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219章

第219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车声辚辚往宫中行去,萧绍没有骑马而是在车里陪了母子二人。小小的朝哥坐在父亲的膝上神情欢喜。他几次三番拉着周宝珍的手想往自己嘴里塞,一再被母亲阻止后,他“啊——”的一声,冲母亲发起小脾气来。

    “朝哥”周宝珍看着眼前沉着脸的一大一小,神情居然十分相似。她拿一旁的拨浪鼓逗他,朝哥不为所动,她将手里的鼓凑近些,起先朝哥也是不理的,几次过后他突然倾身向前,“吧唧”在那鼓上啃了一口,过后他得意的看着有些发愣的母亲“咯咯”笑出声来。

    周宝珍十分委屈的看着萧绍,她被六个月大的儿子戏弄了。萧绍乐,看了她的眼神满是笑意“真是个小傻子。”

    到了宫门口,早有皇上身边的小太监在宫门处等着了,萧绍将母子两一同抱下车,过后他从周宝珍怀里接过朝哥,三人向宫里行去。

    萧绍抱朝哥去了皇帝的上书房,周宝珍则直接跟了小太监往皇后的栖凤宫去了。分别时周宝珍有些不放心朝哥,萧绍投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不管如何,皇帝见了萧绍和朝哥还是高兴地,甚至还亲自抱了朝哥在自己膝上坐了会儿,又赐给他一块随身的玉佩。之后皇帝让王忠亲自带人送朝哥去皇后那里,萧绍见是王忠便放心下来,王忠的侄子在军中,如今也已经做到校尉了。

    周宝珍到皇后这里的时候,意外碰上了原先的温婕妤,如今该是惠妃了。过年时温婕妤不知怎的冲撞了吕贵妃,被罚跪在御花园,这事恰巧让皇帝撞见了,第二日温婕妤便成了惠妃。

    要说这惠妃确是位美人,她容貌极盛也难怪能生出五皇子那样的儿子来。只是同她美貌截然不同的是她的性子,极温柔平和的一个人,见了周宝珍也很客气。

    “娘娘这里有客,那妾就先告辞了。”惠妃含笑冲周宝珍点点头,带着人离开了。

    看了她的背影,周宝珍只觉得即使同为女子也有些移不开眼,然而这宫里大约是天底下最不缺美人的地方,便是惠妃这样的女子也生生在宫里熬了十多年才有出头的机会。

    “给您请安。”此时没有外人在,周宝珍没有行大礼,只蹲身朝皇后福了福。

    皇后很满意她的态度,一家子骨肉至亲太郑重反倒显得生分。

    “我记得那年你回京时不过还是个小姑娘,如今竟也做了母亲了,可见我是老了。”皇后看着眼前隐隐带了些少妇妩媚的周宝珍,哪里还是当初说“不逼着人做功课,表哥倒是个好表哥”的稚气小姑娘。

    “娘娘你千秋正盛,又哪里说得上这个老字。”这两年皇后的日子过得颇为舒心,因此容貌变化并不大,仍是一朵开到极盛处的牡丹。

    王忠进来身后跟着抱了朝哥的陈氏。

    “奴婢见过娘娘,见过世子妃。”

    皇后见了王忠说话随意里透着几分不寻常的看中“不过是个孩子,身边又有奶娘,你不拘叫那个徒孙送来也就是了,何须你亲自跑一趟。”

    “娘娘折煞奴婢了,王府的世孙,便是皇上那也是看重的,这不方才还将随身的一块玉佩赐给了小公子呢。”

    王忠乐呵呵的将御书房里的情形说了,又对了周宝珍说恭喜“世子妃好福气,小世孙真乃人中龙凤,将来必定是个有出息的。”

    周宝珍立在哪里,低头微微含笑像是有些羞涩,倒是皇后摆了摆手手说到“老货,少把你那糊弄人的一套用到这里来,这么点大的孩子说什么出息不出息的。”

    “娘娘说的是,小世孙生在王府,将来无论如何一份富贵前程是少不了的。”

    王忠又陪着皇后说了几句话就告辞出去了。皇后将朝哥抱在手中看了看,对周宝珍说到“和绍儿小时候极像。”

    “是呢,处处都长得像表哥。”周宝珍嘟嘴,辛辛苦苦生的儿子除了眼睛,竟然哪儿也不像自己。

    “娘娘,不好了,太子殿下不知因何事同六皇子打起来了,听说太子拿砚台将六皇子的头砸破了。”有小太监从外头跑进来,对了玉屏耳语几句,玉屏变脸进来朝皇后禀报到。

    “什么?小七可是伤着了?”皇后一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玉屏摇了摇头“小德子让人回来报信,有他在想来是不碍的。”只是太子殿下从来是个温和的性子,今日居然同人动起手来,且还下了狠手这又是为何。

    皇后不放心吩咐人送周宝珍母子出去,便带了人匆匆走了。

    周宝珍和抱了朝哥的陈氏由小太监带着出宫,半路上遇上萧绍派来传话的小太监,只说他还有事让她只管带了孩子先出宫。

    周宝珍从袖子里掏出一个荷包递给那小太监,得到的消息是六皇子被太子打破了头,吕贵妃告到皇帝这里,皇帝带着萧绍一块过去了。

    周宝珍没有多耽搁,出宫门上了马车便往王府行去。朝哥累了一天此刻终于在母亲怀里睡着了,周宝珍低头看了怀里的儿子想着宫里的事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形。

    皇帝带着萧绍赶到栖凤宫的时候,皇后正抱了太子让太医给他上药。太子的脸被人抓花了,有一下看伤处甚至差点挠到了眼睛,可见动手的人是下了狠手的。他身上的衣服也破了,露在外头的手臂上血迹斑斑,看起来很是狼狈。

    皇后脸色很差,即便皇帝进来了她也只是冷哼一声便不再看他了。

    因听说六皇子伤了头,所以皇帝先去吕贵妃处看了这个儿子。好在太医说没有伤到要害,再加太子毕竟年小力弱,只需敷了药在屋里歇几日,注意别着风着水就行了。

    吕贵妃守在床边哭的梨花带雨,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太子占着身份尊贵,不将别的皇子放在眼里。六皇子见了皇帝也是哇哇大哭,直说自己脑袋疼,说太子要打死他。皇帝被这二人哭的头疼,略安慰了六皇子几句便出去了。

    原本皇帝听说太子将六皇子打伤了他心里是生气,只是如今看着太子的模样,倒像是比六皇子伤的更重些,六皇子除了额角的那一处小伤口,且还伤在鬓发里,别处都好好的。

    太子看见皇帝来了脸上的神色有些不自在,还有几分忐忑,毕竟当时六哥头上流了好些血,也不知到底要不要紧。他朝皇帝看了一眼又回头看了皇后,皇后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安慰到“没事,万事有母后呢。”

    皇帝抬手制止了要给自己行礼的太医“先看太子的伤吧。”

    虽说都是皮外伤,可小孩子肌肤娇嫩,这伤看起来便尤其可怖,皇后心疼的眼圈都红了。

    太医上完药,起身小心朝帝后二人说到“别处都还好,只眼角那处抓的太深了,臣恐会留疤。”

    脸上有疤那不就是破相了,太子的容貌事关国体是万不能有失的。皇后脸色更差了,看向皇帝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到“你养的好儿子。”

    皇帝这会儿也觉得头疼,原本不过是小孩子打架,可若是一个儿子让另一个儿子破了相,这有该如何,况且这个儿子还是太子。

    萧绍背手在一旁站了,见皇后顶的皇帝下不来台便开口说道“姑姑不必过于忧心,太子年纪小恢复的快,待伤好了每日用玉肌膏过两年也就看不出来了。”

    皇帝一听这话仿佛是找到了台阶下,忙着头说到“对对对,皇后放心就是,朕一定不会让小七破相的。”

    皇后看了侄子一眼,仍旧不给皇帝好脸色,看了他问到“今日这事,皇帝预备怎么办?不会就这么算了吧?以大欺小,以卑凌尊,对着自己的兄弟下这样的狠手,我看小六这孩子的心性是怀了。”

    皇后这顶以下犯上的帽子若是扣下来,六皇子这罚就挨定了。皇帝心中有些犹豫,小六固然不对可毕竟也受了伤,皇帝想了想对皇后说到“还是先问问孩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吧。”

    说着皇帝看向太子“沅儿,你一向最是知礼,告诉父皇今日到底为什么同哥哥打架。”

    七皇子坐在皇后怀里看了看皇帝,咬了唇没有说话。皇后对了一旁站着的小太监说到“小影子你来说。”这个小影子早在太子回宫前就一直跟着他的,如今更是同太子两个每日形影不离。

    小影子年岁不大行事却沉稳,平日里没事从不开口,宫里许多人私下叫他小哑巴。此刻听皇后点了他的名,他上前在地上跪了朝上头的皇帝开口说道“六殿下说太子殿下是不知何处来的野种。”

    “哐啷”

    皇后一把将桌上的杯子扫落在地,皇帝的表情也有些愕然。他低头看向跪在地下的小太监,就见他一脸漠然的跪着,神情中并不见忐忑或惶恐,这小子别不是故意的吧,这样的话居然不带拐弯就说出来了。

    “这个孽子——”

    皇帝看了皇后一眼大怒到“皇后放心,这是朕定然会给你们母子一个交代的。”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会将进度拉快一些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