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良妻 > 第五十三章 道谢

第五十三章 道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家终于回复了王家,同意百日内择日完婚,尔后便是忙着请先生看日子。

    整个白府又是强金阁修缮,又是少爷的婚礼,忙成了一锅粥。百忙之中,竟还要接待两位不速之客。

    书香堂内,老家人喜伯给章家父子上了茶,道:“已经差人去芝阑馆请老爷了,请章老爷、章少爷稍带。”

    说着径自退下。

    章乃春心不在焉坐着,他可没兴趣见白玉书,只想着能早一点见到白云暖。

    章瑞梅一边慢条斯理用茶杯盖滤着杯里的茶叶,一边拿眼睃着着书香堂内的摆设,只见墙上幅幅墨宝,书香四溢,不禁令他很是羞惭自己胸无点墨,又见章乃春唇边挂着一丝淫邪的笑意,便有些愠恼道:“有道是一代看吃,二代看穿,三代看文章,你看看人家白家,再看看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在梨园里插科打诨。”

    “爹,你这样就不对了,有一种好儿子叫人家的儿子,但我觉得这白家也没比咱章家金贵多少啊,白家在洛县不过仰仗强金阁的名声,这是吃祖上的老本,哪比得爹您日进斗金来得有本事?再说,不比爹,比儿子,白家少爷一无功名,二未成家的,哪里见得就比您儿子我强呢?”

    章乃春嘿嘿地笑,章瑞梅白了他一眼,心下却觉得儿子说得有道理,便不再辩驳。

    半盏茶功夫,白玉书来了,冰蓝色对襟窄袖长衫,衣襟和袖口处用宝蓝色的丝线绣着腾云祥纹,靛蓝色的长裤扎在锦靴之中,很是器宇轩昂。

    章瑞梅和章乃春忙起身拱手相见。

    白玉书回礼。瞥见厅中放着一抬大礼,用鲜红的绸子盖着,便笑道:“章老爷。章少爷,这是……”

    章瑞梅道:“白老爷救下我儿乃春性命。无以为谢,聊表心意。”

    白玉书已走到主人正位上坐了,客气道:“不过机缘巧合,章老爷何必客气?再说章少爷之前也帮过白家的忙,这一回能够帮助章少爷解围,也算报了他之前恩义,自此,我们就两清了。谁也不欠谁。”

    章瑞梅心里暗暗有些不高兴,白玉书的话分明是想和他章家划清界限,书香门第一向清高瞧不起他商贩之家铜臭之气,一时脸上笑容僵住,很有些下不来台。

    章乃春却是没皮没臊,没甚心机的,他丝毫不去解读白玉书话外音,只是乐淘淘道:“世伯谦虚了。白家对小侄的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说起来,这一回小侄能够死里逃生。多亏了阿暖妹妹的警示之梦,小侄有个不情之请,想当面向阿暖妹妹道谢。世伯能否请出阿暖妹妹来和小侄一见?”

    白玉书斜睨了章乃春一眼,眸子里含了一丝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鄙夷,道:“章白两家说到底并不是什么通房之好,阿暖闺阁小姐,还是不宜抛头露面的好。”

    章乃春愣住,心里冷嗤,那之前为什么可以见面呢?说到底白家是迂腐之家,信义压头,之前觉得凌云寺一事欠了他章乃春人情。便只好虚以委蛇,而今他白家已经还了他章乃春的人情。便可上屋抽梯,过河拆桥了。

    章乃春心里不忿。面上却还要没事人一样微笑着,拱手道:“世伯言之有理,小侄谨遵教诲。只是这抬箱笼中有一些是送给阿暖妹妹的稀罕玩意儿,还请世伯转交。”

    白玉书忖若收了章家的礼物,又和这花大少牵扯不清了,便道:“章老爷,章少爷,适才白某已经说过了,替章少爷解围,是为着章少爷之前也出手相助白家。自此,咱们两家一笔勾清,谁也不欠谁。有道是无功不受禄,还请二位将这箱笼重礼带回去。”

    章瑞梅的脸色更暗,好个迂腐的书呆子!

    他道:“礼既然送来了,哪有抬回去的道理?白家小姐可以不见,但这箱笼之礼必须收下。”

    父亲的话突然说得难听了,章乃春忙赔笑对白玉书道:“世伯,您就再寻个理由,横竖收了我们一片心意才是。”

    白玉书转念一想,便道:“过一月,便是小儿振轩小登科的日子,届时请章老爷章少爷到舍下喝杯喜酒,这礼就当是章家提前送来的贺礼吧!”

    章瑞梅在心里冷笑,和书呆子打交道真是磨叽,这不是换汤不换药吗?横竖收了他章家的谢礼,便也全了他章瑞梅的面子,便拱手笑道:“如此甚好,届时在下携犬子再登门道喜。”

    于是白玉书亲送章家父子出门。

    章乃春一直到出了白家那两扇黑油漆大门,还悻悻然的,此行竟然不能见到白云暖。他伸手握了握袖子里藏的祖母给他的那只凤血玉镯子,对章瑞梅道:“爹今天过分了,对白世伯说话怎么能那样冰冷霸道的态度呢?爹以为是对待自己店里的伙计啊?”

    章瑞梅一肚子火,“白世伯?你倒叫得殷勤,奈何人家不领情,你没听人家说章白两家算不得通房之好?”

    “那还不是怪爹你对人家说话的态度不客气呀?白世伯之前对儿子我可是另眼青睐的,不但邀儿子我一起踏春野炊,还让白家兄妹陪儿子去天香园观场呢!总之是爹你对人家的态度决定了人家对你的态度!”

    章瑞梅见儿子一副胳膊肘往外拐的架势,便啐了他一口,伸手就要给章乃春一记拳头,章乃春捂着头,缩着身子,一副脓包不争气的样子。章瑞梅收了手,叹口气道:“瞧你这不争气的东西!那白小姐真有那么好,值你这样恬不知耻地凑过脸去?”

    章乃春拼命点头,挽住父亲的手,往一旁马车上去,边走边道:“那白小姐实在是仙女下凡,儿子此生是非她不娶!”

    章瑞梅盯着儿子的脸看了一会儿,心想:儿子一贯贪玩,难得说想成家了,看来一物降一物,这白小姐确是能降住儿子这样一个浪子。如果章家能够娶到白家的女儿,可谓金钱与知识强强联手,倒也不错。

    想到此,柔和了声色,道:“先回去,好好筹谋筹谋。”

    “谢谢爹!”章乃春的脸笑成了一朵花,跟在父亲身边屁颠屁颠的。

    ※

    白云暖和心砚刚走出厢房,便见真娘让小厮抬了一笼东西进了听雨轩的园子。

    “小姐可是要去给夫人搭手,看一下家人采办回来的少爷的婚礼用品?”真娘的笑声自园子里一直传到通廊上来。

    白云暖点头,“正是呢,可是母亲遣了你来接我?”

    真娘已走到回廊上,让小厮将那箱笼抬进白云暖的厢房,道:“先看看这箱笼里的稀罕东西,再去也不迟。”

    说着,挽了白云暖的手进了屋子。

    小厮们将箱笼放置地上,便退出去了,绿萝红玉好奇地迎上来。

    “这是什么东西?还用红绸盖住?”绿萝问。

    “想必是什么稀罕东西,才需得用红绸盖住。”红玉答。

    白云暖笑道:“掀开红绸子一看便知了,探头探脑的,做什么?”

    说着,让心砚上前揭了那红绸。

    箱笼里又是绳子又是夹板装了些绸缎绫锦洋货,又有些笔墨纸砚、各色花笺、香袋、香珠、扇子、扇坠、花粉胭脂等,几个丫头一边一样样翻检出来放在地上,一边发出唏嘘声。

    最后还翻出几个青纱罩的匣子,匣子里自行人、酒令儿、水银灌的打筋斗小小子、沙子灯,一出一出的泥人儿的戏,还有一个泥捏的白云暖的小像,惟妙惟肖。

    心砚将那小像递到白云暖跟前来,大家盯着看看小像,又看看白云暖,哄笑起来。

    心砚道:“虽然未及小姐一分美貌,神韵却是极像的,谁能捏出这样的泥人,也真是煞费苦心了。”

    白云暖拿过那泥人,问真娘:“这是谁送来的?洛县恐见不到这样的好东西,想必是谁从外地带回来的。”

    “小姐是最聪明的,你猜猜送这礼到府上的是谁?”真娘笑吟吟地提醒。

    白云暖暗忖她熟识的人中有谁能从洛县以外的地方带回这些东西来,灵机一闪,便想起章乃春来,顿时冷了神色,将那泥人往地上一掷道:“可是章家那位?”

    小姐突然恼了,大家都不敢出声。

    真娘忙收敛了笑容道:“正是。”

    白云暖耸耸肩,便招呼丫头们:“这些东西都是好东西,别浪费了,你们需要什么都拿去用,只是别留给我。还有那些青纱罩的匣子里装的那些个泥人先收起来,等未来嫂嫂过了门,借花献佛送给她,倒也不算暴殄天物。”

    说着,径自挑了湘帘出去了。

    真娘见几个丫鬟都愣在当地,便招呼道:“愣着干什么,按你们小姐的吩咐行事便是了。”

    丫鬟这才手脚麻利张罗起来。

    “我要这胭脂。”绿萝笑道。

    红玉拿了个香袋,问心砚:“心砚姐姐要什么?”

    “这么贵重的东西真要把小姐糟蹋了?小姐不过那么一说,你们还真要啊?依我看,还是替小姐先收着先。”

    绿萝和红玉经心砚这么一提醒都纷纷放下了已经拿在手里的东西。(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良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良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