡主带了她的女亲兵出营打猎,江如书不知怎么想的,鬼使神差跟了上去,一路上喋喋不休,明华郡主不甚其扰,因着他姓江还不能将他如何,心中憋闷非常。

    军营附近的猎物早就被打的差不多了,明华郡主一行人越走越远,江如书劝之不及,殊不知他越劝明华郡主的马就跑的越快,等回神时早就跑出封地范围,进入同吐蕃交界的山林里了。此处林深草密,明华郡主心下高兴觉这里的猎物一定很多,然而江如书却觉得此地离营地太远,又与吐蕃毗陵十分之危险。

    “你要是害怕,先回去就是了。”明华郡主坐在马上神情轻蔑倨傲,说完这话便大马往树林里去了。无奈江如书只得赶紧跟了上去,一路上仍试图说服明华郡主改变主意。

    明华郡主追着一只鹿去了丛林深处,山林里地势复杂,最后除了江如书紧紧坠在后头,其他人竟都走散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森林里有雾气升起,在林子里兜了大半天的明华郡主颇为沮丧的发现不但鹿没追着,更糟的是她竟然记不清来路了。

    “都怪你这个书呆子,跟着我做什么?真是晦气。”明华郡主气恼的拿马鞭随意抽打身前的草丛,仿佛那草与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江如书从马背上拿了水囊递给明华郡主,“郡主跑了半天,也该累了先喝口水歇一歇吧。”明华郡主带的水,下午的时候就已经喝完了。

    “呸,恶不恶心自己喝过的再给别人。”明华郡主不领情,一把将那水囊拍到了地上,水囊的塞子掉了出来,有大半的水都流到了地上。

    江如书俯身将水囊拾起来,声音平静的朝明华郡主说到“既然郡主不想喝那我就先收着吧。只是咱们现在迷路了,郡主可有良策?”

    明华郡主心里也正着急呢,跑了一下午也没能跑出这片森林,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她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处,附近会不会有吐蕃骑兵出没。

    “你一个男子,这个时候倒向我一个女人讨主意,你也好意思。也不知是谁说的,女人就该呆在闺阁之中,绣花弹琴、调脂弄粉。。。。。。”明和郡主冷笑一声,对了江如书讽刺到。

    树林里有轻笑声响起,因为天色的关系明华郡主看不清江如书脸上的表情,可是她百分之百敢肯定,方才那声轻笑是从江如书嘴里发出来的。都这个时候了,这个男人居然还有心情笑?

    “也不知是谁说的,像如书这样的文弱书生,她一只手便能撂倒五个。”江如书的清润的嗓音再次响起,他抬头冲明华郡主笑了笑,眼睛里竟然有些说不出的妖异“还是郡主也终于认同的如书的说法,女子就该呆在闺阁里?”

    这话听起来没什么,可江如书脸上的表情却看得人着恼,“江如书,你一个大男人阴阳怪气的讨不讨厌?”

    “如今这样的局面,不知郡主可有良策?”江如书将水囊放回马背上,向着明华郡主的方向走了几步,低头朝对面因为气愤而脸颊微红,目光闪闪的女子问到。

    江如书突然靠近,远看着单薄的身躯到了身前竟然比自己高出一头,明华郡主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想了想不对劲我怕他做什么?这么想着她便挺胸往前上了一步,不想她退他进,等她再进他却是不动了,无可避免的昂首挺胸的明华郡主一下子撞进了对方怀里。

    明华郡主傻眼了,低头看着自己胸前隆起之处与对方紧紧的贴在一起,活了二十二年这样的情况却是头次遇见。她的脸轰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就听她咬牙朝头顶的男人到“江如书,你这个伪君子真流氓。”

    说着她抬手向对面的人推去,想将对方推离自己的身体,甚至她有些恶意的想要是能将他推了屁股蹲就更符合她此刻的心态了。

    然而,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江如书稳稳的立在原处,倒是明华郡主自己往后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幸亏对面的男子及时伸出援助之手,才让她免于跌倒的噩运。

    愣仲片刻,一个念头跃进了明华郡主的脑子里,这个男人并不如她想象中那般单薄孱弱,抬头有些狐疑的看向对面含笑而立的男子。之前一直书呆书呆的叫,明华郡主并未真正注意过江如书的长相,此刻暮色之中这个男人眉目温润清俊,虽然深陷困境,可在他身上居然看不出半丝惊慌,姿态仍是儒雅从容。

    仿佛是看出明华郡主此刻心中的疑惑,江如书温雅开口“想来郡主定在奇怪,如书并非看起来那般无用,这就是如书想告诉郡主的,概因男女天生不同,即便文弱如如书郡主都奈何不得,又何况是战场上那真正的敌人?”

    “你胡说,我前两日才在阵中射杀了数名吐蕃骑兵。”明华郡主不服气,本能的出口反驳到。

    “那郡主可知战场之上,世子又派了多少人专门保护郡主安危?”战场之上,萧绍专门派了一个队的人保护妹妹的安全。“郡主又可知这一队人马若是专心杀敌,又能射杀多少敌军?从古自今真正能上战场的女人能有几个?而她们上战场的原因又是什么?若郡主不是郡主,只是一个普通农户家的女儿,可有今日这样的机会?”

    江如书说话的语速平缓,然而就是这样平常的一字一句从他口中说来,却有了千钧之重。

    明华郡主一时哑然,抬头看向江如书,像是不认识他一般。其实她并没有什么非要上战场的理由,若不是父兄宠爱,她这个年纪该是好几个孩子的母亲了,而不是像如今这般随心所欲的过日子,要知道比她小五岁的珍姐儿都成亲一年多了。

    两人离的很近,近的明华郡主能闻到从江如书身上传来的松墨香味,垂眸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还被江如书握在手中。

    他的手很秀气,指骨修长然而饶是这样,也能将她的手完全握在手中。她动了动,想将手从对方手中挣脱出来,像是在同她作对,江如书完全没有要放手的意思。明华郡主挣了又挣却仍旧无果,江如书脸上的神色甚是轻松,手中的力道也掌握的恰到好处,既不会弄疼她却又让她挣脱不得,明华郡主倔劲上来,只以为低头挣扎不休。

    “文弱如如书,郡主尚奈何不得。”江如书再次开口,明华郡主一抬头正好撞进了他的眼里,他的瞳仁很黑目光深邃难懂,看她的目光像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郡主,王妃为你日夜忧心,还请郡主体量一个母亲的心,早些回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勤劳的作者来啦

    谢谢扔票票的同学

    冠桥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04 22:28:06

    林太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05 19:33:22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