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良妻 > 第两百七十章 易容术

第两百七十章 易容术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云暖对自己的月事一向是糊涂的,自从与张易辰圆房后,她就不曾来过月事,可是她却浑然不在意。肃王瑶卿与萨仁高娃的婚礼,她还兴致勃勃地随张易辰前往参加喜宴。喜宴之上,太子过来敬酒,她只抿了一小口就大吐特吐,张易辰立即紧张地将她带到肃王府的偏厅,请了御医过来给她把脉,这才知晓她已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喜讯立即从喜宴上传开了,大家纷纷向张易辰道喜。

    张易辰却辞了众人,匆匆带着白云暖回了雍王府。

    一到安品园,张易辰就抱着白云暖回了屋子,初为人父的喜悦完全冲昏了他的头脑,他竟抱着白云暖就地转了十来个圈,要不是白云暖提醒他小心肚子里的孩子,他都要将白云暖举起来往空中抛了。

    “王爷,你怎么可以像个小孩子一样不知轻重?”白云暖指着自己的肚子。张易辰这才吐了吐舌头,放开了白云暖,可随即他又蹲下身子,将耳朵贴在白云暖的肚子上,嘴里念叨着:“孩子,你快告诉父亲,你是男孩还是女孩?”

    白云暖噗嗤一笑:“王爷,他现在都不知道有没有手指头那般大小呢,你问他这些话叫他如何回答?兴许他连听都未必听得见呢!”

    张易辰这才站起身,挠着头皮,不好意思地笑。见白云暖一直站着,张易辰忙拉了她小心翼翼走到床边坐下,坐下还不够,又将她摁到床上去躺着,亲自给她盖了被子,严重道:“阿暖。你现在可是有孕之身,必须好好躺着将养,切莫动了胎气!”

    白云暖笑:“哪就那么娇气了?”

    “娇气是福。”张易辰笑得满面春风,他拉着白云暖的手,自言自语道:“太医说你有了两个月身孕,如今才二月初,这么说来。本王是与你初次之时便让你有了身孕了吗?本王知道本王精壮。可不知道本王竟如此精壮!”

    白云暖又是羞又是笑,都拿张易辰没办法了。她捂了自己耳朵,摇头道:“王爷。你再这样聒噪下去,我都没法好好安胎了,你实在是好吵。”

    张易辰立即噤声,悄声道:“你好好睡。我不吵你。”

    “那你呢?”白云暖问。

    “我就坐在这里陪你啊!你安心睡,有我在床前守着呢!”张易辰说着。伸手合上了白云暖的眼睑,白云暖便带着唇边一抹幸福甜蜜的笑意入了梦乡。

    怀孕的女子嗜睡,孕初期,妊娠反应又剧烈。吃什么吐什么,这是令张易辰最着急的。白云暖不但将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有时竟还会吐白沫。吐血,到最后连黄黄的胆汁都吐出来。太医总说无碍。这是正常反应,等再过几个月,胎儿长大就好些了。张易辰也只能干着急,丝毫办法都没有。

    白云暖吐得眼泪汪汪时,他便在一旁心疼地说:“生了这一胎,咱们就再不要孩子了,本王再不要你受这苦。”

    真娘便会道:“这点苦算什么,真正的苦是生孩子的时候,夫人从前生少爷和王妃之时,痛得昏天黑地,比死的滋味还难受呢!”

    张易辰被惊吓得不行,嘴里念叨着:“那可如何是好?”

    白云暖见他一个大男人,上过战场,见过多少刀光剑影,却因为担心她受生产之痛而吓得面无血色,心里不由心疼,她摇着头,安抚他:“王爷别听真娘去吓,真娘自己又没有生过孩子,不过道听途说,不足为信的。”

    真娘只好配合着白云暖点头,“奴婢也只是胡说八道。”

    张易辰这才安心一些。

    白云暖的妊娠反应好不容易平稳一些,春天终于是快过去了。萨仁高娃与瑶卿业已完婚,蒙古王便决定打道回府,这一趟入京,他们父女的确是住得有些久了。

    娜仁高娃却执意不肯回去。

    她一哭二闹三上吊,还是没能说服蒙古王让她留在上京。没奈何,娜仁高娃道:“除非父王求了皇上,让雍王送我们回蒙古,否则我就是死也不回去。”

    蒙古王无奈:“反正本王都绝不会同意让你嫁给他的,他送不送你一程又如何呢?”

    娜仁高娃泪眼汪汪道:“正因为女儿知道今生嫁他无望,才想让他送女儿一程,聊以慰藉,为什么父王连这点心愿都不肯成全女儿呢?”

    蒙古王到底心疼自己的女儿,实在是拗不过,只好去向皇帝请旨。在皇帝看来这不过一桩小事,当然要答应。于是,一道圣旨由大太监李泉护送着从皇宫到了雍王府。

    雍王府里一时慌了手脚,但圣旨已下,莫可违拗,只能依从。白云暖的心一片纷乱,而张易辰更不比她好受。娇妻有孕,他如何远行?更何况还是送娜仁高娃回蒙古,此去不知会生出多少变故来。

    见张易辰郁郁寡欢,白云暖只能转而安慰他:“王爷只管放心地完成父皇交给的任务去,阿暖在王府里还有这么多人伺候着,王爷不必替阿暖担心的。”

    张易辰依然不得开心颜,白云暖又劝道:“王爷辛苦这一趟之后,你我夫妻便总算可以过太平日子了,娜仁高娃回了蒙古再也不会逼着王爷娶她了。这对阿暖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

    张易辰这才略略解了心绪,只巴望着早早去早早回。

    当张易辰整顿行装,和侯伯勇一起护送蒙古王和娜仁高娃上路时,白云暖还是在王府里大哭了一场。

    世界上最深刻的感情莫过于你还未走,我便开始想念你。

    ※

    海棠苑里,皇帝拥着半裸酥胸的钟离雪躺在被衾之间。

    “阿雪,”皇帝呢喃,“什么时候能替朕诞下一儿半女,朕便进你为妃位。”

    钟离雪的心里是一阵一阵的恶心与厌恶,每一次与皇帝行房她都痛苦到想死,可是面上还是必须去迎合,去承欢,咬紧了牙关,只为心中那团复仇的火焰能将整个汉家皇朝彻底焚毁。

    替皇帝诞下一儿半女?这不是天方夜谭吗?狗皇帝,做你个春秋大梦去吧!每一次被皇帝宠幸过后,她都立即喝下美善为她准备好的防止怀孕的汤药。她怎么可能替仇人生孩子呢?她是要生孩子,但必须生下兰屿国的血脉,然后颠覆整个汉家皇朝,可是杰将军还是没有答复她……

    天亮了,皇帝走了,钟离雪马上起身狠狠地灌下美善端来的汤药,然后让美善将床上的所有被褥扔掉。

    美善看着钟离雪近乎癫狂的走来走去的样子,心里又酸又疼,她咬了咬牙,对钟离雪道:“公主,你是否记得美善在兰屿时常玩一种游戏给公主你看,公主那时才五六岁,好小,总被美善骗得团团转……”

    美善的声音极其哀伤,眼睛里盈满了泪水。

    钟离雪想起来,在兰屿的皇宫里,美善总将自己乔装成另外的人,有时是母后,有时是姐姐……而她,小小的她每一次都信以为真。

    这时这刻,美善重提此事,她突然心头一颤,隐隐明白美善的意思了:“美善,你的易容术很久很久没有给我展示了。”

    美善落着泪点了头。

    这一夜,钟离雪谎称自己身子不舒服,皇帝便没有翻海棠苑的牌子,转而去了其他妃子处。

    钟离雪安静地坐在梳妆台前,透过菱花镜,看美善往她的脸上一层又一层地涂涂抹抹……

    皇宫的御花园里悄无声息地立着戚杰,他身着羽林卫的衣服,平静地看着天空的明月,内心却翻江倒海。他的手里握着白日里美善悄悄递给他的字条,他的公主正在等候他的回音。

    戚杰的心里一片纷乱,若蓬乱的蒿草,硌人的心弦。

    无论如何,他该给公主一个交代,但是一个什么样的交代,戚杰却无法明确。

    兰屿亡国后,他与他的公主还有美善实在过得太苦了,心灵的苦比任何*的苦苦上一千倍一万倍,他真的很想成全他的公主,可是他做不到。公主说得对,他说的所有拒绝的理由都不过是替自己找借口,真正的理由是白云暖。

    一团乌云飞过来,遮住了皎洁的明月,整个皇宫都陷入一片黑暗。戚杰一扬披风,飞了起来。

    他不知道今夜他会给他的公主一个什么样的交代,他真的不知道。

    海棠苑内,所有的宫女太监都吃了美善的迷/药昏睡过去,只有钟离雪的屋内亮着一盏模模糊糊暧/昧不明的宫灯。

    美善看着自己的杰作,用袖子悄悄抹了一把眼泪。

    “他来了,公主。”美善颤声道。

    钟离雪点了点头。当戚杰从窗子上鸟儿一样飞进来,美善悄悄地退出了屋子,将房门锁死。她在门外踟蹰了一下便离开了。她和戚杰都必须成全公主。

    戚杰将关窗子的动作放得特别慢,但终究还是必须转过身面对钟离雪。转身的刹那,他愣住了,烛光摇曳里,床上坐着的美人儿不是钟离雪,而是白云暖……(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良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良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