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良妻 > 第六十九章 良妻

第六十九章 良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心砚身上这套衣裳并不合身,很大。还是上回陪白云暖去天香园观场时跟松塔借的,后来洗了就忘了还,松塔也没讨,今儿正好派上用场。

    心砚是刚从章家回来,就在刚才她去见了章乃春。她当然不会把这事告诉真娘,就算真娘曾经帮过她,因为这事她连小姐都瞒着。她不过是想给章乃春一个讨好小姐的机会,因为章乃春对小姐的心着实把她感动到了。

    “我没去哪里。”心砚嗫嚅。

    “没去哪里,穿成这样?”真娘斥责。

    心砚只好撒谎道:“出去办点事,姑娘家总是不方便,穿成这样比较不容易招惹是非,你说对不,真娘?”

    真娘想心砚能出去办什么事,无非是白云暖叫她去办的,便没再追问,只是盯着心砚身上那套衣裳,打趣道:“这身衣裳是松塔的吧?”

    心砚不好意思笑笑。

    真娘一边拿帕子给心砚擦汗一边笑道:“瞧你都出汗了,也不和松塔借套夏装来穿,这可是春装,现在穿太厚了。其实撇开你和少爷,你和松塔倒也是般配的。”

    真娘的话叫心砚的心往下一沉。

    自古丫鬟的命运,要不做了主子的通房,便是配给小厮,或是像雨墨那样远嫁了。白家家风清白,少爷不能纳妾更不会与丫鬟纠缠不清,自己如果没有远嫁,必是配给小厮。府里的小厮,松塔与她倒是恰到好处的一对。可是自己既然爱慕了少爷,便是个眼高于顶的,松塔和少爷比起来,确是猥琐了太多。

    想及此,心砚又是郁闷又是不甘。不免心慌道:“真娘,你怎么能如此寻我开心?”

    说着,一溜烟跑走。

    真娘在后面嘱咐道:“赶紧回去把这身衣裳换了。让旁人看见就不好了。”

    心砚一口气跑到内院,停脚。扶墙,喘气,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已置身梅香坞西角门边。

    透过西角门,往里看去,回廊上大红灯笼依旧高挂,只是厢房却不见点灯。

    少爷和少夫人今天双回门,想必今夜没有回府。

    心砚鬼使神差便进了梅香坞,沿着回廊缓缓走到新房之外。

    门上。双喜还是簇新的,迎亲那日散发的喜庆气息还不曾散去。

    心砚在那双喜剪纸前驻了足,伸手轻轻触摸那鲜艳的红色,心里就跟滚过了一层火。

    从前她还能推开这两扇门,走进少爷的生活,现在,即便少爷不在这屋里,她的手也仿佛被什么牵绊住似的,再也不敢推开这门去窥探少爷的日常了。

    从今往后再也不敢。

    回到听雨轩,自去耳房内换下衣裳。便见绿萝找了来。

    “心砚姐姐,你这大半天儿的,都去哪里了?让我们好找。”

    “没了我。你们就吃不下睡不着了,还是怎么的?”心砚翻了翻白眼,笑着打趣。

    绿萝道:“吃不下睡不着倒谈不上,可是会累死。今晚哪,两位表小姐还有那位小表少爷都在小姐房内凑热闹,我和红玉都快伺候不过来了,心砚姐姐,你赶紧随我去吧!”

    绿萝说着拉了心砚便去白云暖房内。

    到了白云暖房内,只见地上铺着竹席。大家席地而坐,围着打牌。

    红玉被表姐妹三人拉住凑数。她牌艺不精,早被贴了一脸纸。纸是沾了口水才能粘牢在脸上的。一个晚上输下来,满脸的口水,早就让她如坐针毡,恨不能即刻就去水里洗个干净。偏偏,三缺一,她脱身不得。

    见到心砚,红玉如见救星,跳起来将手里的牌往心砚说里一塞,嘴里道:“谢天谢地,心砚姐姐,你可算活着出现了,赶紧替了我吧,我的脸都要臭得发霉了。”

    说着,也不管白云暖同不同意,赶紧向门外冲去。

    白云暖伸了伸懒腰瞅着心砚道:“死哪里去了?”

    心砚当然不会回答,自顾自坐下,装傻就蒙混了问题,直接打牌。

    心砚的牌艺比起红玉那可精湛太多,不一会儿就让表姐妹三人叫苦不迭。

    彩星和沉林脸上的贴纸多了许多,输红了眼,嚷着一定要翻盘。白云暖却意兴阑珊,又有些困了,却又打发客人不得,只好把牌替给绿萝替一会儿,说:“输了算我的。”

    起身,撩起璎珞珠帘转进小书房去。

    书房内,一盏宫灯亮如白昼。

    恋奴正在书案前练字。

    他还小,手掌握笔不牢,却还是固执地憋着劲练习,小脸蛋神情十分专注。

    白云暖抽身去端了碗果汁才进了书房,轻轻走到恋奴身边,将果汁往他嘴边送,道:“喝口果汁吧!”

    恋奴扭头给了白云暖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就着白云暖的手听话地喝了一口,却皱起眉头道:“不是冰镇的,暖表姐,我想喝冰镇果汁。”

    白云暖摇头:“夜深了天凉,喝冰的恐喝坏了肠子,明儿出太阳时再给你喝冰镇的,好么?”

    恋奴沉吟了一下,小大人似的说道:“你的话横竖我都是听的,因为母亲说,听老婆话会发达。”

    恋奴话一说完,璎珞珠帘那边就传来一阵哄笑。

    白云暖和恋奴都抬头循声望去,不知何时彩星、沉林、心砚和绿萝都弃了牌,挤在珠帘处。此刻众人探着脑袋,拿手指刮着自己的脸颊,纷纷嬉笑道:“羞羞人……”

    白云暖还真个就涨红了脸,恋奴却十分泰然,只听他不慌不忙道:“你们也都是读过书人过字的,没听圣人云,非礼勿听,非礼勿视吗?一个个不学圣人光明磊落,倒学起鸡鸣狗盗之辈听墙根了。真让人瞧不起!”

    见弟弟公然奚落自己,沉林不依了,率先挤进书房,用手拍着书案道:“你瞧不起我们,我们还瞧不起你呢!小小年纪,就学人家思春,不知羞!”

    恋奴仍旧不疾不徐,春风和煦的,道:“难道你们将来就不嫁人不成亲了?寻一个终身良伴是每个人的理想,也是每个人的权利,你们为什么要笑话我?难道三姐你将来要去尼姑庵里做姑子?你虽然长得比二姐漂亮,可是性格却没有二姐好,对一个男子而言,二姐嫁过去是贤内助,三姐却未必是。”

    沉林哪受得了这侮辱,早就不服气地叫嚣起来:“好你个死恋奴,小小年纪不学好,亏三姐平常那么疼你,你竟然如此不看好三姐我,歪理邪说一大篇一大篇的,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见她张牙舞爪地要扑过来,恋奴忙放下毛笔,躲到白云暖身后去:“暖表姐救我!”

    那边厢,众人见沉林竟真的动怒,忙上来拉住她,彩星劝道:“沉林,恋奴不过小孩子,你竟和他计较!”

    “他夸你是贤内助,你当然护着他!”沉林回头吼了彩星一句,又扭头看白云暖身后的恋奴,不服气道,“我和彩星比不是贤内助,难道你的暖表姐就一定是你的贤内助吗?要知道她可比你大了八岁呢!”

    恋奴的脑袋从白云暖身后伸出来,一双眼睛古灵精怪地眨着,“当然,女大三抱金砖,暖表姐比我大了八岁,我若娶了她,能抱到好几块金砖呢!暖表姐又漂亮,性子又好,对我来说,她就是我的良妻!”

    恋奴说得煞有介事,极端认真,沉林一怔,书房内短暂的静默之后,随即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无论是沉林还是白云暖都笑得前仰后合。

    白云暖将手里的果汁放到书案上,回身冲着恋奴鞠了个大大的躬,笑道:“恋奴,你太抬举表姐我了。”

    “可我说的是真的。”

    恋奴的认真没人当回事,大家依旧笑,纷纷喊起了白云暖“良妻!良妻!”

    “承让承让!”白云暖冲大伙儿挥挥手。

    恋奴觉得很受伤,就因为自己年纪小,自己说的话就没人当真了吗?

    他看着众人的嬉笑,终于忍不住,嘴角一撇,便哭了起来。只是落泪,并没有哭声,继而一阵风推开众人就跑了出去。

    白云暖道:“天晚了,大家也该散了,彩星和沉林赶紧去追恋奴吧!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能有什么事?白府又不是狼窝!”沉林不屑,“要追彩星去追,我晚上要和阿暖一起睡。”

    于是彩星去追恋奴,沉林留在听雨轩和白云暖共寝。

    一宿无话。

    章家大院内,章乃春却是辗转难眠。

    今晚,白云暖的贴身小丫鬟心砚突然来找他,让他去帮白云暖寻一个叫紫藤的丫鬟。

    这令他又是激动又是辛酸。

    激动的是,白云暖又肯利用他了;辛酸的是,白云暖只是在利用他。

    其实,他心里明镜儿似的,白云暖对他并没有好感。但是能够被利用,说明自己对她还是有价值的。

    谁让白云暖是他的女神呢?

    他甘心情愿被女神利用。有朝一日,他一定能够俘虏美人心,抱得美人归的。

    章乃春胡思乱想,到了下半夜还显得亢奋。凌晨时分才入睡。清晨第一缕曙光泄漏进窗子,他便起了身,唤来四儿,主仆二人出发寻紫藤去。(未完待续)

    ps:推荐:《刑医》,书号:3386637.简介:这是关于一个女法医穿越的故事!刚来就中了尸毒!为了生存女扮男装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开棺验尸、查内情、慰亡灵、让死人开口说话,替死者洗冤!(当然书中帅哥必不可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良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良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