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良妻 > 第二百零六章 王丽枫产子

第二百零六章 王丽枫产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公主,你不要丧失信心!国仇家恨,杰一刻也不曾忘过!”杰将军这样说的时候,充满了悲壮的意味,虽然金盔甲胄已换成了小厮仆服,但掩不住他身上散发出的逼人的气场。

    钟离雪原还想再劝劝杰将军,关于他和美善之间的关系,但是此时此刻提到国仇家恨,她的胸口便堵得慌,喉咙口若梗了个鸡蛋,胀得发疼。

    ※

    打马归来,张易辰更是陪着白云暖陪得殷勤,白云暖的心情也就渐渐平复过来。

    桃花坞递来消息,王丽枫产下一子。

    于是张易辰陪着白云暖前往探望。

    张易辰并不清楚王丽枫的身份,白云暖只说是一个同乡姐姐。张易辰便也没有细问。

    到了桃花坞,少不得奉上各种名贵补药与吃食,白云暖自和女眷们闲话家常,张易辰却只找白振轩对弈去。

    桃花坞内没有备棋盘,张易辰便让侯伯勇从马车上搬下棋盘来。二人杀了几个回合,白振轩是棋高一着缚手缚脚。

    张易辰笑道:“大舅兄因何不肯放开手脚与本王博弈,这样束手束脚没劲。”

    白振轩却只是盯着棋盘发呆,他想起从前教心砚、雨墨下棋的情景。

    张易辰见他怔忡,伸手一拍他的肩,他不由吓了一跳。

    张易辰道:“大舅兄这是怎么了?难道本王棋艺不精,与大舅兄对弈,大舅兄觉得没劲?”

    白振轩忙解释道:“王爷说笑,小民是因为太久没有下棋,棋艺有些荒废了,有道是业精于勤荒于嬉。”

    听白振轩自称“小民”。张易辰莫名觉得有些辛酸,下棋的兴致也淡了下去。张易辰的突然冷落,白振轩立即紧张地起身。拱手作揖赔不是。张易辰道:“大舅兄这是怎么了?本王不希望大舅兄在本王面前如此拘谨,你心爱的妹妹成了本王发妻。本王也发誓要爱护她一生一世,本王爱护她,自然会爱护她身边的亲人朋友,大舅兄实在不必同本王见外的。”

    白振轩见张易辰无比诚恳,心下感动不止,道:“舍妹能得王爷如此厚爱,实在是三生有幸。小民只要她幸福、开心就好。”

    张易辰话锋一转道:“可是大舅兄你郁郁不得志,阿暖又如何能开心得起来呢?本王择日禀明父皇。为大舅兄安排一个合适的职务,不知大舅兄意下如何?”

    白振轩推脱道:“小民不想王爷为裙带关系所累……”

    张易辰磊落笑道:“自古举贤不避亲,这又有何不可呢?只是不知大舅兄对哪方面的事务比较感兴趣。”

    白振轩想自己的确萎靡得太久了,身为白家嫡长子的确不应再如此消沉下去,于是道:“小民大妹夫温鹿鸣在翰林院任编修,如若可以,小民想与他一处共事。”

    “包在本王身上,大舅兄静候佳音便是。”张易辰唇角一扬,便流露一个成熟男人方有的魅力无限的笑容。

    于是连襟俩又对杀了一盘棋。此间,气氛愉悦。

    ※

    白云暖在王丽枫屋内抱着那个才出生数日的小婴孩爱不释手。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可人儿。白云暖想起了自己那苦命的孩子翰哥儿,爱怜之情更加流露。

    真娘一旁道:“王妃,你这样抱着小婴孩摇晃。只怕纵了他,若娇气成了习惯,日后只怕丽枫小姐不好哄他呢!”

    白云暖可不认同,想前世翰哥儿方出世时,真娘亦是这样捧在掌心里摇着晃着,宠上了天的。白云暖嗔怪她时,她还不以为然狡辩道:“我们翰哥儿才不会娇惯呢!我们翰哥儿最乖最懂事了。”日后翰哥儿长大些,也的确如真娘所言是个乖巧懂事不淘气的孩子,可惜才五六岁就命丧章思颖之手。溺毙碧波潭内了。

    白云暖抱着王丽枫的孩子,脸颊轻轻贴着小婴孩的脸颊笑道:“才不会呢。小宝宝最乖最懂事了,绝不会让他娘辛苦的。小宝宝,你说对不对,对不对啊?”

    流苏正坐在床沿上喂床上的王丽枫吃桂圆炖蛋,见白云暖如此疼爱王丽枫的孩子,便声音清脆,笑道:“王妃如此喜欢孩子,不如自己也趁早生一个。”

    真娘立即睃了她一眼,道:“王妃跟前哪有你说话的份儿?没大没小的。”

    流苏孩子气,喜怒形于色,见真娘呵斥自己,本能地撅起了嘴。

    白云暖笑道:“这是桃花坞,不是王府,不拘那么多规矩。”

    “王妃你人真好!”流苏复又流露了天真无邪的笑容,“王妃人美心善,日后生出来的小王爷定是比我们的小宝宝还要可爱百倍的。”

    白云暖道:“不兴这样比的,每个小宝宝都是母亲的心头肉,都是母亲心中最珍贵的,没有谁不谁可爱的比法,都可爱。”

    王丽枫吃了半碗桂圆炖蛋,觉得饱了,便推开流苏的手,一边拿帕子擦拭唇角,一边对对白云暖道:“王妃如此喜爱我的孩子,不如替这个孩子取个名字吧!”

    白云暖道:“孩子的名字还是由母亲取比较合适。”

    王丽枫在月子中,整个人显得浮肿憔悴,她咳了咳嗓子,道:“丽枫有个不情之请。”

    见王丽枫煞有介事,白云暖看了真娘一眼,真娘立即道:“王妃抱了这半日孩子,手也酸了,先歇歇吧,小宝宝让我抱去给奶娘喂奶先。”

    真娘抱着孩子,领着流苏退出去,带上了房门。白云暖走到床前坐在了床沿上,看着王丽枫道:“丽枫姐姐,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

    王丽枫低沉着声音道:“我在此先向王妃赔个不是。”

    “姐姐何出此言?”白云暖有些尴尬。

    王丽枫继续道:“从前,我做你长嫂的时候对你这个小姑子的确苛刻了些,没有好好与你相处,现在你不计前嫌,以德报怨,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愧疚。”

    “姐姐不要这样说……”白云暖是豁达的。

    王丽枫摇头道:“如今我一个弃妇的身份私生了孩子。我倒没什么,可孩子日后总要长大总要成人,我怕他会问起自己的身世。我将如何实言相告?”

    “所以姐姐的意思呢?”白云暖实在不知道王丽枫的用意了。

    王丽枫道:“我想请王妃你收我的孩子为义子,让孩子跟着你在王府中。隐瞒我是孩子生母的事情,只要让我能日日看见他便好,王妃若能依我,丽枫今生今世为牛为马报答王妃!”王丽枫说着,就跪在床上磕下头去。

    白云暖忙起身扶住她,劝道:“姐姐万不可如此,此事非是阿暖不答应,实在是还需同王爷商量。”

    “王爷钟爱王妃。只要王妃愿意,王爷定然会应允的。”王丽枫抬头目光灼灼地哀恳地看着白云暖。白云暖只好道:“容我回府后禀明王爷,再作商议,姐姐也不要胡思乱想,先好好养好月子才是。”

    “那王妃先给我那可怜的孩子取个名字吧。”

    白云暖道:“就叫翰哥儿吧,翰林的翰。”

    “若王爷同意收他为义子,他便随了王爷的姓,翰哥儿,张翰,好名字。”

    王丽枫兴奋。白云暖微笑着点了点头。

    ※

    探望好了王丽枫和白振轩,白云暖和张易辰准备打道回府,不料松塔却带了风尘仆仆的黄栀进来。

    看见黄栀大冬天却满头满脸的汗。一身风尘,知其赶路吃了不少苦。

    白云暖道:“黄栀你怎么来京城了?”

    黄栀“噗通”跪在了白云暖跟前,哭道:“安善人和安夫人不放心我家公子,所以差奴才到京城看看,我家公子滞留京城这么久音信全无,安善人和安夫人都快担心病了,日日盼着公子回家呢!”

    白云暖想起安宇梦自宫之后的确不曾传递消息回河西镇,安善人夫妇俩不担心才怪。只是安宇梦如今已净了身,这又该如何向安善人夫妇交代呀?横竖脚长在宇梦自己身上。要留要回他自己做决定好了。

    “你家公子现在雍王府,你且随我回王府去看他便是。至于其他细节。你们主仆见面之后再详聊吧!”

    于是,黄栀便随着王府的马车回了雍王府。

    黄栀见到宇梦。主仆二人少不得抱头痛哭,宇梦问了家中光景,黄栀道:“老爷夫人还好,只是思念公子,见公子迟迟未归,皆都望眼欲穿。”

    安宇梦想起昔日安善人夫妇对自己的恩典,愧疚难当,可惜自己如今是太监之身,再难延续安家香火,可谓有家不敢归,无颜见江东父老。

    黄栀道:“公子年前能随黄栀回洛县去吗?大过年的,一家团聚,整好慰藉二老思子之情。”

    安宇梦见黄栀长大了不少,言语也极为成熟,便道:“洛县,我是再也回不去了。”

    “为什么?”黄栀不理解。

    安宇梦没有回答他,只是写了一封长信,让他带回洛县给安善人夫妇,道:“我义父义母见了信便自了然了。”

    当夜,黄栀入住王府,与安宇梦同室一晚,王府内好饭好菜看待,次日归程时,白云暖又赠了不少财帛。

    黄栀回到洛县河西镇,将安宇梦的信交给安善人夫妇,信上详述自己已然太监之身,无法延续安家香火,盼来世再续父子情缘,再尽孝道,并劝安善人将黄栀收为义子,好在晚年享一享天伦之乐。安善人夫妇为安宇梦扼腕叹息之余,也采纳了他的意见,收了黄栀为义子,再不教他读书考功名这条道,怕他步了安宇梦的后尘,只教他经营酒肆,等到年岁再大些,便替他寻一房媳妇,生下孩子继承安家香火,这都是后话了。

    京城,王府内,黄栀离去,安宇梦怏怏然,再次一蹶不振。白云暖让丫鬟锦橙温了一壶酒,自己亲送到安宇梦住的抱厦里。(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良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子谢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子谢谢并收藏良妻最新章节