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251章

第251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个蠢货。”

    威北侯夫人高高兴兴从公主府离开,觉得公主既然愿意留下这个女孩子,就肯定不会扔下亲舅舅不管。殊不知她前脚刚走,后头公主就发了脾气将手边的茶盏扫到了地下,看着她的背影狠狠的骂了一句。公主发脾气,厅里伺候的人皆不敢言,那个婉娘更是抖着身子跪了下去。

    “你,抬起头来。”三公主居高临下,冷冷朝地下那女子说到,“你来前,威北侯夫人是怎么同你说的。”

    “夫人说让奴家好好伺候王爷,好让王爷知道侯府的忠心。”

    底下的女孩子颤巍巍将头抬了起来,细柳身材俏生生一张小脸,低眉婉转眼神里带了小心翼翼和羞怯说不出的可怜可爱,一双眼睛尤其生得好,同珍姐儿约莫有五分相像。

    三公主心里发狠,世上居然有威北侯夫人这样的蠢人,也难怪这些年侯府的日子一年不如一年,明明是靠军功起家的人家,如今却一门心思想要靠了女人富贵。

    看着萧绍宠爱珍姐儿,便异想天开的弄了这么个人来,除了长得有几分相似,这女子到底哪一点配和珍姐儿比?她这是想恶心谁?也幸好她没有蠢到自己将人送上去,不然这人一旦到了萧绍眼前不仅这女孩子活不成,舅舅和表哥就更想活了。

    她自然知道定南王心中有多看重珍姐儿,且他惯是个心黑手狠的,留着这样的人让看珍姐儿的笑话不成?

    “将人带下去好好看起来,不要让她乱走。”

    三公主吩咐完这话便起身往后头走,身边跟着的姚黄、魏紫都伺候她有些年头了,两人对视一眼皆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她们跟着公主见到定南王妃的次数自是不少,当然看出了其中的关窍,只是这样的人公主不远远打发了还留着做什么,且不说定南王便是驸马看见了也定然是要不高兴的,如今不比从前又何苦为了这样的事在坏了夫妻情分。

    三公主心里记挂着儿子,自然也没空去在意两个丫头的想法,况且此事她心中自有计较。早晨她出门的时候昂哥儿还在睡,也不知一觉醒来不见了她孩子闹没闹。

    回房先换过衣裳,小孩子娇嫩她在外头跑了一圈又去给父皇上香,说起来总是有几分忌讳的。问过了驸马,说是还未回来,三公主脸色不算好,周延明这些日子一直很忙,婆婆同定南王太妃是亲姐妹,珍姐儿又嫁到了王府里,两家的关系自来比别人亲厚,然而只要一想到丈夫这些日子在她面前装的像是个没事人,居然什么也没有同她说,想想也不是不心寒的。

    她甩了甩同强迫自己先不去想这些,小床里孩子睡的正好,有奶娘和丫头在一旁小心守着,问孩子可好奶娘说早晨醒来的时候确是闹过一小会,不过后来喝了奶也就好了,孩子才刚满月,每日里睡的时候多醒着的时候少,大约还不知道要依恋母亲呢。

    三公主轻轻抚摸孩子肉呼呼的小脸,虽然才刚满月可这孩子也渐渐看得出处处都生的像父亲,只两只小耳朵长得像她,而她的耳朵长得像先帝。前后不过月余,她生孩子的时候父皇还特特给了赏赐,可如今皇帝已经是她小弟弟了。

    魏王犯事被诛,至于该如何处置王府诸人却还是没有定论,禁军冲入府中锁拿了魏王的幕僚下属,好在这些人对于后院的女眷孩子倒还算客气,只将她们都赶到一个院子里圈着,倒也算不得十分为难,然而即便是这样也足够让人不安了。

    王妃钱氏并不是那等没有主见的软弱妇人,丈夫事败固然可怕,娘家牵连其中更是让她没了退路,况且魏王做的那些事里头也未尝没有她的手笔,可就算是这样她也不想轻易认输,无论如何总要替儿子挣出条活路来。这么想着,她转头看了看侧间低垂的门帘,那里住的是李侧妃同她的女儿,若不是李侧妃同定南王妃交情非同一般,那些兵丁们大约对她们可就没有这样客气了。

    侧间里有细弱如小猫般的哭声传来,月子里的孩子本来就极娇嫩,前些日子又受了些惊吓,后来竟然十分不好,若不是定南王妃及时送来了太医,那孩子怕是早就没命了。

    “母亲,妹妹会有事吗?”

    四岁的阶哥抬起头,担忧的朝钱氏问到。他已经有些懂事了,他知道这些日子府里出了事,父王出门后就一直没有回来,家里进了好多兵丁,原来的屋子不能住了,就连伺候他的奶娘和丫头都不见了,他跟着母亲住到了这处偏院里,第一次见到了小妹妹,虽然妹妹还很小整日里总是在睡觉,可他心里还是喜欢这个妹妹的。

    钱氏低头看了儿子乌黑清澈的眼睛,这孩子的心性既不像她也不像魏王,待人真诚又柔软,只是越是这样她心里越是害怕,这样的一个孩子,若是没人护着他又如何能平安长大呢。

    屋里李宝珠正焦急的抱了孩子哄,小小的一个孩子闭着眼睛哭的脸色通红,竟然渐渐的像是要喘不上气来,她心里着急可却也没有办法,那日兵丁进府这孩子吃了风又受了惊吓,这些日子虽然身子渐渐好了,性子却变得古怪除了她竟是谁也不让抱。

    珍姐儿让人带信给她让她只管安心带孩子其他事情都不必担心,就是父母亲那里也有信来,直言等事情过了便接她家去,李宝珠低头看着怀里渐渐安静下来的女儿,如今眉眼渐渐长开了竟是说不出的玉雪可爱,只是魏王做下了这样的事,这孩子以后的身份到底尴尬将来还不知会如何。

    如今有了女儿,再想想魏王这个男人竟然也不觉得如何,钱氏更是一贯的从容镇定,如今再回想之前两人的种种争斗也不知是为了什么了。自己对魏王的种种情意竟然像是许久之前的事了,恐怕古来绝情的也不独独是男子而已。

    她低头在女儿粉嫩的小脸上亲了亲,想来这般也好一段痴恋换来这个小小的孩童陪着自己,到底也不是全然不值得的。

    钱氏进门的时候两个女人对望一眼,倒没有从彼此的眼中看到多少情绪,也是本是无冤无仇的两个人,若非为了一个男人全无斗到你死我活的必要,如今既然祸根不再了就更没必要彼此仇视。

    钱氏上前看了看睡在小床里的孩子,当时魏王心中有鬼总觉得这孩子是惠妃转世便格外疼宠些,所用之物都是顶好的,如今别的都没了,独这张大红酸枝雕花小床被搬了来。

    “今日可是好些了?”

    两人在窗前的椅子上坐了,像是怕吵了孩子睡觉钱氏的声音又轻又柔全然不似数月之前,她是不想这个孩子来到世上的。

    “能吃能睡,已经好多了。”珍姐儿请了太医院最擅长儿科的太医来给孩子看病,如今自然是好了的。

    钱氏看她兴致不高的样子也不在意,只转头看了看窗外,才刚是二月这处偏院景致本就一般,如今更是什么也没有其实并无景可赏,然而对于她们这样的人来说,这样的日子也是难得的安宁了。

    “之前种种,我并不觉得自己对不起你。”

    钱氏突然再次开口,说出的话倒叫李宝珠一愣似乎是一时没有明白她话里的意思,然而再一想也就知道了,钱氏大抵说的是两人妻妾相争之事。她看向钱氏,见她的神态同之前一样,端庄里带了些隐隐的高傲,那是一个正妻在面对妻妾时才会有的傲气。

    “王妃也确没有对不起我。”

    高门嫡女入娘家父兄得力,她这样的人恐怕到了那个正妻手里都是必须要斗下去的存在吧。李宝珠低头看了日光里自己半透明的指尖,手上肌肤细腻如玉,细白青葱一如未嫁前的模样,当初其实有很多选择,只是她眼瞎心盲到走错了路,如今人虽还在青春心却像是已经进入了暮年。

    “王爷做下那等事情,如今他是死了一了百了,只是咱们这些活着的人怕是活罪难逃,好在妹妹到底同我不一样,你一向在内宅并不知道外头的事,况且还有定南王妃肯护着你,如今我只想请妹妹看在稚子无辜的份上,以后就把阶哥当成你自己的孩儿好歹护着他长大吧。”

    钱氏到底是心里骄傲的人,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也不愿意用到一个求字,只是她越是这样李宝珠就越是觉得其实她心里是信着她的。

    “你既然信得过我,那便这样吧。”

    李宝珠没有推诿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女儿日后的日子未必不艰难,若是能有个亲兄弟彼此相互扶持,总强过孤雁一般活在这世上。

    “如此便多谢你。”

    这日萧绍回来,周宝珍迎了他仔细朝他面上看了,只见他眉心微皱面色冷肃便知是有烦心事,她心下微微一叹,表哥如今看似大权在握,可这朝堂上立着的哪一个又不是精明人,大家心里都有自己的一副小算盘,想要平衡各方稳定局势又哪里是容易的事。

    她心中虽这么想嘴上却是什么也没有问,只吩咐人备水备食,不管外头如何回家来总该能让他好好疏散疏散。

    一时热水送来了周宝珍亲自给他洗头,萧绍半阖了眼脸上的神色放松了下来,大约是听到皇帝驾崩的消息,西北边境有些不大安宁,别人他不放心也只好让岳父靖国公尽快会西北去了。只是打仗离不得粮草辎重到时候少不得又要同兵部和户部扯皮。

    周宝珍拿特制的洗发膏给他按摩头皮,最是能醒脑解乏,之后拿了温热的水缓缓冲淋,萧绍舒服的呼出一口气,待洗过了头发便不再让她动手了,只抓了她的手将她拉到身前,在她低低的惊呼声中将她拖进了浴桶里,萧绍将她紧紧抱在身前唇便用力的覆了上去。说起来自他去西南到如今夫妻两个竟有快一年未曾亲近了,如今美食当前让他如何能不意动。

    周宝珍很快便被他剥成了一尾光溜溜的鱼,正在萧绍急急的要入巷时,她艰难的躲了开去,她紧紧的抱了他的脖子,口中低低的说到“表哥,表哥国孝里呢。”她怕闹出什么事,到时候可就什么体面也没有。

    萧绍箭在弦上哪里肯这样就放过她,况且这耳边娇娇的一声更像是一剂催/情/药,直让他浑身紧绷的都疼了起来。他只满头满脸胡乱的亲她,热热的气息喷在她脸上,周宝珍浑身发软,就听他肉麻话哄他“好孩子,给我吧,放心万事有表哥呢。”说着不待她反应便将她狠狠往下一送,久不行事如今猛来一下,就听周宝珍口中发出一声猫儿般的呼声,听得萧绍心中就是一颤,身下只觉又紧又热直恨不得把魂儿都交给她才好。

    “姑姑想接络姐儿进宫去住些日子。”

    一时云收雨歇,周宝珍浑身酸软,萧绍让她趴着有力的大手在她身上揉捏,他惯在军中做起这些颇有章法,她只觉一阵酸麻过后身上便松快了许多。

    她本昏昏欲睡,一听这话便又精神起来,睁开猫似的眼睛看了萧绍,“姑姑同络姐儿母女分离多年,如今好不容易想来也该是无碍的。

    萧绍低头亲了亲她,“对外只说姑姑身子不好,想让络姐儿进宫陪伴。”

    “哈哈,只怕到时候高兴的可不只是姑姑而已。”

    周宝珍像是想到什么,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对了父母亲那里可有信来,他们走到哪儿了,还有多久才能到京里?”

    “今日刚得的消息,再有十日也就该到了。”

    萧绍知她想儿子,时时让人往来传递消息,其实不只是她想儿子,他也想那是他的长子意义非同一般,他心里想着这个孩子还得他自己亲自教养才好,经过了这一次以后便将孩子时时带着身边吧。

    “也不知朝哥那孩子见了我还能不能记得我是她母亲。”

    又过了两日柳氏过来果然说了络姐儿进宫的事,母女两一处说话柳氏一时感伤,“那孩子从生下来便在我跟前养到这样大,小时候孩童辉哥一起吃过我的奶,好多时候我几乎都忘了她不是我生的了,如今她这一去以后我们母女相聚的日子怕就不多了。”柳氏拿帕擦了擦眼睛,即便是养个小猫小狗这么些年下来也有感情了,更合况是这样一个活泼的小姑娘,“如今我可算是知道当初你姨妈把你送回来的心情了,可你好歹最后还是给她当了儿媳妇,可络姐儿却不能嫁给咱们辉哥了。”

    母亲这话说的孩子气,未免她太过伤怀,周宝珍笑着钻到她怀里,撒娇一般的说到“如今这样也不错,我还是您的小闺女,你以后啊只疼我就是了。”

    被她这样一打岔柳氏倒也顾不得伤心了,转而同她说起正事来,“西北不太平,你父亲眼看着就要回西北,你祖父去了如今你祖母年事已高我是不能再跟去了,这次你大哥也要跟着一块去,他到底是长子以后是要支应门庭的,还需出去历练些好。”

    他们这样的人家这样的事本就不可避免,只是想着魏绾的性子她少不得又要问上一句,“只不知嫂子那里如何?”

    对于这个儿媳妇经过这么多事柳氏对她总有些不得意,听女儿问起她眉心几不可见的皱了皱,这才淡淡的说了句“她又不是第一天嫁到咱们家了,这样的事很该习惯些才是。”

    周宝珍见她这样说便知道嫂子的表现大约是不能让母亲满意的,魏绾进门多年孩子都生了三个,如果不是实在不堪便也只好这样了,当下她也不劝什么只转而同柳氏说起了别的。

    “也不知父亲什么时候走,公公和婆婆就要进京了,好歹让父亲见一见外孙才走啊。”

    “你说的是,就连我也没有见过朝哥这孩子呢,也不知他长得多高了,我那里替他准备了许多东西,到时候啊一总都给他才好呢。”柳氏说起朝哥很快便高兴起来,只絮絮叨叨说些孩子的事,“对了你三哥是不是同公主闹别扭了,他这一向都住在家里,倒是公主和昂哥母子两不曾回来。”

    因着淑妃的事,三公主同周延明夫妻之间到底是起了龌蹉,虽不曾吵出来只是周延明回来时三公主脸上便有些不好,起先周延明还着意哄她,三公主顺便又问了些淑妃和威北侯的事,话里话外少不得有要替她们开脱的意思。

    这事萧绍早就同他商量过,看在当初淑妃当初对周宝珍存了一丝善念的份上,萧绍倒也没想对她赶尽杀绝,左不过废为庶人也就是了,性命是无忧的。至于威北侯府可就没有这么大的脸了,毕竟事涉谋反没有株连九族便是万幸了,又哪里还来的活路?

    只是三公主素来心气就高,想着像母亲淑妃这般得意了一辈子的人你将她贬为庶人这同杀了她有什么分别?她让周延明去同萧绍说将事情压下来,她将淑妃接到府中养老也就是了,至于舅舅和表哥也好歹绕他们一命。

    夫妻两个僵持着,三公主本就不是个和软的脾气,之前种种退让不过是因为心甘情愿,只是如今心中有了怨那脾气少不得就露了出来。然而周延明却不是个会同人拌嘴的人,他貌似温内里却也是个冷,只不愿陪着她闹

    本来这些倒也没什么,左不过是小夫妻之间冷战,然而朝廷也并不是他周延明或是萧绍的,这样大的事全天下的人都看着,更不是谁一句话就能解决的,周延明想她自小在宫中长大,此时不过是关心则乱过后想通了也就好了。

    千不该万不该让他在家中看到了婉娘,再一打听人居然是威北侯夫人送来的,周延明是什么人焉有什么不明白的,看着那依稀仿佛珍姐儿的眉眼他心中却是动了真怒,家人是他的底线,更何况这个人是珍姐儿,当下他不动声色只做不知想看看公主到底欲待如何,想着如若公主真将人送到萧绍眼前,那么两人的夫妻缘分便也就算是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