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良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托婚

第一百二十一章 托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云暖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母亲,不能让父亲与母亲同处一室,不是她不信任父亲,而是她不敢相信造化。心砚死了,哥哥成了活死人,母亲突然病急,令她再也无法淡然。

    她不能再失去母亲!前世,她五岁丧母,太小,无法保护母亲,这一世她重生归来,已然十四岁了,她有能力保护母亲的,一定!

    白云暖执意要搬去兰庭照顾母亲,白玉书和真娘拗不过她,只能答应,但是不许她在里间久呆,只答应让她在外间加了一张榻。

    白姜氏的药每日由真娘送到里间去喂服,真娘不在时,白云暖一见父亲单独进里间陪伴母亲,她便不放心,执意要跟。

    白玉书道:“你母亲每日里咳血,万一把病气过给了你,那可如何是好?你要是想见你母亲,只在门口呆着,但不许进来。”

    于是,白云暖便撩着帘子站在里间门口,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白玉书,她生怕自己一个晃神,母亲又七孔流血、面色乌紫地呈现在她面前。

    她就那么执拗地提心吊胆地监视着父亲,而白玉书当然不知道她内心的真实想法,他只以为女儿是太过孝顺之故。他总是一边擦去妻子刚刚咳血之后沾在唇边的血迹,一边回头冲女儿忧伤又故作振作地笑笑。

    看到白玉书的笑,白云暖就不由一怔。

    会不会是自己太过疑神疑鬼了?父亲对母亲这么好,怎么可能因为母亲生病就毒杀母亲呢?父亲如果薄情寡恩,他完全可以不管母亲哪!可是父亲对母亲的病是如此上心,他既要管强金阁的工程,又要管母亲的病情。母亲卧病才不过几日,父亲整个人就瘦了一大圈。而自己还如此猜疑父亲,实在太不孝了。可是前世真娘告诉自己的话又该如何解释呢?

    白云暖内心无比煎熬。防人之心不可无,为了母亲的安危,她无论如何不能对父亲放松警惕。

    “阿暖,你回听雨轩去吧,孩子。乖。听母亲的话,你这样呆在兰庭之内,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母亲于心不安。你的孝心母亲知道,可是你也要顾着自己的身子呀!你哥哥已然那样了,如果你再不爱惜自己。叫母亲如何安心养病啊?”白姜氏在病榻之上支起身子,看着门口的女儿。泪落神伤。

    白云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顾白玉书阻拦就冲进了里间。她扑在病榻前,抱住母亲的身子,失声痛哭。

    “母亲。阿暖不想离开你,阿暖害怕阿暖不守着你,就再也看不见你了……”

    白姜氏虚弱地笑。她抬手轻抚女儿的头发,慈爱道:“真是个傻孩子。刘郎中说了,母亲这病是慢症,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你放心,母亲一定配合刘郎中的治疗,不管再苦的药母亲都喝,母亲一定会早日康复的。”

    白云暖抬起泪痕交错的面容,啜泣着。

    白玉书一旁道:“回听雨轩去吧!乖,阿暖,听你母亲的话,你不要让你母亲操心,你母亲的病就能早日康复了。”

    白云暖万般不愿,还是被白玉书拉起了身子。

    小姨和小姨夫也已回到了白家。

    此刻,二人进了里间来探视白姜氏,小姨坐在床边握住白姜氏的手泪雨淋漓,她道:“才几日功夫,怎么就病倒了呢?”

    白姜氏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或许是我命中该有一劫。”

    姜女就立刻“呸呸呸”啐了几口,道:“姐姐还这样年轻,多少好日子还没过,没得说这样丧气的话。”

    白姜氏摇头,她面色惨白,唇无血色,却拿手指着白云暖时,眼睛里闪出些丝光芒来,她喘了一会儿气,才同姜女说道:“你我姐妹,不是外人,我便也厚颜拜托你一事,如果我不能撑到从病榻上下来,阿暖就拜托你了。”

    白云暖一颤,母亲这分明是在许婚哪!

    只见姜女同杨勤封互视一眼,继而对白姜氏道:“姐姐只管放心,你我姐妹情深,你视我的孩子有如亲生,我也视你的孩子有如亲生。我有两个儿子,恋奴太小,但沐飞与阿暖年龄相若,如若阿暖没有更好的归宿,我们家沐飞横竖留给姐姐你做女婿可好?”

    白姜氏含泪点了点头,她拍着姜女的手背笑道:“好妹妹……”

    白云暖见母亲形容憔悴,虚弱无比,却仍然挂心她的终身大事,心里纵有万般不愿,这时候也不忍拂逆了她。反倒是白玉书岔开话题道:“你刚喝了药,也该躺下好好将养着,那些个烦心的事等你日后病好再议。”

    白姜氏便听话地躺到床上去,但仍不放心地嘱咐姜女道:“你好好帮我把阿暖劝回听雨轩去吧!日后若真的做了她的婆婆,那倒要真从今日起就立起婆婆的威来。”

    姜女听姐姐如此说,又是哭又是笑,她扭身看白云暖道:“看在你母亲病了的份上,咱们权且在她面前演一回婆媳,我说什么你便听什么吧!”

    白云暖见小姨说出玩笑话来,也只好破涕为笑,由姜女带离了里间。

    到了外间,见杨沐飞立在厅上,早已两颊绯红,眼露喜色,想来是将里间的对话听全了。姜女看看儿子,再看看外甥女儿,果是一对登对的璧人。便道:“沐飞,在你三姨家,你也莫再当自己是客,如今你振轩表哥睡着,你阿暖表妹终是个柔善的女孩儿家,凡事你多替她担当着些。”

    杨沐飞低首做出恭谨聆听训示的样子来。

    白云暖因为母亲的病,哪里有心思去体味杨沐飞内心里的悸动?母亲要她回听雨轩去,她不能违拗母亲,可也不放心父亲与母亲独处,便好生嘱咐了真娘,务必寸步不离母亲病榻,即便父亲在时,她亦不能离开。

    真娘不解,白云暖只好落着泪祈求道:“如果你念在是跟我母亲从姜家嫁过来的,又念在我母亲这一辈子待你不薄,你不要问为什么,就按我吩咐的做便是。”

    真娘只好含泪应承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良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良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