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良妻 > 第三百零七章 章乃春入京

第三百零七章 章乃春入京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云暖的红指甲雍王府里的丫鬟们喜欢得不得了,白云暖也不吝啬,向张易辰问了秘方,便教丫鬟们做浆液,做好浆液,便用毛笔蘸了浆液染指甲。白云暖和丫鬟们还调配出了各种颜色的浆液,一时间每个丫鬟的指甲上都涂得五颜六色的,大家欢喜得不得了。

    一日,大家又围在安品园里染指甲,翰哥儿跑了过来,嚷着:“娘亲,我也要染指甲。”

    真娘道:“男孩子怎么能染指甲呢?”

    白云暖却宠溺地给翰哥儿的大拇指指甲上涂了鲜艳的红色,她抱着翰哥儿道:“谁说男孩子不能涂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男孩子也可以追求美丽的东西,红男绿女,娘亲涂了绿色的指甲,翰哥儿就涂一个红色的,喏,瞧瞧,翰哥儿的指甲多好看呀!”

    翰哥儿将甲面涂了红色的指甲放到嘴里去吸起来,道:“娘亲,好甜!”

    “用花瓣的汁水做成的,当然甜了。”白云暖亲了亲翰哥儿肉嘟嘟的面颊,便让翰哥儿随着流苏去玩耍了。

    翰哥儿走了,又嚷嚷着要来染指甲的竟是晴歌。她穿了大红的衣裳,配上大绿的裙子,头发上堆满钗钿,打扮得十分怪异,可是配上她怪异的笑容,又让那一身行头显得和谐与搭调。

    永娘跟在晴歌身后,怎么也拉不住她,只能无力地看着晴歌傻傻地笑着,闯入了安品园。

    看见晴歌走进来,丫鬟们全都从杌子上站了起来,真娘呵斥道:“永娘,你怎么把她给放出来了?”

    永娘战抖抖地跪在地上。头伏得很低,畏畏缩缩道:“晴姨娘蛮力大,奴婢拉不住她。”

    “我看你是诚心的……”

    白云暖打断了真娘的话,看着永娘道:“起来吧,晴姨娘现在丧失了理智,不让她出乐淑园,是怕她伤到其他人。”

    “可不是。上一回就伤了王妃和小七。差点闹出人命!”真娘气愤。

    白云暖却依旧云淡风轻道:“现在大家都平安无事也就不追究了,以后还是需要谨慎点。”

    永娘磕了头,道了声“是”。便从地上起身,要拉晴歌走,晴歌哪里肯走,看着丫鬟们手上花花绿绿的指甲。早已心花怒放,嚷道:“我也要。好看!”

    白云暖拿了毛笔,蘸了浆液,对晴歌伸出手道:“过来,我来帮你涂指甲。”

    “王妃……”真娘不解。

    白云暖朝她笑笑。便招呼晴歌过去。晴歌嬉笑着走过去,跪到白云暖跟前,将一只手伸给了白云暖。

    白云暖握住她的手。细心地涂着她的甲面,那浆液是用花草的汁液做成的。清香缕缕,晴歌涂完一只指甲,便放到嘴里去吸。白云暖见她偌大个人,因为疯傻,心智竟如孩童一般,翰哥儿做下的举动,她竟也做了,不由觉得好笑,“噗”笑了起来。

    白云暖一笑,晴歌也傻呵呵地笑着:“好看,好吃!我还要。”

    白云暖就继续给她涂指甲,她也继续把每一根染好的指甲都吸干净,最后,实在是觉得不够吃了,干脆端了桌上的小碟子,将一整碟浆液仰头灌了下去。

    喝光了,还砸吧着嘴巴,道:“好吃,我还要。”

    白云暖哭笑不得,命丫鬟道:“你们多做些浆液送到乐淑园去吧,当果汁喝也是不错的。”复又命永娘将晴歌带回乐淑园去。

    晴歌听话地跟着永娘走,竟还依依不舍地回头向白云暖挥手。那一脸灿然的笑容和花儿一样,令白云暖好不唏嘘。

    “或许她现在才是最幸福的。”白云暖讷讷道。

    真娘点头。

    ※

    章乃春入京做生意的决定,章瑞梅和章江氏夫妇俩阻拦不得,皆因这些年,章乃春在生意上很是有一套,翅膀已经硬了。章乃春此次入京,只带了紫藤和雨墨二人,紫藤的儿子随行,其他几房小妾全都留了下来。

    府里正忙着帮章乃春入京打包行李的时候,章思颖来纠缠他:“哥,你入京能带阿思一起去不?”

    章乃春不耐烦:“你个老姑娘了,不安心在家寻个人家嫁了,跟我这儿胡搅蛮缠做什么?”

    章思颖翻了翻白眼,鼻子里冷哼一声:“嫁人有什么好?你看看阿念倒是嫁人了,还生了孩子,可是她老公对她哪里好了?我都怀疑他当初愿意娶咱们阿念,是贪图咱们章家的嫁妆。现在,嫁妆被他挥霍得差不多了,咱们章家又不肯救济他,他就翻脸了,我和你说,哥,阿念肯定没少挨那小子的打,只是阿念不肯回家对咱们说罢了。阿念若肯说,咱们作为娘家人还好替她出头,可是阿念不肯说,咱们如何替她出头,哪一天她被她老公打死了,咱们都不知道呢!”

    章乃春躺在一把摇椅上,一只脚跨在摇椅扶手上,一晃一晃的,他漫不经心道:“阿念和你比什么?阿念是个窝囊废,爹娘心里都清楚,可是你如此凶悍,如果嫁人,谁敢揍你,只有你揍别人的份儿。再说,阿念夫妇俩感情不合,也不是你从中搞鬼?”

    章思颖费解地看着章乃春,章乃春甩着手里一条丝绦,道:“原来阿念夫妇俩感情也挺好的,小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也属正常,偏生你是个强势的,上回要不是你摔了阿念老公一个大嘴巴子,阿念老公能对阿念如此态度恶劣?”

    章思颖不服:“哥,你到底是阿念的亲哥哥,还是她那个短命老公的亲哥哥,你怎么帮他说话?我揍他那是因为他骂咱娘!”

    章乃春不以为意:“谁没个口头禅?值你这样当回事?说到底你自己嫁不出去就见不到阿念夫妻和睦,你存心的!”

    “你!”章思颖郁闷。

    章乃春道:“别说哥哥我挤兑你,你是我亲妹妹,你肚子里的坏水到底多少,我可比任何人都清楚。你自己嫁不出去,阿念嫁出去了,你就不服气!”

    “我就嫁不出去怎么了?难道章家还缺我一口饭吃?”章思颖双手叉腰,当即就想和章乃春开撕。

    章乃春起身,脚底抹油,道:“哥哥我忙着呢!没空和你啰嗦!”

    章乃春走到门外,见紫藤领着章念颖走了进来。章念颖手里牵着一个走路还不十分稳当的男娃子。眼里噙泪,委委屈屈地跟在紫藤身后。

    “爷,二妹子回来了。”紫藤对章乃春说道。

    章乃春嫌恶地瞅了一眼章念颖那副窝囊样。道:“回来了?刚好你大姐在里头呢!你们三个好好聊聊。”说着拔腿就走,也没看一眼章念颖手里牵着的小外甥,他是急着去寻雨墨。现在整个章府里头的女人,他就看雨墨顺眼。

    紫藤从前还行。可是自从生下了儿子,老有一种母凭子贵的优越感。爱唠叨,爱约束他,他就对她不怎么入眼了。

    章乃春是在入京途中听紫藤提起那天她们三个女人的谈话内容的。

    原来,章念颖的死鬼老公在外面有了相好的。那女人是个从良的娼/妓,丈夫娶了她不到俩月就死了,她守着一屋子家私做了孀居的寡妇。她有钱。章念颖老公有那话儿,二人是干柴遇到烈火。厮混了俩月,那女人便开始逼宫了,要男的回来休了章念颖。

    章念颖死活不肯,又是哭又是求的,奈何她老公的良心已经被野狗吃了,骂咧咧道:“想让我不休了你也成,让你娘家拿一千两银子给我花花,你章家那么有钱,一千两银子不过是九牛身上拔一毛,可是你们章家却是一毛不拔。你们章家都不心疼自己闺女,我干嘛要心疼你?不拿钱,老子就写休书!”

    骂完,又是一顿皮肉之苦。章念颖实在受不了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这才带了孩子回娘家来。

    章瑞梅心疼女儿,原是要给银子的,奈何经不得章思颖的威胁与劝告,说什么狼子野心贪得无厌,喂也喂不饱,还不如离了回来,重新找个好人,也省得妹妹吃苦。

    章瑞梅一向对章思颖言听计从,便也就不肯给钱。

    章念颖被休便成板上钉钉的事情,但孩子又成了个烫手山芋。章念颖舍不得孩子,可是章思颖却主张不能替冤家养孩子,而且孩子是拖油瓶,二婚不好找。

    于是,章念颖便孤零零地被扫地出门,灰溜溜滚回了娘家。

    不过这是章乃春到了京城之后的事情。章思颖因为要留在家里处理章念颖的事情,便没有随同章乃春入京。

    章乃春不由呼出一口气,大呼万幸。要是章思颖随行,肯定会坏了他的好事。

    而白云暖是他这一生唯一的大事,除了白云暖,人生对他而言,都是游戏。

    ※

    章乃春到了京城,已是八月,整个京城,遍地桂花香。

    桂花是花中月老,雨墨附耳对他说,这对爷和我家小姐来说,是好兆头。

    章乃春对雨墨的说法自然是无比欢喜。于是他选了京城一处院子种满桂花的宅邸,正式在京城做起了生意。

    只有在京城真正立足了,白云暖再见到他时,他才不至于太卑微。

    雍王府里的桂子也已经开放,浓郁的香气弥漫了整个王府。都说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成片的桂花林盛开在湖畔,那是极为壮观的景象。虽然花色极淡,不是大红,也不是大紫,但“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白云暖自是没有闲着,桂花茶、桂花糕、桂花酒什么的,全都做起来,让张易辰一饱口福。

    夫妻俩常于月下赏桂对饮,日子过得十分逍遥。

    转眼便是中秋,因为蒙古王已抵达京城,于是皇帝设宴款待了他。宴席上,蒙古王很是盛气凌人,完全不似上回入京时的谦卑。因为瑶卿对萨仁高娃的态度彻底惹恼了他。

    宴席上,他不仅斥责了瑶卿嫖/妓,还对瑶卿提出了许多要求,诸如要求瑶卿当众写保证书等等,让瑶卿很是下不来台,最后大抵有一拍两散的意思,撇下话说大不了不做蒙古的女婿了,继而便拂袖离去。

    瑶卿离了宴席,轮到蒙古王下不来台了。

    对于瑶卿的不识大体,皇帝十分生气。

    蒙古一直是本朝一个劲敌,皇帝之所以刻意拉拢与蒙古王的关系,也是想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而联姻无疑是最好的方式。而一旦瑶卿和萨仁高娃的婚姻破裂,那么蒙古与本朝的关系便岌岌可危了,稍加不慎,便是反目成仇。

    皇帝极力安抚蒙古王,又让李泉去告诉肖德妃安抚瑶卿,奈何瑶卿竟一根筋起来,死活要休了萨仁高娃,还说什么大丈夫何患无妻,绝不受这窝囊气,还说大不了就打一仗,泱泱大朝还怕区区一个蒙古不成,简直把肖德妃气死。

    无奈之下,肖德妃传张易辰入宫,劝解瑶卿。

    贤宜宫内,瑶卿讥笑张易辰道:“九哥一向识大体,一向被父皇和太子视为左膀右臂,不如九哥和蒙古联姻,那样也了了父皇的心愿,娜仁高娃公主不是一向对九哥死心塌地吗?”

    面对瑶卿的冷嘲热讽,张易辰并不生气,眉宇间只有淡淡的一抹忧色。

    不知何时,瑶卿竟这样不懂事了。他以为他上过战场,应能成熟一些的。

    张易辰道:“你和萨仁高娃已经成婚,无论如何都应该对人家负责。”

    “你和晴歌也有名分,妾也是个名分吧?怎么不见九哥你对晴歌负责呢?”

    瑶卿嘴里不饶人,针锋相对,张易辰的面色立时难堪起来。从瑶卿嘴里听到晴歌的名字,这令张易辰想起晴歌与瑶卿之间那见不得人的勾当,提醒他,眼前的亲兄弟曾给自己戴了多大一顶绿帽子。

    张易辰不再奉劝瑶卿,只是对他道:“你好自为之吧!”

    张易辰离了贤宜宫,在御花园里遇见了钟离雪和娜仁高娃。一旁的美善手里抱着小皇子,他们是一起出来散步的。

    皎月中天,天幕湛蓝,钟离雪和娜仁高娃见到玉树临风的张易辰,两人的眼睛都亮了一下。平静已久的心湖一齐泛起了涟漪。(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良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良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