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良妻 > 第二十八章 释嫌

第二十八章 释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振轩卧病这两日已听白云暖讲了琴官替奏,被相爷相中之事,对琴官的排斥情绪没有了,代之的是愧疚和感激,看琴官的目光也含了许多怜惜。

    琴官见白振轩病中形容憔悴,也是心疼得紧,两下里都柔情缱绻的,白云暖便道:“你二人可有话要单独讲的?阿暖暂时回避一下吧。”说着,不待白振轩阻止已走了出去。她想就把这单独交流的机会当做是还了琴官一个人情吧。

    白振轩见白云暖离去,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他淡淡笑道:“琴相公的恩情,在下永远铭感于怀,无以为报。”

    说着起身就深深一揖,琴官忙上前扶住他,心里又是满足又是激动,“白少爷说哪里话,都是琴官心甘情愿的。琴官是沾泥的柳絮,原就微不足道,少爷不同,少爷书香门第,高贵纯洁,宛若莲花出淤泥而不染,难道眼睁睁看着少爷被糟践么?琴官自知配不上少爷的人才,能为少爷略尽绵薄之力,是琴官的荣幸,只要少爷对琴官能有几分好颜色,琴官便觉值了。”

    琴官说得动情,两眼泪光闪闪的,白振轩一时五味杂陈,为自己先前冷淡琴官很是自责不忍,便温和道:“日后请琴官相公有空多到白府来走动就是了,如果在下方便也会去锦绣班捧琴官相公的场。虽然在下不能如相公所愿,与相公成就鹣鲽之好,但是朋友义气,在下还是非常乐意的。”

    琴官听闻此言,更加凄然,他退后一步,哀伤道:“只怕从今往后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说着便流下泪来。

    白振轩蹙了眉,不解地看着琴官,“怎么会没有机会呢?同在洛县,只要愿意,还怕见不上面吗?”

    “少爷有所不知,丞相此番回转京都会带琴官同行。”

    白振轩愣住,看琴官一脸梨花带雨,知其是不愿意的,登时心里更加愧疚难受,只能胡乱安抚道:“相公别难过,待我禀明父亲,再商议可否有回旋的余地。”

    琴官摇头,幽幽叹了一口气,“相爷位高权重,你我平头百姓之身如何违拗得?”

    白振轩听言心下难过。

    琴官又振作了笑容道:“少爷有这份心,琴官就万分感激了。琴官身在梨园,命运漂泊,多舛卑微,其实随了相爷去京都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莫说相爷青睐琴官,衣食住行必不亏待,再说那京都戏院的舞台比起洛县自当是天渊之别,反正,琴官这一身总是要生在梨园死在梨园的,所以不如去寻那更为广阔的天地,艺术上创一番作为也未可知。”

    白振轩见琴官言语慷慨,神情却凄惶,知其不过拿话宽慰自己,可是自己除了陪着难过,别无他法。又觉分别在即,千言万语,最后只能以茶代酒,赔罪慰情。

    琴官道:“你若真感念我,不如赠我一物。我此去京都,路途迢迢,千里烟波,与少爷恐此生再无缘相见了,少爷若能不弃,赠我一物,从今往后,我也有个念想的地方,见物如见少爷……”

    琴官泫然欲泣,白振轩受不得他的眼泪,心想反正他此去京都日后终归是没有再见面的时机了,他既对自己有念想,不如赠他一物又何妨?遂去翻箱倒柜,寻出一条松花汗巾子,递与琴官道:“这条汗巾子我父亲不知何处得来的,说是极为稀罕之物,夏天系着,肌肤生香,不生汗渍,我从未上过身还是簇新的,整好送给你,权作临别赠礼,相公不要嫌弃。”

    琴官一边接了,小心折好放到身上,一边嘟哝:“要是上过身的,那才好呢!”转念想,白振轩谦谦君子,如果是上过身的东西又如何肯赠送给他,落了不干净的名声?遂展露了欢喜笑颜,向着白振轩行礼道谢。

    “现在相爷直以为你我二人是师徒关系,我们担了这师徒之名,却未坐实师徒关系,分别在即,不如让琴官为少爷授琴一曲。”

    白振轩立即拱手作揖,引了琴官去一旁琴室。

    ※

    白云暖立在廊下,幽幽看着西花墙根上那一排玉蝶梅树正开出紫白花瓣的梅花,疏枝缀玉,缤纷云霞。

    梅花最大的特点便是先开花后长叶,眼见着寒冬已过,春日临近,这些梅花也该将花期让给那些春花儿了,再浓密的花朵也要谢去,取而代之的是绿如碧玉的叶子。

    忽听厢房内传出琤瑽的琴声,不由听得失了神。也不知听了多久,正恍惚着,帘笼一挑,琴官走了出来。

    白云暖回头见他形容俊俏,难以描画,妩媚温柔,别有一番风味,又见他眼底有残存的泪痕,心里不忍道:“对不起……”

    琴官愣住,没想到白云暖会道歉,遂走到她身边,与她并肩而立,目光也投向西花墙根上的那排玉蝶梅树。

    “事已至此,我绝不怨天尤人。”

    白云暖知道琴官对哥哥是动了真心,心里充满了感激之情,又道:“所谓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白家能不能拿到朝廷的抚恤金,重修强金阁,还请琴相公多费心。”

    琴官侧首给了白云暖一个笑容,声音清脆道:“白家的事自当鞠躬尽瘁……”

    白云暖更加撼然,不由自主福下身去。

    琴官还了礼,很是翩然地离去。

    他的一袭雪白鹤氅在色泽艳丽的回廊上像极冬日的白梅。

    经此一事,白云暖对琴官的断袖之癖已厌不起来了。她不由想,或许人之出世便有两种形态,有人与异性结缘,有人与同性结缘,这都是自然存在,无可厚非的。

    天生的,便是合理的,就是可以被原宥的。

    ※

    洛甫带着琴官回了京都,一月后朝廷便颁了圣旨,拨了三百万两抚恤金,资助白家翻修强金阁。皇帝还派了专门的官员测绘强金阁的房屋、书橱的款式,要于京都兴造官家藏书楼时借鉴用。

    这个春天,白家在洛县声名大噪。达官贵人登门造访络绎不绝,那些流落民间的绝世孤本的好书也暗地里传到白家来,白玉书一边忙着收购好书,一边着手翻修强金阁事宜,日子十分充实。

    终于帮哥哥躲过了命中一劫,又让白家因祸得福,白云暖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紧绷的心弦一旦松懈,便是蜗居于闺阁之中,昏天黑地地睡着,犹若冬眠一般,懒怠进食,也懒怠出门。

    一日,正迷迷糊糊睡着,忽被人推醒,睁开惺忪的睡眼一瞧,竟是父亲白玉书,白云暖吓了一大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良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良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