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万斛春 > 第266章

第266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辉哥这两天总在自家大哥身边打转,这天周延青刚从衙门里回来,又在二门上遇见了幼弟。

    “你这几日怎么这样闲,先生布置的功课都做完了?”父亲不在,他身为兄长自然就要肩负起对幼弟的督导职责,所以每次见了他都少不得要问一问功课。

    “大哥,功课的事弟弟心中有数,我今日只想问大哥一句,父亲是不是出事了?”虽是疑问的预期,可里头的意思却是笃定的。

    “是谁在你面前胡说八道?”周延青皱眉语气严厉的朝弟弟问到。

    “没谁,是我自己发现的,那日母亲接到一封信,之后神色就不对了,后来母亲寻大哥说话,出来的时候你身上的衣裳都湿了,大哥这些日子心事重重……”辉哥言之凿凿对自己的判断非常有信心,他肃着一张脸“我虽小,可也是父亲的儿子,大哥不该瞒我——”

    周延青看着一脸正色的弟弟,十来岁的少年身高已及他胸口,确实不能以小孩子对待了,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随我来。”

    这里柳氏接到宫中懿旨,让她明日带着幼子进宫探望受伤的络姐儿。送走传信的人,柳氏叹了口气,那孩子虽不是她亲生的,可是从小抱到这样大,因为身份特殊,从不敢有半点懈怠,如今乍然母女分离,她心里又怎么能不想。

    “快让人将这些日子给络姐儿预备的东西收拾起来,还有她平日爱吃的,正好杨梅下来了,让厨房明日一早做了杨梅糖一并给那孩子带去。”

    所谓的杨梅糖就是将杨梅拿盐水泡了去处杂质,之后裹上一层糖稀,意思跟冬日里吃的糖葫芦差不多,只是这会儿怕搁久了糖化了,底下得拿冰镇着才好。

    “还有七少爷人呢,快去找,明日他也得跟着进宫,要赶紧准备起来才好。”

    书房里,兄弟两个相对而坐,“事情就是这样的,父亲如今确是下落不明,你三哥过两日就要启程往西北去了……”

    辉哥听完这些并没有急着说话,而是思量一番着才开口说到“弟弟想跟三哥一起去,大哥先不用急着反对,我曾随父亲在西北数年,对哪里的情形比三哥更熟悉,而且我在哪里有些朋友,会说他们的语言,打听起消息来也更方便。”

    周延青欣慰的看着这个幼弟,不想他平日里不言不语,遇事却颇冷静,居然还能条理清晰的跟自己谈判了。

    “你想去,母亲那关就过不了,你预备怎么跟她说,难不成还让她跟着一块儿担心不成?你放心西北那里自有你六哥照应,如今络姐儿也不在家,你更该安心在家陪母亲才是。”

    辉哥从书房出来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有几分沮丧,原本他考虑了许久,觉得自己的理由很充分,不想被大哥几句话就驳回来了。

    “七爷,您怎么在这儿,夫人正让人四处寻你呢。”柳氏院子里的小丫头见了他忙笑嘻嘻的迎了上来。

    “母亲寻我可是有事?”

    “是呢,宫里让人来传话,说准您和夫人明日进宫去探望九姑娘呢……”

    这里小丫头的话还没说完,辉哥已经一阵风的跑的没影了。虽说家里兄弟姐妹不少,可他同络姐儿一胎双生,从小一处长大,虽偶尔相争可感情自然也比别个不同。

    “母亲——”辉哥进门匆匆给柳氏行礼,直起身子就问到“说是明日让进宫去可是当真?”

    柳氏将他拉到身前,看了他笑到“自然是真的,这种事哪里能有假。”

    “呵呵”辉哥笑了起来,“母亲可是让人预备了络姐儿爱吃的?儿子前几日跟先生学做风筝,还特意替她扎了个大凤凰,明日正好一并带去——”

    ~~~~~~~~~~

    慈宁宫里,母女相见自是一番契阔,络姐儿是个心宽的孩子,见了母亲和辉哥,之前的诸多抱怨造就丢到了脑后,只一径欢喜起来。

    “呀,杨梅糖,我就知道母亲最疼我。”说着她捡了一个喜滋滋的扔进了嘴里,那冰凉酸甜的滋味在口中爆开,她享受的眯起了眼睛。

    “你现在身上有伤,这杨梅是收敛之物,万不可多吃,等过几日你好了,要多少没有。”柳氏说着,将那盒子糖果从她手中哄了下来。

    “络姐儿,你看这是什么?”辉哥将那只凤凰风筝递到他眼前,颇为得意的说到“这可是我亲手做的,今日特意拿来给你——”

    “哼,不给我,你还想给哪个——”络姐儿话说的不客气,可脸上欢喜的神色却是骗不了人的,就见她喜滋滋的扯过风筝拿在手里反复看了看,过后颇为遗憾的说了句“可惜我现在不能放。”

    “这有什么,一会你只管在边上坐了,我放给你看就是了。”辉哥拍了胸脯跟她保证到。

    看着眼前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太后之觉得心里油煎一般的难受,仿佛不愿意再看,她苍白了脸色从房中退了出去。

    玉屏看在眼中,自是心疼自家主子,却又不知该拿什么话来安慰,只得默默陪着她行走在这寂寞深宫里。

    ~~~~~~~~~~~~~~~~~

    洪水退去多时,各地的水陆交通皆已恢复,慎亲王一家开始启程回京,就在这时传来河北某地动乱,匪徒冲击府衙杀死驻军的消息。

    正当朝中各方还在为平叛人选僵持不下之时,又传来慎亲王一家途中遇袭,除了慎亲王本人在亲兵护卫下侥幸逃脱之外,王妃、侧妃、及郡主竟无一生还。

    消息传回京中,因着慎亲王世子在洪灾中积攒的好名声,便是素不相识的百姓也不免掉上几滴眼泪,直说天道看不公。

    宜阳大长公主接到消息后晕死过去几次,口中说着要随女儿一起去,还是慎亲王世子跪地哭哭哀求,又在床前亲奉汤药她这才回转几分。

    “……从不曾想这孩子竟这样命苦,眼看着就要熬出头了,竟然就这么去了,只可怜我们小郡主,这才活了多大年纪,竟然也去了……”

    周宝珍往长公主府上去探病,宜阳大长公主像是一夕之间老了许多,就见她容色憔悴的拉着她的手哭个不住。

    “只可恨那些杀千刀的逆贼,直该都叫他们不得好死才是——”

    大长公主说着情绪又激动起来,胸口剧烈起伏眼见着就要喘不上气,一旁伺候的人忙上前替她揉/胸顺气,又要拿那黄酒化了药丸给她吃。

    “忙什么,我且死不了呢——”大长公主一把挥开宫人,抓紧了周宝珍的手就是不放。

    “您千万保重,凡事总该看着世子才是。”周宝珍的手被她抓的生疼,口中却还要慢声细语的劝慰于她。

    “我知道你一向是个好的,”大长公主像是累了,仰身靠在身后的引枕上,两只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她,目光凶狠的说到“你回去给你家那土匪王爷带个话,此仇不报,我做鬼也不求饶他。”

    周宝珍从长公主房中出来,正由宫人引着往外走,不想却遇上了联袂而来的二公主和三公主姐妹。

    她站住身子,待两人走近含笑同对方打招呼“二公主,三嫂。”

    二公主看了她矜持的笑了笑并不说话,倒是三公主神色颇为冷淡的只说了句“你也来啦。”

    “大长公主病了,总要来看一看的。”说着她侧身往一旁让了让,冲二人说到“大长公主正在房中休息,两位公主还请进去吧。”

    三公主点了点头率先走了,倒是二公主一幅不着急的模样,她看了安三公主离去的身影,冲了周宝珍就是一笑“你们不是一向要好,之后又成了一家人,如今怎么倒生分了。”

    “三嫂忧心长辈,又何来生分之说。公主既然是来探病的,还是快些进去的好。”说着周宝珍冲她点了点头“告辞了”便越过她离开了。

    周宝珍上了马车俩上的神色便垮了下来,她同三公主之前到底是回不去从前了。

    “呀——”桂月惊呼一声,周宝珍地下头去才发现,原来手腕上被大长公主抓着的地方竟然青了一圈。

    她皱了皱眉,淡淡的说到“无事,回去上点药就好了,在表哥面前不要多嘴。”

    ~~~~~~~~~~~~~~~

    回到府里,先去了老王妃房里,在门外就听见儿子的声音。

    朝哥在立在地下眉飞色舞的同祖母说话“……那么长的一把剑,他仰着脖子就吞进去……”朝哥伸出两只手,比划着那剑的长度,一脸惊叹的表情。

    老王妃看的直乐,搂了孙子在怀里摩挲,“傻孩子,那不过是糊弄人的,又哪里真能吞下去。”

    “却金也是这样说的,说他们的剑柄上有机关,一摁那剑就缩回去了。”朝哥说着,脸上现出受骗上当的表情,接着又对老王妃撒娇到“祖母您知道的可真多,什么都瞒不过您呢。”

    “哈哈哈”老王妃被孙子逗的大笑,“哎呦哎呦”的直爱的他不知该如何才好。

    立在门外的周宝珍也笑了起来,方才的那点郁气一扫而空,示意一旁的丫头撩起帘子,她略一低头便走了进去。

    “母亲。”

    祖孙两一起抬头看过来,朝哥看见她便咧开大大的笑容“母亲——”

    “回来啦。”老王妃看着她目光柔和“出去这半天该类了吧,快过来坐下。”

    周宝珍过去挨着老王妃坐下,伸手摸了摸她怀里的朝哥,“出去跑了一上午,你父亲交代的功课可做完了?”

    “还差着两张大字不曾写呢。”说着朝哥自祖母怀中起身,同祖母和母亲告退后,由人伺候着往房中做功课去了。

    老王妃欣慰的看着孙子的背影,回头看了周宝珍打趣到“比你小时候可乖多了,也不知谁以前经常为了功课哭鼻子呢。”

    “母亲,人家现在是大人了——”周宝珍脸红,揉着她的手臂不依。

    老王妃笑着笑着叹了口气,问到“大长公主如何了?”

    “不大好,人像是老了许多,恨的咬牙切齿,拉着我只说必要表哥发兵诛灭那些人才好——”

    老王妃点点头,“外头那是男人的事咱们不管,只是该有的礼数却不能缺,慎亲王必是要扶灵回京的,你预备着别到时候让人挑出毛病来。”

    “母亲放心,我醒的的。”

    ~~~~~~~~~~~~~

    又过得些日子到了慎亲王扶灵回京的日子,真可谓是满城缟素,不慎哀凄。慎亲王世子一身重孝亲自出城迎接,慎亲王本人是躺在马车里被拉回来的,整个人已经瘦的脱了形,只两只眼睛却亮的吓人,见过的人都说看着瘆人。

    王府里早就搭起了灵堂,大长公主亲往哭灵,姑侄两皆是一身病容形容憔悴,在灵前抱头痛哭的模样,便时铁石心肠之人见了也不免生出几分恻隐之心。

    王府里雪白一片,日夜烧纸哭灵,后头请了一百零八个和尚念《往生经》,又有一百零八道士做水陆道场,京城举凡叫的上名的人家,皆亲往灵前拜祭,如此熬油费火过了七七四十九日,正在众人猜测着何日下葬时,王府传出话来,说慎亲王原话“王妃侧妃还有小郡主死不瞑目,大仇一日不报,人便一日不下葬。”

    这日,慎亲王拖着病体上书,请求领兵,亲往平叛,以告慰亲人在天之灵。

    萧绍看过折子后随手扔到了地上,冷笑一声“难为他下的了这样的狠心,做了这天大一场戏,他要去就让他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万斛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泮并收藏万斛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