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236章

第236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日早朝时辰已到可皇帝却没有出现,众人久候皇帝不至心下不免猜测起来,到底是什么事绊住了皇上的脚。外头都传皇上新近宠爱丽昭仪夜夜*,这么想着这些面上一脸严肃的大人们脑子里少不出现“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之类的诗句来,他们彼此对望一眼,眼中流露出几分暧昧的神色。

    说起来乾宁帝为人颇为勤谨,像这样不打一声招呼便缺席早朝的事,数十年来好像还未曾发生过呢。底下的大人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渐渐地声音大了起来,首辅马大人见大家越说越不像,少不得重重咳嗽了一声。

    四、五两位皇子无心听众人的议论,看着上头空荡荡的龙椅心中都是一紧,莫非是昨夜宫中有变,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这么想着两人不约而同朝对面的定南王身上看去,就见他微低了头静静站在那里,两只眼睛盯了脚下的地毯,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特别的神色。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一个太监突然出现在殿上,对了众人宣布到“皇上龙体欠安,今日免朝,政事先交由内阁处置,待有大事再行上报。”

    大家一时哗然都想打听打听皇上到底怎么了,无奈那个太监留下这句话就退下去了,众人便是想问也找不到人。两位皇子一听说皇上病了便抬脚往后宫去了,大家没有捉到人少不得把希望寄托在了定南王萧绍身上,他是皇后的侄子从少年时便时常进宫,是得了皇帝的特许的。

    马阁老来到萧绍身前,对他行了一礼“皇上有恙我等心中关切,烦请王爷打听一二也好让众人安心。”

    “马老大人不必客气,绍份内之事。”萧绍对他颇为客气,接着便转身出去了。

    马阁老望着萧绍的背影就见他龙行虎步很快便消失在了广场上,身为内阁首辅他昨夜就收到了宫里传来的消息,听说在极短的时间里皇后便控制了局势,看两位皇子今日的反应怕是也什么都不知道,这么一想他心中就是一叹。

    皇后过来皇帝这里说是有事同他商量,屋里的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了王忠守在哪里。他动作轻柔的在床前坐下来,看了皇帝神色关切的问到“皇上可是觉得好些?您不知道昨夜真是吓着臣妾了。”说着她握住了皇帝的一只手,就对一旁的王忠问到“皇上昨夜情况如何,药可都吃了,姜御医说今日何时来替皇上行针”

    御医说像这样的中风之症,除了喝药还要辅以针灸和按摩治疗才能有效。王忠躬身回话,过后就听皇后有些怨怪的对皇帝说到“说起来皇上也是有年纪的人了,还这么不知保养,太子还小您说万一您有什么不测,可叫我们孤儿寡母怎么好?”说着皇后那拳头在皇帝肩上打了几下过后又拿帕子捂脸哭了起来。

    皇帝口不能言,见皇后今日并不怎么装饰脸色很是憔悴,如今黄着脸说孤儿寡母的话,心下也有几分动容。他想握她的手说几句宽慰的话,奈何力不从心。王忠见状赶紧上前劝到“娘娘千万放宽心,皇上一定很快就能好起来的。”

    皇后哭了一阵子,拿帕子擦了擦眼睛说到“皇上恕罪臣妾一时失仪,皇上龙体欠安,若要恢复恐还需些时日,只不知这朝中之事又该如何?”这当然也是皇帝心中第一等要紧的大事,就见他拿眼睛看向王忠,示意他将自己的意思交代给皇后。“回皇后娘娘”王忠躬身对皇后说到“皇上的意思,太子年岁尚小不能理政,朝中之事不如暂时托付给内阁几位大人,但有大事再由皇上亲自决断。另皇上想让四、五两位皇子进宫侍疾。”

    王忠说话的时候皇帝一直眯着两只眼睛像是在休息,其实暗地里却一直在观察皇后的反应。皇后面色平静对于皇帝的安排并未表现出什么不满,然而她中想的却是内阁处政,皇子侍疾,那太子又该做些什么?不让太子插手政事,让四五两位皇子进宫,皇帝这是要防着谁?

    “陛下考虑的很是,只是说起来太子的年纪也不算很小了,如今陛下圣躬违和他即便不懂政事,也该每日去听一听为好,此事不知皇上认为如何?”

    乾宁帝闻言目光深沉的看向皇后,夫妻两四目相接谁也没有避开,皇后目光平静里头并不见什么情绪,仿佛她说这一席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在里头,不过仔细想想皇后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总不能真的将国事都托付给底下的臣子吧,有太子在上头坐着即便不做什么,可身份使然也是一种威慑,这么想着皇帝轻轻的朝她点了点头。

    皇帝想了想又对王忠嗯嗯啊啊几声,王忠回身对皇后回到“皇上的意思这些日子就辛苦定南王宫内宫外看着些吧。”乾宁帝想着不管如何他这个身子恢复需要一段不短的时日,这中间万一有事皇后一个女子太子又还是孩子他不得不替他们考虑几分,毕竟不管如何都不能动摇国本。皇后也不推拒只对皇上说到“不瞒陛下,这个时候我也只信得过这孩子罢了。”见皇后说得这样坦白皇帝心里倒是有几分受用,毕竟怎么说太子也是他的儿子不是。

    宫人送汤药送来,皇后接过来亲自伺候皇帝吃药,王忠将皇帝扶起来半靠在枕头上,皇后舀起一勺药轻轻吹凉送到皇帝口中,见他喝了便温声说到“不瞒皇上,您这一病宫内宫外许多事,臣妾怕是不能日日在这里伺候您,您看要不要宣那位妹妹来给您做个伴?”

    “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拦着本宫见皇上?”就听一把尖利的女声似乎正对着外头的宫人发脾气,继而又听她高声到“皇上,是臣妾啊您怎么了?做什么您病了这些奴才却不让臣妾见您,皇上您还好吧?”

    皇后看了看皇帝,就见他目光微冷没有要见吕氏的意思,便对王忠吩咐到“皇上身子不适需要静养这般吵闹成何体统?你出去对吕氏把话说清楚。”

    王忠答应着出去了,可不一时又进来了,苦着脸对皇后说到“娘娘这么一会儿工夫,大约是宫里的娘娘们都得到消息了,如今都在宫外想着要见皇上呢。”

    皇后点点头,神情并不多惊讶,就见她叹了口气帮皇上掖掖被子“皇上病了,她们心中担心也是有的,要不让她们进来看看您?”

    说起来乾宁帝此刻并不愿意让人见到自己狼狈的摸样,对于皇后的提议他只是摇了摇头,不过他想了想又对了王忠比了个口型,王忠看了朝他问到“皇上说的可是丽昭仪?”皇帝眨了眨眼睛。

    王忠抬头朝皇后看了看,皇后面上倒是不见任何不快,微笑着说到“说起来昭仪妹妹也怪可怜的,皇上昨夜可是把她吓坏了,好好的一个美人倒是哭成了泪人,对了臣妾请罪说都怪她不好,可臣妾想着难道她是安心要让您生病的,所以这事倒也怪不得她。”

    皇帝看向皇后眼中流露出高兴的神色,那意思仿佛在说她能这样处置很好,这里王忠正要出去传丽昭仪进来,就听外头又是一阵嘈杂。

    “啪”“啊——”就听一声娇呼,丽昭仪娇软又满含委屈的嗓音传来“不知嫔妾做错了什么,惹的皇贵妃娘娘这样对臣妾,嘤嘤嘤——”

    “哼,下贱的东西要不是你狐媚惑主,皇上好好的如何会生病?”

    “娘娘,嫔妾冤枉——”

    “哼,贱人你还敢狡辩,皇上昨夜难道不是宿在你宫里,你以为你投靠了皇后娘娘,有她帮你遮掩你的那些破事本宫就不知道了?”

    皇帝气白了脸,挣扎着想要起身皇后见状便对王忠说“你赶紧出去看看吧,别再闹出事来。”

    “啊,皇贵妃娘娘”突然外头又传传来众人的惊呼声。

    “啊——好疼——”

    “不好了,昭仪娘娘见红了——”

    外头乱成一团,王忠得了皇后的吩咐正忙忙的要去了,突然一个小宫女没头没脑的撞进来对了皇帝说到“皇上,不好了皇贵妃娘娘踹了昭仪娘娘一脚,如今昭仪娘娘见红了。”

    本来外头乱糟糟的已经让人不快,如今乍然听人说丽昭仪挨打见红,皇帝不知怎的一时气急攻心竟生生呕出一口血来再次晕厥了过去。

    这里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呢,那小宫女又起身向外跑去,嘴里嚷嚷着“不好了,皇上吐血厥过去了,不好了,皇上吐血厥过去了——”

    门外众人一听皇帝又晕过去了,更是乱作一团大家纷纷往殿内涌来,大门上大家挤在一处,谁也不让谁一时你踩了我的鞋,我扯了你的衣裳,一群平日里最是在仪态仪表的美人们此刻什么也顾不得了一个个发乱钗颓好不狼狈,仿佛去晚了不足以在皇帝面前表现自己的以前拳拳之心。

    “王公公还愣着干什么,宣御医啊!”皇后看着愣在哪里的王忠大喝一声,他这才反应过来转头往外去了,不想却和从外头涌进来的嫔妃们走个面对面,可怜的王忠被这群平日里恨不得走路都要喘三喘的娇弱美人们撞了个七荤八素。

    一群女人挤进房中,一个个扑在床前哭天抢地,皇后被她们挤的没地方站,她不动声色的退到一旁,对人吩咐到“去看看丽昭仪如何了。”

    四五两位皇子赶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么一副景象钗环绣鞋随处散乱,地上还躺着一个女人也不知是生是死,而里头的哭声却是地动山摇,两人心下一惊难道父皇去了?这么想着两人对视一眼,接着很有默契的转开头去,脸上做出悲戚泣之色“父皇——呜呜呜——儿子来晚了——父皇——呜呜呜——”

    王忠好不容易从女人堆里挤来,就见两位皇子哭的像是死了亲爹,他心下一叹你说这个时候你们添什么乱,殊不知两位皇子还真就以为亲爹死了呢。

    “快,快宣御医。”王忠对了廊下的小太监吩咐一声,小太监撒开腿跑了,他四处看了看想找找方才闯祸的小宫女,只是哪里又还找得见人?他心中隐隐觉得有何处不对劲,可这会子乱的很又哪里容他细想,当下也只得作罢了想着先救皇帝再说吧。

    四五两位皇子听王忠说宣御医,死人是不用看大夫的,这么想着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隐隐觉得有些失落。萧绍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出闹剧心下就是一声冷笑。

    御医和太医都来了来了,说屋内人多气闷让众人退了出来。姜御医先上前替皇帝把脉,心里却想着皇上昨夜中风后次日又受刺激晕厥,此绝非吉兆啊,几位太医轮流替皇帝把脉,之后又一起斟酌了房子交给皇后还有两位皇子看过之后才让宫人下去煎药。

    这些日子京中之人都在说皇帝的病,因为那日早上那一闹消息是瞒不住了。如今大家都知道皇帝接连两次中风,所有人心里都明白皇帝好起来的希望很渺茫了。

    皇帝虽是中风不能理政却又非驾崩,拖的时日长了这朝中之事又该如何?于是渐渐的就又风声传出来说不如让太子继位,皇帝当太上皇安心静养。然而又有人跳出来说太子不仅年岁小且还口不能言,如此说来为了大魏基业不如另则年长贤明的皇子继位为好。

    太子临朝听政进出都由定南王亲自陪着,王府门口重又热闹起来每日递帖子求见的人络绎不绝,萧绍这些日子很是低调,除了进宫其它时候皆在府中,对于外头求见的人一律都是不见的。

    两位皇子轮流侍疾,外头都传两位皇子侍父至孝凡汤药必要先尝,然而这日四皇子在尝过给皇帝的补药后,却呕出一口黑血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