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良妻 > 第三十五章 晒书

第三十五章 晒书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踏春归来之后,白云暖就常让心砚去梅香坞那边跟随白振轩下棋。

    大约过了半月,白云暖便让心砚陪自己杀几盘棋,好检验检验她的棋艺有否精进,哥哥那个老师当得是否尽心。

    祥云纹紫檀木榻上铺着鹅黄迎春花图案的绒毯。

    这是踏春归来之后白玉书特地让人为白云暖织成的,只因那日在草地上白云暖同他说相比瓜叶菊,她更喜欢迎春花。

    白云暖和心砚一左一右坐着,绿萝、红玉站在地上观棋不语。

    榻上一张黑雕钿镙茶几,紫檀木棋盘,白玉黑玉做成的棋子还堆放在棋盒中。

    白云暖选了黑子,将白棋子的棋盒推到心砚跟前。

    心砚忙将那棋盒推回来,又抢了黑棋子的棋盒,道:“小姐,只有尊者或者棋艺高超的人才能执白子,反之执黑子,心砚无论是身份还是棋艺都不配执这白子的。”

    白云暖一听,啧啧两声,冲绿萝红玉道:“你们听听,你们心砚姐姐才跟着少爷学了半月棋,这人品就爆棚了。”

    绿萝红玉噗嗤一笑,绿萝道:“改日,小姐也送我们两个去梅香坞学棋去。”

    白云暖冷哧一声:“就你们两个,也配?”

    两个小丫头没心没肺地笑着,红玉掩嘴道:“自然是不配的。”

    “有自知之明总还是可救的。”遂和心砚下棋。

    白云暖的棋艺已是炉火纯青,心砚自然不敌,白云暖便一边对决,一边讲解,心砚不住点头,绿萝和红玉也在一旁用心听着。

    一盘棋下了半日,总算到了收官的当口。

    白玉制成的棋子在白云暖洁白修长的指间灵活翻挪着,透着漫不经心地随意。

    心砚一脸严肃,紧盯着棋盘,急得满头汗。

    白云暖遂允她悔了两步棋,她才总算不至输得太难看。

    一局罢,遣绿萝和红玉去厨房取点心来吃,白云暖问心砚道:“哥哥的棋艺或许和我不相上下,但是教棋还是本小姐技高一筹吧?”

    心砚抿了抿唇,道:“你二人各有千秋,教棋的风格不同罢了。小姐深入浅出,心砚学得快些,不过也不能怪少爷讲解得晦涩,是心砚自己笨,同样一节课,雨墨就比心砚学得既快且好。”

    白云暖冷笑道:“她原就是个极端伶俐的,只怕她到最后聪明反被聪明误,虽是亲妹妹,但是我还是提点你对雨墨不可全抛一片心,免得有朝一日后悔莫及。”

    小姐对雨墨有偏见,心砚也不好替雨墨辩解,垂了头不语。

    绿萝红玉取了点心来,大家坐着一起吃了。

    心砚道:“老爷他们在芝阑馆内趁着春阳晴好正在晒书,少爷他们都去帮忙,小姐不一起去么?往常,小姐上不得强金阁,便趁着春日晒书的时候饱览一番的。今年不去么?”

    “去,为什么不去?”白云暖笑道。

    随即让绿萝去屏风衣架上取了披风,只携了心砚,便往芝阑馆去。

    站在宝芳园通往芝阑馆的二楼回廊上,远远的,便望见芝阑馆的园子里摆满书案,仆从们进进出出,忙着晒书。

    强金阁外人上不得,只白玉书和白振轩父子将书一摞摞搬到楼梯口,仆从们接了,在园子里一本本翻开晒起来。

    明媚的春阳晒得满园子书香四溢。

    人丛中,白云暖看见了奔忙的母亲和真娘,也看见了温诗任和温鹿鸣父子。

    心砚道:“小姐不知道吗?等过些日子晒好这些书,温公子就要离开白府回老家去了。”

    白云暖疾行的步履顿了顿。

    心砚又道:“原是那回踏春回来,便禀明老爷就要回老家去的,老爷苦苦挽留,温公子也没有改变心意。最后,老爷只好说春日晒书季,府内事务繁多,请他多留几日,帮忙晒书,等晒好了这些书,那时再辞行也不迟。温公子这才答应多留几日。心砚去梅香坞跟随少爷学棋的时候,听少爷提起他正苦苦挽留温公子呢,希望他能回心转意,继续留在白家,攻读课业,不要回老家务农。”

    “回老家务农?”白云暖蹙了蹙眉头。

    “可不?温公子说老家尚有几亩薄田,自己有手有脚,不应做只寄生虫,他说他可以边务农边读书。”

    白云暖心里生出别样的情绪来。“寄生虫”,那可是自己对温鹿鸣的羞辱之词,没想到他这一世倒是个骨气硬的。

    “小姐,听松塔说老爷在书香堂时还问过温公子,执意离开白家是不是因为小姐你怠慢了他……”心砚有些怯怯地看着白云暖。

    白云暖却是不动声色,只是问道:“那温公子是怎么答的。”

    “温公子说当然不是。”

    说话间,已下了游廊,进入芝阑馆的园子。

    “小姐来了!”

    小厮们见白云暖突然出现,都兴高采烈地嚷起来。

    白姜氏忙将手里的书交给真娘,一边从怀里掏出手绢擦拭额头的汗,一边走到白云暖跟前来,“阿暖,你怎么也来了?”

    “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白云暖温顺一笑。

    白姜氏指了指温鹿鸣的方向,“你去鹿鸣那边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说着又召唤心砚随自己走。

    白云暖没想到母亲竟派了她这样的差事,只好悻悻然走向温鹿鸣。

    日光正盛,温鹿鸣正将一些书翻开平放在书案上,好让阳光将滋长在纸张中,靠纸张和墨水生存的虫子晒死。

    温鹿鸣见着白云暖并无不悦,而是礼貌性微微一笑,倒衬得白云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想起踏春那日,瀑布旁自己对温鹿鸣说出的那番尖酸刻薄的话,白云暖生出一丝愧悔的情绪。

    一时站着,沉默无言。

    站了一会子,便让日光晒得鼻尖冒汗,白云暖便要去解披风的带子,不料温鹿鸣却道:“春日的天气看起来暖和,却是乍暖还寒,小姐还是不要脱那披风,免得着凉。”

    白云暖鬼使神差便松开握住披风带子的手。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听说你要离开白家了?”

    这白家本不是温鹿鸣的家,他要离开白家与自己何干?为什么此刻自己却像犯了错一样充满心虚?

    温鹿鸣没有停下手头的话,云淡风轻点了头,“嗯。”

    “是因为……因为我在踏春那日同你说了那些话你才决定要离开的吗?”

    “是也不是。”

    温鹿鸣的话令白云暖满怀困惑。

    温鹿鸣笑道:“白家毕竟是白小姐的家,不是温鹿鸣的家。因为鹿鸣,却让白小姐在自己的家中呆着都不得安适,那是鹿鸣的罪过。白小姐没有什么错,鹿鸣与白小姐之间没有缘法,是鹿鸣无福,怪不得白小姐,所以不管白小姐同鹿鸣说过什么都和鹿鸣的决定没有任何关系,其实鹿鸣很感谢白小姐能够开诚布公、坦诚相待,讨厌就是讨厌,喜欢就是喜欢,白小姐是个真性情的人,不会人前一套背后一套,所以这一点还是让鹿鸣欣赏的。”

    温鹿鸣的笑容干净而清澈,倒叫白云暖很不是滋味。

    以德报德,以直报怨,是本分。

    以德报怨,那叫施怨的人情何以堪?

    见白云暖心事重重立着,温鹿鸣笑道:“小姐得空何不搭手晒书?我这外人都忙得不亦乐乎,小姐是白家的正宗千金,袖手旁观可不应该。”

    温鹿鸣说着,伸过一本书来。

    白云暖只好接过那书,利落地翻开平放在书案上。

    见温鹿鸣没事人一样忙碌着,白云暖不禁自嘲地笑了笑。

    ※

    雨墨走出白府偏门时才松了一口气。

    适才喜伯问她去哪里,她扯了个谎,说是少爷让她上街办个差事,喜伯便也没有细问,便给她开了偏门。

    远远的,雨墨便瞅见大树下停着一辆红帷马车。

    那马车踏春之时她见过,章家大少爷章乃春的马车。

    走到马车旁,雨墨咳了咳嗓子,便见章乃春从马车内探头出来,一招手,便拉了雨墨上车。

    四儿驾了马车嘚嘚离去。

    “不要带我去太远的地方,少爷他们在晒书,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回梅香坞来,我得赶紧回去呢!”雨墨道。

    章乃春从怀里掏出一根红色丝绦和一锭金子,“那就哪儿也不去,就在马车上吧!教会了十连环,这锭金子就是姐姐的了。”

    雨墨睃了章乃春一眼,冷哧一笑,接过了那红丝绦和金子。

    章乃春立即眉开眼笑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良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良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