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良妻 > 第四十一章 劫匪

第四十一章 劫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见哥哥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章思颖很是不忿:“哥哥这一路都在担心那个娘炮信口胡诌的梦境吧?有道是脸上无毛,办事不牢,哥哥又何必在意一个虚无缥缈的梦?”

    章思颖还不知道她口中的娘炮是个闺阁千金,章乃春哑然失笑。

    章思颖翻了翻白眼:“哥哥居然还笑得出来?那娘炮张口便诅咒外祖母死呢!外祖母只是病重,他却说我们兄妹是去奔丧,居心险恶之徒,真想撕烂他的嘴!哥哥日后还是不要同这样的人来往了。”

    “只怕你哥哥我想同她来往,人家还不肯呢!好不容易邀约了出来聚会,竟被妹妹你搅和了。”

    “哥哥,瞧你说的什么话?要不是外祖母病重,父亲母亲让我去找哥哥,妹妹又怎么会打扰哥哥风/流快活?”

    章思颖又委屈,又恼怒。

    章乃春见妹妹一张娇颜,如满月,似桃花,不禁爱怜地拍拍她的面颊道:“好了好了,哥哥错了,好不好?日后,说不定你还要同你深恶痛绝的这个娘炮抬头不见低头见呢!所以请妹妹看在哥哥的份上,对那娘炮生出一些好感来,莫要与她为敌,好不好?”

    章乃春好言好语,章思颖冷嗤一声,戏谑道:“只怕妹妹想与那娘炮交好,还没机会呢?你没听那娘炮说,妹妹我会在去往外祖母家的路上被劫匪先奸后杀吗?”

    章思颖话音甫落,马车就重重颠簸了一下,继而止步不前了。

    章乃春和章思颖惊跳起来,面面相觑了一下,只听马车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章乃春的心立马悬到了嗓子眼,他战兢兢唤了几声“四儿”,四儿却没有吭声,撩开车帘一看,吓了一跳,四儿直挺挺坐在马车前头,手里挥着马鞭却如被定在空中,丝毫不敢落下来,几把明晃晃的大刀反射着艳丽的日头,架在他的脖子上。

    章乃春的手脚立时不听使唤地抖了起来,只见眼前几个蒙面黑衣的彪形大汉,牛头马面般立着,凶神恶煞,犹若地狱鬼差。

    “劫财还是劫色?”章乃春硬着头皮问道。

    为首一个劫匪大笑道:“有财劫财,有色劫色。”

    章乃春心想果真是应验了白云暖的梦境,真是后悔没有强硬一点阻止妹妹的胡闹,从章家调一对安保来。

    现在,他身边没有多带银两打发这些劫匪,车上又有章思颖,年轻貌美,是饿狼脚边的鲜肉。

    如何才能全走劫匪,保住妹妹啊?

    白云暖的梦境里可是说妹妹会被劫匪先奸后杀……

    想到此,章乃春一阵头皮发麻。

    章思颖见哥哥僵在车帘处,便探出了身子,“哥哥,遇到了什么事?”

    章思颖一见马车外的阵仗,猛然愣住。

    那娘炮的梦境居然应验了。

    此刻,后悔来不及,又是惧怕又是懊恼喝道:“光天化日,竟敢打家劫舍,你们好大的胆子!”

    章乃春一下捂住章思颖的嘴,该死,难道这小妮子还想触怒劫匪,加剧悲剧早点发生吗?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章思颖被哥哥捂得难受,只得扭动着身子,章乃春怕她再说出什么不知天高地厚的过激的话来,便死命地捂了她的嘴,对劫匪们赔笑道:“各位好汉,日头这么大,还出来跑营生,真是辛苦了。有缘千里来相会,有道是不打不相识,在下姓章……”

    章乃春本来想告诉劫匪们自己家财万贯,只是没有带在身上,想给他们打个欠条,只要放他们平安离开,便让他们带着欠条去章家领钱,奈何劫匪们没有耐性听他啰嗦完。

    “老子管你姓文还是姓章!”为首的大汉喊叫着,额上青筋暴起,蒙面黑布在面上一颤一颤,粗鲁道,“身上带了多少钱,全部交出来!”

    章乃春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额汗涔涔。

    章思颖见哥哥犯难,她一下挣脱哥哥的手,冲着为首的劫匪道:“钱多的是,只是身上未带那么多,能否打一张欠条,请各位兄弟到章家去领?”

    章思颖说完,劫匪们面面相觑,继而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章思颖有些恼火,不知道这些野蛮之人在笑些什么。

    “喂,你们不相信本小姐的话?”

    “大哥,既然他们没带钱,不如将他们三个全部杀了吧!”

    “大哥,这小娘儿们长得还不错,细皮嫩肉的,按老规矩,大哥先享用,享用完了,让兄弟们也快活快活,然后宰了,神不知鬼不觉,夫人不会知道,也就不会怪大哥了。”

    有劫匪提议,立刻就得到其他劫匪附和。

    章乃春真正傻眼了,真的和白云暖的梦境一模一样啊!

    苍天哪,谁来救救他俩兄妹啊?

    章思颖那堪劫匪们言辞放浪的羞辱?早就恼羞成怒叫嚣起来:“你们这群混蛋,竟敢这样侮辱本小姐!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为首的劫匪打量着章思颖泼辣的模样显得饶有兴味。

    “兄弟们,这小娘儿们挺有意思,把她捆了,押到草丛里,衣服扒干净了,让老子爽爽先!山寨里有那个母老虎在,老子多日没有尝到鲜肉了!”

    为首的劫匪一声令下,众劫匪一拥而上,从马车上抓下章思颖就拖到路边草丛里剥衣服。

    听着草丛内章思颖发出阵阵鬼哭狼嚎,而那边厢,劫匪头子已经开始宽衣解带,章乃春从马上跌落连滚带爬到劫匪头子脚边,抱住他的腿,又哭又求,“英雄,好汉,大哥,祖宗,你饶了我妹子,要金山银山,我也一定给你搬来!”

    劫匪头子一脚踢开章乃春,章乃春摔了个四脚朝天,四儿忙跳下马车去扶他家少爷。

    章乃春死命推着四儿:“快去救小姐,别让那班王八羔子欺负小姐!”

    四儿朝草丛里瞄了几眼,便缩了脖子。

    那些个彪形大汉,皆是亡命之徒,人多势众,又有大刀在手,他可不想去送死。

    劫匪头子已经脱了裤子朝着草丛里纵身一跃,章思颖的惨叫声就更加剧烈了。伴随着章思颖惨叫的,是劫匪们放浪的笑声。

    章乃春听得热血沸腾,却是瑟缩在地上不敢上前。

    “少爷,快逃吧!再不逃,就没命了。”

    四儿在章乃春跟前小声嘀咕。

    章乃春想想也是,妹妹横竖是毁了,自己还是逃命要紧,可是刚哆哆嗦嗦爬站起身,就被劫匪发现了。

    “想逃?胆子够大的啊!”

    几个劫匪从草丛里钻出来,朝着章乃春追赶。

    章乃春和四儿抖抖索索,死命地奔逃。

    眼见着就要被劫匪追上,迎面疾驰过来一队人马,章乃春如见救星,一路狂喊着:“好汉救命啊!”

    人马中为首的问道:“来人可是章乃春章大少爷?”

    “正是正是!”章乃春上气不接下气,“好汉救命啊!”

    于是,马上众人跳下马,便与劫匪一阵厮杀。

    刀光剑影,直杀得劫匪抱头鼠窜。

    ※

    草丛中的章思颖赤/身裸/体躺在劫匪头子身下,下/身一阵刺痛几乎令她昏死过去。

    当那劫匪头子在她身上剧烈抽/动着,阵阵粗/喘响在耳边,她羞恨难当张嘴便咬住那劫匪头子的耳朵。顿时,一阵血腥充斥口腔。

    劫匪头子一声惨叫,当即从章思颖身上滚了下来,抬刀便往章思颖身上砍去。

    “别啊,大哥,兄弟们还没爽呢!”

    一旁两三个劫匪央求着,劫匪头子原想将刀抹了章思颖的脖子,却最终只将刀砍在章思颖肩上。

    刀片深入骨头,章思颖疼得眼冒金星。

    那劫匪头子泄愤似的拔出大刀,立时鲜血四溅。

    “干死这娘们,替老子报仇!”劫匪头子捂着鲜血直流的耳朵,冲他的手下喊道。

    劫匪们兴高采烈,摩拳擦掌,一个个争抢着要先上。

    章思颖真想昏死过去,却是神智清醒。她哭喊着“救命”,终于引来了镖局的人马。

    可惜,该毁的已毁,日后等着她的只会是无休止的耻辱。

    当劫匪们被镖局的人马杀得落荒而逃,章乃春用自己的衣服包裹住妹妹赤/裸受伤的身躯哭叫时,章思颖终于是昏死了过去。

    ※

    白云暖正在廊下看书,听雨轩的桃花开得缤纷灿烂。

    白振轩从梅香坞走过来,远远地看着妹妹一袭家常服装,却是白衣胜雪,又配着桃花艳丽的背景,真个是人面桃花相映红。

    “阿暖——”白振轩笑吟吟走向白云暖。

    白云暖放了书,见哥哥风度款款走到跟前来,微笑着问:“无事不登三宝殿,哥哥敢是为了雨墨的事而来?”

    “雨墨什么事?”白振轩愣住。

    白云暖心里狐疑,难道雨墨那个贱蹄子没有去跟哥哥求情,让哥哥来做说客,莫让自己赶她出白府吗?

    “不为雨墨,那哥哥所为何来?”

    “阿暖,你真的是太神了,那章家兄妹在洛县去往永定州的路上果真遇到劫匪了……”

    白振轩坐在白云暖身边,匪夷所思说道。

    白云暖不以为意,“遇到了也不怕,父亲不是下了镖局的单子,让他们护送章乃春和章思颖去永定府了吗?”

    “只可惜,章少爷是平安无事了,那章小姐就……”白振轩面色沉重。

    白云暖一颤:先奸后杀不过是她一时戏谑之语,不会一语成谶了吧?

    “难道真被我梦中了?”白云暖佯装吃惊。

    “人倒是还活着,但是不知这对章小姐来说,是幸还是不幸。”白振轩叹道。

    白云暖嘴角扯出一抹冷笑:翰哥儿,你的仇,娘亲还没有替你报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良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良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