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良妻 > 新文试读,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新文试读,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章乌桓血咒

    乌桓海上空一片灵光交错,一朵祥云之上,一个紫袍仙人吐出一口血,跪在了一个身着红裳的仙女面前,他捂着胸口,仰起沾满血迹的脸,充满绝望地看着红裳仙女。

    红裳仙女脸上淌满了眼泪,目光血红,她爱恨交加地问他:“饶珀,我问你,你到底肯不肯娶我?”

    “如画,事到如今,你仍旧执迷不悟吗?师徒*,必遭天谴!”饶珀说话间又吐出一口血。

    “胡说!有情人就应该成眷属!饶珀,除非你死,否则我永生永世都会纠缠着你,直到你娶我那天为止!”

    饶珀闭了闭眼睛,从云端站起身,摇摇欲坠对如画道:“教不严,师之惰,你有今日,都是为师的错。如果为师的死能换来你的回头是岸,为师甘愿为你而死!”说时迟那时快,饶珀掌间运足了法力,那法力化作一个光球迅速击向自己的天灵盖,霎时间,乌桓海卷起千丈高的浪花,饶珀吐出最后一口血,身子跌下了云端。

    “师父——”如画痛叫一声,飞下云端。一阵迅疾的追赶之后,她终于拉住了饶珀伸向空中的手。

    碧蓝的乌桓海在饶珀的身子底下风起云涌,浪涛呜咽,声声凄寒。

    饶珀毫无血色的脸上绽露一个虚弱凄美的笑:“如画,你要记住,我永远都是你的师父。”

    饶珀说着合上了眼睛,他的紫袍之下已有一朵朵莲花渐次开放飘出,他的身子在碧蓝的水光与金色的霞光之间逐渐变得透明。

    “不,不。师父,你休想用死来摆脱我!”如画眼睁睁看着明亮的天空暗沉下来,最后变作一块乌黑的幕,而饶珀的身子化作一点点金光在乌桓海上飘散开来,如一只只萤火虫四散飞去。

    如画仰天狂啸一声,头上的盘髻便散开了,乌黑的发丝和血红的衣袍一起在风中激扬飘荡。她的眼里流出鲜红的血泪。咬牙切齿道:“为什么?为什么你宁肯死也不肯娶我?是因为师徒不可*。还是因为你根本不爱我?饶珀,我在此发下血咒,除非乌桓一族师徒成婚。否则你的魂魄生生世世葬身海底,五百年后,洪妖出世,危害六界!”

    如画“啊”的大叫一声。用法力割破手腕,一股血流喷涌而出。化作一张血网罩住了夜幕下星星点点的金光,那血网越收越紧,最后团成了一个拳头大的血球,而饶珀的三魂六魄就在血球的最中心。散发出夺目的金光。那血球带着金光一起直直坠入了海底。

    如画低头看着乌桓海上最后一道金光殒殁,血球消失不见,她的笑容开始波诡云谲。目光开始阴森诡异,当天空的乌云散尽。乌桓海上恢复平静,如画的身子已经化作风中一缕青烟,转瞬消逝。

    五百年后,瑶歌洞。

    一阵清风吹进了瑶歌洞内,地上的羽菱花瞬间绽放,舒展的花瓣如铺陈的地毯,层层粉浪,馨香四溢。

    羽菱花丛里,一个白衣仙人正在打坐。花香伴随着茑萝架下风铃鸣响的声音飘到了他的鼻前,他的长睫毛颤了颤,轻轻地睁开了。

    瞬间,整个瑶歌洞一片光明璀璨。

    这是一双幽深如泓的眼睛,这是一张飘逸出尘、美得惨绝人寰的面孔,仿佛明月高悬天际,安静地散发出皎洁清冷的光芒。

    花香继续浓郁,风铃继续鸣响,他从羽菱花上站起了身,走向悬挂墙角的茑萝架。及腰的云发光滑如丝缎,倾泻如瀑布。素白的袍子绣纹精美,袍角随着静寂无声的步伐在羽菱花上击起细小的波荡。

    他如一缕风,安静地飘到了茑萝架下,伸手从茑萝绿叶间摘下了那只鸣响的风铃。银色的风铃在他雪白的掌心微微震动,鸣声清脆而急迫。

    他的长睫毛再次颤了颤,五百年了。

    乌桓海碧绿如玉,安静如镜。

    长发及腰、白衣飘飘的上仙御剑从天而降,他落在乌桓海边,素白的袍子在风中划了个飘逸的弧线。

    “师父,徒儿来了。”他的声音如最美的玉被最纯的金切开。

    “彩华——”乌桓海底传来饶珀已经变得苍老的声音,透过海水,那声音愈发沧桑,“五百年到了,你可以离开乌桓去收一个徒弟了。”

    谈彩华的脸冷漠如冰,唯有长睫毛颤了颤,“师父,我避居乌桓千年,早已习惯独来独往的日子,为什么一定要收个徒弟呢?”

    “彩华,你是乌桓一族唯一的弟子了,收徒是你的使命。”

    “师父的徒弟,不是还有师姐如画吗?”

    “师父让你收徒,你便收徒,哪来那么多废话?”饶珀的情绪很是激动。

    谈彩华默默道:“师父,要弟子收徒,可有什么要求?”

    “若是你命中注定的徒弟,霜花铃自然会识人鸣响。”

    谈彩华跪在海边,对着乌桓海磕了三个响头,道:“师父,如此,徒儿便去了。”

    “事不宜迟,去吧。”饶珀的语气焦急,不容抗拒。

    谈彩华起身,那把闪着绿光的芳若剑从天而降停在他的跟前,剑穗上雪白华丽的流苏簇拥着一只小巧的银色风铃。谈彩华看了一眼那霜花铃,便上了芳若剑,御风而去。

    六界之中有一大山,山坡开垦土地,山腰喷涌泉水,北麓是滨海滩涂,南麓是阳光充沛,满山草木茂盛,灵兽出没,人称涂山。

    谈彩华第一次没有用意念御剑,而是任由芳若剑自由飞行。芳若剑散发着通体碧绿的明光载着白衣飘飘的谈彩华飞到了涂山上空。

    两只狐狸的悲鸣让芳若剑停了下来,谈彩华站在剑上低头往下看,但见涂山上青红两道光束被圈禁在一个巨大的银光闪闪的照壁之中。

    谈彩华定睛一看,那青红的两道光束原来是两只狐狸。两只狐狸都已修成人形,只是还留着长长的狐狸尾巴。

    青狐抱着红狐哭道:“怎么办?我们被蓝彩月那个魔女困在这陷阱之中。唯有爱人的血才能破了这照壁。我们两个原本是恩爱的夫妻,无论哪一个的血都能破这照壁,只是这样一来,我们两个之间只能活一个。”

    红狐离开青狐的怀抱,一把捡起了地上蓝彩月扔进来的隐血剑。她已决定用自己的血助丈夫脱离陷阱。她手握宝剑,还没来得及向青狐交代几句后事,青狐已经夺过她手里的宝剑。一下刺进了她的胸膛。刀刃陷入肌肤的地方。温热而鲜红的血滋滋地冒出来。

    红狐不可置信地仰起头看着青狐,青狐脸上现着矛盾而复杂的表情,他道:“娘子。你不要恨我,我会替你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的。”

    这原本是红狐要在自尽时嘱咐青狐的话,只是现在由青狐替她说了。

    青狐拔出红狐胸口的隐血剑,就急忙劈向照壁。一剑下去。照壁纹丝不动,隐血剑还被弹了回来。青狐被剑气所伤,摔到红狐身边。他扭头看躺在血泊中的红狐,不可置信道:“你我不是恩爱的夫妻吗?为什么你心里的爱人不是我?你竟然瞒了我这么多年,贱人。你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和人**?”

    一息尚存的红狐唇边展露一个落寞的笑。

    在他从她手中夺过隐血剑那一刻起,他就不再是她的爱人了。

    她的眼睛到死也没有合上。只是空洞地睁着,直到最后一抹光彩也消失殆尽。

    青狐恼羞成怒地揪起红狐摇晃。“你不许死,贱人,你告诉我,你到底为了谁背叛我!”

    整个照壁随着青狐激动的情绪而光芒大作,无数道银光利剑一样向青狐刺来。

    芳若剑上的谈彩华眉头微乎其微地蹙了蹙,芳若剑已感应到主人的心意,“嗖”一声破风降下涂山。

    谈彩华还是迟了一步,在他要施法破了照壁的一瞬,一道蓝彩色的光从他肩头越过,破开了照壁,照壁如银雨般在空中碎裂,光芒消失处,现出青狐的身影。青狐身上插满了利剑,犹如一只刺猬,栽倒在地。

    不知从何处蹿出几只小狐狸,在青狐与红狐的尸体旁磨蹭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哀鸣声。

    大概是那两只狐狸的孩子。

    谈彩华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就在这时,隐血剑从空而落,刺向那几只小狐狸。小狐狸们感应到杀气腾腾的风声,仰起头惊恐地看着逼近的隐血剑。

    说时迟那时快,谈彩华袍袖一挥,芳若剑出鞘,当的一声错开了隐血剑,隐血剑呜咽着落入一旁的泥土。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一道蓝彩色的光从谈彩华身边掠过,落到谈彩华前面,光芒消失处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转过身来——

    第二章涂山收徒

    少女身着蓝色的小袄,下身穿七彩的百褶裙,看背影显得十分深沉,回过身来却是一张稚气清丽的小圆脸,但是眼睛里透着的倔强而邪۰恶的目光让谈彩华蹙了蹙眉头。

    “你是哪来的空巢老仙?吃饱了肚子闲着没事干还是怎么的,竟敢到我涂山地界管本姑奶奶的闲事!”少女手一伸,隐血剑破土而出,乖乖落到了她的手里。

    她将宝剑一伸,直指谈彩华胸口,威吓道:“空巢老仙,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要是识相,快快带上你的破铜烂铁,速速离开此地,如若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

    地上的芳若剑听到少女形容它为“破铜烂铁”,气得呜呜直叫,谈彩华看了它一眼,它又安静了。

    谈彩华淡淡地看着少女道:“我并非多管闲事,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已经害死了青狐和红狐,何必赶尽杀绝还要取这几只小狐狸的性命呢?”

    少女冷笑:“青狐红狐已死,这几只小狐狸没有父母的庇荫,在涂山迟早也是死,还不如现在随了它们的父母而去,黄泉路上也好一家团圆!”

    这时,山林中又窜出几只狐狸,他们当中有老有小,化作人形,全都跪在了谈彩华跟前,纷纷磕头乞求道:“请上仙为我们做主!”

    为首的一只老狐狸道:“我的儿子和儿媳原本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却被蓝彩月用害死青狐、红狐的方法给害死了,蓝彩月害死我的儿子儿媳还不够,又杀死了我的孙儿们,害得老朽孑然一身,好不凄凉,请上仙为老朽做主啊!”说着,老狐狸俯首磕头。

    其他狐狸也纷纷磕头申诉,原来他们的亲人中但凡有夫妻恩爱的都被蓝彩月拆散害死,整个涂山已没有完整的家庭,所有生灵全都因为蓝彩月而家破人亡。青狐红狐是蓝彩月赶尽杀绝的最后一对恩爱夫妻。

    看着眼前所有人痛哭流涕,声声哀告,谈彩华把目光调向蓝彩月,道:“你小小年纪,因何如此心狠手辣?我也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若你不能说出作恶的理由,那么我将替涂山所有葬身你剑下的生灵报仇!”

    谈彩华的声音云淡风轻,态度却不容抗拒。只是蓝彩月没有丝毫害怕,她扯了扯嘴角,嬉笑道:“你要我给你理由?好,我告诉你,他们全都该死!”

    谈彩华道:“他们都是恩爱的夫妻,不曾作祟,为何要被你用残忍的手段拆散?”

    “恩爱?他们的恩爱是因为不曾遇到考验罢了!你看看,这涂山哪一对夫妻在我的陷阱之中不会原形毕露?我的陷阱只要爱人的血便可轻易破除,可是这一对对号称恩爱的夫妻又有哪一对成功走出来了呢?所以,我不是作恶,我只不过替天行道,拆了他们的假面具,暴露他们的真面孔罢了!至于这些残存的老弱妇孺……”蓝彩月将隐血剑调转剑锋,直指地上的狐狸们,咬牙切齿道,“也全都该死,留着他们的命他们竟然不思感激,反倒倒打一耙,妄图陷害我!我今天就结果了他们的性命,让他们去阴曹地府找他们的家人去!”

    蓝彩月说着,目光阴鸷,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场。地上的狐狸们全都流露骇异的神色,一个个连滚带爬地跑走。

    “想逃?晚了!”蓝彩月大叫一声,手执隐血剑便冲上前去,遇老坎老,遇小坎小,一时之间,整个涂山,哀嚎遍野。

    谈彩华眉头一皱,芳若剑从地上飞起。谈彩华手执宝剑上前阻止蓝彩月的杀戮。二人在空中斗了几个回合,隐血剑从蓝彩月手中脱落,当的一声插进了坡上一块岩石,蓝彩月只觉脖颈上一凉,芳若剑已抵在了她的脖颈之上。

    看谈彩华的情形,是真的动了杀机,蓝彩月灵机一动,眼睛里闪过一丝狐媚之气,勾惹地看着谈彩华,用无比妩媚的声音说道:“上仙,你看我长得这么美,真的舍得杀我吗?你就不想要我吗?”

    俨然一股狐媚之气迎面扑来,谈彩华屏住呼吸,喊了声“退散”,施法就将狐媚之气震回了蓝彩月体内,蓝彩月受了冲击,吐出一口血,从空中跌落到地上,变回一只小小的狐狸。狐狸的周身都是蓝色的,皮毛蓝得发光,唯有狐狸尾巴像彩虹一样绚丽。

    看着地上煞是可爱的小狐狸,谈彩华没有心生怜悯,而是淡淡道:“你小小年纪便作恶多端,还不思悔改,今日我势必替天行道杀了你,好为涂山清理门户!”说着,举起芳若剑就要刺向小狐狸,小狐狸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呜呜”地叫唤着。剑锋接触到小狐狸的皮毛时,整个剑身都震动起来,剑尾的流苏飘荡得厉害,那只霜花铃仿佛找到主人一般发出清脆而急迫的鸣响。

    谈彩华愣住了。(未完待续)良妻

    ...I861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良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良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