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258章

第258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京城周边的流民越聚越多,已近十万之众,顺天府尹下令,将灾民阻在城外不得进城,然而这些人每天要吃要喝,城外物资匮乏,因而时有冲突发生。

    就在这时慎亲王上书“某地决堤,洪水倒灌入城,城中水深一丈三尺有余,一夜之间城中所有房屋悉数被淹,百姓死伤过半,另有数万灾民流离失所。”

    此消息一出举朝哗然,群臣纷纷上书,说此乃上天示警,要求皇帝下《罪己诏》以平上天之怒。

    一时间流言四起,说当今皇上身怀有疾,德行不堪为一国之君,以至如今皇权旁落引得上天震怒,是以降灾祸于人间以示惩罚。灾民们每日衣食无着,这样的说法很快便得到了他们的信服与认同。流言甚嚣尘上,不过短短时日便已街知巷闻,京城上下众人私下议论纷纷,朝中人心动荡。

    萧绍在前院同幕僚议事,最近朝中突然多了许多弹劾他的奏折,这些奏折如今都堆积在书房的案头。他随手拿起一份看了看,轻声念到“臣孤直罪臣,蒙天地恩,超擢不次。夙夜祗惧,思图报称,盖未有急于请诛贼臣者也。今有国贼萧绍,坏祖宗之成法,窃皇上之大权,结党营私,排除异己,以致朝纲败坏,灾祸连连——”

    “哼”就听他一声冷笑,将手中的折子丢到桌上“这个梁直,当了两年御史,被人拿几句好话一唬弄,就真当自己是那犯颜直谏的忠臣了?”他背手在书房中来回踱步,口中说到“天下承平日久,朝中贪腐日重,每年拨下去修河堤的银子皆被人贪墨一空,河道年久失修,遇上如此大灾之年,照本王看*倒比天灾更甚。”

    “这个梁直不过是个哗众取宠的小人,不足为惧。只是老夫观这其中似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王爷不得不防啊。”楚先生仍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摸着唇上两撇胡须说到“当务之急,还当以稳定人心为要。”

    “先生说的有理。”萧绍点了点头,对湛卢交代到“去,告诉应天府尹,本王给他三天时间,查清流言源头,三日后在午门给我狠狠的杀他几个,看以后谁还敢胡言乱语。”

    湛卢得了吩咐躬身退了出去,萧绍继续说到“至于那些灾民,他们不是每日闲着闹事吗,那就给他们找点事干。从明日起招募青壮年修筑河堤和城防,每日管两顿饭,至于那些妇孺有能力的也可以去帮忙,条件同上。等这些人都有了饭吃,剩下的那些老弱病残靠着粥厂的救济也就能活下去了。”

    “王爷此计甚妙,百姓嘛只要有饭吃不饿肚子,也就闹不起来了。”众幕僚见王爷心中已有主意,纷纷出言夸赞到。

    “那让皇上下《罪己诏》的事——”其中一个张姓幕僚犹豫着问到,其实若要稳定朝局,这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先让他们闹,本王倒要看看,最后跳出来的都有谁。”萧绍心里想着先让你们闹,到时候好一个个收拾你们,皇帝登基才多久,亏得你们好意思将事情都推到他一个小孩子身上。

    待幕僚们离开后,萧绍同承影吩咐“让人盯着这个梁直,看看他最近都同什么人来往。”

    “她是个要强的,在信里未必肯同我说实话,你亲自去看看她过的如何,把这些东西带给她。我之前已经问过王爷了,他说皇庄地势高,这回倒是没淹水,可日子不好过那也是肯定的。”房中,周宝珍将事先准备好的吃食,衣物,药材还有银钱等物交给浅碧,让她亲自去城外的皇庄看看李宝珠母女过的如何。“还有,现在城外不太平,你出去同七星说让他给你多派些人,一路护送你去。”

    “王妃,我这几年也常在外头走动,您就放心吧。”浅碧轻笑着答应了,又安慰周宝珍不必过于忧心“万般皆是命,如今这样能保住一条命已是不容易了。”

    “王妃,五夫人来了。”兰萱从外头进来同周宝珍回禀到。

    “还不快请进来。”周宝珍起身,扶着兰萱的手往外走,低声问到“你瞧着她脸色如何?”

    “扑哧”兰萱笑了起来“要我王妃您啊就是好性儿,且不说别的,当就您是当嫂子的,五夫人也不该对您无礼。不过您放心,今日那位心情不错,还破天荒的称了奴婢一声兰萱姑娘呢——”

    “如今父母在堂,自然是希望一家人和和气气的,再说我这也是看着五弟呢。”见丫头替自己抱不平,周宝珍少不得同她分说两句,这丫头也是个性烈的,免得以后万一冲撞了让五弟面上过不去。

    “唉,满京城的人再想不着王妃您也不是事事顺心的。”兰萱叹了口气,人人都道王妃命好,丈夫公婆小姑子事事顺心,殊不知家里还有个淘气的妯娌呢。

    “又说傻话,这世上又岂能有事事顺心之人,也不过就是放宽心,看开些罢了。”

    说着两人来到堂上,还不待周宝珍开口,金玉娘便笑着站起身子迎了上来“见过二嫂,二嫂想是有什么喜事,今日气色好。”

    “五弟妹说笑了,这样的时候又能有什么喜事。”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周宝珍暗自警惕,客气的招呼到“五弟妹快坐吧。”又吩咐丫头“还不快给五夫人上她惯喝的茶来。”

    “把东西拿上来吧”金玉娘回身冲身边的丫头吩咐到,丫头上前蹲身将一个托盘呈到周宝珍身前。

    “我娘家送来些上好的官燕,我想着二嫂虽不缺什么,可到底也是我的一番心意,还望二嫂不要嫌弃才好。”

    金玉娘这话说的极客气,周宝珍示意桂月上前接过东西“如此我就多些二弟妹了,有什么好东西还都想着我。”

    “看二嫂说的,都是一家人,彼此还客气些什么。”说着金玉娘端起小几上的杯子低头看了看,继而轻抿一口赞到“如今这个时候,也只有二嫂这里才能有这样的好东西了。”

    “这原是昨日王爷让人拿进来的,我想着二弟妹爱喝这个,原想叫人给你送去的,偏当时有事混忘了。五弟妹今日来的正好,一会儿走的时候将这茶一并带回去吧。”说着她一笑,打趣到“正所谓有福之人不用忙,可见五弟妹你啊是个有福气的。”

    ”如此我倒也不同二嫂客气了。”说着金鱼娘叹了口气“在二嫂跟前,又有谁敢说自己有福气?自从皇伯父殡天,我们金家如今在这京城里又算的了什么,这才多久,那起子小人就开始作践起人来了。”说到这个金玉娘有些恨恨的“我那父亲想二嫂也听说过,最是个胆小怕事,贪图享受的主,如今就更是不能指望了。可恨我那大哥同父亲是一样的人,实是不必指望了,倒是我那二哥,从小精明强干,无奈却是个姨娘养的。如今朝廷正派人四处赈灾,所以我今日厚颜求到二嫂这里,还望二嫂能在二伯跟前替我那二哥说几句好话,也好让他为朝廷尽一份心力。”

    说完这话金玉娘便拿两个眼睛看着她,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周宝珍心下犹豫,照理说朝廷如今正值用人之际,若是那金家二郎真是个可用的,倒也不是不能替他说话。只是如今她对那人全无了解,倒不好将事情一口答应下来,于是她沉吟片刻后开口说到“照理说朝廷里的事也不是咱们后宅妇人能插手的,只是就像弟妹所言,如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际,咱们又是一家子亲戚,这样吧人我推荐给王爷,然而能不能得到重用,可就全看令兄自己的了。”

    金玉娘本还怕周宝珍不肯答应,如今见她愿意去王爷面前说项当下大喜“如此,弟妹就先谢过二嫂了。二嫂你尽管放心,我也不是不懂道理的人,若我那二哥实在不堪造化,我也再没脸在来见你和二伯了。”

    金玉娘去了一桩心事,却不就走而是坐着同周宝珍说起别的来“那位林小姐近日常往我这里来,说起来之前倒时我误会了她,她为人极好,是个极爽利的性子,如今我们倆倒是合得来。”

    周宝珍虽奇怪林姝什么时候又同金玉娘扯到一起去了,不过再一想林姝本就是个极聪明的人,若她有心哄个把金玉娘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只盼着她交好金玉娘没有什么别的想头才好。

    “林小姐将门虎女,她的性子之前就是母亲也喜欢的。”周宝珍不好多说什么,只泛泛点了她一句。

    ”说起来她也是个美人,只不知为何到现在也没有说婆家?”金玉娘说起这个口气颇为惋惜,并且意味深长的看了周宝珍一眼。

    说起来林姝确有不同于大部分闺秀的矫健明艳,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然而她着人心思多且深,颇有些让人摸不透的意思,周宝珍并不喜欢。对于金玉娘的眼神,她也只当没看见,这也是个看热闹不嫌台高了,这好了没一会儿呢,就又想看人笑话了。

    “或许是之前没有碰到合适的吧。”周宝珍不愿意就此事多谈,当下便含糊了过去。

    金玉娘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对了,她同我说城外佛光寺新来了位高僧,之前在封地上便是极有名的,不知二嫂可曾听说过没有?”

    金玉娘说这话的时候表情羞涩中又带了些期盼,周宝珍猛然想起当初在封地时林姝也曾要给她介绍什么求子很灵验的高僧,她心下嘀咕,这林姝时怎么回事,身为没出阁的姑娘,却总想着给人介绍什么僧道之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