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良妻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沉冤昭雪

第三百五十九章 沉冤昭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恋奴并未被收监,而是和章思颖一起被暂时关在皇后的寝宫里。但是二人并未关押在一起。

    静依迫不及待地将白云暖送到了关押恋奴的寝殿里,白云暖拍拍她的肩,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便径自进了寝殿。

    寝殿里窗子关得很严实,光线未投射进来,又没有点灯,因而整个室内都显得很昏暗。但白云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墙角里的恋奴。他蜷缩在地上,很是可怜。

    白云暖叹了口气,轻轻走了过去。到底是什么让恋奴这样不给自己留任何后路呀!傻孩子,十年寒窗苦读,难道不知道什么是欺君之罪吗?

    恋奴听到了脚步声,还以为是皇帝派来的人,他将头别向一边,倔强道:“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白云暖一颤,继而走到恋奴身边蹲下身子,摸摸他的头,爱怜道:“表弟,你怎么这么傻?”

    恋奴听到白云暖的声音,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悲喜交加道:“表姐,你怎么来了?”

    “你是我的表弟,我最最疼爱的表弟,你摊上这样大的事情,我焉能不来?我冒死也得来啊!”

    恋奴不由鼻子一酸,他拼命往外推着白云暖道:“表姐,表弟所犯是欺君之罪,你不要被我连累了,赶紧离开这里。”

    “我们是亲人,如果皇帝真的要一并治罪,我又岂能逃得掉。只是表弟,你也知道这是欺君之罪,你怎么能那么傻信口胡诌,表姐断不肯相信那姑娘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恋奴很是感动。为白云暖对他的信任。但是此刻他忍住了那份悲伤,含泪笑道:“表姐,只要你开心,只要能解了你的郁闷,恋奴做什么都愿意。”

    白云暖没想到恋奴是为了她才去认了这桩冤枉,她急道:“恋奴,你可知这是欺君之罪。你为什么这么傻?”

    “因为……因为表姐是恋奴心中最在乎的人。”

    黑暗中。白云暖看不见恋奴的神色,却听见他哽咽的声音。此刻她有些震惊又有些怀疑,努力告诫自己不要将恋奴对她的情意往儿女私情上靠。

    “恋奴。这么说你与那个姑娘的确没有任何瓜葛对不对?你撒谎,不过是为了想帮助我和王爷,对不对?好,表姐绝不会坐视不管的。我这就找那个姑娘去,为什么前头说了自己怀的是王爷的孩子。后头又承认这个孩子是恋奴你的,她这样信口雌黄到底是何居心?”

    白云暖起身出了寝殿,静依还等在寝殿外,她满含期待地看着白云暖问:“婶婶。恋奴怎么说?”

    “静依,你放心,恋奴是不会背叛你的。恋奴是冤枉的,你现在赶紧带婶婶去找那位姑娘。”

    静依点了头。白云暖的话让她吃了安心丸一般。她又迫不及待将白云暖送到了关押章思颖的寝殿之外。

    被关在另一间寝殿里的章思颖坐立不安,走来走去,抓耳挠腮,就如热锅上的蚂蚁。她知道这一回她玩大了。她不禁懊恼得要死。其实她是怕死的,她只是想要报复白云暖,可是她并不想将自己的命也搭进去。可是现在,囚禁在皇宫之内,面对四面墙,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一只苍蝇也都飞不出去,她才开始焦躁。她不禁后悔,为什么张易辰送她两千两银子时,她不溜之大吉,非要回来继续把水搅浑,结果把自己也搅了进来不得脱身。

    她犯下欺君之罪,她能指望谁来救她呢?她章家不过是生意人,无权无势,有几个臭钱而已,如何与皇帝抗衡。她的哥哥她的父母这个时候只怕自保都唯恐不及,哪还有心思来救她?哥哥靠不住,父母就算有那么点骨肉情谊在,亦是有心无力。

    她这一辈子几乎是一无所有了,都是自己作的。

    坐在寝宫之内,看着森然的四面墙,章思颖越想越绝望,她甚至把心一横,自己横竖是一死,再难翻身了,不如在临死前拖几个人一起死,黄泉路上也能热闹些。

    寝殿的门被打开了,几个宫女走了进来,章思颖从椅子上站起身,冷笑道:“去告诉你们公主,打死我也改变不了驸马爷背叛她的事实。她高高在上,贵为公主又如何?还不是得不到男人的心,驸马爷宁可和我在柴房之内生孩子,也不愿意娶她!她只能利用她的皇帝老爹,强逼驸马爷娶她,她的脸皮实在是天下第一厚!”

    章思颖一边骂着,一边在心里爽着,一边又悲哀地哭了起来。这辈子真的是完了,那就让她逞一时口舌之快好了。

    章思颖还在骂娘,一个宫女上前已“啪啪”给了她两大耳刮子,直打得她眼冒金星、头昏目眩。待她回过神来赫然发现面前站着静依公主和白云暖。

    “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你……”白云暖见到章思颖,比章思颖见到她要震惊千倍百倍。她以为她们的恩怨早就结束,可是没想到章思颖不仅前世作践她,调拨她和章乃春的夫妻关系,害死她唯一的儿子,逼迫她惨死病榻,这一世她还是如厉鬼一般阴魂不散。

    “婶婶,你们认识?”静依问。

    白云暖点了点头。

    章思颖看着白云暖寒如利刃的目光,激灵灵一凛。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白云暖的目光早就在她身上剜了两个深不见底的窟窿。但她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气势,对白云暖冷笑道:“好,总算见到你了,一切都到了该摊牌的时候了。不错,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张易辰的,而是驸马爷的。”

    “婶婶,她说的不是真的……”静依着急地拉着白云暖的手臂摇晃。

    白云暖拍拍静依的手背,示意她安静,然后并不显山露水,静静地看着章思颖,淡淡笑道:“章思颖。你确定你肚子里怀了恋奴的孩子?”

    “千真万确,太医都来请过脉了,还能有假?”章思颖也志得意满,她可是服过五菱草的,才不怕太医把脉。

    “那也不能确定你肚里的孩子就是恋奴的。”静依公主着急。

    “那就请公主大大方方让我把肚里的孩子生出来,届时滴血验亲,不就真相大白了?”章思颖激将静依。静依毕竟是个才十来岁的少女。哪有章思颖那九曲十八弯的花花肠子,只能干着急地看着白云暖。

    白云暖再次安抚地拍拍她的手,对章思颖道:“阿思。你我同出洛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看在老乡份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承认是你冤枉了恋奴,故意嫁祸恋奴。那么我和王爷都会向皇上求情,兴许还能留你一条小命,可是你若执迷不悟,颠倒黑白。那么你这一生只怕是到头了。”

    章思颖愤愤地看着白云暖,道:“连驸马爷自己都承认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的,白云暖。你为什么还要替他开脱呢?到底是谁在皇家跟前颠倒黑白?”

    “阿思,你当真不改口供了吗?”白云暖最后一次问道。

    章思颖倔强:“我说的句句属实。”

    白云暖仰天狂笑起来。直笑得眼泪都掉出来。句句属实!前一世,章思颖就是这样在章乃春跟前义正词严地编排她和温鹿鸣有染,然后说自己所言“句句属实”的。一想起前世的苦,儿子的惨死,白云暖就铁了心肠,道:“好,我给过你机会了。我们两个之间是该有个彻底地了断了。”

    白云暖的笑波诡云谲,令章思颖有些发毛。

    静依道:“婶婶,到底要怎样才能向父皇和母后证明恋奴的清白啊?”

    白云暖对静依道:“将章思颖带去见你父皇和母后吧!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你一个清清白白的恋奴。”

    宫女在静依的吩咐下上前一把钳制住了章思颖,章思颖心里有不祥的预感升起,但还是嘴硬道:“白云暖,你这是要干嘛?你们仗着自己是皇亲国戚就要屈打成招吗?”

    “章思颖,我会让得死得明明白白、心服口服的。”

    宫女押着章思颖去见皇后和皇上了,静依有些担心地看着白云暖:“婶婶,这个女子不是一般的刁赖……”

    “放心,婶婶有证据证明恋奴是清白的,这个女子满嘴谎话。”白云暖说着牵着静依的手一起去见皇帝和皇后。

    ※

    当宫廷御医给章思颖把了脉,并向皇帝禀告道:“启禀皇上,此女子脉象确是喜脉。”章思颖得意地向白云暖挑了挑眉,她有五菱草护身,任她一百个太医号脉,亦只会号出喜脉。

    皇帝和皇后都有些气馁,皇帝道:“朕早就让太医给她号过脉了,弟妹你又何必多此一举?”

    白云暖不慌不忙道:“启禀皇兄皇嫂,试问一个终身不孕的女子如何又能被号出喜脉?”

    皇帝和皇后都吃了一惊,而最吃惊的莫过于章思颖。她道:“白云暖,你不要血口喷人,谁终身不孕了?”

    白云暖带着可悲的目光怜悯地看着章思颖,缓缓说道:“当日你和你哥哥去给你外婆奔丧,半道上遇到劫匪,无财可劫,便劫了你的色,章大小姐可曾记得此事?”

    章思颖见白云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旧事重提,自然很是不悦,她还是强硬道:“那又如何?这件事情,我是受害者。”

    “更大的伤害在后头,你回到章家二月后便发现身怀有孕,是你哥哥亲手喂你喝了落胎药,可惜那落胎药药力不足,导致你落胎不干净,有性命之忧,刘郎中为了保你一命,给你开了虎狼之药,你的身子终于无碍,却也终身不孕。你以为你为什么年仅三十依然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是你章家寻不到好女婿吗?当然不是,不过是因为你哥哥知道你不能生育这个缺陷,而自觉矮人一等,不肯真心替你寻婆家罢了。可笑你背负着这样天大的秘密到上京来招摇撞骗,先坑王爷,又坑驸马,真是不知道是谁给了你这泼天的胆子,或许正应验了那句无知者无畏吧?”

    白云暖的脸贴近了章思颖的脸,四目相对,章思颖终于跌坐到了地上去,她喃喃道:“不可能,决不可能,我不可能终身不孕的!白云暖,你在撒谎!太医都把过我的脉了,明明是喜脉……”

    “章思颖,你又何必自欺欺人?你肚子里面有没有装着孩子,旁人不知,你自己难道还不知道吗?”

    章思颖被白云暖厉声质问,越发气短了。

    皇后道:“弟妹,那为何每一个太医都号出她是喜脉呢?”

    白云暖道:“臣妾曾经熟读过我娘家强金阁上所藏之医书,女子要造喜脉的假象并不难,服用一种叫五菱草的催经药,经事来临之前,脉象如玉盘走珠,可以假乱真矣。”

    章思颖整个人都瘫软了。旁边一宫女惊呼起来:“她身子底下有血!”

    太医连忙上前查看,而后向皇帝跪禀道:“启禀皇上,那血的确是经血,请恕微臣失察之罪!”

    太医磕头求饶,章思颖这才回了神,她立即在地上磕头不止,乞求道:“皇上,饶命啊!是小女子一时猪油蒙心,鬼迷心窍才会陷害驸马爷,请皇上饶恕小女子一命,小女子知错了,再也不敢了。”

    可是皇帝焉能饶过她?静依公主也不肯的呀!

    章思颖又向白云暖求情:“阿暖,雍王妃,你说过你会看在老乡的份上向皇上求情,保我一命的。”

    章思颖膝行道白云暖身边,拉着她的衣角摇晃着,张易辰已走过来,握住了白云暖的手,四目交汇,白云暖读懂了张易辰的意思。她不能总是心软,总是让恶人一次又一次骑在自己的头上,而还妄想着以德报怨。

    “章思颖,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肯珍惜……”

    章思颖一听白云暖说出这话来知道大势已去,整个人都软趴在地上。

    静依已经欢天喜地地说道:“恋奴是被冤枉的,我这就去将他放出来!”

    皇帝皇后点了头,静依公主喜气洋洋地去了。

    张易辰握住白云暖的手道:“我们也去接恋奴吧!”(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良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良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